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取消之后

2022/04/08

撰文:孙大猴

2022年三月的疫情爆发以来,各地的演出市场、演出行业从业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甚至对有些公司、机构来说几乎是灭顶之灾。

就像大家说的,演出并不会被明令禁止,而是主办方在经济状况、场地、音乐人以及疫情防控政策等要素中间进行一番权衡,所以这一轮疫情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晚上的演出,早上说照常进行,下午就会突然宣布取消或者延期。

很多段子由此应运而生,比如:

图片来源:微博@ChineseRock摇滚地狱

对于观众来说,现场演出回到了耳机、电脑里,这也不算是坏事。但是场地、主办方等从业人员却一下子进入了没钱可挣、没事可干的境地。加上场地、租金、人工的成本,真的每一分钟都是钱流走的声音。

于是我们联系到了一些独立音乐从业者,和大家一起聊聊一场演出取消的背后,会经历怎样的噩梦。

天津 二十年音乐现场

从2020年1月开始至今,场地累计亏损达73万,已经把自住的房子抵押了;人工上已经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法再减了,房租是固定的,这两个最大的成本没法再减少了。”

“线上演出和一些直播类的杯水车薪,完全与场地实体线下的经营背道而驰,并且大量资源都涌入到线上,基本没什么用。”

2020年到现在取消的演出有150场左右;亏损最大的是商业类的发布会,2万一场;疫情以来一年有120场左右的演出,疫情前是150多场。

从2020年1月到8月是场地最长的一次停业,连续七个月。

在这期间,我们场地所在的智慧山园区给了免租的优惠,非常感谢。

希望今年五月的那山音乐节能够成功举办。

郑州 7LIVEHOUSE 

 

场地停业最久:

2020年1月疫情之后开始营业是2020年5月23日。

场次参考:

2021年180场,2020年142场,2019年221场,2018年225场。

各地情况不一样,也没啥参考价值。场次这个比较准,但是取消的场次也没法算,假设我们一年平均有220场演出,去年是180场,数据上是差了40场,但实际的工作可能是取消调整了80场或者更多。2020年应该前后调整了至少100场,才有这最后的142场演出。

温和治疗专辑《浮光》发行巡演主办方  

街声  陆小维

“常常都不会有一个明确的文件告诉你‘这场演出一定不能办哦’,那样的话反而某种程度上来说操作比较简单。实际情况是我们得在各种政策和可能性中纠结徘徊权衡,然后尽可能做出对各方来说都相对安全合理的决定。”

温和治疗2021年10月发行新专辑《浮光》,随之规划了27站发行专场巡演。结果从2021年11月12日首站广州到2022年3月12日大连收官,顺利演出12场,延期/取消15场。

SV:一场演出取消的成本和浪费都包括什么?

陆小维:场地成本方面,会涉及到报批费,如果延期一次仍然不得不遗憾取消,就会产生2次报批费。行政成本方面,会涉及到高铁/机票的改签退票费,当然还有多人多次的核酸检测费用。另外还有前期筹备及取消后收尾时的人力沟通、时间成本,虽然不会直接体现在钱上,但这些往往是最消耗人的心气的。

SV:你们是在演出前几天被通知的?具体是什么情况?谁通知的你?

陆小维:其实去年11月、12月接连遇到疫情影响演出时,我们都还是心态比较平和地延期到了今年1月和3月,安慰自己说“冬天不行,春天总是会好的。”

结果一不小心因为郑州的一场跨年演出,乐队成员遭遇了第一次居家隔离,2022的开篇场次没能顺利进行。3月开始疫情再次夸张起来,几乎刚演完离开哈尔滨,哈尔滨行程码就带上了星,大连站前一天乐队在广州参演拼盘,因广州部分场所突然封控演出临时取消,辛辛苦苦赶到大连演完后遭遇北京健康宝弹窗,有人滞留大连隔离14天,有人“逃”去了南京,有人侥幸回到北京后第二天弹窗也来了……原本的江浙沪收官三站因为当地疫情及成员隔离也最终取消。

现在回顾起来,虽说导致演出取消的罪魁祸首都是疫情,但落到每场的具体情况都各有不同,常常都不会有一个明确的文件告诉你“这场演出一定不能办哦”,那样的话反而某种程度上来说操作比较简单,实际情况是我们得在各种政策和可能性中纠结徘徊权衡,然后尽可能做出对各方来说都相对安全合理的决定。

SV:为了挽救这些演出,你们做出了什么样的努力?

陆小维:我们的原则就是在“安全第一”的前提下,尽量达成每一场演出顺利进行。当第一次排定演出日期无法如期举行时,我们首先选择延期。但因为本轮温和治疗巡演的主题是新专辑《浮光》发行巡演,客观上有专辑宣传周期的存在,所以当延期场次依然无法如期举行时,我们就选择取消了。也没有觉得太遗憾,就像温和治疗微博说的:《浮光》巡演结束了,但我们约定的未来还久远呢!

SV:和音乐人沟通的过程中会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

陆小维:大家都是老伙伴了,有默契。而且也都处在同样的环境下,会面临的困难和不确定因素都一说就明白,基本没啥困难。

SV:被取消的演出是什么时候开始策划的?为了应对疫情,当时做了哪些准备?

陆小维:我们的工作习惯是会在年初询问合作音乐人的年度发行、演出计划,所以翻了一下聊天记录,2021年3月11日我已经在跟温和治疗经纪人讨论巡演时间和城市了……那时候说实话没有特别考虑疫情,毕竟时间还远啥也预测不了,只有在抓预算时留一些空间出来。

SV:和过去相比,疫情下的演出让你有了哪些新的认识?

陆小维:

- 定好的档期不一定是实际的演出档期,也不一定能演成。

- 演出售罄别高兴得太早,也不一定能演成。

- 进出一个巡演城市得先查当地市政、交通、酒店、场地防疫政策,找到行程中最方便做核酸的地方。不一定能去成,去了也不一定能回来。

- 常备演出延期/取消公告模版。

- 更需要锻炼出平稳的情绪跟平和的心态,来应对随时会产生的变动。

瓦兹妙赞主理人、池沼掌门      

暴走蜗牛主唱番茄

SV:请列举一下2022年拟举办的演出中延期或者取消的场次。

番茄:

回春丹耳鬼出风巡演青岛收官站

池沼厂牌的年度大秀#一年一度武道大会#

致力于炮制炸裂现场的#烈烈烈#系列

都市流行放松听歌的#浪漫包邮#春日系列

 

还有我们厂牌的轻松音乐节:苏打音乐节(3月11日广州太空间取消的那场就是)

当然还有春回音乐季。

SV:一场演出的取消的成本和浪费都包括什么?

番茄:从主办方的角度来讲分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在演出开始之前取消,成本主要是海报、周边等物料制作/演出宣发/场地、艺人、票务沟通的时间精力,人工成本等,还可能存在因为延期后艺人档期难协调的问题

第二种情况是在演出即将开始时,也就是艺人已经到达演出所在城市,那么取消的成本还要增加(以及是最主要的部分):所有艺人及工作团队的差旅、餐饮成本/场地费/设备器材租赁费等等。

当然,最大的浪费是大家的期待。

SV:你们是在演出前几天被通知的?具体是什么情况?谁通知的你?

番茄:春回音乐季和苏打音乐节都是演出当天被通知的,春回已经众所周知了,我们说一下苏打吧:

3月11日广州太空间,当所有乐队试音快完成的时候,场地方接到上级部门的通知,我们随即与乐队、场地达成共识,听从安排配合疫情防控。

SV:为了挽救这些演出,你们做出了什么样的努力?

番茄:广州苏打音乐节,当时已经是18:21,离演出开始不到两个小时。首先是和场地方沟通了解清楚具体真实情况,场地方太空间也积极与我们协商延期事宜,但是乐队已经从全国不同的城市到达广州了,而且都已经试音完毕,也有不少乐迷开始陆续到达。

为了尽最大可能不让乐迷失望,我们决定改为线上直播。真的非常感谢太空间,为我们介绍了当地的视频团队救场,简单沟通后他们立即出发,十万火急,到达现场后一番紧急调试,团队同事同时也抓紧时间出延期公告以及修改制作新的海报用于告诉更多不能到达现场的观众,最终超100万人次观看了苏打的线上直播,在结尾丢火车的晚安里真实感受到了音乐带来的感动。

 
苏打音乐节直播现场

而春回音乐季,更不是我一个人、一个团队的努力,是所有热爱音乐的观众自发地、真实地自然而然将它演变成草坪音乐会的

从一开始三五成群徘徊不愿离去的乐迷,到自弹自唱,到本地乐队搬出电鼓和简易音箱,到丢火车、回春丹等池沼乐队的加入,完全是没有策划,随机、临时,但却感觉是必然会发生的那种美好,再次感谢真正热爱现场音乐的每一个你和我。

SV:和音乐人沟通的过程中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

番茄:没有任何困难,大家心都是一致的。

SV:被取消的演出是什么时候开始策划的?为了应对疫情,当时做了哪些准备?

番茄:其实基本都是提前策划的,肯定有考虑过疫情,所以2022苏打首站选择在了广州,因为年后已经恢复秩序了,只是没想到这次这么猛烈。

SV:和过去相比,疫情下的演出让你有了哪些新的认识?

番茄:主办需要学会让自己更加专业,演出需要机动性更强的团队,以及内容企划的重要性。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孙大猴

屏幕前的朋友们,你们被退了几回票?

相关消息

2022/03/11

在三线城市开一家Livehouse赚钱吗?

2022/01/19

演出主办的圆桌会议Vol.2:办演出到底能不能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