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良:往后余生开始之前的平凡日子

2019/10/14

“我火了吗?哈哈,这个怎么定义?只能说我被喜欢听我的歌迷发现了。”

采访马良,免不了问到从抖音火起来这件事,不过马良看起来格外云淡风轻。只要有人喜欢上马良的音乐,通过什么途径在他看来并不重要。所谓的“抖音神曲”《往后余生》给他带来的,不过是“可以全身心做音乐、做自己喜欢的东西了”。

他自认听众对他的印象还是很模糊的,更多停留在某些歌上。2019年这一年,马良减肥了40斤,第一批听众甚至已经认不出他。“印象的问题,就交给时间去沉淀吧。”

因为演出,马良去过西安很多次。文化底蕴和众多大学生互相配合,观众的现场互动和氛围始终特别好。

马良第一次去西安是高中毕业。那会儿,马良家里条件有限,来了次真正的穷游,一路坐着火车硬座就去了西安。现在马良的微博上,还能看到当年清瘦的少年在西安城市拍下的留念照片。

10月19日,是马良第一次参加简单生活节,西安也是他第一次离开新疆去到的城市。两个第一次碰撞,马良会带来怎样的演出?

“先保密吧,现场见!“

身边平凡的故事才更耐人寻味

一日三餐一张床,马良说自己24小时都是个平凡的人。现在工作忙的时候是,以前没有几个钱的时候更是。

他出生在天亮时分,父母原本起名“马亮”,去派出所登记,民警登记成“马良”,父母过了很久才发现。“将错就错,觉得做个善良的人也挺好。目前看,也确实还是善良的,哈哈。”

乌鲁木齐是一个多民族的城市,街坊邻居都很热心开朗,马良在这里生活长大。能歌善舞的人太常见,总有民族乐器的演出,甚至婚礼上乐手弹唱民谣也是必备项目。马良最近一次在乌鲁木齐演出,结束后在大巴扎吃饭,餐厅内外依旧随处都是放着音乐跳舞的路人。

新疆大街小巷有不同的音乐在环绕,民族乐、摇滚乐都有,以至于马良早期听过很多人的歌,从 Bob Dylan、Coldplay 到俄罗斯民歌,从没执着于哪个音乐人。

小学时,马良的姐姐跟着同学学吉他,结果学了三天,忍受不了手疼,就放弃了。马良捡过吉他把玩,觉得有趣,便开始买书自学。后来学校文艺演出,马良C位出道,弹唱了一首《送别》。初一,马良喜欢写作文和诗,时常跟着和声唱出自己的文字,就这样开始了创作。

“我不认为只有名人的故事有趣,身边平凡的故事有时候才更耐人寻味。”马良的理念与作品呈现出来的,都是生活中最平凡的时刻。

2011年马良在校园演出

红山是乌鲁木齐的地标,历史悠久,那里有公园、摩天轮,但凡去过乌鲁木齐的人,对红山都会有很深的印象。

马良和家人在红山边上住过几年。红山公园里有很多好吃的小吃,每天下午没事儿他就和家人遛弯,然后去公园里吃烧烤。红山顶上有座塔,很多人会在山顶上挂同心锁。有一次马良心情不好,在大家挂同心锁的地方坐着看那些情侣来来往往。来挂锁的大多都是年轻人,忽然出现一对老年夫妇,很吃力地爬到山顶,挂了锁。

《红山小记》成为了马良第一首正式发布在网络的作品。轻轻松松的,歌里都是乌鲁木齐平凡日子的闪光之处。

越简单越打动越难忘

新疆大学建筑学系,马良在这里念了五年,一直梦寐以求成为建筑师,能做出改变世界的方案。但毕业后,马良在事务所工作了几个月,身边很多老前辈,几十年如一日,每天过着重复的生活。这不是马良的理想,他突然发现,自己不想这样过。

2018年12月的单曲《醒着醉》正是当时马良的一篇日记。

“刚毕业的时候,工资很低。有一天下班,没钱了,只能把微信、支付宝还有卡上的钱转到一张卡里,去提款机凑够一百取出来。挤着公交车到了时代广场的时候,夕阳特别好看,我就看着公交车把手,感觉对自己很失望。我可是一个要做建筑师的男人啊,怎么能走到如此田地,但是真的很无奈,就觉得对命运很难做出挑战。”

马良最终决定辞职,成为北漂,一句话说来就是人生地不熟,只有不停创作。马良一路走来发现,生活并不会一如既往的糟糕。在北京遇到的人,没有太多复杂的诉求,只想帮助马良一起做好听的东西。别人眼中冷漠的城市,在他看来却很温暖。

《往后余生》的诞生出乎意料地简单:“写这首歌,并没有想的那么复杂,就是因为那段时间心情不错,在想自己的余生应该是什么样子,那就写首歌吧,简单一点,抒发一下向往……”

 2018年3月开始,马良将自己的歌陆续发到抖音,《往后余生》起初只有副歌,留言都要他发完整的作品,马良应了要求。越简单的越打动人心,于是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大街小巷,总会听到谁的耳机、手机里漏出“往后余生是你”的曲调。

马良从社交平台的转发知道这首歌火了,远在新疆的爸妈也知道了。现在除了互相打电话汇报近况,爸妈也能从各个音乐平台、甚至婚礼现场听见儿子的声音。

马良并没有什么变化,一如既往关心平凡的人事物,也有北漂打拼的孤独,会在人多的时候,莫名其妙突然开始思考什么,也会在旅途上看着窗外,莫名其妙开始审视自己。连内心的悲情都稳稳地保留到了现在,经纪人说了他好多次不要这样,但最终创作出来的,还是生活中普通又扎人心的伤心事。

跳出“马良”这个单独的框架,他和花粥合作的《这个大叔不太冷》俏皮可爱,为电影所做的命题作文又多了苍凉宏大。

今年巡演的最后一站,他回到乌鲁木齐,感谢他的家乡和家人,也第一次给爸爸唱了写给他的歌。

听众中,有人全国各地连着几场都来听,有阿姨团,有大叔团,还有夫妇带着四个月大的小宝宝,耳朵还塞着耳塞。平凡的歌吸引来平凡的人,不过大家凑在一起,让马良觉得难忘且难得。

图片来源:马良

作者:街声冻梨

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19/11/12

老王乐队:搭上时代的列车

2019/11/05

玩具船长:我们想做的是有根源的音乐

2019/11/02

Nouvelle:在浪漫柔软的年代,做一场男子汉的音乐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