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室杂草:每天只需要做一件事就够了

2021/05/21

撰文:阿哼 

2021年4月,温室杂草发布首张EP《春天有脚》,其中一首《你迎面走来,却面无表情地离开》最早可溯源至主唱阿J,2019年底在自己的个人YouTube频道发布的demo。尽管歌曲已经隐藏,仍可通过网络平台的相关推文找到。阿J说,那首歌的封面照片是他回家的路,音乐的话,“就是一首臭直男歌,但对象好像可以用季节来比喻”。 

温室杂草团员(左起):贝斯手正约、鼓手小康、主唱兼吉他手阿J

面无表情离开的是季节,忘了有脚的是春天。《春天有脚》唱着时光飞逝,不如把握每天只做好一件事。这一年来,温室杂草通过一场场小表演,以及《那天我们看着星夜》、《在这个年代,我们不浪漫》两首歌,在网络上累积可观的期待值。其颓丧的词曲演唱及潮湿的吉他摇滚气质,不免让人浮想到类似台团;可首张EP诞生,反而能感受他们寻求新的声响、不甘于等号的野心。

从“绿洲”诞生的杂草

身为新竹人的阿J,创作启蒙于高一时看了爱尔兰音乐电影《Once》,被主题曲《Falling Slowly》深深吸引,于是一股脑地学起吉他来,并加入竹中吉他社。当期社团学长姐听廖文强、河仁杰、Jason Mraz。也独爱李宗盛,陆续表演过《山丘》、《给自己的歌》、《生命中的精灵》及自创曲。那是2015年独立音乐风靡高校社团前夕,草东没有派对都是稍晚一届的事了。

阿J自称“重考仔”,高中毕业后在台中重考两年上了医药大学牙医系,预计要学六年。2018年刚考上的暑假是成团的关键年份,他在家里当音乐宅男,并用Logic Pro完成《那天我们看着星夜》的demo;同年10月某日,他的琴弦生锈,本来要背吉他去家旁边的“绿洲264号”求助,没想到赶上开幕演出:“一到门口发现大家烟雾弥漫,里面似乎是乐团在表演。我缓缓开门,当时表演的是宋德鹤乐团,当票口的是老破麻的吉他手阿发。我和他说明来意,结果大家都大笑!然后他说要不要看完表演,票钱才200。”

2018年当晚在绿洲264号站票口的老破麻吉他手阿发(温室杂草阿 J 提供)

“绿洲264号”前身为“比比王乐器行”,创办初衷不服台中被说成“文化沙漠”,于是要用这间包含音乐展演、教学的空间灌溉它。阿J回忆开幕那夜,他背着吉他走进拥挤又喧闹的绿洲264号,只见宋德鹤交接老破麻上台时,几位“路人”拿起乐器setting:“我还以为是乐器行老师们组的团(老破麻的大家真的长的太不明星了),结果他们乐器一下我整个被震慑住,心里开始沸腾,虽然没有和在场的疯子们一起摇摆,但我可以确定当时我觉得这个东西实在是太酷了,结束后我和那里的老师比比王说我想组乐团,也给他听我的demo,他听完说我是应该要写歌的人(啥意思?),就介绍了他的学生恺廷给我。”

与恺廷组成初代温室杂草,参加“H.O.T.原创音乐大赛”后又从四人调整为三人,阵容包含恺廷的朋友鼓手小康,以及到绿洲246号表演时认识的贝斯手正约。

寻找“冲浪感”的《春天有脚》

通过网路,温室杂草的《那天我们看着星夜》与《在这个年代,我们不浪漫》的demo版累积到不少听众。在YouTube有不少留言感谢演算法把他们带到这,在街声站内则频频攀上即时热门榜。

起初听这两首歌,引用罗青的名诗《答案》、提及王菲的歌《你快乐所以我快乐》,不免认为他喜欢挖掘老经典。阿J却说,一切都只是偶然而已:“会让我惦记着的东西或话语或道理,都有可能被我写成歌。”比如《那天我们看着星夜》,是当重考生的时候听补习班英文老师说,有学生引用《答案》的诗句考了高分,从此惦记诗句用木吉他写了好几个月。代表作《在这个年代,我们不浪漫》则是因为他某任前女友喜欢王菲,于是抱着一点点愤恨写的。

2021年4月,温室杂草发行了他们的首张EP《春天有脚》,找来曾与缓缓、废埕乐团合作,并于2020年与“完美声音”团队共同入围金钟奖的汤玛士(庄钧智),以及Indoor Trip主唱兼吉他手宥盛,共同制作、编曲。

 《春天有脚》EP封面

汤玛士和初代团员恺廷一样是比比王的学生,宥盛则是汤玛士的朋友,曾参与过持修的演出,并以Everydaze名义发行过一张个人EP,年轻也负有热情。阿J说:“制作上,汤玛士比较把我们做成Modern Sound,毕竟乐团最近都在复古,听起来怕太像。”

《春天有脚》的编曲加入合成器、强化吉他riff与特色单音、配唱口气也更流畅。制作人之一的宥盛解释,他们听完demo后觉得能加入些许Indie Pop元素,“像是No Vacation的《Yam Yam》那种吉他。因为感觉可以让阿J的吉他讲更多的话,精致一些,定位也比较明确。” 

对于听惯温室杂草demo的人来说可能有点不习惯,但这正是他们在制作期间所找到,自己想尝试的曲风。阿J时常强调,他们想在每首歌里寻找“冲浪感”,那些连结另类摇滚养分的当代冲浪之声:“不知道从哪时候爱上Peach Pit、Summer Salt这些乐团,当时看乐评大家说是Modern Surf,于是我往回听发现和六零年代的Surf Rock有很大的区别,然后就把自己喜欢的手法学起来。这些当然不能叫做Surf Rock,所以只好称作冲浪感了!可以参考我的爱歌Peach Pit《Dennis’s Garage》、橘子海《夏日漱石》、Day Wave《Potions》。”

甚至想改名重组

如今看来,绿洲246号的比比王老师确实有远见,阿J的确是一位“应该要写歌的人”。他的词曲写作、嗓音特质皆动听,放上网络很快便能聚众。然而网络放大了音乐人在摸索期的草稿作,也很容易让音乐人被这些草稿“定型”,乃至面对风格近似者“先来后到”的比较与归类。

这或许是这时代,拥有天赋的创作人要共同面对的祝福与诅咒吧?

阿J说,他对于乐团的听众成长没什么特别观察,只觉得这个“品牌”可能会因为太快受注目而被讨厌,甚至动了改名重组的念头。他的复杂情绪也不难理解,这一年来,因为曲风、唱腔甚至团名,温室杂草常被外界拿来和deca joins、温蒂漫步类比。过去歌数不足,于是在现场翻唱《浴室》的他,对相关讨论回覆道:“我只能说如果你是喜欢deca joins才喜欢温室杂草,我们只会不断地让你更加失望。虽然不能成为Surf Rock,但我们正笔直地往某个方向走,反正不会是你们觉得该去的地方。” 

《春天有脚》发行后,首张专辑在声音与概念上,也将延续EP的启发,预计在2022年底推出。面对一瞬的网络乐评杂音,创作者或许只能透过长期的创作自证;关于这题,他们早已拥有问题的解答,那就是《春天有脚》的核心概念——每天做好一件事就够了。

  •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标题及内文略有改动。

作者:阿哼

图片由温室杂草提供

收听温室杂草

相关消息

2021/05/31

The Rose Bites:我们照亮彼此,等待着明天的降临

2021/05/17

回春丹:一首情歌改变世界

2021/04/29

郑兴:眼泪与雨水循环,记忆收藏在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