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谢略酷:CD、烧鸡、罐头与珠江水

2022/06/08

撰文:肉饼

来自广东的设计师谢略酷最近习惯了到处出差的工作状态。广州、成都、杭州,他手头经常有很多个同时开展的品牌及门店设计项目,最近他又来到了北方。“烟台这边的冬天和南方很不一样。”他提前几天就用word文档整理好了要回答的大纲,第一时间想到的,或者可能聊到的海报,他都预先整理了出来,整整齐齐地排在了问题后面。

你会在各种大大小小的演出和乐队文案中看到他的名字。“略酷”来自他大学时期的网名。“因为我觉得自己的本名不是很好听,加上自己很喜欢半文半白,向往酷但是又不是很酷,所以就用了这个名字。2010年的时候大家开始用微信,这个名字就沿用到现在了。”

九大簋 

与很多设计师一样,谢略酷在学校的专业和平面设计毫不相干。“大学的时候读的是会计专业,很无聊。”那时候流行单反相机,他就开始和别人在学校一起玩摄影,用学费去买相机,虽然后来发现“自己在这方面好像也没什么天赋”,却慢慢积累了一些视觉艺术的经验。大四毕业的时候需要考计算机资格证,谢略酷就报了PhotoShop科目,没想到考了很高的分,就觉得“自己以后做设计好像也还可以”。

谢略酷

不出所料,毕业之后的他并没有从事和会计相关的工作,而是去了广州的一家设计公司做学徒,开始了做设计的工作生涯。“一个月1500,最开始就是做广告设计,比如日化用品公司要在地铁站做个广告,我们就要去实地工作。”

摇滚乐对于谢略酷始终是一种爱好所在。第一次上手做演出海报,是和同为惠州学院出身的师弟,现右侧合流乐队主创旭杰一起在学校附近做的一场演出。演出地点就在学校对面的破酒吧的二楼,主题叫作“九大簋”,是广东地区的一种丰盛的宴席,共有九支乐队参加。

2015年厦门草莓音乐节,之前本来准备去看万能青年旅店的谢略酷,在那次音乐节上第一次听到了五条人。海丰方言和摇滚乐的结合让他非常喜欢,之后五条人在惠州的专场海报也由他制作,这是他和音乐人的第一次正式合作。之后,他们还合作了单曲《烂尾楼》的封面等。

五条人“风条雨顺”专场海报

《烂尾楼》单曲封面

随后他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设计工作室。他们在惠州租下了一间很大的房子,有三百平,用其中的二楼办公,一楼的空间平时作摄影的影棚。到了晚上,在朋友们的齐心协力下,它又摇身一变成为了演出空间,取名为PublicSpace#。“当时搞了很多演出,有一个系列叫作‘不感冒’,办了三期,面向珠三角地区的乐队做拼盘。”通过一次一次邀请乐队来演出,谢略酷先后认识了很多本地乐队,并通过乐队经纪人小美结识了Space Station。“第二期‘不感冒’就认识了Space Station。”乐队邀请谢略酷为他们的一次演出做海报,那是Space Station和咸空气乐队的联合专场,叫作“银河停电夜”。谢略酷还为演出设计了一个周边,“是跟海报色调一致的电池,上面有乐队的名字。”

不感冒系列演出

右侧合流在PublicSpace#

烧鸡、罐头与珠江水

2021年,Space Station发布了全新EP《珠江三角洲布鲁斯》。相比乐队之前的作品,谢略酷觉得Space Station的歌不再“那么飘了”,而是更加聚焦当下和现实,有着清晰的生活场景。他先给先行单曲《蜜汁烧鸡》制作了单曲封面。“这首歌源自于乐队日常演出结束之后一起买烧鸡吃的习惯,后来我就在淘宝买了真空的烧鸡(是道具!),随手加上一直随身携带的MacBook样子的小镜子,在拍摄的基础上加工成了封面。”

相比之下,正式专辑的视觉则更加庄重。粉红色的背景有如刚刚粉刷过的老旧墙面,上面几个蓝色的墙绘大字装下了专辑的名称:珠江三角洲布鲁斯。歌曲围绕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喜怒哀乐进行描写,谢略酷根据主创黄河与江锋对于音乐概念的解释,对乐队的实体唱片进行了设计。“这张专辑让我很有共鸣,我们都是在这里成长的人,现在虽然大家都叫他‘大湾区’,但我觉得不如珠三角的意义深重。它是加工业的重镇,比如东莞,中山,对我们来说,摇滚乐某个意义上也算是一种工业品,它就是封装起来的。”将自己的生活环境融入其中,谢略酷尝试用适合CD尺寸的罐头进行包装,周围则用最廉价的不干胶把专辑的封面贴上去。罐头的里面除了唱片本身,还有一个装满水的采样管。

实体专辑的细节

为了研究怎样设计“罐头CD”,他买来了一罐“甘竹牌”豆豉鲮鱼罐头来研究。“其实我们也放弃了很多更好的想法。比如本来我们想的就是往罐头里直接放珠江水,把CD泡在里面。但考虑到这样可能会损坏唱片,而且很多人开罐头之后水也会直接倒掉。所以我们就用了采样管来装。”乐队最后尝试把珠江水装进采样管进行封装,并购买活性炭过滤珠江水,“但水实在味道太大了,大家不得不改用自来水,算是消毒过的‘珠江三角洲自来水’。”

谢略酷追求设计的完整性。主视觉完成,专辑制作却因为疫情无法及时呈现。可是眼看专场时间已经定好,他就接着用主视觉给乐队做了专场演出的海报,海报的下半部分由一条在饼干盒上常见的虚线贯穿。“有一次我吃巧克力,看到了硬卡纸的撕开方式很经典,就用上去了。后来宣发文案也是我来写的,算是表达了自己对于珠三角的现实生活的感觉吧。”


Space Station《珠江三角洲布鲁斯》专场海报

这当然不是唯一一次“不按套路出牌”的实体尝试。

在此之前,谢略酷还为右侧合流乐队专辑《反响》设计了实体唱片。配合灰蓝色的专辑背景图,谢略酷尝试把CD放进一块塑料纤维的地砖里,而不是常见的透明塑料或纸质的CD盒。“其实这不是真正的砖,只是一种纤维水泥工业品。因为我经常接到一些与工地相关的案子,对材料也有一些了解。”虽然谢略酷设计实体唱片的原则之一是尽可能低成本,但这种非常规的实体装帧还是会比普通的CD需要更多的钱,但“毕竟不会像主流音乐那样发行成千上万张”。

 右侧合流《反响》实体专辑

谢略酷为闷饼和莫迪戈设计的实体

公共空间

相比唱片设计,演出海报的设计工作还是占据了更多的时间。在PublicSpace#举办演出的经历让谢略酷认识了很多广东本地的,或是外地来珠三角地区演出的音乐人,一来二去请他帮忙设计海报的工作也越来越多。他总喜欢把答应好的海报设计工作拖到最后一天才完成,表面上看是拖延,实际上在心里早就准备好了想法。“就像音乐人积累demo,我会有记录设计灵感的习惯”。有时候仅仅是一句话,当他遇到合适的设计案就会拿来继续完成。

在PublicSpace#的演出

谢略酷先后参加了独立音乐组织制冷剂的三次周年演出海报设计,只是“每次都因为疫情原因都不能如期举行。”三周年演出的海报以南方地区经典的商铺形象为基底,门上张贴的“小广告”则暗藏着所有的演出信息。“商铺的外景其实就是我在惠州拍的,但是演出却在南京。”


制冷剂的三次周年演出海报

聊到自己最喜欢的海报,他却很难从和独立音乐相关的作品中选出任何一张,反而是自己2019年参加海报展览的命题作品让他自我感觉很满意。那一次的展览主题是“市场”,整个海报在诺基亚的黑白屏幕上呈现,“当时很流行这个,然后我就抖了一个机灵,在内下面加一个‘力’字,变成有’穷’鬼终止交易。”

他喜欢这种暗藏玄机的感觉。“所有人大学毕业之后都需要找一个“正经事”去做,在这个正经事之外你需要有其他的选择,因为正经事是最无聊的。”除了不让自己无聊,谢略酷还希望设计可以满足自己的表达需求——那是一种反叛的、非主流的、有趣的摇滚乐精神。

2019年,PublicSpace#和工作室“由于经营不善”一并停止了活动。“一群热血的朋友在边缘的城市做了一个更边缘的演出空间”,对谢略酷来说,好像以个人为单位的设计活动更加轻松。“那时候觉得自己的东西做的还有点‘假装深刻’的。现在自己没有了固定的工作时间,我自己的生活不再被切分成两节,好像终于能有一点自由的感觉。”

珠三角的独立音乐环境也和全国一样在进步,但谢略酷觉得,如果有一些“闲散的”、临时的小演出, 他也一定会来。虽然设计师的工作中投入的时间和产出的作品往往不成正比,但谢略酷觉得这个角色仍然有魅力所在——它象征着一种认可,一方面“当你做的东西能让客户信服的时候就很满足。”另一方面,你总能提前听到乐队录好的新歌。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肉饼

相关消息

2022/06/17

摇滚兄弟:怪兽计划是怎么在深圳售罄8场演出的

2022/04/08

演出取消之后

2022/03/11

在三线城市开一家Livehouse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