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让我在草地上撒点野:上海Simple Days野餐日

2018/10/05

大家席地而坐,10月4日,上海西岸营地,简单生活公园野餐日,音乐与美食创造了味觉与听觉的共振。

野餐日的音乐,以民谣风格为基底,或旋律悠扬明亮,或现场欢快尽兴,人们在晴朗的天空下,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撒起了野。

而在野餐日登台的音乐人,也是不容忽视的未来音乐力量。

Coverpeople:上海民谣音乐人,温暖恬淡的风格为野餐日铺陈暖色。

铅笔:从街声大登陆第二季开始一直在成长,全新乐队编制令人耳目一新。

王喂马:内蒙古的兄弟组合,摇滚融合民族,将人带到草原。

厨子和戏子:听过现场,就像喝过几坛陈年佳酿。他们演完后,在微博说:“在我脑袋里的音乐节应该是简单生活节这个样子,我感到幸运和快乐,希望传递给你们。”

安子与九妹:把所有现场都变成一个节日。

Coverpeople:野餐日里一杯温馨的奶茶

日光舞台 14:00-14:30

作者:冻梨

野餐日听民谣,惬意得刚好。帷幕落下,偌大的台上只出现了一位齐刘海的姑娘和一把吉他,她穿着简单的条纹衫和黑裤子,迎着午后的阳光,唱起今天的第一首《脚印》,清新恬淡,观众们走过来,离她更近一点。

“大家好,我是Coverpeople,也可以叫我盖人”,这是盖人第一次演简单生活,也是她今年的第一次演出,打招呼的声音很温柔,似乎也有那么点紧张。

一个人一把琴单打独斗,盖人在接到邀请时特别担心,自己的表演形式会不会比较单一,原本以为会像往常一样,主办方会安排她在比较小的地方,没想到是这么大的舞台。

阳光明亮,微风拂过,《之间》也像是当中的一缕风,又带着小步舞曲的圆润可爱。“转一圈/每个明天/独自默默表演/夏天消失之前/记住了你的笑脸”,秋天的西岸营地残留着一点夏日余温,盖人的声音也似乎延长了这个夏天。

很多人来到简单生活公园,多半是在旅途中,《Trip to…》是为某次巡演写的主题曲,她唱起来,带着大家去往未知的旅途。

曾经她和一位深圳的插画家合作创作《复活岛上》,插画家作词,写给逝去的人,那些人前往复活岛,默默守护着亲人朋友,我们却看不见他们。

而当时的简单生活公园里,家人、朋友正围坐在一起,青青草地、美味食物和爱的人都还在身边,风带来盖人的声音,像是给这个世界加了一层温馨的滤镜。她也像是人们野餐垫上的那一杯奶茶,甜又淳。

铅笔:喜欢的是与此刻相遇

日光舞台 15:00-15:30

作者:冻梨

和前一天的CICI一样,这也是继街声大登陆第二季现场后的第二次见面。4月的郑州站,铅笔抱着木吉他独自唱歌,而这天再见到,已然是全新的乐队配置,非洲鼓、键盘、和另一把吉他。唱活泼的《梦黎》时,铅笔和乐队共同带着台下的人拍手,比独自唱歌时多了些许感染力。

在铅笔眼里,野餐充满仪式感,在生活里找一天和喜欢的人分享食物,分享生活中的《二三事》。鼓手拿起沙锤,营造沙沙的颗粒感,细碎的二三事融化在铅笔的声音里,再唱出来,大家似乎都感受到了她心里对生活细节的热爱与关注,轻摇慢摆,此刻风里的树叶、地上的影子仿佛都泛起绒绒的毛边,闹得人心痒痒。

《千寻》来自《千与千寻》里的情节,“平淡无奇的经历/却像行星赋我启迪”,有回忆、有感激、也有悲伤。她把心碎疲惫摊在阳光下,如何把每一帧的你,凝固在眼底?她轻轻问着,台下没有人能回答,只是默默分享暗涌的感受,静静地聆听。身后的太阳暖洋洋,心里却像覆盖一层有凉风吹过的背阴处。

“很空灵……”现场很多观众第一次听到铅笔,被干净的声音打动。“火车开了/吹过枕边的风/干了眼泪/有那么一瞬间/你的名掠过了我的心脏”,《有那么一瞬间》里,似乎有了空谷回响的效果,非洲鼓叠加在铅笔的尾音,绵长又悠远,穿过枝丫与青草,落进人们心里。

这是铅笔第三次来上海简单生活节,前两次她都是观众。同样的时节,上海有晴朗的天空和高耸的梧桐树,如今也是这样,更多了青葱轻松的简单生活公园。她唱起《喜欢的是》,罗列生命中所有值得赞美的可爱事物。喜欢的是和音乐相遇,喜欢的是空气里淡淡的甜味,喜欢的是耳边不同人的笑声……

“《等再会如期》,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铅笔唱过最后一首,感伤却充满希望。仔细辨别周围人的谈话,都在感叹怎么唱得这么美。野餐日,我们在公园停留片刻,在铅笔的声音里安静自在。

王喂马:黄浦江边的飞奔的一匹瘦马

日光舞台 17:00-17:40

作者:孙大猴

“他走过长安街走过天安门广场/走过烈士纪念碑/他确定他会像崔健,窦唯,何勇,张楚/一样伟大……”透过日光舞台,一条浓厚的云彩被夕阳染得有些壮烈的味道,伴着小号的长音,王喂马在台上,也显得有些壮烈。

听见这些从小在教科书里的地名,中国摇滚乐上赫赫有名的名字,让人突然觉得陌生又害羞,再回过神来,心里有冒出突然的感动,在“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已经变得烂大街的时候,竟然还有人能让这句话赤诚炽热。在简单生活公园的野餐日,本来是无忧无虑,音乐轻快的一天,有人在日落时分为野餐加这样的一味料,像是一口烧刀子,从嘴里杀到心里,却是能唤醒心底血性的一口酒。

《飞越老人院》和吴天明的电影同名,这也是很多人都想不通的一个问题,如果真的被时代、被同辈抛弃,变成一个需要照顾、需要被管制的人,到底存在的价值还有没有。王喂马带着一顶压得低低的渔夫帽,王喂马弹着一把Gibson的Jumbo款大箱琴,一旁的他的兄弟王天一拿着一把日落色Telecaster:“今天夜里/我要离开这里/翻墙而过虽然不太容易……你听,死去的伙伴我没有骗你/这把年纪我已没有了力气/穿起我的,重重的皮夹克……”王喂马的吐字很侉,带着一股子内蒙人的爽直和不懈,还有一股赤诚,他拿着一听啤酒,微笑着说:“这时间刚刚好,天也不热了,草也这么好,应该喝一点儿。”

《骏马谣》算是王喂马最出名的一首歌,“你要走/就千万别回头/你的北方在日夜赶路呦……”悠长的调子摇摇晃晃,有着蒙古民歌的味道。哪怕山高路远,你是骏马,自然要走过漫长的路,没人陪伴,冰霜雪雨,有可能死在路上,但认定了是骏马的路,自然和暖洋洋的马厩里得意洋洋的大骡子不一样。

《大雨将至》是为了致敬鲍勃迪伦,《幸福商店》里写了一位普通的中年女人:“幸福商店的老板是一个中年女人/体重一百五,身高一米六/商店就坐落在车站的一角/来往的人多她从不对你笑,从不对你笑。”

在王喂马的世界里,到处都是小城市的味道:民工大哥、漂亮姑娘、绿皮列车、中年女人……看似,这些东西早晚都会被城市建设的推土机推进垃圾场,但是这些景象里存着让人心动、感动的因素,所以王喂马三个人在台上重复多少遍《永远的十八岁》时,天色会红得像是一个惋惜的笑容。

厨子和戏子:醉笑陪公三万场 

日光舞台 19:00-19:40

作者:一阐提人

毫无疑问,厨子和戏子非常合适露天演出。听过没听过他们的人都能在古筝配吉他的前奏里闻到白酒的味道。秦秀乾和童子文两位主唱还没上场,台下已是一片赞叹。待两人一追一逃着上得台来,秦秀乾西北味的嗓音响起,我身边呼呼啦啦冒出好多女观众:“哎呀这是哪个乐队呀?真好听!”

中式对襟布衣,一黑一白,一北一南,一厨一戏。他们终于在这足够施展拳脚的舞台上带来了完整版的八人编制厨子和戏子。吉他贝斯配着大鼓,狠狠地甩起来,直接描摹出《刺秦·上》里唱的“酒醉无愁,清醒有梦”。

这支95后的乐队一直被人误以为是历经沧桑的大叔级人物。他们大约已不想再对此作出解释,只是在新歌《我先睡了》里提了一句“少年得志不算好”。其实挺好,每当大屏幕上出现他们个人的特写,总能听见观众群里的惊呼“好帅!”。

童子文的笛子solo清亮,像一口茅台,闷下去,从嗓子到胃直直一条线地烧起来;八人编制的编曲全部开启,则立刻混出了北方白酒的感觉,没有界限,只有山与海的翻腾。

少年老成的厨戏,也有彷徨迷茫的时候,《河流》缓缓响起,他们唱“但是妈妈,我弄丢了一切吗?”有姑娘低头查着歌词轻轻跟唱,又抬头望望少年们分明还很年轻的脸庞,若有所思。

间隙,主唱说:“我心目中的音乐节,就是简单生活节这样的。”这支去年街声大登陆上海站压轴的乐队,是第一次登上简单生活节的舞台。除了被女观众们暗暗念叨的“这真是一支颜值全在线的乐队”以外,他们也有自己的铁粉,带着自己制作的“厨子和戏子”大旗,在前排助阵。每当旗帜挥舞,总觉得台上金戈铁马,下一秒就会冲下台来。六朝古都杀来的乐队,自带浓重的历史气质。

压轴曲目是“凡是知道我们的人都听过的”《将进酒》。木吉他solo毕,大鼓起,乐手们带着全场一起合着鼓点击掌。古筝袅袅介入,空气里多了一份惬意。有人在草地上打起了太极,架子鼓带着豪气加入,又砸碎了之前的苍凉。秦秀乾的嗓音里传出“大风起兮云飞扬”的豪情,童子文的笛子带着“醉笑陪公三万场”的飒爽,而我们,“不用诉离殇”。

结束后,我总隐隐觉得遗憾,仔细一琢磨,原来是看的时候没有喝一杯。这支年轻又苍劲的乐队,是应当与他们的音乐痛饮一番的。

安子与九妹:跳起来吧,野餐的人们

日光舞台 20:20-21:00

作者:孙大猴

安子与九妹的音乐里有着一种狂欢的气氛,白色Stratocaster的音色格外清亮,乍一听还会以为是班卓琴,而整体节奏也经常是欢快的乡村节奏,配上中国大鼓、琵琶等等中国元素,安子与九妹的歌里洋溢着一种世界大同、地球村的快乐。

“我是森林中的布谷鸟/家住在美丽的半山腰/看太阳落下去又回来/世界太多美妙”,《布谷鸟》里有着少数民族民歌般的直白,台下不乏专门为了安子与九妹而来的观众,跟着布谷鸟上口的旋律哼唱,不会唱的观众也开始载歌载舞,伴着舞台上变幻的灯光,现场显得像是一个节日现场。

安子与九妹经常会教观众唱一些歌曲里的段落,甚至在《嘣吧啦》里,他们说:“不用教,听听就会了。”《归去来兮》里同样在开头有一段脍炙人口的吟唱部分,这也是安子与九妹的作品里经常出现的一个元素,也怪不得台下观众的参与感这么强,而安子与九妹的巡演也是有着非常好的成绩。

《贼船》是安子与九妹还没有发布的一首歌,介绍一番创作的过程后,观众的反应不太热烈,于是乐队几个人一起大声喊出歌名——“贼——船!”果然,台下欢声雷动,就像他们介绍自己的时候,几个人齐齐喊出“安子与九妹”,气势摄人。

在《南海少年》煽情的副歌重复中,简单生活公园野餐日落下帷幕,台下的人喊着“再来一首”。乐迷意犹未尽地离开,而草地干干净净,静静地等待迎接简单生活公园的下一个主题日:浪漫日。

校对:loveisbug

图片来源:七仔摄影工作室

相关消息

2018/12/18

显然乐团×贰伍吸烟所:因热爱生活而来的挣扎之痛

2018/12/10

雷米乐队:约翰·列侬忌日前一晚,我们都是摇滚明星

2018/12/03

昏鸦:什么都先不做,唱唱歌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