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团乐队:用音乐捎来初冬里的温暖风浪

2022/11/10

撰文:百里

《爱上这样的风浪》冬季巡演
杭州站 首场
时间:2022 年 11 月 8 日 20:30

地点:杭州 大麦66 Livehouse

时间已经是立冬后的第一天。本来作为《爱上这样的风浪》夏末巡演首站的杭州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旅行团从热烈的夏日来到微凉的初冬,终于到三个月后又回到了这里,再度将杭州作为始发站展开冬季巡演的旅程,补上那时未能如期而至的遗憾。

迟来的旅程经历了不少风浪,但也充满了惊喜:这天傍晚恰好可以看到一场特别的月全食——红色的月亮撞上「月掩天王星」,据说是两千多年才会出现一次的奇妙景观。对于刚刚开启的冬季巡演,也算是种别样的浪漫。

工作日的晚上抵挡不住乐迷们的热情,到了七点半左右场地里几乎就站满了人。开场前的大屏幕上播放着一段动画影片,既有足球和琴键这些代表旅行团的标签,又夹杂着鱼、云朵、闪电、雨点和海浪等等呼应着巡演主题的元素,乐队成员的形象置身其中,在搞怪之中又有点迷幻的感觉。

 

候场的音乐渐渐沉寂,一只鲸鱼浮出水面,「爱上这样的风浪」几个字赫然伫立,灯光渐渐暗淡下来,开场的 Intro 响起。在打击乐和光线的双重冲击之下,一个小人出现在荧幕中央,带着台下的乐迷跟着节奏拍手,一起组成音乐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乐队成员在十秒倒计时的时候走上舞台,演出也正式开幕。

 

随着徐彪敲响第一首歌《量贩人生路》的前奏,舞台两侧下起彩条雨,瞬间点燃了现场的气氛。这是来自巡演同名 EP 中的一首歌曲,粤语歌词在热烈的氛围里变得格外有趣,光影和音乐交织在一起,让人们情不自禁地跳起来。

一首新歌结束之后,两首老歌的串烧响起——分别来自第一张专辑和第一张 EP 的《罗马假日》和《Oh My Story》,但却融入了更多的 Disco 元素,从原本清新的吉他摇滚变成了更有现场感的编曲。不过在这之中,也有老乐迷们熟悉的段落:韦伟把话筒接上 Vocoder,用电气化的声音唱着「Everybody Come Say Hey」,还原着《Oh My Story》中的精华桥段。

「虽然今天不是周末,但是有音乐,就是我们的周末玩具。」孔一蝉用今晚的第一次 talking 拉开《周末玩具》的序幕,还在间奏时轮番向观众介绍乐队成员。一蝉的人声在主歌时挂上了 autotune,也更加凸显出整首歌的电子质感,韦伟跑到台前开始跳舞,气氛好不欢乐。

几首节奏感强烈的歌曲结束之后,接下来的《我的蒙娜丽莎》就 Chill 许多。一蝉笑说:「现在让我们变成西湖醋鱼,在西湖里游来游去。」台下的乐迷跟着音乐摆动着手臂,搭配着闪烁的光亮,让人感觉好像真的沉浸在深海之中。期间,一蝉跑过去跟子君互动,引来台下乐迷们阵阵尖叫。

「接下来,让我们用两首歌回到可爱的刚出道的时间。」时间再次回到第一张专辑,旅行团唱起《回到巴巴拉拉的城堡》,充满童趣的歌词里满载着乐队最初的回忆。而后一蝉背上一把绿色的 Telemaster,接上《The Story of Sun & I》——这首有些披头士味道的音乐是他们的第一首正式单曲,也正是这首歌让他们被发掘,才开启了后面的故事。

结束了欢快的时间,旅行团掀开更为自省的篇章。聚焦于小人物的《你没有名字》在 VJ 里用转动的齿轮刻画着他们的群像,歌词中不断重复着的「你没有名字」也密密麻麻地在整个屏幕铺开,像是整个时代的重量压在每个人的身上。

或许在人们的印象中,旅行团是一支快乐和温暖的乐队,但他们的内心也有着脆弱的一面:透露着无力感的《人生无影脚》与诉说生活残酷的《勇》,都和开场时的喧闹形成强烈对比,音符里流淌着的是他们面对人生的迷惘。不过很快,《风犬少年的天空》又把洋溢着青春热血的能量感带回舞台,让我们又有了面对明天的力量。

「尖叫一下,呦呦呦嘿!」「我们一起来学柳州话好吗?」在韦伟和子君的带领下,现场再度回归轻松诙谐的气氛,两人放下了手中的乐器,跑到舞台中央开始饶舌。被乐队自封为「桂系爵士说唱」的《广仔传》刚好让一蝉休息片刻,摇滚明星化身 Rapper 在舞台上耍宝更是难得的珍贵镜头。唱完之后,韦伟说道:「可以叫了谢谢!」乐迷们也很配合地高喊着他的名字。

 

演出内容过半,一蝉回到舞台上展开了今晚第一回正式的 Talking Part。他模仿着杭州人的口音,说起这趟巡演杭州站所经历的种种风浪,和未来会与大家见面的新EP。演出开始前几天,一蝉的嗓子突然有些发炎,为此他还十分担心现场自己的嗓音状态,一边积极调整,一边也在现场和乐迷提到了自己的担心。但好在现场的表现仍然一如既往的稳定。

回到演出之中,旅行团进入了更加舒缓的章节。《天涯路口》用带有民谣气息的音乐镌刻着时光的印记,在最后观众一起跟着大合唱,《红色的河》配合着鲜红的 VJ 与光线,像是把人们带到燃烧着的水流中,在静谧的气氛里感受着生命的洗礼。

同样来自新 EP 中的《落叶与知秋》娓娓道来地唱着人生中的聚散离合,在慢慢下落的花瓣里藏着无限的无奈与哀愁,用内敛的音乐奏响复杂的情绪,旅行团也将这首歌送给刚刚过去的秋天。以极具氛围感的钢琴音色开头的《轮廓》在种种意象的堆叠中渐渐迈入后摇式的庞大声响,柔和的光线打在一蝉身上,像是进入了另一个深邃的空境之中。

随着钢琴和弦响起,旅行团唱起了《于是我不再唱歌》,台下的乐迷不约而同地摇晃着手机,一起合唱着「NANANA」。这是韦伟在乐队低潮时期的创作,VJ 里的高楼大厦,仿佛也象征着那时横亘在梦想与现实之间的负荷,但好在他们还是一路坚持下来,才成就了如今的旅行团。

一曲终了之后,乐队突然弹起一段大家都很熟悉的过场音乐。这段在以往演出里以 KTV 呈现的部分,变成了「脱粉秀太会」的全新环节。一蝉笑说疫情期间不能聚众,然后用谐音梗说了段冷笑话,结果被台下的乐迷纷纷起哄「烂梗」。随后他们随机解答着网上征集来的问题,在最后韦伟还感谢了许多一起完成这场演出的工作人员。

「现在是对我们来说最重要最重要的一首歌送给大家,这是关于一个红不起来的乐队的故事,这个乐队叫旅行团,这个乐队再怎么努力也就这样了,但是这支乐队在我心里也是最伟大的乐队。」韦伟一段自嘲式的介绍引来了乐迷的欢呼与掌声,随后他又幽默补充道:「广西省柳州市柳北区最伟大的乐队,是影响广西柳州市历史的一支乐队。」

「这首歌是关于他们去北京无聊地奋斗的一段故事,他们住在通州一个非常无聊的地方,那个地方充满了浪漫和诗意,那个地方叫做云景里。」讲述旅行团成长故事的《云景里》响起,在歌曲最后,所有成员都走到舞台中央,在合唱中结束了这段珍贵的回忆——也许很多人都忘记了,这是一支来自 1999 年的乐队,已经承载了二十多年的喜乐与哀愁,而现在他们依然一同在音乐的道路上,这是多么幸运、多么值得去歌唱的事情。

 

紧接着上演的是大合唱曲目——巡演的同名曲《爱上这样的风浪》与经典的《永远都会在》。两首歌讲述着在逆风中勇敢奔腾的追梦故事,我们的人生总有被阴翳笼罩的时刻,这样的温暖和希望至少可以带给我们一点点动力,也正是我们最需要的东西。

当旅行团随着鼓声高唱出「Bye Bye」的时候,这场初冬里的暖洋也快要迎来结束的时刻,但观众们的热情里却没有丝毫离别时的伤感,用力地蹦起来,你甚至能感觉到整个地板都在晃动。一蝉拿起相机把镜头对准台下,捕捉着他眼中的美妙瞬间。

「我们不是来改变世界的,我们就是世界!」一蝉拿起话筒高喊始终会带来无限感动的话语,歌曲的最后,乐队全员都冲上鼓台,放肆地敲打出爆裂的鼓声,用力宣泄着情绪,让余温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偷瞄到歌单的乐迷知道这并不是这场演出的终点,开始大喊「Encore」,而乐队成员们也并没有真的走下舞台。韦伟再次走到了台前,笑说自己「永远年轻、永远不周到」,原来是在上一趴 Talking 的时候有一些人忘记感谢,趁着这个时间做个简短的补充。最后他说道:「接下来呢,你们必须假装这真的是个 Encore,不停地叫不停地叫,好不好?」

于是在此起彼伏的「Encore」中,演出迎来了完结篇——《Lonely Day》。如果说原版清新的吉他编曲像是深夜里独自一人的喃喃自语,那么现场的演绎则完全变了模样,显得无比的热闹。歌曲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乐队成员也放下手中的乐器,围成一圈跳起舞来。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这也是对「Lonely Day」的另一种独特诠释。

一如这场巡演主题所昭示的一样,虽然杭州站也经历了一些风浪,但终于作为冬季巡演的首站在落下完美的句点,整整二十首歌的演出、精心设计的环节、乐队与团队之间的默契配合,都让我们感受到旅行团满满的诚意。旅行团用他们的音乐捎来初冬里的温暖风浪,用一点温存给我们、也给他们自己在寒潮中前行的勇气,去拥抱生活里的风浪。

作者:百里

摄影:@颗粒小ww

相关消息

2022/08/11

街声大登陆武汉站:在现场相逢,我们的快乐不需要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