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2023年,音乐厂牌们过得怎么样?(二)

2024/02/04

看完了第一篇厂牌们的自述,是不是觉得2023年的演出市场“也没那么好”?

别着急,关于“亏损”,更刺激的表述还在后面。

大家经历过的工作、挑战,还有泼洒出去的真金白银各不相同,这使得每一个厂牌的故事都独一无二又精彩——当然,喜忧参半、有好有坏依然是主旋律,看着自己一年来的工作,宵夜时的笑脸,被折叠和免打扰的群聊里陌生人分享你制作的唱片,你好像又觉得有点值得。

第二期的厂牌们来自江浙沪地区。谜团唱片刚刚结束了厂牌周年庆和最后一趟雨国的巡演,浅灰唱片则在最后时刻推出了非常大自然的实体CD,而B.U.G则和多数厂牌一样,扎根于最local的小型演出场地,不断为新的乐队、新的乐迷推出新的演出,然后“和乐队一起成长”。

SV:请介绍一下自己的厂牌。

谜团唱片:谜团唱片(Enigma Records),是我(Roy)在2018年创立于杭州的厂牌。厂牌的Slogan是“专注发现另类纯粹的声音”,本着开放与好奇的心态,谜团努力发掘当今乐团前卫新鲜的声音,主要是艺术流行(Art-pop)、艺术摇滚(Art-rock)、另类摇滚(Alternative-rock)。这样的尝试不仅仅存在于音乐本身,更是希望在现场呈现、视觉传达、概念设计多个维度同时输出。

厂牌目前合作的乐队/艺人有:Chainhaha、Cyan Pac、错象、荒事、花招、雨国、芝麻布。

浅灰唱片:苟延残喘又一年!大家好,我们是浅灰唱片,我们做好听的独立音乐。

B.U.G:B.U.G,最大的特点还是小,连蚊型都还算不上。我们和年轻的乐队一起成长。

SV:2023年,厂牌发行了哪些音乐作品?

谜团唱片:去年主要就是芝麻布的首张全长专辑《方寸之心》;

Chainhaha和制作人3ASiC的单曲《让我再睡一觉》;

Cyan Pac发布现场EP专辑《微型听诊器》;

新签约的雨国发行了全长专辑《雨的罗曼史》以及三首歌的EP《不为所谓》。

浅灰唱片:今年上半年比较努力,发行了两张专辑。分别是来自泉州的艾斯比尔的首张全长专辑《望》。和来自广州的非常大自然的首张全长同名专辑《非常大自然》。


B.U.G:绿色养殖基地发行了首张专辑《再见游戏人间》。

SV:这些发行作品中,哪些制作了实体唱片?都长什么样子?有做什么新周边吗?

谜团唱片:Chainhaha的首张实体专辑《谁在我的肚子里?》CD在年初发行。

芝麻布的专辑《方寸之心》黑胶LP

给雨国巡演做了卫衣、帆布袋其他周边主要是为了配合巡演而制作的海报等;

以及厂牌五/六周年庆的T恤和新年红包。



浅灰唱片:我们和声音图书馆一起做了非常大自然的实体专辑!现在全网热销中!!

SV:2023年,厂牌做了哪些演出活动?

谜团唱片:“猫头鹰在爱的河床消失了”隐基底x芝麻布联合专场(谜团x白兔)

“谜”谜团厂牌专场@杭州Loopy

芝麻布“方寸之心”新专巡演

雨国“不为所谓”冬季巡演

谜团五周年厂牌专场·广州声音共和

B.U.G:绿色养殖基地和双鸟各自做了专场演出。也帮好朋友和平和浪、Ghostnote+、扭动开关做了巡演。

拼盘虽然很难,也还在坚持做。2023年8月做了“叫场”系列演出,一共20支乐队,7城9场演出。

“自画像女孩”“尝·鲜”“生活困难节”之外,还第一次做了跨年拼盘演出,开票头两周还是很担心票房的。 

SV:总的来说,2023年做演出这方面大概盈亏情况是怎样的?

谜团唱片:今年自办的演出全部都亏了,这个在我们预料之中,也在预料之外。

预料之中的是本来风格小众,人数少一点是正常的。

预料之外是从来没想到这么少。

浅灰唱片:2023没有做演出,但是做专辑亏了十几个万吧。

B.U.G:小拼盘演出基本上不用谈盈收了,我们能看到大量新乐队需要演出机会,需要从小的舞台小的场地和不熟悉的观众开始,一点点积累、锻炼,我们还是愿意尽力为新乐队创造演出机会。

而很多做巡演或者专场的乐队,在2023年应该感受到了巨大冲击。

SV:这一年的工作里,遇到过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谜团唱片:最困难的是巡演推不动,市场反馈不理想。

最后还是厂牌艺人们敬业的态度,高质量的现场打消了顾虑。他们完成了非常不错的演出,也获得了一致的好评,演出的目的也就达到了。然后,我们也安排了一些直播、访谈的内容,把演出的效应发挥到最大。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来说,坚持做高品质的演出内容,把答案交给时间。

浅灰唱片:最困难的事不知如何面对自己。做独立音乐的过程是非常开心的。但是褪去了工作在生活中和社会里就什么都不是了。随着年纪上来,不要求回报的付出慢慢变得有心无力且开始怀疑自己。曾经的方向早就不能够支撑你努力的做下去!现在处于这样的痛苦中。没办法解决,多看点视频多学习,因为学习不会焦虑。每天早上起来调一个小时军鼓。拆了装,装了紧,紧了松会让我稍微平静一些。

B.U.G:做演出,最难的还是票房。2023年,国外乐队爆发式涌入,对乐迷来说是好事,好演出看不过来。可是对很多乐队来说,过去三年票房假象的泡泡被戳破,需要对演出市场和自己有更清楚的认识,珍惜演出机会。希望看到不断地有好乐队从小场地、小舞台各种open mic、new face、jam演出里冒出来。

SV:这其中有没有哪一场演出/活动最让你难忘?发生了什么事情?

谜团唱片:原谅我多说几个:

芝麻布北京站在DDC,可能是因为那天乐队上台前每人喝了一个shot,可能是DDC弧形大屏让视觉和听觉的体验都显得出彩,也可能因为那天观众是相对其他站点人数更多,反馈也更强烈。当天听歌的时候就一直在起鸡皮疙瘩,有落泪的冲动。

芝麻布巡演北京站

然后是厂牌雨国乐队的巡演,票房不是很好,就拜托业内朋友帮忙。然后北京的Since TMRW就愿意免费来济南和我们一起演。虽然最后还是亏钱了,但一起做了一场很棒的演出,济南当天很冷,路上结着冰,但是大家心里是暖的。

厂牌五周年在广州声音共和,连续5小时的室内音乐节概念的演出,全部是由厂牌的艺人完成。同时也是休团2年的荒事乐队的回归演出。乐迷在帮我们在各个群扩散演出消息,甚至自掏腰包搞抽奖送票,还有送糕点来后台给大家。5个小时结束,最后一首歌,所有演出的艺人都冲到台上一起蹦,台上台下的人都在高举双手,恍惚间觉得这场演出就是音乐人和观众合办的,这种惺惺相惜的感觉真的非常美妙。

浅灰唱片:最难忘的是演出结束变成普通人的反差感。日常真无聊啊......还有一些演出完摄入酒精过多的糊逼时刻。统称为Ugly Side of Rock and Roll。

B.U.G:在演出现场看到获得快乐的观众总是让我很感动。一些票房寥寥的小乐队拼盘演出也总有已经熟悉的面孔,对他们来说这样的演出就像是开盲盒,他们能从经常放在周四晚上这样的拼盘演出里发现惊喜盲盒乐队,他们的认可也是我们坚持做下去的动力。

SV:从自身经验出发,你觉得2023年行业的情况有比疫情期间好吗?或者你觉得优、劣各体现在哪里?

浅灰唱片:好个锤子🔨🔨🔨🔨🔨🔨🔨🔨🔨🔨

不说了,今年让人真有一股没劲的感觉。中国独立音乐就是另一种中国足球。

谜团唱片:整体行业来说,肯定是比疫情要好,但是对于我们小众音乐或者说比较新的乐队来说,其实并没有比疫情前好。

疫情时期,由于演出市场收缩,竞争不大。观众也有时间和财力去为一些没有听过名字的音乐人买单。2023年疫情恢复的第一年,主流演出市场和音乐节井喷,给小众风格的音乐人生存的空间变得很小。观众也需要把有限的预算花在自己更想看的乐队上,而尝试新乐队的现场,变得越来越奢侈。

B.U.G:就像前面说的,演出市场是在变好,只是对年轻乐队来说面对的挑战更加残酷。这也是必然的,躲不掉的。多看高水平的演出,提升自身能力,扎扎实实一场一场演,积累自己的乐迷和票房。

SV:2023年一年的工作让你学到了什么?

谜团唱片:感觉任重道远。厂牌除了做唱片企划,策划演出。还需要最大限度地去接触乐迷,了解他们的观看和听歌习惯,以及获取信息的渠道。才能让这些新生代音乐人的作品,准确地传达到听众的耳朵。

浅灰唱片: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B.U.G:多做事,多说话,多看朋友圈。

SV:对新的一年有什么展望?有没有已经提上日程的计划?

谜团唱片:新的一年,希望厂牌旗下的音乐人有更多演出邀约。

计划的话,目前可以透露得不多,很多还在企划中。不出意外,Chainhaha、雨国、错象三组音乐人2024年应该都会有完整概念的作品发布,Cyan Pac在筹备一个共创音乐企划,演出方面的大方向是同类型音乐人的联合专场。不排除我们会邀请国外的优秀音乐人来演出,以及厂牌的音乐人出海。

浅灰唱片:没有。活着就好,一年出一张专辑。办点小演出,继续做中国独立音乐的垫脚石。也许这才是美好的事情,至少我们还在一线创造音乐。

B.U.G:发掘更多有意思的新乐队。

然后还是多做事,多说话,多看朋友圈。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相关消息

2024/01/25

2023年,音乐厂牌们过得怎么样?(一)

2024/01/17

街声2023年度新歌总结|我们做的音乐有意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