在鹿先森的新专辑《在心碎处》里,藏着生活和细腻

2020/08/31

“世界击倒每一个人,之后,许多人在心碎处坚强起来。”                  

——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

诗人痖弦写过“君非海明威,此一起码认识之必要“(诗作《如歌的行板》)。硬汉作家海明威的文字里总是充满不为命运所屈服的劲头,以直观和朴素的角度去理解人生和挫折。生活的拍打总是出其不意,避之不及,偶然心碎之处,时光也不会停流,之后等待着我们的是如何通过那个精神自洽的隧道。这趟好似艰难的旅程,在鹿先森的音乐陪伴下,或许,可以不那么孤独。

生活中,他们与我们都一样

2020年夏末,鹿先森乐队以硬汉海明威的这句经典语录为启发,将乐队成立五周年来的第三张创作专辑命名为《在心碎处》

每个人都曾遇到心碎之时,然而面对相同的情境却往往有着不一样的选择。在这张专辑中,鹿先森透过对生活的观察和周遭事物的描写,用多首风格迥异的作品,唱出当心碎时每个人的情感,以他们特有的温暖,抚慰和激励着那一颗颗破碎的心。

其实,舞台之下的鹿先森,和许许多多的普通人一样,有着各自的职业、爱情,也正在经历着关于生活中的困顿与烦恼。但他们之所以能被这么多听众喜欢的原因,就是在于他们能够带着不失温暖和砥砺前行的决心,歌唱生活,并尝试让自己高于生活——这不是理想,这是他们正在做的事,也希望听歌的人也能从中汲取能量和慰藉。

在经历了2016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2018年《华年》后,此时的他们仍赤诚如初,以温柔的诗意描绘生活,用生活去成就一首首动人的歌。“生活不易,继续努力”这句常在演唱会和现场出现的字句,在这张专辑中成为最重要的精神注脚,落在了鹿先森每个成员近两年来生活上的重大转变和成长上,也落在了历时一年一次次推到重来的不断尝试,以及每一个音符反复推敲的精细制作中。

 

新的尝试,是突破,是成长

每一张专辑的诞生,对于乐队而言都像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长时间的打磨、修改、尝试.....考验的不仅仅是成员们的时间和精力。在这样的过程里,他们不断学习、成长,进而成为更好的自己。而当专辑最终制作完成并传播到听众的耳朵里时,如同最终越过赛程尽头的终点线,酣畅而淋漓,这张专辑也不外如是。从他们早先发布的记录短片便能够略窥一斑。

《在心碎处》邀请到了华语乐坛资深制作人颜仲坤操刀制作,让整个过程产生了各种不同层面的探讨。在漫长的打磨过程中,乐队还邀请到了张亚东共同讨论音乐上的创作理念。制作人颜仲坤通过与乐队一起,讨论并实验各种音乐表达的可能性,除了鼓、贝司、吉他、钢琴等传统器乐在编配方面的变化,管乐、弦乐的恰当利用,还在相应曲目中加入了大量十二弦吉他、合成器等乐器编配,在音乐美感上的开拓更加大胆,结合诗意浪漫的歌词特质,呈现出鹿先森独特的音乐美学。

这张专辑不仅展现了鹿先森一贯的人文气质,同时乐队通过在音乐视野上的不断提升,让鹿先森整体的音乐语言得到丰富,歌曲中的情绪和美感兼具,张弛有度。而关于专辑想要传递的内核主旨,海明威的这句话再准确不过了。

在心碎处

如同歌名一样,这首歌曲盛大而澎湃,也是鹿先森第一首尝试无限循环渐弱式编曲,最后通过大量过鼓和各种镲片的不同音色转换,吉他和合成器的层层叠加,情绪共振强烈。在录这首作品时,主唱倍倍更是在录音棚里毫无征兆地泪流满面,边唱边哭,这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感觉。

《再唱一次这首歌好吗?》

乍听之下会令人觉得有点不太像是鹿先森一贯的风格,但是当歌曲进行到副歌时,如鲜花盛开般的歌词又带领乐迷回到了熟悉的“鹿先森模式”,这种强烈的对比也令原本有些伤感和深思的情绪转化为对未来的期待。

《潮汐中的归期》

当《潮汐中的归期》第二遍主歌套鼓响起的一瞬间,旋律绝不是所谓传统的悦耳的,却足够辛辣刺激,各种合成器音色和传统的乐队四大件混合在一起,电子打击乐更加强悍饱满的低频,以及在背景里来回翱翔的合成器旋律,更加大胆的和弦连接及段落分配,让这首歌正如歌词里的意向般充满画面感且张力十足。

《你的诗行》

这首作品以十二弦吉他和突出的贝斯线热烈共振,激荡起澎湃的诗意,歌词引用余华 “回忆无法还原过去的生活,提醒我们曾经拥有过什么”。(小说《世事如烟》),用耳朵嗅出清晨独有的泠冽气味。

同时,在上述的宏大之外,鹿先森也不吝回到柔软内心,记录着来自生活低处的点滴心绪。

《爱着的,经过的》

《爱着的,经过的》是深夜里孤寂的回味,回望点点星光,闭上眼,想象着爱过的那些人,经过的那些事……不急于索求答案,过去的就安放在那里。

《第一次看见你时我就看见了我的衰老》

《第一次看见你时我就看见了我的衰老》歌里的时光不疾不徐,伸手就能触到照亮衰老的爱和与“你”共度的黄昏,一眼万年,就算是要历经凶险,仍期待相依到老的爱情。

《拥抱过后的漫长》

这首歌曲来源于对生活的感悟,歌曲从幽静的Pad音色开始,和吉他一起娓娓诉说。几件乐器慢慢加到编曲之中,十二弦吉他在第二遍主歌的加入给人新鲜的听感。一直如影随形的军鼓在结束时还令人感觉意犹未尽,一如这首歌曲给人的感觉。在这个快节奏的世界里,人们总是因为或这或那的原因而错过本可以获得的美好,不妨找个时间,试着让自己慢下来,努力发现身边的美,别再让相遇变成失去。

《水生》

《水生》讲述了在迷失的城池里,与一个叫“水生”的人偶遇,三两句推杯换盏。这样的相遇不浪漫,但也不意外。白描式的文本作品以克制和做减法的方式进行音乐上的编曲,雕琢如同春日花开一样点缀的小编制弦乐,古典吉他点到为止的点缀到大珠小珠一般的旋律和弦乐交相呼应,可以说是言尽意不绝。

《梦》

而《梦》作为古典吉他独奏的出现,在一支乐队的专辑里听到,是非常有意思的事,开头和声转化和旋律进行华丽又富有设计感,颇不像传统古典吉他曲子里出现的乐句,却又呈现得底蕴十足,酣甜柔美。此处与第一张专辑的古典吉他曲《晚安》,第二张专辑的《小夜曲》隔着时空遥相呼应。

诚如制作人颜仲坤所言,“一切走向喜乐的旅程都开始于心碎之处。”

《在心碎处》这张专辑除了文本意义之外,也是鹿先森在音乐风格上持续进化走向成熟的旅程。希望听到这张专辑的你,无论处于人生的哪个阶段,都能得到些许慰藉或共鸣,并在未来的巡演时,与鹿先森共赴这场期待已久的现场之约。

相关消息

2020/09/16

旅行团乐队新专辑《似近似远》发布,开启更具深度的创作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