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先生:那些最欢快的歌用最绝望的声音去唱也不过分

2019/10/11

撰文:Mr.鞋柜

每年九月,小酒馆都会迎来成都新一批大学生,他们中有人会组建新的乐队,有人会在小酒馆度过漫长的时光。2007年9月8号,那时候王老吉还没和加多宝打架,小酒馆芳沁店就着火爆的王老吉凉茶包装,做了一场“欢迎到成都”的拼盘演出。除了欢迎充满无限可能的大学生,也是欢迎加入“成漂”的海龟先生。

同场演出的鱼尾纹,当时已组建三四年,也拥有了一批听众。不过当天鱼尾纹乐队的主唱施颖被海龟先生一下子镇住了:还能这么唱,这个风格太成都了!以至于他对于当天其他的演出乐队都毫无记忆。这也给海龟先生的“成漂”开了一个好头儿:“挺好的,他们都挺喜欢我们的!”海龟先生的贝斯手蒋晗回忆起成都的生活不由嘿嘿笑了。 

欢迎到成都

海龟先生到了成都,似乎一下子解决了之前的问题:乐队可以做下去了,日子也能过下去了。

主唱/吉他手李红旗来自广西南宁,贝斯手蒋晗来自桂林,吉他手黄巍来自百色。李红旗的姑姑是乐团里的琵琶演奏员,能听到一些西方的音乐,会琵琶,家里的吉他姑姑也会弹,还时不时作为吉他手出去走穴。李红旗的爸爸也弹一些类似雷鬼的音乐。“其实倒不是真的听过雷鬼,就是广西离着南亚地区近,所以传过来的吉他弹法都是南亚南洋的风格。” 同处在亚热带,虽然相隔万里,似乎音乐也有共通之处。这也成了李红旗的音乐启蒙。

同时,成绩一般的蒋晗也找寻一条可以升学的办法,于是就跟李红旗的姑姑学音乐,一来二去,李红旗和蒋晗都进了广西艺术学院。

 莫须是李红旗幼年的照片,可能是那把南洋雷鬼吉他的发源地

那时候,同学校李剑青的“紫太阳乐队”已经获得了各种比赛名次,李剑青去了北京。李红旗和蒋晗一起在学校附近租的地下室里,开始了乐队排练。

南宁当时最热门的 Livehouse 叫做红场,海龟先生的雏形就在一次次演出中建立起来了。

在大学校园里一边演出、一边上着课,转眼四年就过去。2007年海龟先生面临着毕业,不想找工作,但乐队又不知道能怎么玩下去。这个时候,两年前在成都小酒馆巡演时认识的经理蔡鸣劝他们:来成都吧!肯定能靠乐队养活自己!

似乎当时困顿迷茫的海龟先生也只能往成都走一步了,没想到这一步无奈之举把海龟先生的路走明朗了。

海龟先生确实获得了成都这座城市的欢迎,定居在成都东边,和绿色频道、热超波、坏苹果效应天天集体行动,当时成都东边基本都是荒地和工厂,鲜有人居住,于是他们给自己的团体命名为:极东社。

 2009、2011、2012年海龟先生做的专场海报,“芳沁店门口贴的海报几乎张张都有我们”,蒋晗说

生活上也有了保障。海龟先生刚到成都,就接下了十多场商演的活动,一场都能拿到一千多块。蒋晗一下高兴了,拿自己第一次的演出费纹了半个花臂。

从海滩到锡安到西安

看上去一切都好,但是主创李红旗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意义何在。原来是为了逃避上课、逃避现实生活的无聊,当乐队变成生活方式后,却遇到了另一种无趣混沌。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他刚刚打游戏输给了马赛克乐队的贝斯手林玉峰,甚至楼摇摇晃晃时也不想下楼。

2009年以后,李红旗慢慢找到信仰所在,从原来单纯享受律动和演奏演唱,变成有的放矢。

“有人说听《男孩别哭》后开始考虑人的灵魂,甚至开始信仰,这都是让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有意义的时刻。” 第一张专辑里有《小酒馆》《一起跳舞》《保持火力》这样摇滚味道十足的歌曲:“有时候这些歌就是本能的反应,想要燥,想要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人总不可能总有那么多想表达的吧!” 蒋晗这么说。

 2012年拍摄《男孩别哭》MV时候的海龟先生

不过,第一张专辑录音时,正是李红旗信仰日笃的时刻,《男孩别哭》也有了具体的歌词,而为了凑数写出来的《玛卡瑞纳》则成为了海龟先生的代表作之一:“也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

而到了第二张专辑《Where are you going?》则深沉了不少。那时李红旗跟乐队说:“别想着火了,我写不出来原来那样的东西了。” 但是这样的作品才让李红旗觉得没有背叛自己。

李红旗在摇滚乐里找到信仰后,开始回头看摇滚乐的问题。《给摇滚绑架》里说的像是被摇滚拯救,但是反过来有说出摇滚想把一切都解构,嘲笑一切神圣善良。

到了第三张专辑《咔咪咔咪哈》,海龟先生似乎从横眉冷对变成了嬉笑怒骂:“好多歌里的事情用最绝望的方式表达也不过分吧,但是我们换了一个嘻嘻哈哈的方式。”

而《锡安》、《恩典》是这张专辑里最近写出的作品,也是李红旗最满意的作品,在两首歌的三拍子里,似乎之前的海滩、之后的绝望迷茫、到嬉笑怒骂都融进了这摇摇晃晃的平和深沉中。

“乐夏”中李红旗用虽然沉到“再用要得肩周炎”,但是真好听的 Lucille

李红旗类似醉酒或者呓语的唱腔在《龟波气功》中也更加夸张突出。广西地区一半说粤语,一半偏四川方言,所以李红旗这样的唱法也和他从小听到的“南洋雷鬼”一样浑然天成。

海龟先生这个名字除了“龟孵化时向海里冲刺的壮烈”外,也少不了对龙珠的喜爱。演出前几个人会聚在一起“发波”凝聚能量,对《龙珠》《蓝精灵》的喜爱也是刻在了心底。在《乐队的夏天》现场,他们也把《蓝精灵》主题曲和关淑怡的《忘记他》做了一个结合,对自己的音乐传承做了一个明白的致敬。

毕竟现在的海龟先生希望做的就是表达好自己想说的。如果一百个听众里能有几个真的因为他们开始思考,那就够了。

海龟先生的乐器 Tips

李红旗:它多大鞋,我多大脚。

李红旗最开始买了一把 Fender 的 telecaster,在黄巍离队之后的一阵里,乐队就是三大件,李红旗觉得太空了,于是试了试 Gibson 的 ES335,还买了一把 B.B.King 的 Lucille :“那个声音真是好,就是太沉了。” 采访排练当天他用的是一把 Fender stratocaster 。

“我不太是一个迷设备的人,黄巍比较迷。我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去找。” 李红旗说,“我的乐器最开始买来都不好用,都是用着用着有了感情。”说罢又补充了一句关于器材的总结:“它多大鞋,我多大脚。”

 从李红旗简洁的 Pedal Board 就能看出来他的器材习惯

蒋晗:佳丽三千,还是最爱 Fender P。

蒋晗有很多把稀奇古怪的贝斯,从《男孩别哭》里 Rickenbacker 4003,到《乐队的夏天》现场的VOX贝斯,或是更加怪异的 Danelectro 的 Longhorn …… 这些更多是为了搭配衣服,他最喜欢的还是 Fender P Bass。

这些琴也都是蒋晗从旅行团的前贝斯手小P那里收来的。同样来自广西的他们,在北京一起演出,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这回‘乐夏’要不是旅行团也在,能一起聊聊,我们一定会挺尴尬的。”蒋晗说。

当天黄巍和 Hayato 不在现场,希望你去现场发现他们的乐器使用心得。

“海龟先生的音乐跟简单生活节特别搭,我们早就想演了!”海龟先生这么说。

 

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Mr.鞋柜,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19/12/05

魏濛:以交响为体,制造一场纯粹的沉浸感

2019/11/19

布皮树:即兴诗意,抑制狂躁

2019/11/15

老王乐队:25岁那天睁开眼,就知道自己不再年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