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银行x布皮树联合专场:宇宙在美术馆东街地下室

2018/05/16

撰文:小琦

第二自然表情银行×布皮树联合专场

时间:05月11日 20:00-21:30

地点:北京fRUITYSPACE(东城区美术馆东街13号三联书店对面 No.13)

这场名为“第二自然”的联合专场,将视觉与听觉结合,从布皮树与 VJ 漆伯的合作,到表情银行的动画配乐,多一种感官便添一份理解。

与其说是迷你 Livehouse ,fRUITYSPACE 更像是怪逼音乐人们在北京的一处窝点。

作为唱片店 fRUITYSHOP 的衍生,这里的东西八成是老板自己感兴趣的:老电影、冷门唱片、不走字的挂表和二手市场淘来的桌子。开业两年半,各路地下音乐人带着他们的地下实验作品多少都来玩过票。

哦我说的“地下”是句双关语,因为它真的是个地下室,街面上只有个一步来宽、轻易就能迈过去的小门脸。

稍不注意就走过了fRUITYSPACE

按照演出场地的标准审视,fRUITYSPACE槽点可不少,空间狭长没有高度差、居民区音量受限、音响设备摆放紧凑、地下结构有死角等等。尽管如此,仍在圈里小有名气,据说跨年夜曾塞进小200人折腾了一宿。

基于对这里的了解,当我得知表情银行要和布皮树两支乐队做一个联合专场的时候,脑补了一下,感觉光乐队成员就能占小半个房间。

演出消息公布后的动态海报

晚上八点半不到,随着乐声响起,三五成群聚集在地面上的人们依次涌入地下,热闹的便道瞬间变得冷清,若不是几只烟头的存在,很难让人相信有一群男男女女曾驻足于此。我略有优势的身高每次来 fRUITYSPACE都要遭受一番打击,从前几排观众的肩膀缝隙中依稀瞥见布皮树主唱小武的模样,比想象中更“宅男”一点。

布皮树乐队一行五人,特意从哈尔滨赶来参加他们2018年的第一场演出。五个大男孩让本就不大的演奏区域更显得拥挤,投影仪将好友 VJ 漆伯设计的画面投在他们身上,斑斑驳驳的光,明一块暗一块,像是从地面上没有完整传送到地下室来的乘客。

投影如走马灯跑过布皮树的身体

去年发布的两首作品《林波巷》和《狂躁抑制剂》先后登场,大量合成器轰鸣混杂噪音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尖锐,狂躁指数升级、抑制作用减弱,美梦噩梦被一齐惊醒,万幸没有到达烦躁想逃的程度。VJ 画面以几何线条和类似宇宙的画面为主,处处声响依次震动耳膜,音乐是哲学、宇宙是哲学、美术馆东街地下室是连通外太空的漩涡所在,忘掉你的时间吧,跟我们一起爆炸吧。

如今再听那首将他们推进大众视野的《一瞬间》,竟宛若一个精心设计的玩笑:“你以为我们只是民谣啊,可我们现在想做的是这种实验音乐,那你还会喜欢吗?”

布皮树演出第二天安排了一次电台直播,之后便要返回哈尔滨

“布皮树”这个小清新队名是小武和吉他手杨哲伦2010年成立时取的,随后其他成员接连加入,大家由学生走向社会,音乐风格和理念发生如此大的转变,意外产生了某种反差萌,由“布皮树”掀起的狂风暴雨,想来也很有趣,未尝不是一种特点。

随后乐队接连演唱了几首2013年第一张 EP 中的歌,《银古先生》把宇宙中的宏观哲学拉回东方禅意,旋律和歌词柔中带哀,经历了刚才的爆发后,男孩们展露出自己细腻的一面。布皮树的演出部分以他们最欢脱的《羊肉串》收尾,浓浓的孜然味儿不禁让人困惑,这真的是一支哈尔滨乐队吗?

在 fRUITYSPACE ,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上去透透气”。这里内涵颇多,抽根烟、聊会天、加个微信、石头台阶上坐会,饿了走几步去711买个面包。待观众们将这一必备的 social 环节进行得差不多了,表情银行也准备好了去年在德国Interfilm 电影节演出的纪录短片,听到动静,大家又鱼贯而入回到地下。

不知是不是顾及场地所能呈现的声音效果,表情银行这次没有安排贝斯,主唱焦思雨和贝斯手通通分别坐在键盘前,同为学钢琴出身的两人干起了老本行。前几排观众席地而坐,思雨的声音恐怕是我在fRUITYSPACE听到过最清晰的了。

表情银行计划接下来每个月都要有演出

很快乐队就带来了他们的新歌《不治》,这首歌在演出前一天刚刚发布,表达的是恋人之间近乎癌症般的互相消耗,还巧用了“癌”和“爱”的谐音。据说这是表情银行和声最少的一首歌,只有三个和声,对这支“技术控”乐队来说简直是“没有展现出真正的技术”。

从早先的 16mins 到现在的表情银行MimikBanka ,他们最吸引我的始终是脑洞大开的创作动机。改换队名后的几首《吃》、《要》、《苍蝇为什么要搓手》,再到最新的《不治》,每一次灵感都来源于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事,再配上黑色幽默或赛博朋克意味的奇思妙想,现在听来荒诞,可谁说未来就不会成为现实呢?

几首新老歌演过之后,乐队再次重现了去年11月在德国柏林 Interfilm 电影节 Sound and Vision 环节的现场表演内容。电影节上合作演绎的是一部来自加拿大的动画短片《A Love Story》,类似实物动画,爱、接纳,与伤害,真是艺术创作中永恒的话题。 

鼓手小鸦作为乐队中唯一有正式工作的成员,遗憾当时没能同行

表情银行主唱思雨来自新疆乌鲁木齐,吉他手 Robin 在台湾出生在新西兰长大,贝斯手通通是德国华裔,再加上鼓手小鸦是爱尔兰人,这样的国际碰撞让人不免对他们的音乐报以很高的期待。听说他们接下来要发布多首新歌和不同的演出计划,十分期待能继续带来更多新奇有趣的、相对 16mins 时期音乐升级更狠更彻底的好歌。

最后 Robin 拿过话筒讲起他新学会的冷笑话:“一个关二爷变成两个,大家知道是什么吗?”众人一片沉默,他便迫不及待地公布答案:“就是——双关羽(语)呀!”

演出结束,大家又回到宛若另一个世界的地面之上“透透气”。这场名为“第二自然”的联合专场,理念是将视觉与听觉结合,从布皮树与VJ 漆伯的合作到表情银行的动画配乐,多一种感官便添一份理解。投影长时间投出的银河系画面,也似乎暗示着表演者和听者的思绪都将不再受限。

看来啊,宇宙不光在果壳里,还在美术馆东街地下室里。

图片来源:布皮树、表情银行

点击试听表情银行在街声上的作品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05/21

海青“跨越时空的大乐团”:夏日时空,飞沙走石

2018/05/14

西湖音乐节Day2:谁闻着香草歌唱,谁要再来一碗片儿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