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Letter Records:唱片封套里的私人情感

2021/09/06

撰文:肉饼

8月31日,来自南京的盯鞋乐队Sheep’s Bed发布了第一张全长专辑《Summer Arousal》。乐队选择把它译作“夏日,只是一天”,包含着对夏日即将走向尽头的缅怀与不舍,还有些许对于学生时代复杂情感的回望和表达。

这张饱含着少年心事的专辑由上海独立音乐厂牌信Letter Records发行。这是厂牌主理人Nick第一次担当制作人的身份。曾经参与Soft、The Cheers Cheers等乐队的他,在自己租来的地下室里完成了《Summer Arousal》的录制。“本来是之前乐队排练和存放设备用的,我们常常上午就钻进去,晚上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第二天又要这样继续。我们在地下室里一遍一遍尝试着不同的编曲想法,一直到专辑的录制工作结束。”

Sheep’s Bed 《Summer Arousal》

夏天即将结束,Nick和Sheep’s Bed也接到了地下室要被收回的消息。于是,这张《Summer Arousal》也被注入了更多的感情。他们选择在平常中小学秋季开学的前一天发布专辑,为2021年的夏天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期待着下一个炎热与凉爽交织并存的季节到来。

《Summer Arousal》是厂牌的第十一份专辑发行。去年夏天,Nick从自己的朋友圈里看到了Sheep’s Bed主创小勺的demo。“我觉得我能捕捉到他当时想表达的情感,好像都是自己上学的时候体验过的事。”Nick喜欢通过戴着耳机骑自行车和散步的方法检验一首歌是否舒适耐听,《Too Soon To Summer》让他瞬间联想到了上海闷热的夏天。“你能体会吧?比方说你在路边抽烟,或者你坐在开着窗的公交车上,夏天温热的风向你吹过来,特别闷热。再加上当时他们的吉他音色带有The Radio Dept.式不经过吉他音箱的复古感,特别有感觉。”

Nick在为Sheep’s Bed录制专辑

私人情感的表达是Letter Records的信条,“Letter Records”也的确得名于此。“取名叫‘letter’其实是希望音乐能当成信件一样,是私人的东西,有复古的情感在里面。现在大家都在网络上交流,在流媒体平台上听歌。我觉得需要用一些其他的情感去寄托在很难用文字语言表达的东西上。人们听这些歌的时候就像在拜访好朋友,很轻松自然。”2019年,信Letter Records由Nick和Pocari Sweet的吉他手爵儿联手创建。“我们觉得当时国内的独立音乐氛围在发生改变,再加上我们在音乐上的共同爱好,就决定成立一个厂牌。我们可能一直都是在追求比较真实的东西,可能有一些音乐做的不是那么精美,但是它们都有自己的情感诉说在里面,我们听歌的时候就可以感受到。”

Letter Records选择以私密的网络交流代替实体的信件和好朋友们建立联系。他们的风格轻松自然,并且带有些许少年气息,这些都是从厂牌的第一张发行开始就得以定下的基调。Peking Picnic,这个目前在英国留学的卧室流行二人组为Letter Records的发行按下了启动键。“当时是因为爵儿认识这个主唱,他们发了一些歌给我们。我觉得有一种独特的复古感,和厂牌的口味很合适。”

 Peking Picnic《Shallow Hills》

Letter Records为他们制作了将近两百张黑胶。直到现在,各大电商平台上还能看到求购Peking Picnic黑胶唱片的信息。但对于Nick和乐队而言,特定的一张作品永远只属于那个特定的时间段。“从我们厂牌的角度来说,我们其实还是不希望会再版。因为那个东西只属于那个时间段,如果要再版肯定还有更多要考虑的问题,从意义上来说肯定希望过去的就过去了。”

独立厂牌Sarah Records对Nick的影响很深。这是一家来自英国的,成立于1987年的独立流行厂牌,在发行完99张七寸黑胶之后便结束了自己的使命。“有的乐队可能发了一支单曲就在这个场景里消失了,但是他们乐此不疲地记录这些痕迹。”自然而然的合作和创作令Nick更加着迷。“音乐人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像Peking Picnic这种乐队,如果能碰出作品就会再写,如果不会那也就不会了。这些都是应该是很灵活的。”

Sarah Records的解散宣言

温暖又有一点粗糙的质感,以梦幻流行和盯鞋自赏为主的曲风,Peking Picnic的《Shallow Hills》为厂牌的风格奠定基调,接下来的发行同样充满了迷人的自赏和Lofi色彩,顺带着带来了更多的惊喜。比如台湾地区乐队缓缓由街声派歌代理发行的专辑《水可以去任何地方》,CD由内而外的白色晶莹剔透;比如chimo赤莓淡绿色的七寸黑胶《公园里》,还附上了一张油墨纸的内页,透过它仿佛真的能看到树影婆娑的公园。再比如二向箔乐队的两张专辑先后都收到了乐迷们的好评——其中同名专辑《:-DFoil》十寸黑胶还迎来了再版。

 二向箔的两张专辑:《:-DFoil》《I Don’t Know How》

Nick认为,二向箔的专辑发行是Letter Records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当时也是在微博私信联系了他们,刚好他们也有兴趣,一来二去就一起合作了。之后有演出什么的也会一起来玩。”他们为二向箔先后发行了首张专辑的黑胶,以及EP《I Don’t Know How》的彩色七寸黑胶。

对Nick和Letter Records来说,唱片就是音乐本身。“唱片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它是一份实体的音乐。”Letter Records希望真正喜欢这些音乐的人可以‘真实’地拿到这些东西,并且和它们有一些情感上的寄托。“比如很多唱片其实放在家里很久都没听,但当你再次打开的时候,购买这张唱片时的场景和故事还是会浮现在你的脑海里。”对于实体唱片的偏爱来自Nick大学时逛唱片的爱好。“那会认识的音乐人很少,我在店里听到好听的歌就会记下来,或者直接买他们的唱片。”他还为成都乐队All Romantic Days发行了容量大到足够去逛唱片店的帆布包周边,一切的一切都围绕着唱片应运而生。“唱片作为记录的媒介,它本来就是过去式,不管是不是最新的发行,都是对于过去的某一段时间进行记录。”

 chimo赤莓《公园里》七寸黑胶

缓缓《水可以去任何地方》

 AllRomantic Days《MayI Waste Your Time》

七寸黑胶的出现让人们耳目一新,但从唱片工业的眼光来看,七寸和十寸的黑胶唱片并无真正意义上的区别,只是容纳的音乐长度的不同。“以前的唱片公司会筛选一些有潜力的音乐人,通过发行单曲黑胶的方式来试验音乐人的作品,因为那时候没有线上的平台。”遗憾的是,很多音乐人只发行了七寸的单曲黑胶就解散了。因此,七寸黑胶更多意义上是记录了一些昙花一现的作品。“很多现在大家喜欢的音乐在以前的商业环境里可能不怎么受欢迎。比方说你听到了一张很不错的七寸黑胶,等你翻回去上网寻找他们的踪迹,可能这个乐队早就停止活动了,那么这张黑胶就会显得弥足珍贵。”

如今,在互联网音乐蓬勃发展的今天,对于音乐人来说七寸黑胶又有着新的意义。除了小巧的外观和花花绿绿的DIY设计,发行七寸黑胶一定程度上能够减少全长专辑实体发行的负担。“因为你不一定要凑够一张完整的专辑才能做实体,有两三首单曲就可以出一张七寸黑胶,效果也是不一样的。就像写小说,有人喜欢长篇,有人喜欢短篇,各有所爱。”

在国外,独立厂牌这种运营方式由来以久。那些传奇的音乐人们连同着他们合作的厂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世界各地的音乐爱好者。“厂牌和旗下的音乐人会有很强的个性符号在,比如有些音乐人不会把歌词放在唱片里面,比如有的人因为社恐不愿意在别人面前大声唱歌,这些都是独立音乐的魅力。”

 “去公园散步才是正经事”演出现场

“livehouse”“独立音乐”日渐成为了国内音乐环境里的时髦词汇,厂牌和乐队也收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相比之下,国内的厂牌运转的可能更快一点,对听众来说是个很时髦的形式。在国外它其实存在很久了,大家对听歌的需求可能比消费更多。”

Sheep’s Bed的发行工作尚未结束,Nick继续着他的厂牌主理人工作。疫情期间,Letter Records将旗下所有的发行音频都上传到了Bandcamp界面,在疫情彻底结束之前,乐迷都可以在线上免费收听,并且自由选择支付金额,下载数字音频。Nick选择以这种形式和大家分享自己喜欢的音乐。

现在他也有了更加灵活的联系音乐人的方式。“可能互相认识的乐手之间会分享彼此的demo给对方听,如果觉得不错也会考虑给他做发行”。在他看来,国外的社群效应更加明显,一个厂牌和旗下的音乐人可能同住在一个社区。在人口集中于大城市,地域面积幅员辽阔的中国,能找到志同道合、具有相同音乐品味的人十分不易。因此,互联网的优势更能显现出来。人们从网络上建立人脉关系,交流着喜欢的音乐,并期待着线下的“面基”,就像一张唱片带来的货真价实的惊喜。

今年秋天,Letter Records还将为上海自赏乐队Forsaken Autumn的首张专辑《Whenere》再版黑胶。谈到独立厂牌的魅力,Nick引用了The Smiths乐队接受采访时的回答。当被问到为什么选择“The Smiths”作为乐队的名字时,主唱Morrissey回答道:“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我想是时候让普通人向世界展示自己才华了。”

“我认为独立厂牌的魅力可能在于,我们自己可以完成想要的音乐、有自己的审美和色彩,以及自己挑选音乐的品味。”聚焦到Letter Records本身,Nick也希望“乐迷拿到唱片之后,在打开的那一瞬间可以获得那份宝贵的惊喜感,这是数字带不来的东西。”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 | 肉饼


蚊型厂牌,顾名思义,就是“跟蚊子一样小的厂牌”。

提起国际知名独立厂牌,我们会想到 4AD、Sub Pop、Captured Tracks......相比之下,蚊型厂牌的规模要小很多,但旗下音乐人、唱片发行、现场演出、乐迷互动等功能一样不落,可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同时,他们的音乐发行又各具特色,深受乐迷喜爱。

街声独家策划“蚊型厂牌系列报道”,专访各地正在活跃的蚊型厂牌,讲述那些把小众和DIY坚持到底的故事。

相关消息

2021/09/06

连连看 | 狮童乐队VS梯雲縱:谁才是乐队中潜藏的武林高手?

2021/08/30

我在西安翻遍所有校园乐队的豆瓣小站

2021/08/16

卧室音乐人Home Studio的五十种样貌第四辑|卧室爆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