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Mean Us:如果童话终将毁灭,直至结局依然浪漫

2021/11/10

撰文:琉球

I Mean Us这次巡演是与友团甜约翰一起来的,相比于甜约翰的场场爆满,I Mean Us显得更小众也更私密。由于下半年的疫情状况反复无常,I Mean Us这一次巡演走得磕磕绊绊。删删减减,眼下只剩最后五场演出。

在2019年单曲《EYƎ》刚发表时,就有唱片业大佬对他们说,这首歌不会流行,只要吸引住喜欢你们的1%就可以,爱你们的人会爱到死。随后田馥甄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分享了这首歌,I Mean Us从那时起就拥有了许多“重量级粉丝”。新专辑《Into Innerverse》在Dream Pop的基础上融入更多失真迷幻与古典元素,以及对合成器和艺术性的探索,两岸乐评人纷纷作为私心偏爱的品味极力推荐,但在更多人眼中,依旧是有些曲高和寡了。

鼓手佩蓬笑说他们还没有厉害到能掌握作品的市场取向,现在每天想的,依旧还是怎么让音乐(他们称为自己的孩子)找到喜欢它们的1%,让它们再被送得远一些。

在未来,当人类的感情成为稀有产物

熟悉I Mean Us的乐迷都知道,主唱曼达同时兼任I Mean Us和甜约翰两个乐团的要职,在她看来,甜约翰比较公事公办一些,I Mean Us更像心灵伙伴,是个感性的艺术家。

《Into Innerverse》直译过来是“向内探索”,翻找那些被自己隐藏、或不愿面对的情绪。I Mean Us将专辑的时空设置在未来更冰冷、机械化的城市,情感被当做无用而软弱之物,逐渐被人类抛弃。

相较于两年前EP“世纪末烂情歌”的浪漫基调,这次I Mean Us加入了更多复杂的情绪。“人总能很大方地谈及爱和浪漫等情感词汇,但对我们来说,失去后的惆怅与悔恨、不被理解的痛苦、恣意放纵后的罪恶感等等,这些其实也都是相当珍贵的情感,不该被流放到情感宇宙的太阳系外。”

《Run Ran Run》和《Muséum》是写给一个已经离开他们的朋友。那位朋友在三年前I Mean Us《OST》台北发片专场的当天失踪,几天后在一个美术馆旁边被找到。就像《Run Ran Run》最后唱的 “Most people don’t know how to say goodbye” ,那些爱与道别,我们总是来不及,也永远学不会。

取自“生死”题材的还有歌曲《Unicode》,曼达假想如果自己突然离开世界,要给在乎的人留下讯息,那份编码会是你我之间独特的秘密。

在曼达的要求下,這首歌的唱腔尝试用一种“不带感情”、“不会让人不舍”的演唱口气来诠释歌曲,扮演着是超越人性的独立意识在和听众说话。“也许关于死前的痛苦都只是生者的想象,将死亡视为过程,经历过悲伤,留在世上的人得更坚强。”

管弦乐是这张专辑很重要的音乐特色,《Run Ran Run》和《9》最根基的弦律来自合成器和吉他,曼达在后半段加入擅长的弦乐编曲,再交由制作人韩立康找来真人管弦乐录制,最终呈现出气势恢宏的管弦乐队大编制。

永纯回忆到,专辑最终混音阶段,全员已经在大陆隔离,过上了看剧听歌打电动的快乐生活,只剩韩立康打完疫苗发烧还熬夜与音轨奋斗,独自一人拼搏到最后一刻。

“江湖传闻,音乐家们的第二张专辑通常是致胜关键。”在写歌制作的过程中,乐队也经历过一段被无形压力追得喘不过气的日子,后来团员们彼此达成共识,无论外界怎么看,第二张专辑首先要自己喜欢才行。“这张《Into Innerverse》,对我们而言就是好到端出来不心虚、也很自豪的程度。”

本命年的公路之旅

《Into Innerverse》从单曲到专辑,采用了统一的视觉元素,透明球体在不同的世界中游走,映照出不同的景色,这颗球的旅行就代表着I Mean Us,每一次折射都是他们用声音对生活、自我或特定事件内在情绪的转化。

在专辑设计师卢翊轩看来,I Mean Us给他一种开阔、奇幻、现实与虚拟模糊界线的画面,像一部公路片,不断出现,不断离开,永远往前,永远无法触及地平线。

这种公路感,同样体现在另一首洋溢着别样青春气息的《I Dot Car》中,它也是永纯在新专辑里首度尝试的创作。“I Dot Car” 是“I don't care”的随性说法,你可以立马想象出,这会是一个叛逆的青春期小孩嘴里说出的发音,玩世不恭的动作,不屑一顾的神情,以及深藏内心的敏感和孤独。

“骑上自行车在风中发泄嘶叫,路灯像在嘲笑发问‘你根本无处可去吧’,身体飘飘然,我浮游着生活。”这种属于少年人特有的心境与勇气,只有在夜色的保护下,才敢放心大胆地宣泄。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夜晚我们感到多么自由。感觉树的呼吸,感觉被大自然拥抱着,在冷冷的路上拿着酒瓶乱走,乱笑,看着彼此不说话,就能心意相通的时候。物换星移,虽然现在还会有走在街上的时刻,大多时候只想赶快回家睡觉。亲爱的朋友,尽管被生活各自折磨,我不会忘记,你也别忘记,那样的夜晚我们曾经感到多么自由。”

 

《24 Years Old of You》作为专辑中最早发布的歌曲,不仅获得了11届金音最佳另类流行歌曲奖,也成为了I Mean Us公路之旅上转变的一个重要标志。曼达将法国作曲家拉威尔代表作《波莱罗》里的三拍子贯穿全曲,成为《24 Years Old of You》最鲜明的特色。

节奏完全相同,节拍速度不变,看似毫无波澜地平稳向前,但从钢琴奏出第一个音符开始,就牢牢吸引住听众聚在它的周围,和它一起呼吸、舞动,和它一起衍变、成长。

24是人生第二个本命年,按老话来说,这是人生难过的一道坎。经历两张发片、成员调整以及疫情对世界带来的改变,大家从本命年逐渐驶向而立之年。I Mean Us称这张专辑是“转大人”的节点,脱离小浪漫情歌后,他们开始思考更多关于自己和世界的关系、想留下什么、想以什么方式被记得的事情。

回望这趟本命年启程的公路旅行,一同搭车的乘客慢慢磨合成了一家人,为人低调的Hank坚定自己打辅助角色,学会承担责任,纵使难免会有一点担忧与焦虑;佩蓬在经历一段迷失的时光后,变得更认识自己;永纯开始独立创作,在音乐表达上愈加坚定;曼达笑说自己还是一样难相处,虽然有时很软烂,但要强的性格让她不允许自己被时代抛弃。

除了2019年东南城市的几场小巡演,这次巡回是I Mean Us第一次长时间待在大陆,真正体验到在这里生活的各种滋味,重要到可以在人生回忆录里单独占一章的程度。第一次踏上冰天雪地的北方土地,第一次躺着舞台上演出,永纯第一次鼓起勇气跳水,事后收获了“小姐姐一跳跳进我心里”的甜蜜留言。

 

“有时会觉得,一首歌再怎么了不起,还不过就是一首歌。但有时一首歌可以让一个人暂时脱离现实的烦恼,一首歌可以隔着海洋感到彼此惊人的默契与理解,一首歌可以让人在计算机面前泪流满面。那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转眼间4个月的巡演只剩下最后12天,那些能共享频率的1%,会是你吗?

街声StreetVoice X I Mean Us

SV:用一个词形容自己的“内在世界”?

佩蓬:观照。

Hank:愤怒。

永纯:多愁善感。

曼达:倔强。

SV:怎么理解“浪漫”?

佩蓬:我认为的浪漫是稍微有点不现实的、用自己的滤镜看世界的。

Hank:不切实际,但是是好的那种不切实际。

永纯:容我引述电影《降临》的一段话:”Despite knowing the journey and where it leads. I embrace it and I welcome every moment of it” (好像又呼应了 “如果童话终将毁灭,直至结局依然浪漫” 的slogan)

曼达:浪漫多了也没用,还是会被现实压垮的。

SV:说一个你自己“转大人”的成长瞬间。

佩蓬:坦然接受人生会有这种光是努力也没有用的时候、以及你就算安分守己麻烦也会自己找上门来的时候。

Hank:第一次敢让生活充斥挑战和不确定性,并让自己毫无任何逃避空间的时刻。

永纯:我觉得我还正在转,还没转完。

SV:除了甜约翰,如果有机会还想和哪个团或者哪个音乐人共演?

佩蓬:如果有机会,很想再跟橘子海共演一次!

Hank:想帮爱团 Future Islands 暖场 (纯粹只是我太想看现场了哈哈)

永纯:很可惜这次安排的青岛去不成,橘子海老哥,请再等我们一下。

曼达:Mandarin!!!!!!!!!

作者 | 琉球

图片提供|I Mean Us、给我五碗饭

收听 I Mean Us

相关消息

2021/12/16

傻子与白痴:人类的终极话题不过爱、意义、欲望和便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