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使者》:一封献给这个社群世代的云端手作情书

2020/08/28

撰文:JohnnyWen

从脸书的“团体枕聊计划”到 Instagram 的“集光计划”,Night Keepers 守夜人试图用音乐在虚拟的网络社群中,拉近每个彼此陌生而孤独的听众。继2016年发行首张专辑《永夜岛》后,经过两张迷你专辑《晚安使用手册》和《团体枕聊概念 EP》的沉淀与酝酿,相隔四年,他们终于再度发行第二张全新创作专辑《使者 Messenger》。

“《使者》是一封想要献给这个社群世代的云端手作情书。” 这张专辑不仅由陈君豪、钟潍宇、蔡侑良、古晧等多位知名制作人共同制作,还邀请到创作歌手詹森淮跨界操刀装帧设计。“助眠系重唱组合”的守夜人,愿以双主唱旭章和稚翎的疗愈声线带给每个孤寂的灵魂一些温暖与陪伴。

守夜人Night Keepers是一支始于跨界合作诞生的音乐组合,目前成员为团长旭章、主唱稚翎、鼓手其伟、电吉他手佳颖

2017年末,主唱稚翎与吉他手佳颖加入,新编制“守夜人 Night Keepers 2.0”正式亮相。旭章表示,自己当时在政大金旋奖跟淡江金韶奖发现了许多特别声音,其中,稚翎的表演与声音频率让一直很喜欢 Alternative Folk 类型女歌手的自己,当下就觉得想找她唱歌。佳颖则是在电影配乐和游戏论坛讲座认识的,“听到她的投稿便马上邀请她一起配乐,用画面与声音一起玩着许多有趣的编曲。”

在差不多的时间点,守夜人也启动了“聊天机器人”计划:用新媒体技术采集约上万则失眠网友的晚安留言,让他们通过此计划写讯息给彼此,有人是纯抱怨、有人是安慰别人,有人是安静聆听、有人是等待被关心而不安。而守夜人就像是媒介,用 AI 视角串连大家的鼓励话语,或是静静观察正在受伤焦虑的人,也跟他们分享彼此睡不着的经验与互道晚安的习惯。“我们扮演观察者、引导者、分享者等使者的各种分身,也用这不同的分身分别把歌曲创作出来,因此将专辑取名为《使者 Messenger》。”

守夜人《使者》专辑封面

《使者》共收录10首歌曲,概念来自于“交流”,用创作探索人际与社群日常的各种可能性。《活在自己的世界》描写创作者与表演者之间大部分达不成协议的时刻,但演出时又必须跟两个自己达成共识,因此让旭章在写这首歌的过程中意识到:“其实我是有权力创造自己的结界的,里面有自己想要的速度与时差、感知等吸引与排斥各种我真正感到自在的人、物件、食物与状态。”

专辑中收录的《活在自己的世界》是“枕聊重生版”,与之前以钢琴为主、音乐较满的版本相较之下,重生版与低音提琴家徐崇育合作,真实乐器的木头声音演奏感较多,也较贴近 demo 的状态。褪去绚丽色彩,返璞归真,有种“已经活在自己的世界,因此渴望单纯与真实”的感觉。

YouTube 破 350 万点击的陪伴神曲《我睡不着》是传唱度很高的歌,歌词搜集了“聊天机器人”计划中网友的留言,与众人一起创作的力量,让守夜人找到了许多同样栖身在夜晚的同伴,在平行时空成为彼此的支持。配唱时,制作人古皓特别请团员在旭章背后用力拉,不给他唱,让旭章为了靠近麦克风而唱出用力挣脱的感觉。“那时候一直跌倒、大家还差点一起摔出去,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我睡不着》MV

“守夜人一开始是没办法唱中文歌的。” 旭章提到,自己当初找稚翎来当主唱,是因为听她唱英文歌和一些另类歌曲觉得很棒,但唱中文歌时总会有某些歌手的影子。直到遇到配唱制作人后,通过各种引导和训练才渐渐找到自己的路。“《Night Light》是我们在对唱中文歌还没有自信的时期所写的,因此整首歌词都是英文。”此曲以光线为灵感,两位主唱用互相怀疑与询问式的唱法来反问对方,是否愿意把自己的不快乐与焦虑勇敢表达出来。而日前疫情爆发,封印了所有城市之间的往来,通过这首歌,守夜人搜集了世界各地的网友们用限时动态拍的光,无边界的“集光计划”因《Night Light》而扩散,让温暖传递到每个角落。

在编曲上,《使者》可说是过去偏民谣风格的守夜人的进化版,有点 Dream Pop、有点 Shoegaze,虽然大部分的歌曲有点感伤,但其实都是 happy-sad。“希望这些歌能让大家开心一点。现在的人好像很急着想在专辑中听到 hit song,但我希望这张专辑可以无压力陪伴着每个人,就算一两年后再拿出来听,还是很新颖、很有陪伴感。”

去年年底,旭章经由“睡不着企划”认识了装置艺术家庄志维:“他给我看了很多他的作品,我觉得非常棒!就找了森淮,请她把这些装置艺术集合起来,用自己的方式去解读、重新演绎,设计出这张专辑的视觉。” 将冷冰冰的装置艺术转化成充满温度的插画,如封面所绘:在像船一样的床里,一个人看着枕头,宛如电影《全面启动》的梦中梦。旭章也强调,因为“使者”亦是“媒介”,透过物件(装置艺术)去媒介出“人其实可以成为任何一个别人的使者”,将原本的“物件”变成一个可以对话、互相陪伴的人类。 

 由庄志维绘制的装置艺术设计图,是专辑封面的起点

《使者》专辑内页

购买《使者》专辑或是参加守夜人举办的小活动,还可以获得“使者解梦卡”。

“使者解梦卡”其中一款(共三款)

“如果你刚好搜集到前面三张,就可以用第四张透明卡召唤守夜人!” 召唤出来可以干嘛?“你可以请我们做一些事情,例如跟我们点歌、请我们录晚安讯号给你,甚至也可以把我们叫出来跟你一起吃顿宵夜、唱唱 KTV 之类的。” 旭章兴奋地解释着游戏规则,令人想起多年前在采访中,他说自己着迷于魔法、平常总是窝在漫画店写歌词、小时候的朋友是农历…… 等听起来虽然有趣却又有点寂寞的故事。我想,最需要“使者”陪伴的或许是他自己吧!也因此,他才跟伙伴们一起创作出这张专辑,陪伴着同样寂寞的人们。

本文图片由音乐人提供

作者:JohnnyWen,校对:外外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标题及内文略有改动。

收听守夜人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9/15

李尔新:beef其实就是“我要把歌做得比你帅”

2020/08/07

伍佰:人们把我高高挂起,我偏不让他们得逞

2020/08/03

鹿洐人:人生不就是场烂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