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1:想给嘻哈音乐做减法

2017/05/17

撰文:陆小维

街声独家专访

Lu1,上海人,与蛋堡同列中文爵士嘻哈指标人物。2015年在明堂唱片旗下发行首张专辑《男孩 / A Portrait In Time》前,作品已在网络上累计过百万的试听量。

Lu1 14岁随父母到美国洛杉矶定居,UCLA 大学电机工程专业毕业后,进入世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工作,2015年重返 UCLA 攻读计算机科学。

上个月,Lu1 回国,一直到九月都会全职做音乐。他满满当当的行程中,包括街声×威驰 FS“新声代,无所畏”2017城市巡演系列广州、长沙两站,还会在端午假期参演西湖音乐节。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新计划呢?

Lu1 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每个礼拜都要学画画。当时上海的街道不算拥挤,Lu1 跨上自行车,调大 CD 机里 U2 的声音,一路飞驰去画室,感觉自己蛮拉风。

后来,Lu1 去美国生活,再回到上海,发现路上多了很多车,记忆中的许多地方却不见了踪影。有一次,他想去看看自己念小学的地方,循着似曾相识的街道一路找去,教学楼并没有出现。Lu1 不死心,询问门口的大伯,“这里之前有没有一所小学?”大伯也无法确切回答,Lu1 只得怀疑起自己的记忆是否出了错。

“我们是一代‘无根’的年轻人,生活过的地方和经历过的故事很多都不记得了。像我去了国外,有两边的文化背景,无法定义到底算哪一边,即使你只是换了一个城市或省份生活,可能都会有疑惑 —— 该如何定义自己?” 这样的情绪,Lu1 把它写成了歌:

“离家寻找的是自己/遗留下是历史

我们是无法衣锦还乡的骑士

——《无法衣锦还乡的骑士》

尝试过一次,就再也“戒不掉”

14岁那年,Lu1 随父母搬到洛杉矶定居,BET 等电视频道常播放 Hip-hop 音乐录影带,耳濡目染下,他开始对 Hip- hop 感兴趣。

在 Lu1 就读的高中,学生除了白种人之外,还有很多来自中国、韩国和日本。到了午饭时间,不少亚洲同学会围聚到一个天井一样的地方聊天。在那里,Lu1 结识了一位日本朋友,他用 MD 播放器放 Kreva(日本知名 Hip-hop 音乐人)的歌给 Lu1 听。“超级流行,旋律感很饱满,但又是 Hip-hop,还是我在美国没听过的类型。”赞不绝口的同时,Lu1 动了写歌的念头:不如自己也试试看做这样的音乐?


Lu1 不时会遇到灵感“突袭”。有一次在学校里,他有股莫名冲动要写东西,但又没有主题,就坐下来告诉自己“Lu1 你一定要写,而且能写出来”,最后是用纯文字像诗一样写下来,效果很好,也容易整理成歌词

不久,Lu1 进入 UCLA 念电机工程专业。他在学生宿舍里,跟同样喜爱 Hip-hop 的韩国校友 Jabez 合作,录制了第一首比较满意的作品《Do You Remember》。这首歌是 Lu1 和 Jabez 用别人的 beat 写的,相当于一首 mixtape,而由两人穿插完成的副歌部分,当场创作、当场录音,前后不过15分钟,效果却很好。“当时觉得好有默契啊,我们一度很自豪,觉得写得比原版还好听。”Lu1“哈哈”笑出声,掩饰着自己的“小得意”。

一边创作,一边跟 Jabez 学习混音技巧,Lu1 在大学期间积累了一部分 demo。考虑着要把音乐这个兴趣爱好认真发展下去,便开始留心表演机会。他很快瞄准了新学期的社团招新宣讲会。生性腼腆的 Lu1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才开口询问社团负责人,能否给自己一个表演机会。一句随和的“OK”让 Lu1 “骑虎难下”,念叨着“你现在就怯场以后该怎么办”,不停给自己打气。

于是,Lu1 作为嘻哈音乐人的首次登台,是在 UCLA 的一间演讲厅里,观众是两三百名新生,把房间挤得满满当当,阶梯上也坐着人。“我走上台拿着麦克风,灯光调暗时,都还是很紧张。直到音乐响起那一秒,我才觉得,这有什么好怕,这明明就是我的歌。”表演结束后,Lu1 也第一次知道,掌控舞台能刺激多少肾上腺素的分泌,能让整个人多么兴奋,一旦体会到就永远“戒不掉”。 

“美国的文化就是希望你尽情展现自己,不管你做什么都是对的。”Lu1 说。青少年时期受到这种文化的影响,腼腆的 Lu1 逐渐变得更开朗

网聊?聊的是音乐

虽说生活在美国,无法实地参与国内的Hip-hop 场景,Lu1 却交了不少来自各地的音乐网友。

大学一年级,Lu1 浏览论坛时,看到上海地下说唱团体“竹游人”,就联系上其中的成员 Shout Dogg,希望购买他们的 CD 。之后,Lu1 给 Shout Dogg 听了自己的 demo,Shout Dogg 又把他介绍给“竹游人”的另一位成员 Cee。Cee 听了很喜欢,开始跟 Lu1 互动。Cee 曾被称作“上海最硬核的 MC”,他也是 Lu1 心目中“学习 hip-hop 很重要的导师之一”。

2009年 Lu1 回国探亲,跟 Cee 录制了不少合作曲目,收录在专辑《午夜列车上的告别》中

在音乐平台 Myspace 上,Lu1 发现了 Jazz-hiphop 音乐人14?的页面,想用他的一首器乐作品写歌,14?就直接把音乐给了 Lu1,完成了一首《Amused Memory》。当时比较流行硬核说唱,而 Lu1 和14?的风格都偏优美,两人一拍即合,14?后来也担任 Lu1 的制作人。虾米音乐上还有乐迷用“周杰伦X方文山、小老虎X Soulspeak”来类比 Lu1 和14?的合作。

2007年,Lu1 将自己的作品上传到独立音乐网站 StreetVoice。街声,“来自街头的声音”,当时刚刚开站。也许是名字跟 Hip-hop 文化巧妙联结,当时的 StreetVoice 就已成为华语嘻哈音乐的重要阵地,两岸三地的嘻哈音乐人都将原创作品放上来,还从这里挖掘对味的嘻哈新人作品。同年,StreetVoice 也跟台湾嘻哈厂牌本色音乐合作,完成“台客摇滚嘉年华”音乐节中嘻哈舞台的征选及呈现,让许多处于“地下”状态的嘻哈音乐人走到台前演出。

发现新阵地的Lu1,把当时 StreetVoice 上所有 Hip-hop 原创音乐人的作品挨个听了一遍。在这个过程中,他第一次听到了台湾饶舌音乐人蛋堡的歌,那时蛋堡还没有发行首张专辑《收敛水》。“鼓和采样的方式好洋气啊”,带着好奇,Lu1 开始跟蛋堡在网上交流,得知两人都喜欢美国说唱团体 Sound Providers 后,聊天也越发投机。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两年后蛋堡“灵魂的收敛水”亚洲巡演上海站。当时 Lu1 刚刚大学毕业,暂时还没开始工作,就回国做音乐,跟 Cee 一起录制了不少合作曲目。蛋堡所属厂牌颜社音乐的老板迪拉胖提议,要不要用蛋堡的《Start it Underground》做一首 remix?Lu1 就跟 Cee 各写了一个 verse,让这首歌有了三个 verse,在蛋堡的演出现场表演,那也是他们唯一一次在现场合作这个版本。

2015年,Lu1 在上海上通告时偶遇蛋堡

2013年,Lu1 认识了独立音乐厂牌明堂唱片的主理人李天杲,开始计划发行专辑,从“地下”走到“地上”。

回国的飞机上,我有一种使命感……

刚开始接触明堂唱片时,Lu1 只有一首首单曲,对专辑的概念毫无头绪。通过一次次沟通,慢慢整理出首张专辑《男孩/A Portrait In Time》的概念 —— 献给成长。

《男孩/A Portrait In Time》在2015年发行,Lu1 形容它为“很自我”的一张专辑,接受街声大事采访时,讲起收录其中的《起舞吧》这首歌,还不好意思地说:“虽然是自己写的,有时再听下歌词,反而感动到自己。”大学毕业后,Lu1 进入世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做了三、四年咨询顾问的工作,又回 UCLA 念计算机科学,过程中经历了选择,这首歌就是在描述当时的状态。 

“工作之后,我更加敢于做出选择,因为我清楚自己有做选择的能力,并且有做选择的责任。你应该时刻记住,生活是在为自己跳舞,有时你以为一直有人在关注你,所以你跟着别人的舞步跳,灯亮之后才发现其实周围空无一人。”Lu1 说。

《男孩/A Portrait In Time》专辑封面

就这张封面,Lu1 和明堂唱片主理人李天杲讨论多次,还有过小小的争吵。“音乐人对自己的处女作都有些纠结,想要脑海中那个完美的画面,防卫意识太重,觉得谁都不可以碰。”Lu1 笑着说。

2016年,Lu1 和 Cee 从2009年就开始筹备的合作专辑《午夜列车上的告别》终于发行,其中有一首《自己做决定》,最近让 Lu1 有些意外。前些天 Lu1 听说,父母自打听到这首歌,就觉得 Lu1 是写给他们听的,表明“要自己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的态度。这让 Lu1 有点哭笑不得,因为这首歌其实是他写给自己的,采样陈绮贞的《After 17》,才有了“after seventeen~自己做决定~”,歌词很自然地就出来了,Cee 的部分也很快写完,感觉更像是两人在互相鼓励,要坚持继续做音乐。“我爸妈都很开明,并不反对我做音乐,只是如果我全职做音乐的话,他们肯定还是会对未来的稳定有所顾虑。”Lu1 补充。

2016年9月,明堂唱片发行《午夜列车上的混音特辑》,邀请多位 Lu1 和 Cee 音乐上的好伙伴制作《午夜列车上的告别》中曲目的 remix 版本

Jazz-hiphop 一直是 Lu1 的醒目风格,不过问起他现在的音乐喜好,Lu1 明确表示“完全不局限在类型里”。接下来,Lu1 想尝试做一些比较“空”的音乐,因为对于 rapper 来说,拿到一个 beat 之后,这个 beat 已经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 flow 上的发挥,它是一个框。“我想做一些减法,把这个框放大,在里面玩些不一样的东西。”

在《MIC》这首歌中的一段 flow 里,Lu1 的这个想法就有所体现。“Rhyming in round robin,but we kept rhyming那是为”,这个 bar 的开头“Rhyming”和结尾“那是为”是正拍,而中间的词就没跟着器乐的节奏唱。


听Lu1示范

Lu1 最近很喜欢两位 Hip-hop 音乐人。一位是 Noname,来自芝加哥,拥有乱中有序的 groove,特别推荐《Sunny Duet》这首歌;另一位是 Juju Rogers,来自德国,走的是 old-school 路线,但听上去比较新潮 

Lu1 有一首很早期的作品,叫《爸爸的手表》,写的是他们刚去美国的时候,爸爸一边辛苦工作,一边照顾年幼的他。“他每天晚上10点才下班,回来后还要给我做饭,所以那时候我们每天都是10点以后才吃晚饭,有时候会看到他累得手在发抖的样子,就觉得很心疼。”多年以前,Lu1 这样讲起这首歌的故事。

《男孩/A Portrait In Time》发行后,Lu1 进行“成长之诗”全国巡演,最后一站在深圳 B10。演出前两天,Lu1 收到微博私信,一位乐迷询问现场能不能唱《爸爸的手表》,因为这首歌陪伴他经历了一些事。虽然《爸爸的手表》不在巡演歌单里,Lu1 还是加在最后一首唱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Lu1 把做好的歌放到网上,播放量再高也只是数字,没有实体的存在感。通过跑巡演,歌曲对听众产生的影响全都立体展现在 Lu1 面前,根本“无法闪躲”。

Lu1 终于能说:“我真正感觉到我的音乐有触及到听众,对他们的生活有所影响。”

2015年 Lu1 “成长之诗”巡演深圳站

回想起2009年在回国的飞机上,Lu1 笑称自己当时有一种“使命感”,觉得一定得做出什么东西,给大家介绍自己心目中的 Jazz-hiphop。 

快十年过去了,Lu1 对 Hip-hop 在国内的发展有着很阳光的态度:“2009年我回国,Jazz-hiphop 还比较小众,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喜欢。而国内的 Hip-hop 从音乐本身和音乐人的数量来看,基数已经够了,音乐节有嘻哈舞台,唱片公司在签嘻哈艺人,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什么时候能步入‘全盛期’?暂时还说不准。”

接下来,明堂唱片会启动一个叫 Nomad Studio Session 的项目,nomad 取”游牧”概念。由 Lu1 跟一个正规编制的爵士乐队一起的不插电演出开始,延伸出跟音乐、电影、阅读等相关的系列活动

图片来源:Lu1


当我去流浪

如果你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流浪,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和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以下是 Lu1 的答案:

唱片

Lupe Fiasco - Food and Liquor

Kick the can crew - best album 2001-2003

Frank Ocean - nostalgia, Ultra

《人类简史》

生活用品

点击这里,进入Lu1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19/12/23

持修:“宅男最会做的事,就是幻想”

2019/12/17

魏如萱谈《藏着并不等于遗忘》:《彼个所在》是整张专辑最后完成的歌

2019/12/05

魏濛:以交响为体,制造一场纯粹的沉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