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30最年轻新人入围,刘柏辛“没留在韩国是正确的选择”

2019/07/05

撰文:阿哼

今年入围第 30 届金曲奖“最佳新人奖”的刘柏辛Lexie,是新人奖名单里最年轻的一位。今年底才刚要满 21 岁的她,早已登上不少电视选秀与音乐节的大舞台;在参加金曲奖前,她刚在美国拍完 VICE 的潮流纪录片,第一次做外景主持人,介绍各国青年文化与发型的关系。

为拍节目飞遍东京、上海、牙买加、纽约与洛杉矶,刘柏辛对自己的表现仍有些讶异:“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我之前非常socially awkward(不擅社交)。”嘴上说不擅社交,受访谈吐却是有条有理,回忆自己对金曲奖的关注,是从第 25 届李荣浩得奖开始,也很幸运能在日后的《中国新说唱》上见到这位偶像。

偶像得过金曲新人,没想到自己也会入围同一项目,刘柏辛初听消息兴奋非常,觉得自己好像活在梦里。对于《2029》还能进到“最佳演唱录音专辑奖”的名单里更是惊喜,她将荣耀归给幕后团队,解释说到,身边有很多做地下音乐的朋友,自己简单录音、混音后就发了,一样爆红,但自己的音乐风格并不是秀出厉害的饶舌技术,内省的声响需要雕琢的制作,足见其对品质的坚持。

她特地介绍一位荷兰籍的制作伙伴Femke Weidema,回想当时她们一起在洛杉矶的Airbnb里,把自己的一大包Demo反覆修改词曲、编曲,她说自己特别喜欢Femke Weidema的音乐里充满女性阴柔却开阔的气质。

《Like A Mercedes》MV

在《2029》里的头两首歌,刘柏辛便高唱自己“Going like a Mercedes”,并在《Mulan》中以“花木兰代父从军的勇气”自比,年轻气盛,本人却有反差的谦逊。媒体曾报导她参加韩国的选秀比赛,有机会与韩国经纪公司签约却拒绝。向她当面求证,她却说是媒体夸大了,自己只是没有选择留在韩国而已,并没有具体拒绝。

“想当韩国练习生,是我13、14岁的时候,不成熟的一个想法。”当年以为自己很能吃苦,会唱、会跳、会一点说唱应该没问题,可直到 15 岁尝试写歌才发现,自己喜欢的是音乐本身,而不是变成狗仔跟拍、粉丝相堵的偶像,如果继续待在韩国可能会失去对音乐创作的主权。

点醒她的关键因素是,当时刘柏辛被排进女团做了一首翻唱曲,总得等到公司分配的那两句词才可以站出来唱,事后收入被抽走九成,剩下一成四个人分后,还要抽税。刘柏辛如今回想,没有留在韩国发展是正确的选择,要是待着可能合约一签就是七、八年,大把青春就栽在别人的期待里,还可能一直是练习生,不见出道之日。

然而,离开韩国、一切自己干也不甚容易。

她自认演艺生涯还算顺风顺水,至今没有遇到深渊劫难,可经历太多,来得太快,总有揠苗助长的无奈感;与粉丝互动、处理外界的舆论压力,都得自己来。放眼同龄的朋友也各有各的迷惘,可能是担心找不到工作,或毕业后如何财务自由,或许这就是二十初头青春的必经之路吧?

今年延续《2029》未来主义主题的 EP《2030》,开场曲《Nada》就透露迷惘心境,拥有越多反而越麻木;当面对唱片市场如水蛭吸吮,作为创作者要怎么一直变化一直产出。她透露,下张专辑正在制作中,未来主义题材之外,会有更多哲学、宗教的深层内省。像是《银翼杀手》及其续集的关系,风格的深化,似乎透露她近年阅历丰富、早熟,有太多思绪辩证需要梳理的人生阶段。

回到金曲现场,在入围新人的名单里,她特别点名KarenciciØZI,过去与两位都是 Instagram 上互传表情包的网友,期待这一趟能展开合作。离开采访状态,20岁少女活力满满,不见世故,一眼瞄到典礼座位,入围六项大奖的 ØZI 坐比她前一排,不免开玩笑喊:“好嫉妒啊!”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文章标题及内容有改动。

摄影:Yuming

进入刘柏辛Lexie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0

李宗盛:今年简单生活节,上海、西安见!

2019/09/04

"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呼唤内心的小孩,一起来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