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童乐队新歌《臆语》上线,带你钻出生活的迷雾

2020/04/12

年轻的狮童乐队在2019年经历过成立、演出、发EP、参加简单生活节等等“大动作”,2020年似乎是最好的起飞之年。年初因为疫情,四个人相隔很远,在二月末街声 We Live@Home 直播才又远程见面聊起天。

不过手上的工作倒是没停。4月12日新歌《臆语》上线,和他们曾经对自己的定位一致,几个男孩子“又丧又燃”。钻入生活的迷雾,各自有不同的答案,在当下这段充满变数但仍然要继续前行的日子,狮童刚好可以给予大家安慰与力量。

 封面设计:波罗

曾经在回答“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时,狮童说:“我们希望自己可以早点成长起来,写出我对世界的感知与期待。希望世界上的所有孩子和动物都能被善良地对待,希望任意一处空气与风光都是健康且香甜的。” 或许这首折射年轻人自我观察的作品,已经开始一点点接近他们的目标。

下面是狮童乐队想和大家说的话,他们也征集了听众们的自我对话。

 回顾狮童专访

你最想问自己的问题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又是什么?欢迎一起分享~

新歌《臆语》今天和大家见面了,这首歌创作于一段艰难困苦的日子里,那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好像被重重的迷雾包围,看不清楚脚下的路在哪里。在《臆语》完成录音后,我们曾在一起讨论过各自关于这首歌的理解:

喜儿说:“其实,我还是想逃离现在的生活。”

波波说:“现实带来的教训,就像是对着我的耳朵打手语。”

小盛说:“不着边际的活着也挺好的。”

以及,我们现在一致同意的狗蛋那句:“没关系,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在《臆语》正式发行前,我们在乐队的群里向好朋友们征集了一些关于“你最想问自己的问题”以及他们自己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精选了一些放在这里:

▶️

Drunk Star: “21岁了,你成为那个想成为的自己了吗?” —— 我还没有答案,我感觉一路都是浓雾,我试图拨开,但我早就已经迷失了方向。

Adolph Raymond:“为什么而努力?” —— 为了将来看自己不后悔,为了老了吹真实的牛。

是只鸟:“你到底是喜欢湖还是海呢” —— 在我看来,是凡能嵌在土地里天然的年长的水都是值得爱的。哪怕湖越来越浅,海也越来越冷。小王子说什么来的?—— 那些被喜爱的都是我们看不见的。小王子说得毫不犹豫,我们却总是记不起它。希望我们这群不合格的成年人还能够接得住麦田的颜色。我必须要提下海子,是海之子,但它本身的意义是高原上的湖泊。海子和他的高原都很了不起,我应该永远热爱他,胜过热爱故乡的湖泊和海洋。

大王:“什么时候可以磕到自己的糖?” —— 今年,夏天,海边,我会跟他说我也喜欢你。

测量日和:“我可以突破现状吗?” —— 可以吧,努努力。

会:“愿意花五年的寿命来抹消一个错误的决定吗?” —— 我今年20,如果我能活到50岁的话,我真的非常愿意,25年的快乐余生,比心理阴影笼罩下的漫长余生好太多。

向南:“我真的热爱广告吗” —— 是的,是真的想成为一个广告人的那种,最爱的是文案,不管是长文案还是短文案。欣赏一切好的广告,在学习中进步,有所收获,有自己的理解,更希望的是,以后有人会问:这个广告是你做的吗?我会说是的!

Casablanca:“最希望自己在20岁前明白什么?” —— 没有什么比勤勉与规划感更重要。另外,当今高学历一定是走出闭环的必要条件。永远不要囿于现实。

和春丽:“最想改变自己的哪一点?为什么?” —— 改变自己的焦躁和不成熟。发表观点之前请一定要三思。原因是当理想与现实差距过大时,落差感真的会感到很焦虑。

遇子:“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香菜这种东西?” —— 造物主也是平凡且会溜号的,所以才会有鸭嘴兽,会有酸菜,会有人热爱吃苦瓜,有人吃金桔剥皮,以及这个世界多完美怎么会就多他这一块肉。

福尔马林不灵:“吃菠萝的时候,总会问自己,为什么总是抱着甜的想法去尝一口呢?” —— 菠萝入口的确酸溜溜的,但甜在后头变成一份惊喜。也许,很多事情的开头,过高的期待和空虚的想法,反而最后会有更多的失望。现在想起来,先尝一口酸苦,再经历,可能会更快乐罢。他的另外一个问题:“我希望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留下些什么?” —— 留下我对这个世界的善意与善行。

阿索:“那些人生中灰暗的部分,该不该被当做生活的考量反复提及?” —— 不管是漂亮的社交软件上的一面,还是抑郁症背后割腕低落,它都是我的性格都是我人生一部分,它们应该被呈现:挫败的时刻、糟糕的部分这也是我。我不要成为一个没有个性、以最好的自己出现在社交网络上的人。这才是人生吧!我抑郁但我不懦弱,生活不是用美好的比重高低去衡量 ,我会在灰暗的时候去呐喊!就像福尔曼《月亮上的男人》里说的一样:“安迪,你必须扪心自问:你到底想要娱乐谁,是观众还是你自己?”

oldamy:“在黑暗中行走,如何知道、相信前方有光?” —— 继续相信,继续往前走。

现在看来,其实我们的大部分担忧和焦虑很快就能散去,持续困扰我们的只是对未知的恐惧。真正的勇气,不仅仅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而是在没有光亮的时候保持和自己的对话,努力照亮自己的每一步。所有美好的回忆里,往往都有一段已成往事的纷扰和一个不管不顾的自己。

希望我们都能做到北宋哲学家张载在《西铭》中说的那样:“贫贱忧戚,庸玉汝于成。

这首《臆语》,和你们共勉。

进入狮童乐队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5/19

见面吧!首唱,街声大登陆预订你的520表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