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head Records:就算赔钱,也要每个月做活动

2017/10/30
撰文: Blow吹音乐

谢闳宥,人称“谢老板”,曾经是 Manic Sheep、午夜乒乓等乐团的吉他手,渐渐脱离乐手身份后,专心经营厂牌 Airhead Records,协助 deca joins、午夜乒乓、浅堤等乐团办巡演、做周边。整个厂牌一度只有他一个人,直到2017年,乐团 Hitch Hiking 的吉他手雪莉成为第一位员工,一人厂牌进化为两人厂牌。

街声大事“蚊型厂牌系列报道”第二期,来看谢闳宥和 Airhead Records 如何在台湾原创音乐场景活跃。

在大小音乐展演中,总是能看到谢闳宥的身影,偶尔在舞台旁,偶尔跟音乐人聊天,不然就是在贩售周边商品的位置,默默观察着全局。他在台中逢甲大学念书时,经常前往当地的浮现 Livehouse,听甜梅号、听雀斑 Freckles、听八厘米,自己也玩团,虽然“没有特别出色”,但也上过几次小草地音乐节,那时的生活就与音乐表演息息相关,Manic Sheep 与午夜乒乓都是后来的事。

Airhead Records 主理人谢闳宥

逐渐脱离创作人及乐手身份,谢闳宥全力经营独立厂牌 Airhead Records,至今迈入第五年,也不再是一人厂牌,年初以厂牌名义正式雇用乐团 Hitch Hiking 的吉他手雪莉,友人间昵称的“谢老板”名符其实。在乐团场景中久了,从友谊中发展出不少合作关系,像是最近厂牌旗下的合作伙伴,deca joins 与浅堤,谢闳宥就协助发行了专辑《浴室》及 EP《汤与海》。

deca joins 鼓手阿谷曾经同时打 Manic Sheep 与 FUBAR(deca joins前身),甚至在 deca joins 之前,还跟谢闳宥组过后摇团 presidon’t saD,在地下公社、THE WALL 表演。因此 deca joins 发片时,他们第一个就想到谢闳宥。主唱郑敬儒说,谢闳宥有乐团背景,能客观地突破乐团盲点,经验充足。“GO HIGH” tour 巡回的许多细节都由谢闳宥掌控,包括让 deca joins 自发片到巡回无缝接轨的宣传照。

deca joins “GO HIGH” tour 巡回限定海报

浪漫为先:一起做出好东西的 Airhead Records

人生大半都给了乐团,谢闳宥坦言玩团时发现很多事无法达成,索性退居“幕后”,自己偶尔还会写歌,但心态跟乐团时期大不相同。说到这里,他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我已经不会在中间得到任何的快乐或满足,可能听众会吧!跟另一个人合作作品可能会让我满意,但你要我同样十首歌再弹一年、两年,我已经没有这种快乐了。我会认为一直重复表演就是个商业行为,我的艺术在这张作品发完就是一个阶段了,我之后再做重复的动作这都是消费,都是商业。我不会觉得一直表演是很摇滚的。”

Manic Sheep 时期,他深感乐团需要中间人辅助推广,萌生创立厂牌的想法。谢闳宥说,影响他最多的人是透明杂志乐团主唱洪申豪,从做设计开始,逐渐发觉应该要成立单位经营乐团,并与场景环境对接,所以就开始了 Airhead Records。开始办活动则是因为透明杂志吉他手张盛文,第一场活动是日本盯鞋乐团 broken little sister 2013 年的台北专场,谢闳宥记忆犹新。

活动越办越频繁,Airhead Records 走上了策展道路而非著作发行,谢闳宥对各地音乐场景的认知,也让他对经营厂牌有更多想法,更确立了 Airhead Records 的定位与存在意义。

在台湾地区,不管厂牌大小,经营艺人和音乐著作时,通常会选择签约经纪模式,厂牌之间壁垒分明,谢闳宥说,如果只是需要钱,签约或被签约都会出问题,所以更倾向于让 Airhead Records 保持“制作公司”的角色。

Airhead Records 与乐团合作时,并没有白纸黑字的合约,也不拥有音乐著作的版权,只具有勉强称为口头约定的默契。

他举例,日本的演艺经济现况大致分为“维持独立厂牌”与“主流唱片公司出道”两种,通常签约艺人的时候,艺人就算选择主流出道,依旧可以选择使用原本的制作与经纪伙伴:“日本的合作是可以跨公司的,像是这次带 DYGL 来演出的巡回经纪,是出身制作 FUJI ROCK 公司 Smash Japan 的人员,公司间调动人来支援巡演,产业合作比我们想像中紧密。”

谢闳宥补充:“我跟乐团合作比较像共同制作。我觉得合作能做出好的作品是最好的,视觉也是、活动也是;若是我在做活动,都是希望每位演出者都能有参与感。如果做很大型的活动可能没办法,但小的就可以掌握得好。”

日本乐团DYGL在高雄演出时的海报

“大家一起来,我们要一起来做个好东西”这样的理念落实在 Airhead Records 的每个细节,做活动不只是找很红的头牌艺人,就算是很小的乐团,Airhead Records 还是会想办法帮参与者做出作品:“我不会把你拉来放在海报上最小的角落、唱开场暖场这样,如果可以帮你 push 当然是好的。”

务实并进:推广乐团是步步为营的扎实手艺活

Airhead Records 曾经带两大箱生蚝在演出现场烤着卖,也在篮球场举办过表演,谢闳宥还凭借一人之力举办为期三天、跨四场馆的 POP! POP! FEST,帮 Hitch Hiking 筹备 MV 与 EP……四年来,他既是老板也是员工,一个人包办所有。过去只要觉得什么事有趣,他就会去做,现在终于雇用了第一位正式员工,随着年龄与经验增长,谢老板重整步伐,打算用更稳健的态度做自己喜欢的事。

三日 POP!POP!FEST 视觉设计

“虽然听众会觉得好玩,票房也不错,但那时候可以做的事,现在会保守些。我觉得就是阶段,某些时刻就是会想做那些事情。我依旧很喜欢做设计,多做一点内容;但我已经是在进入到某种规模的时候,就会开始担心一些事情,例如乐团拿不到钱,这是我最在意的,‘做好玩的’已经不是我现在的主要目标。”

相较于大型厂牌或唱片公司,小巧的微型厂牌必须更加灵活才有价值,如大厂牌售票上架一般可能要需要两、三天,Airhead Records 则一个下午就能搞定。

“小公司就要快,我不会拖到只剩一个月的宣传期,一定要抓紧时间宣传,不能一个礼拜、两个礼拜后还在慢慢帮你弄宣传。这攸关演出者与厂牌的营收,尤其对我们这种推行小乐团为主的厂牌来说,每一秒都很关键。下个月还有别的活动,没办法空掉,每个月一定要有,就算会赔钱,也不能不做事,没有演出对我们来说伤害最重,如十月份因为很多性侵新闻所取消的 Ducktails 巡回演出,就浪费我们很多人力时间与金钱。”

他坦言自己这几年做的推广、经纪、策划其实毫不特别,但这是现阶段必须做的事。音乐品牌需要培养很多年,欢度五岁的 Airhead Records 刚起步,需要心力照顾与投入。

deca joins和谢闳宥(右)

尽管没有正式的合作,但 Airhead Records 从很早就开始累积与其他厂牌与乐团的关系,例如日本乐团 DYGL。因为活动制作的品质与效率受巡回经纪公司信赖,日前在亚洲巡演的 Mndsgn 与其所属的 Stones Throw Records 也与 Airhead Records 展开间接合作,不少日本当地的Livehouse 也会主动洽谈合作,分摊艺人巡演成本。他与这些单位的情谊,可能比起一纸合约更加有份量。

他也从乐迷角度出发,设定合理的票价和直白的乐团拆分方式,安排充裕的宣传期与预售优惠,促使观众买票,并且坚持在 “实体项目”上投入成本。

“不可能不卖实体唱片,也会做很多周边,这些通通都要准备。我比较老派,所以当我们经营乐团时,这些东西会尽量备齐。做乐团就是个扎实的功夫,必做实体的任何东西,当然也希望听众能够通过消费支持演出者!”

票券、海报、pins、服饰、布章、唱片,这些设计都不假他人之手,谢闳宥之前还用3D 绘图软件做平面图,让美术科班出身的阿谷啧啧称奇。

午夜乒乓 Tote Bag 设计

Airhead Records 每个月都很充实,九月是 deca joins 巡演,十月是浅堤发片,十一月则是举办插画家 NITE 的插画展,系列活动排到年底,厂牌预计会朝更多方向发展,继续追着死线跑,唯一的员工“总经理”雪莉才能继续在这里工作下去。

他看着坐在一旁的雪莉说:“这一年都还蛮开心的,雪莉能够继续工作我真的快要哭出来了。如果她还能再工作一年实在是阿弥陀佛,就职周年应该要庆祝。”

Airhead Records 小档案

成立日期
:2012年
活动地点:台湾地区、日本、加拿大、美国(较少)
厂牌主理:谢闳宥
音乐风格:Indie-pop、Alternative Rock
最能代表Airhead Records的一首歌:Sonic Youth -《Teenage Riot》
最想帮他们做巡演的一支乐队:deca joins 或 透明杂志
最欣赏的一个厂牌:Matador Records(美国)、Petit Alp Records (台湾地区)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文章内容及标题有改动。

点击这里,试听 deca joins 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9/10/16

西安:这座摇滚之城还摇滚吗?

2019/09/04

街招儿|你注意过自己的音色吗?不插电演出秘籍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