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走鲍伯:还是会怀念那些冲撞的气味

2021/07/15

撰文:琉球

逃走鲍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巡回

北京疆进酒

6月10日

相比于上半年看的另一个台团貳伍吸菸所,那极致emo的演奏和梦幻华丽的灯光秀,逃走鲍伯可以说是另一个极端,背后挂着一块写着logo的大布,开场前放着披头士的老歌,每个细节都透露一种浓浓的复古lo-fi气息。

三条瘦瘦的人影晃荡着就上了台,还没给大家欢呼的时间,鼓点响起,立刻开始了第一首歌。以新专辑的第一首《开始》作为开场,到《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明》再到《机会》,一首接着一首没有丝毫停歇,如冲刺一样狂奔。

北京站 微博@逃走鲍伯BOBISTIRED

逃走鲍伯的的歌,似乎特别喜欢描述“瞬间”“此时”“忽然”,一些当下喷薄而出却又转瞬即逝的情绪和想法,有时你会摸不着头脑,担忧似乎能从这些零碎的,像日记一样的只言片语中,回想起某个模糊的片段。

大概因为调音的问题,台下几乎听不清团员说的话,观众此起彼伏喊着“北京欢迎你”,又因为文化隔阂也没能让乐队明白这是什么梗,于是大家都稀里糊涂把talking环节带过,主唱吴思岑拎起地上的酒瓶猛灌两口,再次投入演出。 

怪不得之前几站的观众评价他们的演出:互动是什么根本不在意,我只想唱歌。

杭州站 摄影:林照照

现场的歌单中,有近乎一半都是没有发表过的歌曲,我也放弃了核对哪首是哪首,完全以一个看陌生团的心态去看待他们的现场。

过门和间奏的转变也是贯穿他们许多歌曲的一大特色。前半段你会以为是常规直白刚硬的朋克和Grunge,到了间奏画风一变,忽然就转入了柔软忧愁或者自由实验的氛围。

《特别》整体的吉他非常英式,甚至能让人想起90年代一些大团最初青涩时的作品,中间两小段低沉急促的贝斯solo分割了平铺的吉他音墙,让歌曲增加了很多层次与趣味性。于是整场演出里,看着贝斯和吉他对飙成了我的新爱好,毕竟在如今乐队演出里贝斯旋律能占那么大比重(还能让观众听那么清楚)的还真不太多。

下半场调音明显改善,每个台团标配的“尬聊环节”再次登场。一般乐队来到北京都会聊烤鸭或者长城等等的常规特产,结果在主唱吴思岑心中,他对北京最初的印象来自《中国好声音》,因为每个人都痛哭流涕。“今天来到现场,发现大家都很开心,证明你们的生活都应该不错吧!”

杭州站 摄影:林照照

终于到了最热门的《一如往常》,大家开启了pogo模式,有些观众预习不到位,拿着手机看着歌词硬是要加入合唱,“躺在床上看着天空,想着你的句句忧愁,快爆炸了我的胸口”这样的歌”,大概是必须要大声吼出来的吧。

《恶意》是一首很有意思的歌,前半段低沉行进的贝斯与鼓点,配合呢喃模糊的人声语音营造出一种颇有悬疑感的氛围。要说它可怕吧,人工Delay的奇妙蠢萌感又会瞬间让你破功,还有人模仿漫画里的象声词“咻”了一下,一个中二少年自以为内心黑暗邪恶的形象一下子出现了。 

中间萨克斯的加入带来了自由不羁、高昂明亮的色彩,结尾部分吉他前奏旋律再次出现,与萨克斯交织在一起,垫着厚厚一层噪音,滑向奇怪混乱的远方。

不过现场没有听到人工Delay和萨克斯,感觉口味丰富程度减弱了不少,略有些遗憾。

《橘子》也是一首在编曲与配器上玩得很溜的歌曲,中后段从朋克突然转向森巴,直来直去的冲撞侧了个身忽然转着圆圈跳起舞来。最后仿佛FreeJazz般的萨克斯演奏,让我有些恍惚我到底是不是在看什么实验音乐。

杭州站 摄影:林照照

走流程的Encore没有让观众喊太久,等乐队再次上台,吴思岑一直搞不定耳返,“算了算了,不戴了”接着一把扯下,开始了最后返场歌曲。

《坚强》是我听的逃走鲍伯的第一首歌,因为那句歌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非常职业病地想补上后半句“让喜欢的事有价值”(参考简单生活节slogan)。

不得不说年轻就是好,他们轻松地唱出“暂时放下手边的东西,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仿佛那是一件非常轻巧就能做到的事情,甚至不需要去想怎么让“喜欢的事养活自己,得到家庭和社会的认可”。没有沉重的挣扎和使命感,少年人天真地相信自己无所不能。

散场出门,才发现开场被我夸奖凉爽的Livehouse已经那么热了,皮肤上沁了一层水,随即一连串新闻通知,明天要迎来北京今年最大的暴雨。

返场间隙身边有个观众感叹道,这种风格现在不流行了,不够浪漫梦幻,不能写小作文和女孩告白。逃走鲍伯是只属于青春期的奇怪念头和喃喃自语,是贯穿着青春期的一场场突如其来的骤雨,和一个个没头没脑的直球,如果你能接到他们的讯息,那就去一起淋雨吧,毕竟夏天是非常短暂的。

 北京站 微博@逃走鲍伯BOBISTIRED

作者:琉球

收听逃走鲍伯

相关消息

2021/10/20

给鹿洐人:感谢,北京特满足!

2021/10/11

甜约翰 Sweet John: “失踪人口”终于回归,我们在“同个平面”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