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声大登陆|乐队成立多久就该录第一首歌了?

2022/10/09

撰文:马砀霍 街声 2022-10-02 17:49 发表于北京

很多乐队写了第一首歌以后非常激动,于是迫不及待地在卧室里录了音发到了网上。当然,这是值得鼓励的事情,所谓独立音乐,精髓当然是DIY了! 

但是,从功利的角度来说,乐队只有一次“初试啼声一鸣惊人”的机会,如果第一首发到网上的歌是对不齐拍子,人声含糊不清,吉他糊成一片的作品,总会让一些人对乐队起轻视的心思。

有些独立音乐人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听着不错就可以了”,的确如此,乐队的乐趣是朋友间的感情,是一间不会毕业的宿舍。不过从工业标准来看,从功利的标准来看,专业人士的耳朵在听了半辈子歌之后总是有着格外的灵敏,他们已经不再是一声地鼓就能把荷尔蒙全部引出来的半大小子。 

传说Kurt Cobain对《Nevermind》的混音颇为不满,他觉得这太精致、太流行、太不地下了。但是这样的音响却改变了一个时代。

乐队什么时候才能录音,这当然取决于每个乐手的演奏水平,取决于大家的磨合是否顺畅,取决于主唱现场模模糊糊瞎哼哼的音节什么时候能写成人类能懂的词……这是绝无定论的,毕竟,通过音乐改变命运、甚至改变世界的总是微不足道的小部分人,但是这也不妨碍我们在自己的歌曲里认为自己无所不能。

我们采访了一下街声大登陆合辑《在秋天 我们无所不能》中的音乐人,看看他们这些年轻音乐人是怎么录音的。

SV:乐队组建多长时间想到录音的?是怎么选定第一首歌录什么的?是在哪里录音的?鼓是怎么录的?大家的表现都怎么样?

Thermostat恒温人员:恒温人员的第一张专辑是我(roubing)自己一个人录的,吉他手孙老师帮忙调了一下响度。在大三的时候收获了一台尊贵的iPad,然后花了二百块钱买了个irig吉他接口,就开始用GarageBand弹琴写歌玩。

第一首完整的歌就是《Wan Quan River no.20》的demo版本(后来上传过虾米)。用了一把从闲鱼淘到的四百块钱的不知名吉他,木头还有一股诡异的香味......鼓就是GarageBand里面的鼓手采样。后来专辑版本在logic里重做了。

鉴于这首歌是自己录的,那就评价一下自己的表现:吉他得录一百遍才能过,手老出汗。

当时录音使用的Epiphone Melody Maker

克林尼克:大概是组建后两周吧,因为有个演出宣发要提供音频,就录了首demo。而且特别巧的是这首歌就是《我不能在这里》的最初版本。当时还是组队初期,乐队全员都住在迷笛学校后面叫老牛湾的村子里,牙医家有两室,稍微大一点,就在那录了。鼓的话因为当时用的还是鼓机音色,于是就点了midi做出来的。仨人还算给力,一整夜没睡觉,天亮之前居然录完了,睡觉前我(牙医)的嗓子还是哑的,外外就在沙发上凑合睡了。

哥伦比亚可乐:我们是先发了两张EP之后才组建了真正可以演出的乐队阵容,成立了大概半年之后,我们开始着手去新乡张楠老师的SSL潜艇录音室录《塑料袋在响》。

第一任鼓手耿潇录的真鼓。整个过程大家的表现都有点挣扎,耿潇跟小宝最后还算是比较完美的完成了任务,我就有点费劲,库乐队录音给我留下了很多“坏习惯”,但回头看我觉得那些坏习惯很好,并很希望自己能再次染上。

新乡录音第一家 疯医乐队贝斯手张楠的录音棚

圈儿踢CypherT

Huan:大概是组建3年(2018年组建) 在TTL录制了第一张EP,是我们第一次进录音棚,没有实录鼓的部分,是软音源替代的,吉他录了八小时录到精疲力尽,表现只能说勉强及格。

SV:录音时候大家都会有什么样的习惯迷信和癖好?

克林尼克:这个好像还真没有,不过在音色上会刻意模仿某支白俄乐队(Molchat Doma)。

克林尼克主唱牙医 摄影:鳄鱼摄影

Thermostat恒温人员:最近的癖好就是习惯每一条音轨都能一遍从头录到尾,中间严禁复制粘贴。 

圈儿踢CypherT

Huan(吉他手):习惯在开始录音前猛灌一口酒精。

金大爷(贝斯手):录音期间一般会喝一点酒,其实在一起的话干啥之前都会小饮一点,然后再结束之后肯定要以潮汕火锅收尾。(随后补充道:吉他手会穿拖鞋)。

龙泽穷(鼓手):我习惯迟到。 

哥伦比亚可乐:

喝咖啡不知道算吗,我记得我跟耿潇一人煞了三杯意式浓缩,喝到手发抖。在卧室录音,我总是跟小节线较劲,为了让某个音符能完美贴上某个小节线,最多的一次录了一百多条,后来才被别人教导,录音跟视觉没有任何关系,从此我就再也不看波形了。

 小节线确实是一些强迫症的死敌

SV:收进街声大登陆合辑的这首歌是怎么选定的?录音的状况怎么样?

Thermostat恒温人员:选择原因:这首歌放前一张或者之后的专辑感觉都不怎么合适。录音状况:堪忧。

哥伦比亚可乐:是找到了之前录的一首半成品,我自己在卧室把它完成了之后参加了合辑。

克林尼克:我们一开始在新歌里选了几首,最终还是想留到全长专辑里,最后想,要不干脆把最开始这首重新录了,毕竟之前被诟病太像某乐队,这一年乐队的变化又挺大。

能在2022年巡演一圈,也是克林尼克值得炫耀的成绩

录音的时候,其实我们还在外地巡演没回北京,吉他贝斯合成器就直接进声卡内录了,人声专门在武汉找了录音棚,鼓的话因为经费受限,还是选择了点midi。这里鸣谢海皮威尔的家满哥和他的Sound Street录音棚,白纸扇的可汗哥,争酌厂牌的阿瑞,还有和平饭店的大刘!

圈儿踢CypherT:这是龙泽穷(鼓手)加入乐队后一起创作的第一首新歌。把它记录下来对我们来讲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SV:录音一般会花费多长时间?是谁最操心?意见最多?

圈儿踢CypherT:这次这首歌因为场景比较大,需要叠的东西比较多,集中在一个下午完成了录制,之前4首EP是在一天之内完成的(没录真鼓)。一般吉他手对自己和别人要求最高吧,每次都甩着拖鞋对谁都不满意。

克林尼克:这个还真不一定,这次录制用了一周左右。之前录上一张EP前后一共花费一周。大家都挺操心,意见倒也没多少,调音师盖哥的最多。

哥伦比亚可乐:之前用库乐队录的时候很快,最快的一首歌也就用了半个小时,后来换了设备之后就变得墨迹了。肯定是我最操心,耿潇还在乐队的时候,他的意见最多,我们经常较劲。

SV:开始录音前编曲是确定的吗?还是一边录一边改,歌词旋律这些会在录音时候有更改吗?

圈儿踢CypherT

Crealer(主唱):录音其实也可以被称为“换个地方认真排练”,环境不同使得在既定轨道的基础上,产生一些新的灵感想法。

金大爷:在录音之前我们都会反复确定器乐部分的编排,并且在家里完成基本的预录音工作。对于主唱来讲毕竟老哈人了,跟个相同风格的伴奏搞就完了。

Huan:在录音前,除了吉他都是确定的,原则是把基本的底子录稳录好,希望可以一边录一边改 有更好的想法出现,但是没有目前还没有达到这个能力哈哈。

哥伦比亚可乐:录音前编曲完全确定的占少数,大概有两首。歌词和旋律经常有更改,因为有时候排练时听着很棒,录出来就是不对劲。

Thermostat恒温人员:一边录一边改,基本上一晚上能做完这首歌的大部分了。

大体框架出来之后基本不再动了,最大的改动是删掉了之前的一轨,然后人声加了失真。 

克林尼克:基本上录音前就确定了的,不过这次混音师在混音时顺手改了一句,我们一听还挺好听,就采纳了。

在家里用声卡录了前奏的长线条音色,效果器是DigiTech Freqout ,可以做无限延音。

SV:吉他录音一般是软效果器还是拾音箱?具体的设备你们还记得吗?

Thermostat恒温人员:Passtore 2017年的一把stratocaster接声卡,用Amplitube的软件效果。

克林尼克:用的软音源,用的是“Hotone Ampero”。 

哥伦比亚可乐:拾音箱,当时在录音室我们借了小南瓜乐队森哥的Vox Ac30,在卧室的话就用Orange小小强,Vox AC10之类的小手箱。

圈儿踢CypherT :大部分是拾音箱,在录音棚的部分是用的Fender twin reverb 吉他是Fender日产traditional Jaguar,主要失真音色是turbo rat,delay是Tc flashback2 ,有一个crystal模式,会有一些漂亮的高频。

筋疲力尽的圈儿踢CyherT@TweakToneLabs

SV:演唱的时候遇到了什么麻烦吗?有什么你比较喜爱的麦克风、话放设备吗?

Thermostat恒温人员:麻烦就是这首歌的其它乐器比重会相对人声比较大,刚开始的时候容易听不见人声的返送。

克林尼克:录这首歌人声那天,我感冒非常严重,连说话都能听出来非常重的鼻音。用的德律风根?我也不太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反正电容麦跟演出时的动圈麦肯定不一样!

哥伦比亚可乐:比较低沉的人声会不太好找到腔调,很让人纠结,高昂的人声部分有时候录出来会很脏,而且录的过程也挺和邻居较劲的。录人声的话我们对话筒没有要求,能出声就行。

邻居们VS哥伦比亚可乐

圈儿踢CypherT在进棚之前整首歌是有完整版Demo的,所以人声录起来比较顺利。麦克风和话放大多会听专业录音师对于Demo的听感建议,选择出认为适合于音色的型号。

SV:录音最后的结果和你们设想的一样吗?有什么样的差距?是为什么?

圈儿踢CypherT:

Huan:跟想的还是不太一样 主要是吉他部分发挥不太好,编曲的基本底子很早就确定了,吉他一直没有满意,想把最后机会留在录音室里,因为录音经验不多,紧张,还是没有能够很放松的去弹。

金大爷:一会儿吊龙可得嫩一点儿,别涮老了。 

龙泽穷:鼓还是得多练练。

Thermostat恒温人员:开始没什么设想,但是到现在也没解决的一个问题是感觉底鼓采样怎么也用不上劲儿。

在808、909鼓机当道的时期,其他乐器往往也录不出什么低频,然而在时过境迁,300块钱的声卡录出的乐器也比鼓机音色HiFI多了的时代,这类地鼓音色确实不是那么随拿随用

克林尼克:总体相似,但还是有挺大差距的。确实状态不好也确实穷……

哥伦比亚可乐:其实在录音之前一般都没有太多设想,但自从不用库乐队录音之后,总会觉得录出来的东西没有质感,声音不够糟糕,音色不够丑陋,同时从另一极端来看,声音又达不到专业的标准,让人头疼,我们还需要继续琢磨。 

读者朋友们,你们的第一首歌是怎么录的?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马砀霍

收听街声大登陆合辑《在秋天 我们无所不能》

相关消息

2022/10/31

音乐人双十一购物指南:生发皂、猫砂盆、洗车泥

2022/10/17

街声大登陆|乐队成立多久就该录第一首歌了?【二】

2022/10/11

大连:看上去很美,夜宵也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