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柏辛Lexie:如何从优等生,变身为中国最年轻国际型音乐人

2018/10/17

撰文: clouds

2018简单生活节系列专访

2018年夏天,《中国新说唱》如期开播,出现很多熟悉的面孔:小青龙、法老、陈梓童、满舒克、万妮达、呆宝静..... 两个多月后,在这些选手中,一位年轻女孩成为四强中唯一一位女Rapper,她的名字叫刘柏辛。

实际上,在节目还没开播前,这个女孩早已成为最受瞩目的选手之一。韩国选秀节目《K-pop Star》第五季总决赛第四名、首位登上SXSW舞台的中国 Hip-Hop 音乐人……年纪轻轻身上就累积众多国际音乐圈光环,俨然明日之星。

紧身露脐背心,玩世不恭的神情,加上成熟、性感的台风,让人很难想象,她其实只有19岁。相比之下,同龄人都刚上大学,还过着每天上课做作业打游戏逛街的日子。

当 idol 还是独立音乐人?

“Hello,大家好,我是 Lexie 刘昱妤!” 在一部关于刘柏辛的纪录片《锋芒女声》开头,她先是用高八度的音调进行自我介绍,却又在后半句急转直下,恢复正常声线,“Oh No,我改名了,我叫刘柏辛”。这是她讲话惯有的特色,无论是演出 Talking 还是采访时,都会冷不丁露出几秒钟小女孩的不正经撒娇语气。

出生于1990年代的末尾,刘柏辛几乎可以称得上是00后。四岁学跳舞,六岁学弹钢琴,起因只是父母觉得女孩子学这些可以提升气质,变得更优雅一些,结果一直学到了十二三岁。

千禧年过后,磁带和CD逐渐从音乐产业淘汰,一大批音乐类下载网站、播放软件开始出现。在这过渡中长大的刘柏辛,几乎都是通过网络听音乐。从幼儿园到小学三、四年级,刘柏辛和身边很多同学一样,听着周杰伦、萧亚轩、S.H.E 等华语流行歌手,等到了五、六年级,她开始转听欧美流行音乐,Lady Gaga、Lana Del Rey 、Rihanna 是那时听的最多的音乐人。

刘柏辛是一个优等生,学习成绩一直年级前三。读大学期间,也拿到了奖学金, GPA总分4分她有3.85

但直到十四岁,刘柏辛才发现自己唱歌的天赋。一次,学校搞义卖活动,让学生在升旗台上卖唱,刘柏辛就被同学推了上去。慌乱之中她唱了首自己最熟悉的 Rihanna 的《Take A Bow》,唱完后底下的人都一脸惊讶。以此为契机,她发现唱歌是件很开心的事,每个星期都会翻唱一些喜欢的艺人的歌,上传到社交手机应用“唱吧”上,积累了5万多个粉丝,被一百多万人听过。

那时候,周围有很多朋友喜欢 K-pop(韩国流行音乐),喜欢唱歌、跳舞的刘柏辛受到影响,最大的愿望是去韩国当练习生,甚至一个人飞到北京参加韩国三大流行音乐制作公司之一SM(另外两家是YG和JYP)的海选。

高二暑假,韩国选秀节目《K-pop Star》的一个实习生在微博上私信刘柏辛,邀请她报名参加第五季。彼时刘柏辛因为要去美国留学,已经在高二考完试拿到毕业证,有了较为空闲的高三。为了完成小时候的心愿,十六岁的刘柏辛一个人坐上飞往韩国的飞机。

原以为只是打个酱油,没想到一直比到决赛。中间刚好碰上美国学校的申请季,刘柏辛每天晚上赶论文,准备申请材料,白天还要练习十多个小时,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能坐车回宿舍。在那种高压环境下,只有吃饭比较轻松,每天饭点成了刘柏辛最高兴的时候。夜晚,她有时看着外面城市的灯光,会突然很想家,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幸好,结果是令人兴奋的,最终她拿到第四名。可是,当YG想签下她时,刘柏辛选择了拒绝。比起成为 idol ,长大后的她更愿意当一个独立音乐人,写自己想表达的东西。

刘柏辛的创作灵感主要来源于自己的生活经历,以及一些脑海中想象和构造出来的、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空间,将这些东西在她的音乐里以一种故事的形式呈现

从韩国回来后,刘柏辛同时收到伯克利音乐学院和纽约福特汉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你想要读音乐就去读吧”,父母一直这么跟她说,但她知道,他们更想看到的,是另外那个选项。看似不羁的刘柏辛,为了给父母吃一颗“定心丸”,决定走一条更保险的路——去纽约念国际贸易专业,毕业后再发展自己的音乐爱好。

但一年后,她还是改变了原本设想好的安稳人生。在美国念书的日子,她拒绝了所有 party。礼拜五的晚上,空荡荡的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写作业和写歌。拿到全A的成绩,写了二十多首歌,但刘柏辛感到越来越迷惘,内心始终有一种强烈的被音乐召唤的感觉。现实中唱跳女艺人的寿命是不长的,如果等自己大学毕业,还要再等上整整四年,到时候自己已经22岁。想到这里,刘柏辛立马办了休学回国,决定早点进入音乐行业。

“如果当初没有勇敢去做,我可能还是那个稚嫩懵懂的学生,那个旧的自己。”对于比自己更年轻的喜欢音乐的人,她也是相同的态度:自己喜欢的东西要勇敢地追求。

如果你细瞧刘柏辛的单曲如《Like A Mercedes》、《Endless》等,MV 塑造的怀旧迷幻风格,再搭配刘柏辛变化多端的声嗓,听觉和视觉都格外舒服

不只是个 Rapper

作为《中国新说唱》四强,刘柏辛并不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说唱歌手。参加海选时,她还被导演问:“你明明不是个 rapper ,为什么来参加比赛?”

尽管自己只是偶尔说唱,甚至自嘲连说唱都不算,只能算唱说,但她仍期待带着自己的风格告诉大家新说唱有哪种新玩法。抱着佛系参加比赛的心态,刘柏辛每次觉得自己要卷铺盖走人了,冥冥之中又被留下来。“缘分吧,我觉得一切随缘。”

也许刘柏辛跟说唱之间真的冥冥之中有着缘分。从出生到16岁,刘柏辛都基本待在湖南长沙。在这座热辣的城市里,男孩女孩都比较热血,性格冲、脾气直,这跟 Hip-Hop 文化是有共鸣的。长沙的音乐氛围不错,十四岁,刘柏辛认识了本地的一些 rapper ,比如 Sup、C-block、SBK,他们的歌曲给她很大的影响。

刘柏辛写的第一首歌,就是一首说唱歌曲。高二那年,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的导演找到她,邀请她去参加比赛。刘柏辛积极沟通,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每个星期都会发一些新的 demo 和要求改编的歌曲给对方。没想到,就在上节目前一天,因为最后一次排练发挥得不是很好,节目组把她送回了家。

愤怒的刘柏辛回到家写下《Cards On The Table》,第一次创作歌曲,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写,就对着 Rihanna《Bitch Better Have My Money》的伴奏,写了一个全新的旋律和歌词。写完之后,她的心情释放了不少,与此同时,她发现原来自己也有创作能力。

刘柏辛与美国说唱歌手 Robb Banks 在中国长沙合作中英单曲,并拍摄纪录片,国内著名 Hip-Hop 厂牌“出人頭地”牵头,一流制作人 SUP 老道制作

在没有单独发行任何歌曲前,刘柏辛还跟不少 rapper 合作发歌,比如 Al Rocco 、Jony J、VAVA 等,这也让大家误认为她就是一个“说唱歌手”。

能跟这些小有名气的 rapper 合作,得归功于两三年前写的《Coco Made Me Do It》。风靡的 Hip-Hop Trap 曲风,“Coco made me do it , Coco Coco made me do it……” 洗脑的 Hook(副歌),让这首歌在地下 Hip-Hop 圈产生一些影响,也和许多 rapper 合作了 remix 版本。

创作意图很简单,刘柏辛就想做一首帅的、炸的、洗脑的,适合现场的歌。至于歌曲灵感,来自她看到潮流品牌 SSUR 的一款恶搞香奈儿的标语T恤 “Coco Made Me Do It”,Coco 指的就是香奈儿品牌创始人 Coco Chanel。

刘柏辛还是 Jony J 的迷妹,专程去上海看他的演出,全程站在第一排,把他的歌词全都背下来,被 Jony J 注意到。演出结束后,刘柏辛去找 Jony J,加了微信,把《Coco Made Me Do It》发了过去,对他说:“你以后有什么歌要唱的部分可以找我,我可以比你之前 Feature(伴唱)的那个女生唱得更好”。没想到,后来 Jony J 就真的找刘柏辛唱歌曲《FANTASY》、《防火线》的旋律部分。

看起来,刘柏辛越来越像是走在一条说唱歌手的成名路上。即便如此,她也始终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 rapper ,更多的是 Pop、Urban 类型歌手,只是同时具有 rapper 这种身份。Best Urban Contemporary Album(最佳当代城市专辑)是格莱美的其中一个奖项,刘柏辛发现这个类别下所有的提名专辑都是自己喜欢也正在做的风格,她觉得那是对自己作品风格一个比较好的概括。

即将发行的新专辑也跨越了众多风格,Urban、Pop、R&B 和 Hip-Hop 都有涉及,还有很多中国传统和西方音乐结合的元素,其中大部分歌都是当初在美国念书时写的那些。这张新专辑从筹备到发行持续了整整一年时间,是刘柏辛和团队一起精心打造出来的,希望在说唱歌手之外,大家对自己有一个更加全方位的认识。

刘柏辛还想做一个唱跳兼备的音乐人,她觉得这也是呈现自己作品的一种方式,用越多的方式去呈现大家可以感受到的更多

世界的木兰

刘柏辛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但听她贯通中英文歌词的音乐,或看她国际化的台风,时常会让人错以为这是一位生长在美国的华裔。在她身上,清晰可见现今世界东西方文化的融合样貌。

因为从小接触欧美流行音乐,接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刘柏辛对美国这一片土地怀有强烈的渴望。也是因为如此,在小学六年级时,刘柏辛就决定以后要去美国留学。她还特地写了一首歌,歌名就叫《BYGONE》,谐音白宫。

得到全球十大音乐节之一西南偏南音乐节(SXSW)邀请消息时,刘柏辛已经在美国上学,巧的是,因为刚好赶上“春假”,就不需要跟教授请假。刘柏辛没有任何艺人团队,和朋友两个人提着行李箱装着衣服就从纽约曼哈顿来到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到了目的地才发现周边的酒店爆满,很难订到房间,妆发、造型也都靠自己完成,非常辛苦。

两天的音乐节,她分别在 Hip-Hop 国际舞台与 International Day Stage 进行了两场演出,一场是给外面的大众看的,一场是给行业内的记者。那次演出时间比她之前任何一次都要长,有二十多分钟,她把自己所有的歌,发的没发的,喜欢的不喜欢的全部堆上去,结果观众的反应还挺好。

通过实力,让美国这边的人也能认可自己,这是刘柏辛想要达到的一个目标。

2018年5月的西湖音乐节,是刘柏辛第一次在国内音乐节演出

国际化的表演下,刘柏辛又尝试在音乐中融入中国元素。新歌《Mulan》就非常中国风:歌词有很多文言文、诗歌,为了让他们和英文互相押韵,刘柏辛写到感觉头发快要掉光;编曲融入很多弦乐,层次丰富;在吟唱部分,还用了点戏曲形式。古典与国际,在这首歌中被很好地融合。

为什么要唱“木兰”?刘柏辛说在中国古老的民间传说中,木兰替父从军,独自踏上征程,让自己感受到了内心与她共鸣的声音。在这个身边充满竞争的社会,即使是跟男孩子比拼,女生也丝毫不逊色,不要因为自己是女生的身份而惧怕任何事情,其他人能做到的我们也一样可以。

类似的想法在《Coco Made Me Do It》中也有出现。刘柏辛觉得,香奈儿女士一手开创这个品牌一直到今天,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独立自主、有主见,能够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的女孩子,是她一直都很欣赏的。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的音乐能够给人思考,给他们带来一些新的想法。”不到20岁的年纪,刘柏辛已经开始往更深层次思考。她对自己音乐的要求也十分高,在录制录音室版本的歌时,刘柏辛更多地考虑耳机里的可听性及质感,所以会用很多低频声音。但让她苦恼的是,一旦到了现场,就很难达到相同的效果,每当这时她都感觉好绝望。

她身上还有很多这样略显可爱的反差性。比如打扮得像个夜店咖,结果连长沙有名的嗨吧至今未去过;平时就是个宅女,做音乐时大多数都是“闭关”状态,常常在家一坐就是7、8个小时。又比如看起来很酷很拽,结果连跟观众互动都很尴尬害怕,每次上台前都会把要讲的重点列一下,然而要么急得没说清话,要么讲太慢被团队工作人员说话唠,带气氛就更不擅长了。

她说,“做这一行,其实是在透支青春,但我还是会去做,有些人可能只给你一次听你的歌的机会”。对于年轻人来说,梦想就是最伟大的东西,而绝望也来的很容易。听起来都是残酷的话语,却又可以带着不顾一切的热爱往前狂奔。

刘柏辛终于在今年10月16日推出了她个人首张创作大碟《2029》,把对十年后自己和世界的对话写进了创作。作为站在舞台上散发光亮的人,总要接收来自不同人的审视,但 Lexie 没管那么多,她在这张专辑里淋漓尽致并且纯粹地表达着自我。同时,刘柏辛也会在已经开票的“2029”个人全国巡演中演绎这张新作。

点击图片,查看刘柏辛Lexie“2029”全国巡演详细信息

除特别标注外,图片由音乐人提供。

更多音乐人问答&专访,请持续关注街声和简单生活节~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12/06

皇后皮箱:用DX7指出一张专辑的路

2018/11/26

花招:我们是老年养生兴趣小组

2018/11/16

The Fur. :成长时,人就像一只牛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