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ng&Dumb甜又丧:永不结束的夏天,让人沮丧又甜蜜

2019/10/11

撰文:冻梨

甜又丧是一支根植在西安的年轻乐队,做着日系独立摇滚,相对偏软性的风格在西安当地格外新鲜。

10月12日街声大登陆西安站,他们将现场带你感受甜又丧的纠结浪漫。10月19日,甜又丧也将作为街声大登陆征选乐队登上西安简单生活节微风舞台,拉开两日活动的序幕~

“在我的幻想里有一些玻璃可乐瓶、汽水瓶,跳着霹雳舞的妈妈烫着波浪卷,被晚风吹起来的窗帘,还有一台冰箱,一辆溅了泥的皮卡,有牵手的闪回镜头,还有被树割开的月光……”这些组成了主唱李依萌的少女幻想。

“我们想当少女。”少男们的幻想是这样。 针对作品《少女幻想曲》,甜又丧的成员们各自展示了不同的脑内小剧场,和他们的创作类似,拥有天马行空的浪漫。

年轻人似乎总是处在时而甜时而丧的矛盾状态,乐队的名字由此自然诞生,而英文名Young&Dumb,则隐藏了趁年轻不怕犯错做傻事的心思。

生活在古都西安,甜又丧在努力做新的音乐尝试新的风格,哪怕眼下观众的接受度还不是很高。

主唱李依萌

甜又丧的两位吉他手任宇轩和钱雨皞是西安交大城市学院的同学,贝斯马子钊和鼓手李逊是同校的学弟,不安分的大学男生商量着组乐队,发微博寻找主唱。李依萌美丽的声音和照片同时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李依萌习惯将翻唱和原创的作品发在唱吧和微博,干净的声线和略显阴郁的气质吸引了男生们的注意,而对音乐共同的喜好与理解也加速了年轻人们的情谊。

吉他手:钱雨皞

乐队第一次见面是在2016年汗流浃背的夏天。李依萌从西安的南郊穿越整座城市跑到北郊,来到城市学院附近一间狭小的排练室。

五个人都内向,相对无言,李依萌现场独唱,乐队验收了声音,之后便不知道再交流什么。任宇轩交给李依萌器乐demo,留了填词的作业。

一周后再见,乐队排练了这第一首作品。

但这首作品却很少有听众听过。经过排练、演出,甜又丧总会抛弃不适合乐队或现场反响不好的作品,从头再来。现在我们能听到的歌,都经过了实践的考验。

吉他手:任宇轩

夏天是主创李依萌最爱的季节,整个人活蹦乱跳,而气温一下降,她整个人都凝固了,甚至每天晚上要喝酒才能睡着。少男们尽量理解她的的心情,哪怕任轩宇最讨厌的季节就是夏天,拿到demo后也尽力编排自己的部分。

于是甜又丧的歌里是永远不结束的夏天,忧郁的夏天,充满故事的夏天。在夏天暗恋上一个人,一见钟情的潮水来得快去得也快,没有人知道这样隐秘的情绪,自然,《我的忧愁大多数人都不在乎》。

夏天也总与分别捆绑。人和人之间的感情近的时候很近,远的时候很远,《如果你不在我身边》描述的正是这样的纠结。 甜又丧的第一张EP《有可能都到月球上去》,每一首歌几乎都能捕捉到月亮。

专辑封面和唱片面

“月球是离地球最近的天体,并且它总是用同一面对着地球。它可能是这个浪漫宇宙中最浪漫的一个星球。无论相隔多少年,物理距离有多少公里,同在一个星球的我们,看到的月亮都是同一个。”

月亮见证了很多故事,于是甜又丧的挣扎、困惑和浪漫都在这张专辑里,被月球注视着。

贝斯手:马子钊

最新上线的单曲《宿醉》,是夜晚的延续。因为失落或不顺而喝多,第二天醒来,宿醉的感觉贯穿全身,崩溃又无奈。但歌曲最后却加上了粤语独白和反转,“希望大家能在痛苦的时候听见,可能明天会好。”

甜又丧的成员今年已经毕业,成为了会计、培训机构老师、光伏电站的运维……来自各地的五个人留在了习惯的西安,这里有很棒的音乐氛围,虽然这个氛围目前还没有大面积波及到他们。 特别火的在西安也特别火,冷门的在西安也特别冷门,甜又丧在这二者之间,似乎还需要努力。

鼓手:李逊

日常生活白天上班晚上排练,偶尔也会感觉到累。如果成员状态不好甚至影响到排练,任宇轩就会班主任上身,对着没精打采的其他人训话:“你们看看现在,觉得可以吗?”并逐一点名提醒。

2017年甜又丧参加迷笛校园音乐大赛的华中赛区,此刻他们的经纪人小龙是当时的承办方,甜又丧和小龙还对彼此一无所知。小龙当天因为有事没有到场,最后被告知,参赛名单上他唯一不认识的这支乐队获得了冠军,着实吃了一惊。担任评委的时任法兹乐队吉他手蓝野更是极力推荐甜又丧。

乐队五人当时都没什么钱,但还是凑钱做了单曲,创作理念在西安的年轻一辈中相对超前,习惯在西安做音乐推手的小龙,了解这些后,开始了和乐队的合作。而蓝野,也在未来的日子里,充当了制作人的角色。

十几岁时听日本的乐队、欧美的乐队,被影响着拿起吉他鼓棒,开始了自我创作之旅。甜又丧不只想被人影响,更想影响别人。参加街声大登陆X乐夏巡星计划,他们希望可以找到一条通往更多听众的道路。

2019西安简单生活节是甜又丧第一次参加的大型生活方式节。对于西安的听众来说,简单生活节是新鲜的,带来了西安非常规的阵容与设计;而甜又丧也是新鲜的,年纪轻轻的成员,西安本土少见的风格,甜又丧期待着在全新的舞台让西安再次认识自己。

街声大登陆问答

SV: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希望我们的歌可以代表甜又丧这个名词,让人们记住、认可。为世界带来和平和爱。

SV:描述下梦想中的演出场景。

其实理想的演出有很多,比如巡演啊,国外的音乐节之类的,会给我们很多反馈,很多不同的体验,对我们的创作也很有帮助。

图片来源:甜又丧乐队

作者:冻梨

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20/10/30

LINION:玩音乐不止有摇滚与说唱,欢迎成为Neo Soul的一份子

2020/10/23

景德镇文艺复兴:可能是独立音乐的“终极形态”

2020/09/25

“没有才能”的高中生写出了最火红的霸榜毕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