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她:要不是这个时代,我早改行了

2019/03/23

撰文 :孙大猴 

蚊型厂牌,指的是真的很小很独立的厂牌。

在1960、70年代,乐队都以能签约大厂牌为傲,认为签约大厂牌才有可能出名。不过随着音乐媒体的多样化,传播越来越方便,自己做厂牌变得越来越便利。只要你肯干事,就能做出比大型厂牌还棒的工作。蚊型厂牌规模小,但旗下音乐人、唱片发行、现场演出、乐迷互动等功能一样不落。

街声大事独家策划“蚊型厂牌系列报道”,专访正在活跃的蚊型厂牌,讲述那些把小众坚持到底的故事。

“与她”厂牌来自成都,在这些年的独立音乐发展中慢慢寻找着自己的定位,也渐渐在音乐人、歌迷之中打出了自己的一片空间。随着成都独立音乐的不断发展,一批一批音乐人不断更迭,歌迷的想法更是日新月异。怎么吃透市场?怎么去了解歌迷的需求?从大学做活动出身的“与她”厂牌负责人李江为我们婉婉道来。

2016年,成都草莓音乐节在成都西边的国际非遗博览园举行,位于绕城高速外,距离城区几乎有20KM。很多当地结伴的乐迷,都准备在这附近住下来,来一个畅快的 After Party 。当时还在一家大学生活动公司上班的李江,也是这些乐迷之一,他们组织了一个办演出、卖票、组织乐迷 party 为一体的“乐迷现场”,Slogan 是:“每个人都可以是主办方”。其他成员在万能青年旅店的歌声里心醉神迷的时候,李江已经一个人来到了早早定好的独栋民宿里,准备酒水、小吃、水果,为之后的 party 做准备。

那时候,万能青年旅店是独立乐迷中最吃香的乐队,李江现在说起来都念叨:“万青我都没看”。不过在民宿忙活的李江,也在这遇见了“花门”男装厂牌的负责人,两个人聊起来,才有了门票分分钟售罄的“花门与她”演出。

大学里做出的独立音乐厂牌

李江的经历听起来有些离经叛道。他是云南人,高中时听到了阿修罗《唤醒沉睡的你》和绿色频道的音乐,直接被镇住了,心心念念想来到成都,去小酒馆看演出。2013年他来到成都。

2014年年底,他参与了友格大学生联盟,在组织各种各样校园活动的时候,他也认识了众多散落在校园里的独立音乐人。成都周边大山大水不少,大学生周末没事,于是创始人就创建了一个活动组织,大家一起去周边玩,AA制,李江也作为主办者参与其中。还举办了好几届帐篷节,大学生一起去户外搭帐篷、过夜。在这些活动的进行中,李江也慢慢积攒了做活动的经验。

李江在做这些活动时同样忘不了独立音乐。他们举办的帐篷节等活动中,往往有乐队演出的环节,棱镜乐队、崔开潮、伏仪所在的梅花乐队,都是李江在做活动时认识的。与此同时,李江也认识了不少校园的音乐社团,也渐渐聚集了一波身边爱好音乐的人,锦江摇滚小分队、野团、爱摇成都……他们也为音乐节做票务代理、组织演出、组织乐迷一起看演出、拼车,演出后一起桌游、唱KTV等线下活动。这个组织命名为“乐迷现场”,希望组织本地音乐人的演出,每个人都能组织自己喜爱的演出。

 2016年8月,房东的猫与崔开潮和嘉宾苏喜多一起,完成了房东的猫第一次 Livehouse 演出(摄影:楠木的男孩)

在2016年成都草莓音乐节之后,乐迷现场组织了“After Party 通宵别墅趴”,也在前文所说的准备过程中遇见了花门男装的负责人。作为潮流服装品牌,花门男装希望了解年轻人,希望把品牌推向年轻市场。李江有这方面的资源,而花门也有自己的审美体系和规划。

于是在几次商议之后,策划了第一届“花门与她”独立音乐会。

不得不说李江的目光够准,除去陈鸿宇在当时已有一定知名度,房东的猫、伏仪、愚青、崔开潮、棱镜都还在发展初期,这个阵容放在今天可以说是群星闪耀了(设计:可猴)

“花门与她”独立音乐会第一届一下售罄,这在当时的秀动网上都是惊人的。除了阵容的号召力,不得不说的还有跨平台的宣传:除了乐迷组织,花门男装本身的宣传还有小日子这样的文创品牌等。除此之外,李江还在乐童网站上进行了周边产品的众筹,作为一个刚开始创立的品牌周边,这次众筹一共筹集了1400元。虽然钱不多,但是让更多人知道了这个活动,从而从而有了一票难求的成绩。

2016年,李江做完帐篷节,就离开了友格大学生联盟,开始探索独立厂牌、音乐人的经营,趟出一条独特的经营模式来。

为音乐人服务

在全国范围内,从校园做起来的厂牌有不少,却往往难以坚持太久。组织者往往本身就是大学生,了解同龄人,所以在厂牌创立之初都有不错的成绩。可一旦同龄人脱离了校园,往往这些厂牌也失去了天然优势,这也是不可避免的。

李江也遇到了相似的问题,“乐迷现场”在运行中崇尚“每个人都可以是主办方”,大家都牵头办演出,同龄人也都接受、喜爱。但是随着考研、工作,身边的朋友往往渐行渐远,真正肯靠独立音乐为生的人并不多。

“乐迷现场”举办各种不同名称的系列活动,也是践行“人人都是主办方”的一个过程(设计:冯叔)

李江也在各种活动的举办中,渐渐发现了这一点:九歌系列、龙门阵系列、叁的声音……这些演出都很难继续,身边其他组织要不销声匿迹,要不转型其他经营。原来的音乐节代理售票,也由于App购票、移动支付而变得无利可图。

自然而然,“与她”开始经营做音乐人经纪这一块。

崔开潮《急驶的马车》疾驰赶上了民谣音乐的末班车。2017年年初,《急驶的马车》面世,这张专辑由“与她”发行,除了“与她”所面向的人群,当时的民谣在路上、Echo、果酱音乐、摇滚客等自媒体都纷纷为这张专辑宣传。同时李江预估到这张专辑的受众人群还是在文青中间,于是他瞄准了文艺App:One一个。很快,崔开潮的《声声慢》在年轻人中间迅速走红。

 2018年成都简单生活节人杰舞台,棱镜演出后在街声摊位进行了见面会(图片来源:简单生活节)

而棱镜的音乐更加偏向乐队。李江瞄准了街声的人群,也让棱镜登上了街声主办的2018成都简单生活节,为音乐人获得了一票精准的目标听众。

棱镜、鉛筆、愚青……这些音乐人都在李江所举办的活动中频频出现。房东的猫来自武汉,可第一场 Livehouse 演出却是远在成都小酒馆万象城店、李江举办的“夏歌”演出上。这份网友情谊已经有了两三年,李江当时在豆瓣听到房东的猫,很喜欢,就迅速联系了远在武汉的她们,邀请他们来成都演出,太过热络还被认为是骗子。

2018年“与她”主办的“与她生活节”,阵容十分独特,有盘尼西林、Chinese Football 这样的流量担当,也有年轻音乐人动物园钉子户、白日密语。而白日密语是“与她”活动的常客,李江眼看着他们从刚刚组建的乐队走向成熟。

成都的新陈代谢 

李江做大学生活动出身,所以一直和年轻乐迷、音乐人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成都一位高中生办了两届伐之音乐节,有声有色。2018年,伐之音乐节的主办者已经上大一,把身边的二三十个同学都带到与她生活节。同学们虽然从没参与过音乐节,独立音乐的大牌也一概不知道,但是也玩得很高兴。也许这些之前听主流明星的年轻人慢慢也会更多关注独立音乐。

这样的活动也让李江能每年跟大学生交流,交流,观察他们的想法和喜好。

成都的乐队更新换代很快。李江在成都六、七年,也看着一批批乐队从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最后又人走茶凉。成都并不缺乏有想法、有才华的音乐人,缺少的则是那些肯默默为独立音乐做些实事的经纪人。很多曾经票房不错的成都乐队,因为一些事情停摆多年,再回来的时候,往往发现:“没人认识自己了。”

独立音乐的听众几年就会更换一批,一批批大学生的毕业其实也带动着乐队的更新换代。虽然成都本地音乐人众多,票房也是出众,但是在李江看来,来自成都本地的音乐人潜力还没有被充分挖掘出来。

 “时间不够以后”是“与她”最近合作的成都年轻乐队,乐队在一场场演出中,也在摸索着自己新的风格(图片摄影:陈悦湘)

“现在成都的独立音乐环境要比几年前好太多了。如果是2013、14年,那我现在早就改行了”。虽然只是五、六年,但是成都乃至全国的环境都有了挺大的变化,越来越多场地、相对更高的巡演成本、独立音乐大牌的涌现,流媒体的兴起、版权的正规进程……一切这些都让每个个体在大潮之中有更多选择。与她在2018年和 Airhead Records 空气脑唱片联合呈现了 deca joins 和浅堤的巡演,让更多的听众听到不同的声音。

2019年“与她”的目标还是为音乐人服务,找到音乐人和歌迷之间的结合点,为更多青年带来好听的音乐。同时服务音乐人,帮助有能力有想法的音乐人继续走下去,让更多音乐人能够把自己的才华充分发挥出来,创造自己的时代。

头图摄影:大梦摄影 DreamPlus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9/04

街招儿|你注意过自己的音色吗?不插电演出秘籍揭秘

2019/07/30

手记|野外合作社:用耳朵看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