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姐”都爱听的独立音乐,能在综艺里抢多少风头?

2020/08/14

撰文:莹莹

2020综艺节目竞争激烈,包括独立音乐在内,各种类型的音乐在节目中接连出现。哪怕是注重跳舞的节目,也给了独立音乐不少镜头。

《乘风破浪的姐姐》最新一期播出,金莎、金晨、黄圣依小组选择了《独上C楼》作为表演曲目。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首范晓萱YELLOW黄宣合作的单曲,在这样的女团类节目中,都是相对难以驾驭的风格与内容,但节目组剑走偏锋的选曲,倒也给“姐姐”带来了不一样的味道。 

因为各位“姐姐”的风格、取向相差甚远,节目中出现的音乐广度多少跳出了女团的既定框架。第一期初舞台,许飞选择演唱自己的原创作品《不红》;因为独特的气质成为话题中心之一的万茜,则翻唱了许飞的《敬你》。在一众用力表现自我的姐姐中,万茜多少因为独立音乐浓度过高而显得格外清淡,反而凸显了自己的气质,在第一期诸多热搜中杀出一条血路。

另一位话题中心的“姐姐”伊能静,凭一己之力在节目前几期中为两首存在感相对较弱的作品带来了一点热度。一首是首次组团时选择的《推开世界的门》,另一首是《女孩与四重奏》。

在独立乐迷心中,前者与火星电台相关,后者打着丁薇的标签。两首都不适合唱跳,“姐姐们”不甘心只做合唱团,节目中略显夸张的排练段落填充了综艺剧情。到了舞台上,歌曲的味道通过姐姐们的努力呈现渗透出来,好音乐本身的力量并不会被 drama 的冲突所掩盖。 

无论是后来 Tizzy Bac 的《这是因为我们能感到疼痛》、刘柏辛Lexie的《Manta》,还是直接邀请新裤子上节目合作,独立音乐在以冲突为主、跳舞为辅的节目里,撕开了一道口子,驾驭得好,姐姐们的品味和表现力迅速上升,短短几分钟的舞台,也拥有了只属于自己的深度与故事性。

今天的《独上C楼》,大多数人会觉得,是一首在独立音乐范围内也略显小众的 Jazz 曲风,不过随着近年来 Jazz、R&B、Hip Hop 等风格不断融合发展成一大类,这些风格已然在全球范围内成为年轻音乐人的创作主流。当我们还在将它视为新鲜音乐时,YELLOW黄宣已经成为领域里的个中翘楚。YELLOW黄宣看似初出茅庐,实际上是一位成熟的 Cyberfunk 鬼才音乐人。YELLOW黄宣现场表现力与创作制作能力俱佳,曾经提名金音奖最佳现场,更凭借《不开灯俱乐部》获得金曲奖最佳制作人。

 

在《独上C楼》中,范晓萱YELLOW黄宣对唱,两人无可取代的唱腔搭配黄宣一手包办的编排,意蕴千回百转。顺便,这首歌的词作是由旺福的姚小民和黄宣共同完成的。人们熟悉范晓萱,但其实这首歌彻头彻尾是YELLOW黄宣的作品。

前不久,罗大佑在街声分享最近收听的年轻音乐人、乐队作品歌单,其中就包括YELLOW黄宣。范晓萱称赞黄宣个人才气挡不住,诸如问题总部等年轻乐队也纷纷将黄宣看作资深制作人,共同合作。大陆观众最熟悉的声音,大概是《想见你》中的插曲《一天 Someday》,总是搭配着李子维与黄雨萱甜甜的爱情出现。

即便是最轻松恬淡的《一天Someday》,也因为YELLOW黄宣的个人特质,变得不容易模仿和演唱。《DAZZLE》、《ROSE WAYNE》等作品,同样难以翻唱,更不要说拿来跳舞。

2018上海简单生活节是YELLOW黄宣首次大陆演出

或许因为黄宣个人烙印明显,或许因为舞台只有短短几分钟,《独上C楼》给予了姐姐们百老汇式的舞台剧空间,但当姐姐们把注意力放在跳舞,与原曲相比,演唱就显得有些平淡。听过原曲,我们会发现《独上C楼》并不是节目中呈现出的 Jazz 风流行歌,歌曲中的细枝末节都很值得细细琢磨。

音乐品味无高低之分,风格却有主流与小众的隔阂。当节目组选择了小众风格的音乐,开发出姐姐们全新的表现力是其一,其二,便是可以帮助节目在一众综艺中跳脱出来,避免落入“网络神曲翻唱大会”的俗套。如果恰好节目组和选手拿捏得当,观众又将小众作品的风格与对选手、节目组的印象捆绑,也不失为一种打破刻板印象的好方法。

综艺节目需要冲突、需要对抗性,独立音乐则自带平静深沉,与不可忽略的故事性。看似不可调和,实则已经越来越没有界限。在2020年如火如荼的各种节目中,《歌手》、《我是唱作人》、《乐队的夏天》、《明日之子乐团季》、《天赐的声音》等节目给予观众认真聆听音乐的机会,独立创作与主流音乐也逐渐平分秋色,有时前者才是这些节目中的重头戏。张韶涵曾在《天赐的声音》中,与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合作翻唱了丢火车的《白兰鸽巡游记》,似乎更加深入了独立音乐腹地。

 

至于和“姐姐”类似,音乐总是退居二线的节目里,独立音乐的出现频率也越来越高。就像是给奶油蛋糕上撒了一层略带苦味的抹茶粉,稀释甜腻,让舌尖沾上一点涩,观众反而会更愿意细细品味。

正在播出的节目中,因为赛制和街舞的特点,《这!就是街舞3》对抗性极强。不过这不耽误选手们选择相对安静、歌词表达占比极大的独立音乐,作为自己街舞比赛的加持。

神似马云的彝族选手沈凯翔,将柔和的当代编舞与注重力量的 Breaking 结合,先后选择了马条的《给给》和 JIHU 的《长子》作为配乐,在炫技的同时,兼顾了编舞的情节与情绪的完整。

沈凯翔演绎《长子》

刘柏辛Lexie《Mulan》、陈粒《易燃易爆炸》、尧十三《雨霖铃》、新乐府《帝女花 · 香夭 · 妆台秋思》…… 选择了这些音乐的选手们,也似乎总是更注重编舞的故事性,而不是一味的技术较量。

把独立音乐扔进主流娱乐的池子,多少会搅动既定的氛围与规则。比如《炙热的我们》将盘尼西林和男团女团放在一起竞技,后期加入的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甚至赢得了总决赛。观众看惯了男团女团蹦蹦跳跳,当独立音乐强势介入主流的世界时,不亚于投放了一枚核弹。

早年主流综艺翻唱独立音乐,似乎还带着“恩赐”的立场,而眼下,不管什么节目,仿佛都要从独立音乐中吸取一点养分,不然就不算年轻人的节目。连反复强调“我要做女团”的杜华,都开始计划乐华公司的乐队训练生计划。谁又能知道,未来独立音乐会不会继续抢占镜头与市场呢?

图片来自视频节目截图

作者:莹莹,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20/06/05

用 Walkman​ 听磁带,回到金灿灿的九十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