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儿的心情儿:单线圈吉他开会,P Bass过年

2023/11/16

撰文:宋绛姝

演出结束之后一起在一家酒吧聊天,不知道谁在大屏幕上放起了Mac Demarco在KEXP的现场视频,欢呼声四起,合成器前奏在酒吧里变成了人声合唱。结合着某乐队在某北方城市演出因为票房和成本问题被迫取消的问题,某厂牌主理人说:XX(该北方城市)就根本不是玩这样的音乐的地方,你根本凑不成这样的一场演出!

确实,虽然在Schoolgirl Byebye、苍蝇、鹤The Crane、Moonchild等等大牌的夹击之下,「小狗儿的心情儿」在育音堂音乐公园的观众并没有满坑满谷。但是,三支乐队的周边和海报却被大家购买一空,没有那些堂而皇之的签售,观众在售卖区和乐队们久久聊天不散去,就像一个观众在社交媒体上说的:“没有去XXXX是今天我做的最对的事情。”

 

Thermostat恒温人员来自北京,虽然两个人的配置很容易被某些人说是“PGM乐队”,但是不可否认,现场人声、吉他、贝斯+电鼓合成器的配置倒使得这样的演出形式更加轻松。总是在乐队编配里如影随形的Pad和巨大的混响,有些过载的人声,也和这些乐器一样,懒洋洋的,若隐若现在吉他贝斯和电声鼓的包围里。

歌词的中英文也都是点到为止的少年心气,如果你能走进这个氤氲的世界里,那么你一定也能深刻的感受到这些点睛的文字。

上海的观众们总是面带微笑着,不叉着腰,也不抱着手,台上的节奏在他们身体的空气里流动,朋友们见了面就互相拍一拍肩膀,碰一碰酒杯,咬着耳朵轻声聊两句。

倒是这三支乐队来回在场地里显得十分显眼,非常大自然几个人本来的身高就在人群里颇为显眼了,他们来来回回和大家打招呼,去门口售卖周边。演出的时候,Me and My Sandcastle的晓柱作为键盘手和人声与非常大自然合作了几首曲目。一上来,一首他自己的《Bentobox》就让大家有些迷糊,这个队是传说中的非常大自然,还是Me and My sandcastle呢?

何况非常大自然的吉他手余海霖也用了晓柱的吉他,一把60年代琴头上没有标志的Teisco电吉他,本来Thermostat恒温人员带了一把Danelectro 的67 Hawk特别版,但是见到这把吉他,就把原配吉他放到一边,也拿起这把老家伙热闹热闹。于是这把吉他成了本场演出上场最多的选手。而Thermostat恒温人员的一把Fender P Bass则被非常大自然的贝斯手罗橘征用。

不过非常大自然清脆叮咚的吉他,和groovy的节奏组,让大家渐渐走进了他们的氛围里。不时冒出来的半音阶,也是他们编曲及现场演奏的一个特色,吉他旋律长而精巧,却丝毫不抢戏。《冈比亚男孩》里面那种平静又慵懒的氛围,唱着“Rock‘n’Roll never die”不由有种平静地回头看年轻时候的激情的感觉,感慨中也带着一些怅惘。

晓柱作为键盘手和人声,还和他们一起翻唱了Triptides的《Need you》,一边拿着手机找歌词,一边嘟囔:“要唱哪首来着?这儿网不太好啊。”


到了Me and My Sandcastle,他们一上来就是一首卧室味道浓厚的《Canadian Jackets》,台下的手机也纷纷举起来了,这样流畅的吉他主奏,来自于一把朴实的印尼产Squier Stratocaster,好记的旋律,漫不经心的演奏,台下观众也跟着左摇右晃。殊不知这把琴是吉他手袁袁在泰国旅游期间淘到的,物超所值。

是的,整场演出的乐器设备就是这么值得一提,它们都呈现出一种1957年,双线圈拾音器发明出来之前的状态,更加古老的P Bass,更加复古的单线圈拾音器,没有大的失真过载,没有点弦、双摇,就是舒舒服服的一个“弹琴”的状态。《Bentobox》唱完,鼓手灯灯和晓柱换了角色,背上晓柱的吉他唱了自己写的一首歌,而晓柱则坐到了鼓凳上,摇摆节奏间让人连连赞叹不愧是在自己家DIY录鼓组的选手。

虽然年轻人喜欢的音乐总会和时代洪流之下“挣钱”的音乐有一些差别,但是看着这些人聚在这里,快快乐乐地度过三个小时,这不就是音乐本来的意义吗?

作者:宋绛姝

摄影:贺铭洋

相关消息

2024/01/03

旅行团2023-2024跨年特别专场:和你,此刻是唯一的意义

2023/12/29

Tizzy Bac 北京专场:因为我们能感到疼痛

2023/12/12

yourboyfriendsucks! 巡演北京站:再给你讲个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