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声大登陆青岛站:你好!欢迎光临海鸥的舞会!

2021/05/25

撰文:肉饼 

街声大登陆 青岛站

时间:2021年5月23日

地点:青岛SO DOWNTOWN 

青岛这座城市的迷人程度不言而喻。早晚的温差不超过十度,太阳晒着你的后脖颈,吹来的海风却还是凉快的;新鲜的啤酒装进塑料袋,于是周围的空气便瞬间融化成水珠,哧溜哧溜喝上一整天。

托海鸥们的福,这是街声大登陆第一次来到青岛。和我们一样,来自河南的沉舟乐队和来自邢台的画家也是第一次来青岛演出。晚上七点一过,乐迷们三三两两来到位于国信体育场一楼的So Downtown———这座前身为“downtown”的著名演出场地见证了无数外来乐队的第一次青岛之旅。在场地中,你可以看到“miserable faith”字样的贴纸,也可以在后台看到熟悉的“回春丹”三个字。今晚的送春归乐队在三月刚刚在这里结束了专场,粉红色的海报上女孩的剪影,让人一下子就明白了乐队英文名“she has gone”的含义。今晚,环保与音乐仍然是不变的主题。在WildAid 和地球一援的助力下,我们把保护海洋的概念分享给了青岛的乐迷。大家在投票墙上纷纷留下了自己的星星贴纸,不少人专门向工作人员要来了小星星作为收藏,每一次交流都不忘用一句“谢谢”礼貌收尾。

演出在八点半开始,送春归乐队第一个登场。在此之前,他们早早来到了现场试音,在场地外和其他乐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好像在欢迎外地的朋友们来自己家里作客。主唱林子和留着金色的长发,白色的衬衫搭配蓝色的telecaster电吉他格外显眼。刚演到第二首歌,台下就早早开启了“蹦迪状态”,因为他们的歌又温柔又有节奏感。《小茉莉》中贯穿着大小和弦的转换,人们猜不透他们的编曲套路,也赞叹着接二连三的键盘solo。

 

演出间隙,林子和跟大家开着玩笑:“有谣言说我们送春归是一支擅长‘失恋’的乐队。今天我要告诉大家,这不是谣言。”他们随后带来了一首以人名命名的歌《伊芙娜》“伊芙娜,我们在凋零呐”。用女孩名字作为歌名在当下好像变得越来越常见,像这样的歌也容易变得朗朗上口,相信用不了多久,大家都能和送春归一起合唱这首歌。“人一定要争取在下一个春天之前醒来”。到了《春天旅馆》,歌曲的情绪好像变得欢快了起来,灯光打在同样留着长发的鼓手身上,一起都变得轻松可爱,演出好像也慢慢接近了尾声。

伴随着MC的活动介绍引发的一阵叫好,画家乐队登上了舞台。和很多人一样,这也是我们第一次看来自邢台的乐队,主唱艺帆是一所学校的美术老师,乐队也因此得名。演出当天上午,三个人还在青岛当地的排练室进行着最后的热身。演出中,以后摇为主要风格的他们一共只表演了四首歌,每首歌的长度足以“后摇”,也足以讲述不同的故事,质朴中带着无限的爆发力和空间感。吉他的声音飘渺,堆叠着多种多样的混响效果,从开始的分解到最后的solo,整个情绪的把控恰到好处;鼓点和贝斯旋律紧密配合,烘托着人声、采样和吉他,像不断接近的积雨云,是来自远方的轰鸣。屏幕上的视觉以黑白色调为主,有大家熟悉的、艺帆喜欢的画家达利,也有大景深照片的实拍,展现着河北这个工业大省的姿态。


一曲结束,艺帆和大家开着玩笑:“我们三个人都是第二次来青岛,但上一次来的时候我们还互相都不认识。”他们的第三首歌被划分成了两部分,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大家纷纷掏出手机,在网易云上搜索着他们的踪迹。

最后一首是刚上线不久的单曲《海怪公园》“我们这次来到了海边城市青岛,可我们来自没有海的邢台。”艺帆的嗓音低沉,整个歌的节奏也相比前面三首都要舒缓,像是剧烈运动之后的喘息,给人一种吐着烟圈的放松和沉静。“大浪拆高墙,海底葬空房,五颗星石般的命运落在我背上,是谁在蜃楼里假装看着我。”演出结束了,吉他回授所产生的声音也慢慢消失,像是旷野上的回声。“下一次来青岛,我们一定会比这一次演的好十倍!”

 

来自河南洛阳的沉舟乐队是本次大登陆演出中第一支全员零零后的乐队。四个男生来自同一所学校的同一个寝室,走到哪里都喜欢管别人叫“哥”。当被问到为什么有时间到外地演出时,留着长发的贝斯手笑呵呵的来了一句“因为今年是实习期”,便和同伴跑出去买香烟了。他们看起来年轻有活力,以至于让我有一种想要劝他们“吸烟对身体不好”的冲动。

沉舟在画家乐队之后登场。同样的作品,在征选时听到的录音版和现场相比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体验。刚一开唱,乐队就把台下的观众吓了一大跳:“青岛,摇滚乐来啦!”好像下一秒就要冲进人群pogo。《森林公主》让全场的观众立刻被点燃,一个女孩飞快地把手机塞给了我,说“帮我拿一下,我要去前面蹦!”主唱璨东在清唱之后便开始了嘶吼,期间不断和左右的吉他手冯元昊与贝斯手盛世豪互动,三个人自始至终在鼓手姚辉煌稳健有力的节奏下蹦跳着,双脚很少同时着地。一曲过后,璨东一边调音一边和观众“哭诉”青岛的凉爽天气。“我看天气预报没有多冷,就只穿了一件短袖来,没想到冷成这样”。由于自己“过度激动”,边说话边调音的他后果就是把弦拧反了。不过他也有自己的办法缓解尴尬,那就是打发冯元昊去给自己拿瓶水,最后还不忘叫上一句“哥”。

 

沉舟的歌曲大部分与女孩相关。《绿茶妹妹》《不归女孩》《在你身后》……他们循序渐进地把现场变成了舞池,大家在台上的鼓舞下自动开起了火车,延续了上一次上海站的“良好传统”,也把演出推向了高潮。《一处盛开》是他们的最后一首歌。在开始之前,璨东放下了吉他,把毛巾搭在了脖子上,告诉大家“这首歌不光是唱给女孩,也唱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希望大家不要拘束,每天都快快乐乐”。这是年轻的朋克乐队给人的最深的印象,好像有着用不完的力气。演出结束后,贝斯手盛世豪的鸭舌帽和拨片被女乐迷“强行”要走了,地板上散落着他们的贴纸。零零后终于来到了大登陆。他们的明天会是什么样?这个问题无关紧要,至少在当天晚上先不用考虑。因为在演出过后,四个大男孩就急匆匆地开房“电竞”去了。


最后登场的是阁楼演奏班。他们是青岛本地的乐队,也是街声大登陆的老朋友。吉他手粮食用一句简单的“大家好”作为开场,乐队就此开启了自己的表演。台上是大家熟悉的《海马舞会》,台下的我们以海鸥之名尽情舞蹈。他们的鼓点让人想起学生时代的鼓号队,《对屿》里的吉他像是无边迷雾中的灯塔,清晰而温柔。身后的女孩激动的说“这个鼓手好帅”,熟悉的观众们也大声喊着调侃粮食:“演奏的比唱的好多了!”台上的粮食则仅仅憨厚地回了一句“对”。

没有什么比阁楼演奏班的音乐更适合用来描述海边。去年发行的EP中的《沿海公路》,鼓点强劲有力,温暖的大调和弦给人力量,让人感觉到迎面而来的海风,好像真的在海边的高速路上飞驰,头也不用回。最后一首歌之前,粮食向所有人表达了感谢,同时呼吁大家为环保出一份力,简单质朴的表达胜过了千言万语。“你在等我去远航,去寻找,那宝藏;你和我都在不停地旋转,迷失在,你的海。”现场版的《佩奇的夏天》相比录音更加丰富,粮食和贝斯手猴子的合唱部分更加生动。演出完毕,青岛的乐迷们没有发出整齐划一的安可,取而代之的是所有人都站着不动,好像在说“你们确定不想再来一首?”台上的三个人交头接耳了一阵。终于,我们有幸听到了阁楼演奏班尚未发行的新歌。更加丰富的编曲,但无论是哪个部分,都让人一听就觉得“这就是阁楼演奏班”,永远都不会变,就像温润凉爽的青岛,以及我们对大自然无穷无尽的爱。

 

 

作者:肉饼

摄影:41、小高 

相关消息

2021/10/20

给鹿洐人:感谢,北京特满足!

2021/10/11

甜约翰 Sweet John: “失踪人口”终于回归,我们在“同个平面”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