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登陆第二季上海站:在一道门里用音乐构建新时空

2018/06/30

撰文:冻梨 & 孙大猴

街声大登陆第二季上海站

阵容:MULATA 乐队 / CICI:Nerve Passenger 乐队 / 陆晨(嘉宾) 

时间:2018年6月28日 20:00-22:30

地点:上海育音堂(凯旋路851号)

从简单生活节到大登陆,街声再次来到上海,为的还是一次有关音乐的聚会。

育音堂现场来了很多街声的老朋友 —— 和平和浪乐队的吉他手小雨,一年前是在大登陆舞台上演出的音乐人;前“顶楼的马戏团”吉他手、画家顾磊,前来支持老友陆晨;汶霖FM主理人 caicai 去年就曾到场支持,今年还担任了大登陆校园分享会嘉宾 ……

周四的夜晚,上海零零散散下了几场雨,空气里的水汽几乎触手可及。过了晚七点,人们陆续进场,躲避阴晴不定的天气,更是钻进了只存在于此刻的音乐时空。

无论是二十出头的大学生,还是操着本地口音的大哥大姐,望向台上时,都洋溢着仿若久别重逢的欣喜,哪怕他们与这些音乐人是初次相见……

MULATA:你们要做上海最差的一届观众吗

听 MULATA ,乐手一身巴洛克衬衫,唱起 Hard Rock ,仿佛时间倒流。不过在这个人人迷幻电音的年代,MULATA 的硬摇直白得可爱。

乐手们先登台,除了鼓手一身黑,贝斯与两位吉他手三身花衬衫牛仔裤,似是迎合音乐风格的硬派复古。鼓手毫不迟疑地打下了开始的鼓点,猝不及防,惊醒了还在聊天的观众。这时主唱丸子走上台,头戴搭配羽毛的礼帽,帽子下压着绿色的齐肩发,身着棕色抹胸的夏季 Lolita 裙装,腰间还有装饰性的小皮包,活脱脱一位工业革命时期的蒸汽朋克少女。


主唱丸子一走上台,台下一阵惊呼

“ They met each at the drink time. And deeply deeply be attached.” 乐队同名曲《MULATA》开场。丸子身材瘦小,一转身肩胛骨都格外清晰,身体里却像火山地底一样存着力量,高亢的嗓音直接打通了任督二脉。“ Let’s get party ! ” 如果这句话在半空中打出字幕,怕是紧跟着一万个叹号。

台左的吉他手唐骏一看似高冷,一曲终了,竟开始招呼还没热起来的观众,比划着台下的空地:“我这块是有结界吗?大家往前站一站。”闻言,台下的年轻人笑得放肆,后排的几个小姑娘拉着手窜了过去。

MULATA 来自合肥,这场演出是他们第一次来到上海。躁动的吉他 solo 格外有力,几次三番冲击开场还有些羞涩的乐迷,每到这时,丸子都会退到舞台一侧,只留下舞动的背影。到了中段,MULATA 高喊“1、2、3、4!”,育音堂全场离开地球一秒,彼此不熟的乐队乐迷总算融为了一体。

观众完美跟上 MULATA 抬手举拳的节奏

这还不够。贝斯小桀和吉他春春一起用起了“激将法”:“你们要当上海最差的一届观众吗?”上海的年轻人哪受得了,呼啦啦凑到前面,随着乐手的节奏和丸子在半空打点的手,点头摇晃得尽职尽责。

“嘿!”

“嘿!!”

MULATA 举起拳头吼出来,乐迷也高举手臂报以音量更大的呼应。“再跳一次!”踩着节奏,台上台下一同跳起,丸子的裙弓颤抖,在空中飞了小半圈完美落地。

高举手臂、和乐手较量甩头功力、找准节奏一跃而起……这晚的观众绝对不是最差的一届。

MULATA 成员之间的互动都精心设计过

CICI:泡泡糖与柠檬糖

热身过后的转折,多了点荡气回肠,与 MULATA 的直白相比,CICI 的声音虽然高而亮,却满是迂回的心绪。

写歌唱歌单打独斗,为了大登陆上海站的演出,CICI 启用了乐队配置,重新改编歌曲。帮助她完成这些的是和平饭店乐队的鼓手 Hos ,和平饭店乐队参演大登陆郑州站后,合肥的众多音乐人开始关注街声大登陆,CICI 便是其中之一。

说话声音像小朋友,唱起歌来气场倍增

第一首《蜉蝣》和原版大相径庭。CICI 开口,每一个尾音都不拖泥带水,歌中唱“说散就散,这敷衍的爱情不好玩”,如果说原版还有1%的留恋,那么现场,连一点点残余都没有,干脆利落,全剧就此终结。

几分钟前还在蹦跳的观众都静了下来,不时有人交流:“这个小姐姐好会唱”。前排的年轻人相互搭着肩,倚靠着轻轻晃动,摇晃成了温柔的人浪。

CICI 背后的鼓手就是她这场演出的“幕后黑手”

耳机里听 CICI ,自以为是地给她设定了“泡泡糖,甜味”的标签,现场一见,她可能更接近柠檬硬糖,需要含在嘴里慢慢品味,酸且甜的味道便渗入了喉咙。《自救》、《亻半》、《慢下来》……钢琴音穿插其中,冷冷的音色或许只有10℃,CICI 也高冷,也热烈,95后女生经历的感情与生活铺陈开来。

“击碎冰川置身于火海,揽入月色歌声与宠爱”,CICI 的声音愈加高昂,情绪也跟着奔涌在血液里。生活在上海,节奏飞快,CICI 唱《慢下来》,希望大家能真的慢下来。日常生活能否办到尚未可知,至少在这30分钟里,育音堂的时空因为 CICI 而缓慢。

Nerve Passenger:谁知道一碗拉面里有什么味道

吉他手嘉豪站在台左,贝斯手嘉琦站在台右,以舞台后方的鼓手黄子杰为对称轴,双胞胎兄弟二人对称聊天演奏,还没说什么内容时,照镜子般的场景就让人忍不住发笑。

提到上海的独立音乐,似乎土生土长的音乐人已经很少见,97后的 Nerve Passenger出现,着实让人眼前一亮。

 乐队出去巡演,几乎顿顿吃面

迷幻摇滚、器乐摇滚,这样的风格总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编曲段落和器乐音色都舒服地滑入双耳,晦涩而诗意的歌词坐上旋律的滑梯一溜烟掉进心底。坠入 Nerve Passenger 的世界半晌,当嘉琦的嗓音响起,才回过神要仔细琢磨下这群少年的心性。

嘉豪和嘉琦两人头发遮住了脸,黄子杰也在黑暗里,直面观众的只有他们的音乐。他们唱《我对拉面有瘾》,不到最后一个音符结束,并不能完全确定,这碗拉面究竟有什么味道:醉酒后的幻觉、对现代媒体建构女生形象的不满、还有对拉面的爱……最后,他们还冲着育音堂老板张海生说,老板再来一碗拉面。

鼓手黄子杰是另一对双胞胎中的一位

新歌《中环留念》的第一次现场献给了街声大登陆,中环就是嘉豪和嘉琦生活的地方。他们念叨着“很有可能会车祸”,弹奏了起来。少年心性难以捕捉,开心的愤怒的好笑的……都被堆叠在漫长却不乏味的表演中。台下的年轻人与 Nerve Passenger 年纪相仿,当中也有校园乐队成员,仰头看得认真。

嘉豪不再与嘉琦对称,转身面对屏幕上流泪的女生,兀自弹着吉他。旋律晃动着、起伏着、摇摆着、蜿蜒着,到达最高点戛然而止,留白后再度响起,闷住的记忆紧跟着喷涌。嘉琦转身跪在台前,与观众只相隔一根栏杆。吉他立在胸前,他低着头,手指细致地“爬格子”。不知道他们想要留念些什么,但那一刻,他们和观众的思绪都在吉他上肆意飞溅。

吉他手一嘉豪凑近台边,后面的人连忙往前走看发生了什么

陆晨:被压成猫饼前,再唱一首歌

调弦、喝水、架口琴,陆晨单枪匹马坐在台上,右手边的小桌上,酒杯与水瓶在灯光下莹莹闪光。

这晚聚集了太多年轻人,一见到陆晨,一口一个“陆老师”。陆晨一上台就说:“叫我陆老师太吓人了。”立刻有人接上:“陆老板!”陆晨喜笑颜开:“很高兴参加街声这一季的活动,唱首小曲助兴这个夜晚。”

台上一位逗哏,台下一群捧哏

人人有毛病,路上有《猫饼》。陆晨弹着吉他数过一辆辆汽车、一块块扁平的“猫饼”,荒诞好笑,可谁都知道,人指不定哪天就被生活压成了“人饼”。

周四上午,上海发生了恶性伤人事件。陆晨叹息:“人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可有时候,我们的残忍也不亚于那个人。”《勿理解万岁》,能理解到万分之一就已经是万万岁。

前不久陆晨车祸,只伤到脚趾,朋友去看他,他只要开塞露。还没讲完,台下生龙活虎的男生们大笑着捧哏,陆晨说一句,他们接一句。陆晨忍不住感慨,怎么好像回到了顶马的时候。弹了两下,突然说:“这首歌没有口琴,摘掉。”又引起一阵嘻嘻哈哈。

声音直接,歌词戏谑,内涵任君猜想,陆晨的民谣听着简单,但内里和上海滩一样难以估量。台下乐迷乐呵呵地听,也不知和陆晨心里所想是否相契。

唱到尽兴,陆晨面目狰狞

原定演出六首歌,第三首,陆晨端着酒杯在台边转了转,台下配合地响起“安可”,陆晨又转了回来。《你就是我在这星球的位置》,陆晨认真讲爱情,直接把对方当成人生在世的坐标系,讲得人直起鸡皮疙瘩。“不知道你们现在有没有,没有总会有的。”台下那些正为爱情所困的年轻人,被戳中般笑起来,男生揽过男生的肩,女生牵起女生的手,叽叽喳喳地说着“我们有”。

或许忧郁的陆晨只活在别人的歌里。唱完六首歌,台下不依不饶,再度“安可”。陆晨竟唱起了万能青年旅店的《秦皇岛》。他说,我们都是“屁”,屁们,大家去秦皇岛玩一玩。

口琴和吉他,陆晨偶像鲍勃·迪伦的全部装备

下午来到育音堂,发现门口紧贴街道,一推开木门,疾驰的车子从鼻尖飞过。想想晚上这首《猫饼》,突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门外的日子飞速而过,我们跟现实讨价还价一番,在门里构建了一个新时空。

走过厦门、郑州、武汉、上海,街声大登陆第二季在《秦皇岛》中结束。或许这些音乐人们没做多伟大的事,但能唱首歌,助兴这个夏天,足矣。

花絮:街声大登陆校园分享会

嘉宾:汶霖FM主理人 caicai / Appetite 乐队 / 坡上村主唱孙骁

时间:2018年6月27日 19:00-20:00

地点:上海大学宝山校区 X’s TOUR 酒吧

宝山大学城和上海大相径庭,如果说上海是精致复杂的爵士乐 ,宝山大学城绝对是 Rock ‘n' Roll 。

无论是上海或者哪座城市,大学城的气氛别无二致:洋溢着的荷尔蒙。X's TOUR 酒吧就在大学宿舍附近,沿着一条小河,在形形色色的奶茶店、快餐店的包围之中,场地对于上海大学宝山校区的同学们来说是熟悉的,这也是周边不多有现场演出的场地。

Appetite 乐队很早就到了场地,这回只来了三位成员,是一个不插电的配置。吉他手李卓、贝斯手周江航和主唱金宏琨。

这次大登陆校园分享会的主题是“毕业了,我还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吗?”

左起:Appetite 乐队贝斯周江航、汶霖FM主理人 caicai、坡上村主唱孙骁

Appetite 从高中开始就面临这样的问题,经历说得上典型。除了主唱金宏坤,几位同学都是厦门人,高中时期几个人就一起做乐队,大学相约一起考到上海,继续做乐队。果然,四位都考到上海。吉他手李卓在上海外国语大学里又认识了主唱金宏琨,组建了Appetite 。最近他们也录制了 EP ,即将开始一轮巡演。

台下也坐着上海大学流亡寺乐队的几位成员

上海熟悉独立音乐的朋友对汶霖FM一定都很熟悉,主理人 caicai 毕业后在国家事业单位工作,后来进入广播电台做 DJ ,而后辞职制作自己的电台节目汶霖FM,她对毕业之后如何选择,如何平衡兴趣和物质需求,也更是颇有感触。

太阳落下,天气凉快了一些,三三两两的大学生纷纷来到现场,把现场填满。大家聊着学校里的事情,聊着音乐和周边的朋友,等待 Appetite 带来现场演出。

李卓拿了一把 Martin 经典的 D28 ,周江航带了一把雅马哈 SLG 系列的静音吉他。虽然没有电吉他,但是几位成员的硬摇手癖,还是毕露无疑,即使没有套鼓和嗷嗷叫的电吉他,现场还是跟着晃了起来,乐队选择的歌曲也都是 Guns‘n’ Roses 、Mr.Big 、My Chemical Romance 等乐队的经典作品。台下很多观众也是乐手,一边跟着唱,一边跃跃欲试。

Appetite 属于四级以上词汇,念起来比较费劲,熟悉他们的朋友都称之为A队

Appetite 演完,留下了贝斯周江航在台上,和 caicai 与主持人孙骁一起聊起了对于毕业之后的去向。周江航在生物科学专业就读,2018年毕业,这正是选择最关键的时刻。他现在在一家琴行工作,并且自嘲道:“是有保险的。”

caicai 讲起自己毕业时面临的选择,虽然她读的是法学专业,但她的父亲从事的是广播行业。当时她属于“学霸”,身边朋友老师都劝他读研,并从事收入甚高的法律相关行业,但出于自己的爱好,她还是毕业开始从事配音的工作。

说到如何平衡物质和爱好,caicai 做电台虽然找不到非常合适的盈利模式,但靠配音,生活也过得不错。周江航说起写歌的感受,说起自己对专业的感受和对音乐的感受,最后用一句前辈的话总结:“生活再坏,也坏不过不能练琴吧。”

谁能想到打鼓的是个键盘手

在一番关于上海音乐环境和北京、厦门的对比之后,主持人孙骁演唱了他的乐队坡上村的两首歌曲《夜班车》和《话》。周江航自然拿起了贝斯跟着配合。而台下,流亡寺乐队的键盘手突然走上台,没有键盘,直接打起了鼓,跟两位 Jam 起来。李卓也拿起自己的 Les Paul ,加入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惊喜 Jam 。一群人不过第一次见面,台下的同学也惊讶于这样的火花,直到德国队要开始踢球,大家才恋恋不舍走掉。

点击这里,再次试听街声大登陆上海站歌单,回到这个夜晚。

图片来源:马好思、loveisbug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08/15

花墙乐队巡演北京站:最后一团火,燃尽这面花墙

2018/08/07

Hazy Summer Night:北京夏夜,年轻朋友们的聚会

2018/08/01

无妄合作社巡演深圳站:看他们演绎生活的优美与暴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