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鹿洐人:感谢,北京特满足!

2021/10/20

撰文:小琦

鹿洐人「你在开玩笑吗?」2021年巡演

时间:2021年10月14日 20:30

地点:北京疆进酒 OMNISPACE

鹿洐人,来大陆五个月,巡演因疫情防控一拖再拖,截至北京站才演了四场,旅游Vlog更新了七期,被戏称为“最惨台团”。

“但你们是最佳现场!”北京的观众嘴可太甜了。

“那等下弹错了不要怪我哦。”主唱谢博安很快接话。

主唱谢博安喜欢光着脚唱歌

人帅、唱功棒、讲话有趣,是乐迷给出最多的现场反馈,哪怕一开始被巨大的贝斯声吓到后退,也会在几首歌过后默默向前靠拢。鹿洐人成立三年,标准三大件配置,今年4月发行首张专辑《你在开玩笑吗?》并展开巡演。或许不少人知道他们是通过苏打绿阿福的力荐,要么是顺着电影《你的情歌》中玩乐团的男主角博安一路寻来,无论哪种,看完现场都心甘情愿化身“自来水”,在社交平台主动安利。

短短一分钟左右的 Intro ,震得人热血上涌,期待值调高了一个档次。鹿洐人少见地把偏重型的歌集中放在开头,朗朗上口的《一个人》供观众稍作适应,大金曲《烂笑话》旋即登场。

这首歌背后的故事在大小采访中已出现过数次,源于博安的真实经历,隔壁租住的杀人犯和被虐待的小狗,讲出来成了没人信又没人笑的“烂笑话”,糟糕的境遇塞进戏谑的壳,摇滚乐成为一切情绪的出口。在各自“烂笑话”里行尸走肉的观众,不由自主随台上发出诘问:“请别说谎,请你告诉我,为什么变这样?”

闲聊过后,第三首歌《漫游者》直接将情绪推至顶峰,全场变为愤怒朋克,点破人世间的虚假笑脸,拆穿多年来的精致谎言,尽情嘶吼:“爆吞我赤裸炸弹”。在整张专辑中,这本就是很特别的一首,朋克与摇滚技能同时发动,触发狂怒效果。置身于 livehouse 中,现场演出的张力比录音室版本至少强上十倍,乐团还贴心地准备了所有歌曲的歌词动画,方便歌迷跟唱。

面对台下此起彼伏的“好帅”夸赞,乐团成员大大方方承认下来,鼓手天裔一本正经地开口:“其实我们知道自己是帅的,北京场有特别用心地做妆发。”三个人的造型确实非常精致,舞台灯光一打,“星范儿”尽显,博安甚至在台上补了个妆。

不知道是不是有“乐团里最安静的那个是团长”定律,相比于喜欢跟观众聊天的博安和天裔,团长兼贝斯手宝仔要安静许多,大部分时候都笑着听另外两人插科打诨,偶尔吐槽,连演奏也笑眯眯的。怪不得博安介绍自己和天裔像两只疯狗,需要暖男照顾,常常三个人抱在一起哭。

从去年发行的概念EP,到今年的全长专辑,鹿洐人创作风格多样又克制,不会把过多音乐元素拼命堆叠,而是每首歌加一点,在摇滚或民谣的基底上调和,依靠段落变化制造情绪起伏。

《Carry On》和《颂》是与爆裂开场完全不同的抒情作品,一起喊破音、一起蹦跳出汗的乐迷已经迅速打开自己,很容易走进歌曲氛围中,默契地合唱“ woo woo~ ”。原本这两首歌中间没有安排talking环节,不过台下的声音太动听,博安忍不住停下来感慨:“真好,像合唱团一样,我都要哭了。写 ‘just carry on’ 的时候就希望有一天能一起唱,像《冰雪奇缘》里那首歌似的。”

接下来是颇具科幻电影感的《罗曼蒂克》和传说中的“渣男情歌”《午夜的眼泪》。鹿洐人似乎对和声偏爱有加,这两首歌也不例外,单独听来显得层次丰富,放到现场演出里,乐迷随便跟着哼一哼都会很有参与感。说是“渣男情歌”,其实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八卦,灵感取自博安情感生活中的误会,被乐团成员率先调侃,自嘲成分占大多数,引来一阵哄笑。如今人们惯用非黑即白的模式思考,简单粗暴地下达“渣男审判”,可涉及到情感,哪来那么多明确的对错呢?

《给 被世界吞噬的你》是鹿洐人组团后发表的第一首作品,没有收录进ep和专辑中,不少观众现场第一次听到,立刻爱上,结束后到处打听歌名。其实刚唱完博安并不很满意,跟天裔你一言我一语地调整心态:“这就是 live 的魅力啊!阿福总是这样讲,虽然也不会被安慰到啦。”

或许因为对这个失误太过惦记,返场时博安一个人先跑出来到台边坐下,离开话筒弹着吉他又唱了一遍,将遗憾彻底转化为魅力。全场一起不插电合唱“写一首歌给你,被世界吞噬的你”,无疑是当晚最难忘的画面。

演出进行到后半程,乐迷颇为期待的《盐酥鸡》终于登场。这是一个苦中泛甜的爱情故事,月底穷困潦倒的少年,想照顾又怕伤害他的伴侣,承载了温柔爱意与挫败自尊的一包盐酥鸡,心里都是珍惜,言辞却带着火气。没有复杂的编曲,没有推进高潮的贝斯或鼓,灯光转暗,打在博安的白T恤上,听他浅唱轻吟,优秀的嗓音条件和不俗的唱功可见一斑。直唱到最后一句:“多幸运呐……”,宝仔改了歌词和上去:“是遇见我吧?”

虽然是博安solo,却要交给暖男团长来介绍:“盐酥鸡在台湾是一种小吃……”这回轮到台下反应很快:“在我们这儿也是一种小吃!”宝仔掩面:“Sorry,在各地都是一种小吃。”

新歌《当我望着你》发表于演出前5天,诞生自巡演中断期,创作录制都在北京。“你们会唱吗?”博安试探地询问,台下明明是一副“好像会了又完全不会”的表情,仍毫不客气地给出肯定答案。“好!那我现在就要来考试!”结果可想而知,受伤的只会是鹿洐人自己,随堂测试以不及格告终。乐团第二天迅速在微博放出了带歌词的排练室版本,留给成都和深圳站的乐迷考前突击。

所有歌曲悉数演完,还翻唱了草东没有派对的《大风吹》和康姆士的《你要如何,我们就如何》,与这两位主唱略显沙哑的嗓音不同,博安歌声清亮,加入转音和戏剧性的高音,做出不少鹿洐人式的改编。返场以未发表的新作《已零》作结,这首歌由天裔创作,送给去世的小乌龟,旋律流行,段落同样层层递进,仿佛逝去的亲人朋友在心头流转,情深不灭。

鹿洐人给每场演出都留下了便签,剩下两站不妨找找看

这是一场生命力很旺盛的演出,甚至让我找回了些十年前初进 livehouse 的兴奋。鹿洐人吞下生活的苦,引燃真诚的炸弹,希望能满足到来看演出的所有人。

谢谢鹿洐人,北京站很满足,希望你们能去到更多的地方,满足更多的人。

文章配图由玩音唱片提供

作者:小琦 

街声期待你将亲身体验的原创音乐现场时刻,用文字图片还原给更多乐迷。稿件一旦采用,我们将提供相应稿酬。

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n

收听鹿洐人更多歌曲

相关消息

2021/12/29

打倒三明治:简易度日,温暖逾冬

2021/11/01

先知玛莉:在秋冬间突然降临的梅雨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