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濛:以交响为体,制造一场纯粹的沉浸感

2019/12/05

撰文:肉饼 

自《即刻电音》节目归来以后,独立电子音乐人魏濛先后在网络上发布了多首作品。从夏天问世的《Sink》到单曲《生命狂欢》,每一首歌都分别融入了说唱、舞曲等不同元素,颇有“赛博朋克”味道。十一月,魏濛的首张个人专辑《四大家族》正式发布。作为“学院派”出身的他,用电子音乐将交响乐中的铜管、木管、弦乐和打击乐连接起来,在这九首作品中以一种更自由的方式重新诠释严肃音乐。

 

在此之前,更多人还是在关注魏濛的外表像哪个影视明星,关注他令人羡慕的海外留学经历,或是评价他在《即刻电音》中的表现。但很可惜,即便在节目里,留给大家的也只有《会飞的野马》和《太阳,再见》两首歌的时间去认识他,其他时候的镜头也少之又少。六月以来,仿佛是积蓄已久的神秘力量爆发,魏濛接连在网络上发布了多首个人作品,这也让大家有了机会从作品上重新认识这个古典乐出身的电子唱作人。

回国不到一年的魏濛,在过去一直渴望撕掉“学院派”的标签,现在却坦言“不那么在乎了”。一年前,从巴黎毕业的魏濛面临就业和继续攻读博士的艰难选择。这时朋友给他推来了《即刻电音》的邀请函,这也是他和节目结缘的过程。“当时只是觉得这个节目看起来很好玩,没想太多就报名参加了。”

魏濛与“翘曲组合”(图片来源:《即刻电音》官方微博)

录制节目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简单。魏濛作为参赛选手,需要在短时间内准备十首作品作备选。最终《会飞的野马》顺利被节目组选中,魏濛也和邱震组成了 Wind2 组合。“因为我需要依靠传感器实现视觉呈现的内容。对于别的选手来说,他们拿着伴奏或者 Demo 练习就行了。但是我的每一次练习,邱震都必须跟在我旁边。传感器技术到现在都不是很完善,有时候我的手移动的稍微远一点它就感受不到了。所以每次排练都很辛苦。”

除了结识其他音乐人,《即刻电音》也为魏濛作品的推广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另一位电子音乐人马海平的单曲《迷失国》邀请魏濛进行了混音,这也是在正式发行个人作品之前,魏濛最具代表性的一次创作。《即刻电音》中“翘曲组合”的成立,让魏濛认识了香料和 Anti-General。除了编曲和亲自上手改装雨披以外,几位年轻的音乐人在电影、音乐和哲学等话题上的志同道合,让魏濛在《太阳,再见》一曲中成功展现出了古典音乐和电子乐的结合能力。“这首歌的采样是意大利歌曲《我的太阳》,本来就有古典成分,所以我就提议用四部合唱的方式,所有的东西让 Anti-General 来控制,剩下四个人就专心和张艺兴老师一起负责唱的部分。” 通过陈陈陈和香料,魏濛了解了谜团唱片。“一个人的时候就容易有思维的壁垒,身边有几个厂牌的朋友帮助你理清思路,这个是最重要的。他们能及时告诉我现在这首歌有什么不足。”

魏濛在美术馆使用交互式传感装置(图片来源:魏濛微博)

视觉呈现是魏濛音乐作品中的一大亮点,交互式电子乐也是魏濛在巴黎学习时主攻的方向。在《即刻电音》中,魏濛通过手部动作控制的全息投影令观众耳目一新。他从网上发现了这个类似电风扇的投影仪,并很快运用到了自己的表演中。“点、三角形,还有抖动的正方形”,魏濛习惯用简单的图案和符号去表达音乐中的情感。除此之外,他在个人微博上也展示过另一件神奇的设备,它是用 Arduino 程序连接的交互式传感装置,由一架马林巴琴、一支单簧管、一个 MIDI 控制器组成。“我在电脑上编程,依靠软件之间的联动,麦克风收入的声音就能实时从音箱传出来。” 在未来,魏濛也会尝试更多的传感器设备,并应用在电子音乐的演出中。

魏濛四岁的时候开始接触音乐。微博上手持二胡的儿时旧照都是“假象”,手风琴是他最先接触的乐器。中学时候魏濛开始学习钢琴,也开始了自己的作曲生涯。大学本科在上海音乐学院学习作曲,因为大四要必修一门电子音乐,魏濛这才算是正式开始接触电子音乐。“开始我们的电子音乐还是要写在谱子上,学校会给我们配专门的电子音乐工程师负责帮我们制作。后来我开始真正上手去接触电脑和插件,自己录采样和小样,就觉得电子音乐太有意思了。于是就开始慢慢做一些流行音乐的工作。” 接触一段时间的电子音乐后,刚刚来到美国的魏濛决定写一首属于自己的电子音乐,于是《Wake Up》诞生了。

童年时期的魏濛(图片来源:魏濛微博)

本科毕业后,魏濛先后就读于美国印第安纳大学雅各布音乐学院,以及法国巴黎 IRCAM 电子音乐中心。在法国学习期间,蓬皮杜艺术中心每个月都会有新的展览,有一些非常当代的美术和视觉装置,都给了魏濛很大影响。在他看来,相比国内的音乐氛围,国外的音乐更加活泼开放,他也因此收获了许多惊喜:研究生导师曾在 NASA 担任火箭工程师,如今却在音乐学院教授电子音乐,并亲手制造了许多音乐设备。同样,魏濛看过最震撼的演出也是电子乐与舞蹈结合的产物。“十声道环绕的音效,舞蹈演员最后都会跑到观众席里表演,踩着椅子爬到我们的脸上,太震撼了。”

从交响乐到电子音乐,从视觉呈现到传感器制作,魏濛在留学期间学到的内容,几乎都呈现在了他的作品中:你能在《夜行动物》中低沉有力的说唱背后听到小星星变奏后的旋律,你也能在《深蓝》中感受低音音色的运用所模拟出逼真的深海恐惧感和窒息感。对于作品中技巧的应用,魏濛也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专辑《Sink》的封面

Q&A

SV:《Sink》的封面是一个什么样的装置?

魏濛:这个封面是我的好朋友、香料乐队的主唱陈陈陈亲自帮我设计的。因为那时候我想设计一个比较艺术的,但又有些赛博朋克风的头像。小时候我们都很喜欢看美版的变形金刚,里面有一个终极大 boss 叫“五面怪”,所以灵感就是从那里来的。

SV:专辑取名为“Sink”,有什么含义呢?

魏濛:这张专辑的出发点主要是用来描述我对音乐这种形式本身的思考,我觉得音乐最大的,也是最根源的力量就是“沉浸”。音乐存在的意义本身并不是取悦人类,沉浸才是音乐在根源上的目的。所以“Sink”就是强调一种“下沉”的感受。我希望大家能够忘掉一切,把自己和音乐融为一体。

SV:《Sink》两首作品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魏濛:如果说比较内在的关系的话,因为《深蓝》相对《Performance Analysis》比较压抑,所以我在制作这两首歌的时候设想的就是:在很沉重的压抑之后,人们开始跳一种机械的、古怪的舞蹈。

SV:《深蓝》这首歌字面上看起来是在形容一种颜色。它有没有更深的含义?

魏濛:“深蓝”这个词就是在映射深海,因为深海在我心里就是一片深蓝。这首歌开始是在模拟深海中万米之下的压抑感,至于那句“There is nothing at all”,这句话是我刻意设计的,在 Pre-chorus 紧张度一直在往高处走的时候,突然间所有声音都被停止,然后出现这句话。就像你在看恐怖电影的时候,那些很紧张的音效突然消失,你往四周看,以为什么都没有,但是在这句话之后就有很炸裂的鼓突然出现。

SV:浸入感和包围感在创作上有什么技巧?

魏濛:主要是低音的设计,尤其是《深蓝》,我在低音上花了很多功夫。我在设计上有很多频段的要求,如果一直保持在一个很低的频段耳朵就会很累。所以我在低频上又设计出了不同的层次,有一个递进的关系。《Performance Analysis》的技巧则主要在高频,一些很有意思的动机不断叠加,鼓只做节奏上的处理,让这首歌听上去更有想要跳舞的感觉。

SV:《夜行动物》和《Sink》里的两首歌听上去有不一样的风格。这是为什么呢?

魏濛:在我看来是它们之间是有些共同之处的。我想借《夜行动物》这首歌表达的意思是,大部分现实生活中的人活得都像夜行动物一样,平时有很多来自工作或者家庭的压力。但很多时候我们也没时间去疗伤,只能像猫一样自己舔舐自己的伤口,第二天还是要继续往前走。

SV:《Wake Up》的歌词讲了什么故事呢?

魏濛:因为我很喜欢读英国的文学作品,那个时候刚到美国,为了学英语买了很多英国诗人的作品。《Wake Up》的歌词很像上个世纪那种英国散文诗的感觉。歌词讲述的是我有一天做的一个梦,我梦到了“金黄色的麦田”,是一个很离奇的梦,到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副歌里有一句“猫头鹰跌落梦境,对我耳语”,我在梦里真的梦到了一只很奇怪的,但是也很酷的一只猫头鹰。它的头是正常的,但是它的下半身和翅膀都是骨头,像骷髅一样。在梦里它还对我说了些话,但是我醒来以后就忘记了。那个梦就是我歌词的来源。

 魏濛工作中使用的硬件设备

SV:平常创作的过程一般是怎样的?会用到哪些软硬件设备?

魏濛:我会先有一个动机出来,一般是先有曲,再填词。我会先找一个声音,或者一个和弦,但我不会立刻把它完成。我会在有了动机之后开始想词,根据这个动机所表达的情感去找歌词的灵感,最后再结合起来,一般编曲完成后歌词也就同步写完了。

硬件方面,我在家主要使用几个 MIDI Controller,Ableton 的 Push 打击垫。我还会用调音台,还有自己的各种传感器。软件的话就是 Max,Ableton。Ableton 现在真的极其强大,什么都可以用到。我觉得“哪个软件好用”这个问题的回答真的因人而异,用什么的都有,但它终究只是一个工具。

SV:对你影响最大的电子音乐人是谁?

魏濛:有一个德国的电子音乐人,叫 Ake Parmerud。他创作的东西颗粒性非常强,所有的视觉作品都是由散点组成的,但是非常宏大,从远处看会构成不一样的层次,最后形成类似巨大的人脸图案。我很喜欢这种构图。

Ake Parmerud

SV: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三样东西是什么?

魏濛:猫和电影肯定是必不可少的。我的猫咪小百合在生活中能平衡掉我很多工作上的压力。电影的话我喜欢看一些科幻和悬疑片,这些也都是我灵感的来源。第三样应该是酒,一定要有酒。

 魏濛与猫咪“小百合”(图片来源:魏濛微博)

本文图片来源:魏濛

作者:肉饼

编辑:冻梨,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19/12/23

持修:“宅男最会做的事,就是幻想”

2019/12/17

魏如萱谈《藏着并不等于遗忘》:《彼个所在》是整张专辑最后完成的歌

2019/11/24

白鲨JAWS:凶萌的外表,挑战巨物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