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wa乐队:人就像树一样,离开土壤会死

2017/06/30

作者:冻梨

街声独家专访

用红毛树制成的木鼓,是佤族人和神对话的神器,佤族人每年都要制作一只新的。佤历格瑞月(公历 12月),全寨男女老少一起出动,跟着祭司拉木鼓,口中吆喝的是传统拉木鼓的号子。红毛树学名红荷木,生长在亚热带地区,最高可以长到30米,直径也可达到1米。在佤族人心中,红毛树神圣庄严不可侵犯。

“多么高大的红毛树,嚯嘿啦咋嘿,嚯嘿啦咋嘿,嚯嘿啦咋嘿……”Kawa乐队把这样的号子写进了他们的第一首歌《红毛树》里,传统调子搭配的是从牙买加漂洋过海而来的雷鬼乐,整首歌民族又前卫。

组成Kawa是一种必然

2015年成立的Kawa乐队很年轻,但成员大都是玩转雷鬼、摇滚、民间等曲风的老手,各自算起做音乐的时间,已经有十年二十年。主唱老憨甚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在妈妈肚子里就开始了,毕竟周围的人都在玩音乐;而贝斯手艾勇也说,祖先给了他天生的节奏感。

十几二十年前,佤族里流行的“外来”乐器只有吉他一种,阿哥弹给阿姐听,周围的孩子看了,都觉得特别帅。乐队里的大部分成员来自云南普洱西盟,老憨、艾勇和吉他手老黑从小一起长大,年轻时各自离开家乡,玩自己的音乐,现在又重新聚首,组成Kawa,艾勇说,这是一种必然性的结果。

老憨组过臭皮囊、司岗里、红毛树等乐队,在年轻气盛时玩过朋克;贝斯手艾勇和键盘手凃是山人乐队的前成员;吉他手老黑是云南地区有名的雷鬼音乐人,再加上年轻的采样手德龙和鼓手小雄,佤族、哈尼族、回族、汉族聚集在了同一支队伍里。


从左至右:键盘手凃、贝斯手艾勇、主唱老憨、鼓手小雄、吉他手老黑、采样手德龙

对于他们来说,做雷鬼乐也是一种必然。雷鬼的标志是反拍,这和佤族的传统音乐十分接近,同样都注重律动,二者结合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在《大起大落》中,他们唱了人生的各种际遇,作词者老憨却只用了“大起大落”这一个形容词,再配上只有语气词的副歌,整首歌充满了少数民族特有的哲思。《人间正道》则来自Kawa对社会现实的关注,人与自然、社会和生活之间失去了平衡,所谓“正道”就在每个人的心里,心正则道正。

在现场表演时,他们还会找来佤族的老音乐人岩聪,在歌曲中加入传统乐器独弦琴和得(佤族发音)。也因为岩聪,Kawa乐队发现,从前一直玩外来的音乐,其实自己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中间为佤族老音乐人岩聪

玩雷鬼,状态才是对的

2016年谭维维和独立音乐厂牌草台回声合作,发起“T计划”,寻找那些独特的声音。草台回声的CEO戈非第一次听Kawa的音乐就被震住了,谭维维也鼓励他一定要签下这支乐队。

“人就像树一样,离开土壤会死”,Kawa不愿离开家乡,戈非连续去了三次云南,才打动了他们。

现在Kawa乐队的六位成员都生活在昆明,在郊区租了间房子一起生活,这里离家乡更近,离他们的根也更近。乐队名字来自于佤族的旧称“卡佤”,选择这个名字就是为了接近土壤,找到最根源的律动。主唱老憨早年做朋克,在艾勇眼里他的状态是拧巴的,玩雷鬼整个人的状态才对了。

他们为了挖掘更多山里的音乐人,成立了“云南雷鬼厂牌”,厂牌的标志是红黄绿三色组成的云南地图。“太阳出来的时候是红色的,麦子长熟的时候是黄色的,森林是绿色的”,设计依旧来源于他们生活的土地。

雷鬼乐属于小众音乐中的小众,但Kawa乐队觉得,就像非洲的音乐一样,小众音乐最终会改变大众音乐的格局。

在“T计划”的发布会上,KAWA只演唱了一首歌,现场氛围却如同Party

4月30日在峨眉山佛光花海音乐节,Kawa表演《红毛树》前,先唱了一段佤族民歌

相关消息

2019/12/23

持修:“宅男最会做的事,就是幻想”

2019/12/17

魏如萱谈《藏着并不等于遗忘》:《彼个所在》是整张专辑最后完成的歌

2019/12/05

魏濛:以交响为体,制造一场纯粹的沉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