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晓萱称 YELLOW 才气藏不住,新专辑《马戏团》延续独特风格

2019/12/23

《独上C楼》MV

对于台湾乐坛新声、金曲奖最佳单曲制作人  YELLOW  而言,2019是繁忙且丰收的一年。凭借去年年底发行的首张 EP《都市病》,他们入围了第30届金曲奖流行演唱类“最佳单曲制作人”以及“最佳编曲人”两项大奖,并最终获得“最佳单曲制作人奖”。金曲奖评审用 “展现出乐手各自鲜明的特色,又不互相掩盖色彩,制作上不特别强调炫技,各方面都拿捏得恰到好处”,这样的评价来表达他们对于《都市病》的喜爱。

这支有些“神秘”的乐队,团名取自主唱黄宣的小名,是一支集结了多位优秀乐手及幕后音乐工作者的创作乐团,黄宣为主要创作人物。在2019年末,他们趁势推出了全新创作 EP《马戏团》。这张糅杂了 Jazz、Soul、Funk、R&B 等多种曲风的作品,以独特风格引音乐圈内一阵热议,并邀来范晓萱共同演唱主打歌曲《独上C楼》。 

YELLOW这张全新的创作EP《马戏团》,音乐风格延续了上一张专辑的“Cyberfunk” 宇宙。至于为何将自身的音乐定义为 “Cyberfunk”,主创黄宣在接受采访时说,这种释义是从赛博朋克(Cyberpunk)一词延伸,因为自己的音乐更贴近 Funk,便索性将 Punk 一词替换。EP 中的三首作品如同一部小说中的三个章节,从《Rose Wayne》的西部牛仔故事展开,掉入《Dazzle》迪斯科俱乐部的目眩神迷,最后以怅然的《独上C楼》结尾。

绝世名伶遇上唱作怪才

自在尽兴大玩音乐

主打单曲《独上C楼》由主唱黄宣和旺福乐团的姚小民共同作词,并惊喜邀来范晓萱献声,英文歌名《Once In a Blue Moon》,在俚语的意思是千载难逢,暗喻了男女主角的巧遇,也与第一句歌词“明月独上西楼”做呼应。

关于此次的合作,黄宣自称范晓萱是这首歌梦寐以求的最佳人选,无独有偶,两人有着相当多的巧合,除了相似的爵士风格,范晓萱 2001 年之《绝世名伶》专辑中便有一曲《马戏团》与此 EP 同名,她更是曾荣获第21届同一金曲奖项——最佳单曲制作人之大前辈,让初次见面的二人,更有一见如故之感。范晓萱的音乐作品有着独特的气味,任何曲风都能玩得非常自在尽兴,自然成为《独上C楼》最佳助攻手。

 

范晓萱对于此次黄宣的邀约,则笑说黄宣是个才气藏不住、个人魅力十足的音乐人。初次听到 Demo 便被黄宣的唱功,以及旺福姚小民的填词所吸引,忍不住就想起身跳舞!她也非常喜欢这首歌既复古又奔放的氛围,希望能带给听众奇幻、热闹、开心的好心情。在黄宣将创作概念抛给范晓萱时,她便被黄宣建构的音乐宇宙观以及充满热情的企图心所打动,觉得和他合作应该会玩出有别于时下流行音乐的新风貌。在制作过程中,两人的创意像打乒乓球般你来我往,同时也很快与制作人余佳伦建立默契和共识,碰撞出了不少意料之外的可能。

MV续写浪漫奇幻

承前启后的《马戏团》蓄势待发

音乐品味独树一帜的两人,将这些愉快且活力十足的氛围在歌曲中展露地淋漓尽致,并一路延伸到 MV 视觉的概念讨论。虽是首次合作但强烈的复古元素、魔幻写实的故事风格,让范晓萱相当着迷。两人分别演绎上张 EP 曲目《不开灯俱乐部》中久别重逢的王先生和白小姐,将浪漫奇幻的故事精髓延续至影像。希望呈现给乐迷具有冲击性又不失乐曲风貌的视觉飨宴。

 

《独上C楼》MV 找来知名导演石力任操刀。风格大相迳庭的三人,为了在非线性的影像叙事中深入时空,一路从深夜拍到隔日下午,正如黄宣常挂在嘴边的话:“保持有机,也追求完美”。经历充分的想法激荡,拍摄当天范晓萱卯足全力拿出了好演技,从表情、肢体到眼神、嘴角,处处是戏。细看才能察觉深埋 MV 各处的精彩小细节。

在今年上海简单生活节的现场,YELLOW 带来了他们在上海的首次演出。对于内地的乐迷而言,“YELLOW”这个名字显得有些陌生和好奇,但在演出一开始,YELLOW 便用极具感染力的现场让台下的众多乐迷感受到他们的魅力,并引发了业内众多关注。

在即将过去的2019年,YELLOW 用这张全新的专辑,让人看到他们在音乐上的企图心,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乐迷们便可以在他们的专场里再次感受到属于 YELLOW 和主唱黄宣特有的狂放与不羁。

 进入 YELLOW  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2/24

We Live @ Home!DouLive 沙发音乐会街声专场

2020/01/22

Theseus忒修斯新曲《半衰期》:我讨厌这种情歌这种苦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