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回环RingAgain:两个人的创作就像在打乒乓球

2023/05/25

撰文:选0

上个月底刚刚在上海结束街声大登陆演出的回环Ring Again,是主唱马路和键盘手天秤Dav的一个“不像乐队”的乐队。他们称自己的音乐为“越做越大的配乐”,旨在尝试让两人天马行空的想法不受传统乐队四大件的束缚,从而更加自由地表达。

一首一首发布的单曲不断挑逗着乐迷们的兴趣,这一切灵魂共鸣的开始,都得从还在高中时期的马路听了天秤Dav的作品后,点开他的网易云头像发的第一句私信说起。

SV: 先来聊聊你们最开始是怎么认识的?

天秤Dav:应该是2019年,我当时在音乐平台发了一个类似于伴奏带的beat,然后马路听了之后直接点我头像私信我,发给我他唱的歌。我们就这么认识了。

我听了一下他的作品,发现他的声音很有辨识度,很有少年感。他歌词的切入点我觉得也挺有意思。我想着自己作为一个编曲,可能也需要一个主唱来让作品更完整,于是就一起开始玩。

马路:我记得当时发给天秤的歌好像是我高中时候的作品集,那是一张R&B的作品集,词、曲、编都是自己,现在看来很烂,不过就是我高中的时候爱听的那种歌。

当时我俩认识也是因为韩国的一个Hip-Hop和R&B的组合,叫offonoff。我俩都听他们的歌,发现能聊到一块去。他们就是一个双人的电子乐队,一个vocal,一个producer。我们最早的雏形有点想和他们一样,后来的话我们风格就越来越多了,然后更杂一点。

主唱:马路

SV: 所以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创作的?

马路:我是高中的时候想搞编曲才开始摸琴,慢慢地会自己弹一些、写一些。高中写的歌比较简单,那个时候其实受黑人音乐影响比较多,写R&B或者写Hip-Hop,都是一些loop音乐。我其实对编曲的要求不是特别高,反正自己在家编着玩就可以开始写词曲。

天秤Dav:我5岁到8岁学过电子琴,开始算是被父母逼着的那种,到后面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喜欢弹琴了。我记得是十一、二岁上初中就开始学即兴,感觉好像那会培养了一些创作这方面的能力。后来自己学了编曲和混音这一块,直到现在真的在行业里做这方面的工作了。

键盘:天秤Dav

SV: 目前发行的作品里,最先诞生的是哪一首歌?这首歌的灵感是什么,有什么含义?

天秤Dav:我们发行的歌里面最早的是《梦潮》。当时马路有一个demo,发给我听了,我觉得很好,马上就开始上手编。回环从开始到现在基本也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出一首就开始编一首。

马路:《梦潮》是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写的,也是在2019年。那年9月我要出国念书,中间的暑假在成都。当时有一个小的学生音乐节,就邀请Dav看看能不能一起做点歌然后上台演一下。

《梦潮》的动机是Dav做了一个6/8拍的beat,然后我就在beat上写了词曲。其实它不是一个特别深刻的歌,讲的就是有一天晚上做梦,梦到一个女孩子在我家小区遛狗。就这么简单,可能那个时候还有一些高中生的幻想吧,一个比较青涩的梦,没有特别的含义。

《梦潮》封面

SV: 即将发行的专辑中为什么选择将《Juliet’s Soldier》作为第一首先行单曲?这首歌的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马路:我们现在做的这张专辑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我们希望它可以像舞台剧一样,每一幕对应一个主题,然后配上一首歌。最终在整张专辑里和听众一起讨论各种命题。

《Juliet’s Soldier》是整个故事的开端,它的命题就是讨论“暧昧”这个词,所以从内容上来说这一幕可能就在聊“爱情”。但是像我们下一首准备发的歌,可能聊的就不是跟情感有关的,我们会讨论虚无,讨论自杀,讨论死亡和生命。命题有大有小,有些可以讨论明白,有些却说不清楚。

《Juliet’s Soldier》封面

SV: 《Juliet’s Soldier》中的管乐部分是怎样设计并制作出来的?

天秤Dav:我们先是确定了这首歌需要怎样的情绪,《Juliet’s Soldier》的律动其实很有拉美地区音乐的取向,所以给他匹配了一个Bossa Nova的曲风。确定了这些之后再去听,就觉得需要管乐,加上爵士吉他、比较轻盈的架子鼓之类的。不过除了吉他,这首歌里其他的东西都不是实录的,但听起来还挺逼真。

SV: 新歌《Your Eyes》和两年前在微博上的片段相比做了哪些改动?

马路:其实《Your Eyes》一开始没想做成现在这个样子。最开始想做得比较Dream Pop,以前的版本可能听起来青涩一点,有那种对噪音和氛围的喜好。现在的就更成熟一点,Dav把混响收了很多,吉他的音色也收了很多,编曲更完整了一些。Dav觉得应该稍微流行一点,我也比较相信他的选择,所以就这样做了。现在看起来也确实是接受度最高的一首歌。

天秤Dav:创作肯定要找平衡点,马路负责发散,我负责收敛。这样我俩经常能写出一些自己都想不到的东西。

《Your Eyes》封面

SV: 每首歌要走哪种风格是怎么确定的?你们会担心单曲之间的风格差异较大么?

天秤Dav:风格都是我和马路一起来定。像《Your Eyes》当时听他给的demo,我就觉得应该适合一些比较软的东西。因为这个故事里有他的表达了,我能听到他的情绪在那里,所以我在流行的方向上也会选择保留Dream Pop的东西来匹配。

但其实听我们作品,目前先行曲这几首都还是比较标签化:《Juliet’s Soldier》比较Bossa Nova,《沙发》比较盯鞋一点,但是我们后面的歌,就非常的融合了。我们觉得每首歌需要怎样的元素,我们就把它放进去。

《沙发》封面

马路:因为我们这个专辑叫《习题集》,以一个非常不成熟的角度,一个年轻的角度去探讨生活中可能会思考的问题。我们在年轻的时候,在和人接触的过程中会产生各式各样的问题,但它们很碎片化,只是一些场景,积累到了一定程度,我就想把它们具象化成一个个故事。

我们的音乐是为故事服务的,风格和主题要跟着情节走,所以我们做的音乐就很多样。比如要描绘一个自杀的场景,需要一个有紧张感的音乐,我们俩就以这个为出发点去创作,写出一些动机和素材,如果我的故事需要它,就会把它拿过来。

SV: 四首单曲的封面之间有什么联系吗?都是在哪里拍摄的?

马路:这个挺逗的。当时我们去杭州找我们的经纪人和好朋友奶昔,计划拍两张封面。本来打算发一首先行曲,两张封面一个给单曲,一个作专辑封面。后来发歌的时候,发现一张专辑有16首歌,就决定先发4首先行曲。

但是我们只有一个先行曲的封面,就是即将发行的第四首歌《跳》。所以前三首的封面都从那天拍的素材里硬挤出来的。甚至包括大家现在看到的MV也都是我们从素材里挤出来的“边角料”。

当然我们肯定是花了心思挑的!我们仨各司其职,120%出力。现在奶昔是经纪人也是视觉总监,非常辛苦。

SV: 天秤Dav在制作回环RingAgain的过程中,觉得和给其他嘻哈音乐人制作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天秤Dav:那些工作就是赚钱,甲方怎么需要怎么来。回环这个项目可能就是我实现自己音乐价值的渠道,自己做乐队就跟搭积木一样,这个乐器叠在另一个上面,风格碰撞,自己发散、创作。马路的人声和词曲,加上我的编曲和后期,我们就能表达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SV: 大家分别在不同的城市,远程合作的日常是怎样的?这样的乐队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马路:我们俩创作的过程很像打乒乓球,可能是我先写一首demo,或者Dav出一个loop,然后我写一点,再返给他,他编一点再返给我。

我俩这样工作经常能写出一些新的东西,比如某一段加了什么新的元素、新的旋律。我的怪想法比较多,Dav就比较有经验,像一个制作人一样,会控制这首歌的流行度和走向。

天秤Dav:前段时间马路来西安待了几个月。我在西安有一个自己的小Studio,我们在一块工作一段时间,然后再分开。休息的时间我们俩都会产出很多东西,在一块的时候可能就主动的做一首歌,但是分开的时候我们俩各自在做,在写demo。不是很像那种每天在一起的乐队,但无所谓,我们优先于表达。形式这种东西我觉得不要束缚我们,有更大的想法就先让我们发散。

SV: 最后,可以推荐一些最近听到的印象深刻的音乐吗?

马路:让我印象很深的,是日本弹double bass的女生石川红奈,出的新EP《Kurena》最近一直在听。

天秤Dav:今年的话,Kali Uchis的那张《Red Moon In Venus》有在听。

SV: 完整的专辑计划多久和大家见面?

回环RingAgain:尽量今年内,反正专辑音乐要做好,不着急发。所以哪怕拖到明年,我们也是根据乐队的需要拖。不过不会是拖延症的那种!

内容:选0排版:选0

近期演出

两只耳朵竖起来!街声大登陆青岛站

两只耳朵竖起来!街声大登陆成都站

两只耳朵竖起来!街声大登陆 广州站

收听回环RingAgain

相关消息

2024/02/05

卧谈|南都皇后:现在还有英伦乐队吗?

2024/01/31

MC HotDog热狗:原来我不是一直幸运的人

2024/01/24

尹毓恪:我想我是一阵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