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Sugar coat糖衣:包裹在青涩之外的甜蜜海风

2022/05/27

撰文:小狗

糖衣,通常情况下是一种包在苦味药品外面的糖皮。在济南,它也是一支未来充满无限可能的年轻乐队。在用这个名字之前,Sugar coat糖衣的乐队成员们一致觉得应该起一个简单好记的中文名,却始终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直到有天他们从一个药盒上看到“糖衣”这个词,觉得蛮有意思的,就决定用它了。

Sugar coat糖衣现在由三位来自泉城济南的大男孩组成:主唱兼吉他手Nymo,热爱水上运动的鼓手Frank,以及贝斯手兼乐器维修师孙冲。2021年底主唱Nymo自北京回到济南,三个人决定组成乐队,开始共同创作。

从《遗忘游乐场》到《Lover’s Call》,他们的作品充满着清爽的英文朦胧诗。今年年初,Sugar coat发行了他们第一支中文单曲《晚风潮汐》,封面取自鼓手Frank在青岛海边拍摄的照片,舒缓的前奏好像一下子就带人来到了轻风和紫色晚霞点缀的海边。

本次街声大登陆青岛站,Sugar coat糖衣即将迎来第一次登台演出。他们将向大家展示自己少年世界的表达,也让人无比期待他们在音乐中构建出的“遗忘游乐场”。

SV:简单介绍一下乐队成员。大家彼此是怎样认识的?

Nymo:大家好!我是糖衣的主唱吉他手Nymo,很高兴认识大家! 

主唱Nymo

鼓手Frank:我是鼓手Frank,性格活泼开朗、热情随和、爱好广泛,尤其热爱音乐与水上运动! 

鼓手Frank

贝斯孙冲:我是贝斯手孙冲,平时在做一些编曲录音相关的工作,最近在搭建自己的工作室,同样我也是济南最年轻的乐器维修师!

贝斯孙冲

SV:大家是怎么认识的?

Nymo:我们其实已经认识很久了。当时我们都在济南艺术学校,但是在不同的年级。我跟贝斯手孙冲都是学音乐专业,也是从那时我们接触到了吉他贝斯这样的电声乐器,后来我俩也一同去了北京学音乐。

鼓手Frank当时学的是设计,应该算是我们的学弟,哈哈!之后他就去英国上学了,在几年前我跟Frank就开始有要一起玩乐队的想法,我们喜欢的曲风大致相同,那段时间他也在刻苦学习打鼓,但是因为我在北京工作,这个想法一直没有了后续。直到去年年底我回了济南,我就立马联系了Frank,乐队终于有了雏形,在那之后我又拉着我的老友孙冲加入了乐队。

SV:在Sugar coat之前,大家有做过其他乐队吗?

Nymo:我组建的第一支乐队是上大学的时候,当时跟同学玩了一支后摇乐队,那时候疯狂迷恋后摇,后来因为成员毕业原因大家就各奔东西了。

后来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加入了北京一支非常棒的噪音盯鞋乐队The Claptraps小吵闹乐队,我担任贝斯手,大家也经常在北京的livehouse演出,那是去年的事情了,还挺想念那帮朋友们的。

Frank:我目前也在济南另一支独立摇滚乐队晦涩牧场担任鼓手,之前有段时间也在一个数学摇滚乐队里打鼓。

孙冲:2017年在大学加入了一支爵士乐队Bopline,19年组建了自己的乐队Little Groove.

SV:第一次排练的场景是怎样的?

Nymo:第一次排练就是我和Frank两个人,我带着我的MacBook来放其他的乐器轨,虽然就我们俩,但毫不影响我们的状态。

Frank:当时我们排练两个小时,一个小时排自己的歌,另一个小时翻唱各种摇滚、朋克歌曲,特别嗨! 

Nymo和Frank在排练

SV:Nymo当时来北京学音乐的契机是什么?觉得北京和济南在音乐场景上有哪些区别?

Nymo:我从上初中的时候就梦想着能去北京学习音乐、组建乐队,当时就坚定地认为搞摇滚乐就要去北京啊!父母也比较支持我做音乐,之后我就去了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学习音乐制作,后来因为疫情原因仓促毕业了,不过在学校里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

北京和济南的音乐场景区别还是蛮大的。北京是比较成熟的,济南的话还是相对保守,但近几年有所进步了,也有了几家非常专业的Live house。我了解的济南本地音乐人并不多,也有可能我们本土的音乐人会选择去别的城市发展,谁知道呢。

SV:乐队一般是怎样进行创作的?哪些音乐人对Sugar coat产生了影响?

Nymo:一般我会出一个动机然后做成简单的Demo再发给大家修整,或者约在一起编曲。我的编曲设备也比较简单,就是一台MacBook、一对KRK监听音响、一台声卡和一把Fender吉他。

对我们影响大的音乐人和乐队有很多,我们会有各自不同的喜好,Frank喜欢City Pop、八九十年代的一些日本音乐;孙冲会偏爱一些Funk、R&B音乐。近几年对我影响最深的是一些国外的Dream Pop、Indie Pop音乐人,比如CASTLBEAT、Vansire、never young beach等等。

山下达郎《BIG WAVE》

Vulfpeck《The Beautiful Game》

CASTLEBEAT《VHS》

SV:请简单介绍一下《遗忘游乐场》这张专辑的创作背景。乐队成员各自有没有令人难忘的“遗忘游乐场”?

Nymo:这张专辑其实是我在2021年个人创作的一些作品的汇总,从编曲上看其实还是比较简单的,后期经过了修改,把这张专辑作为糖衣乐队的开始。

“遗忘游乐场”这个名字其实是源于我个人的爱好。我比较喜欢逛一些老旧的游乐场,有些甚至已经不投入使用了。我觉得那里像是有一种魔力,就好像我们身处成人世界里被遗弃掉的纯真。Frank正好在俄罗斯拍过一张大型的游乐场照片,我觉得当作专辑封面再适合不过了!

SV:《Lover’s Call》中两首歌的关系是怎样的?你们觉得给爱人的电话应该说些什么?

Nymo:《Lover’s Call》是乐队正式开始共同创作的第一首歌曲。这首歌的歌词就是想表达年轻人勇于表达自己的爱意。但实际我并不是那种很直白表达爱意的人!

孙冲:这首歌更想营造的是一种爱人之间的真诚单纯,让爱变的简单,这更像一首情歌。

SV:《晚风潮汐》的封面是怎样制作的?你们觉得怎样的音乐会让人联想起海边?

Nymo:封面也是Frank亲手拍摄的,在青岛的海边拍的,又恰好适合做这首单曲的封面,不得不说Frank真的很会拍照!至于海边的音乐,就是弹一组舒适的吉他和声然后打开弹簧混响!

Frank:我们都很喜欢早期的冲浪乐和The Beach Boys乐队,那完全就是海边的感觉!

SV:为什么决定从《晚风潮汐》开始用中文写词了?

Nymo:其实我们还是想以中文歌词创作为主的,那样听众会得到更直接的感受,毕竟我们就是一支中国的乐队,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英语确实不好。

SV:济南是一座怎样的城市?乐队最常去哪里玩?

sugar coat成员合照

Sugar coat:济南是一座人口大城,我们从小从这里长大,这里的人朴实直爽,四面荷花三面柳!嗯......有的时候觉得这里的景色更像是一座南方城市。

Frank:我平时也爱骑摩托,Nymo在年初也有了自己的摩托车,我们有空就会约着骑摩托。

SV:此次街声大登陆是乐队的第一次公开演出吗?你们有哪些期待、以及对未来的计划?

Sugar coat:这是我们乐队第一次登台演出!我们无比期待,近期我们也一直在做准备,最大的期待还是希望更多的朋友喜欢我们!

未来我们的计划还是把音乐本身放在第一位,我们希望创作一些更高质量的音乐作品,我们也在不停的学习,目前糖衣是一支崭新的乐队,相信这只是一个开始。还是希望得到更多朋友们的关注,期待我们在现场相见!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小狗

相关消息

2022/11/25

李佳隆:成为《传奇》,我做了“危险”的决定

2022/11/16

浅灰:28岁,五支乐队,第一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