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wa乐队x布衣乐队:不谈乡愁,我们只躁

2017/11/10

MAO Livehouse 北京五棵松开业演出:Kawa乐队+布衣乐队

时间:2017年11月8日20:30
地点:MAO Livehouse

(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69号华熙Live hi-up G23)

一走进去,观众早已挤得满满当当,二楼的栏杆上也靠着等待的人,男生似乎占了一大半。MAO Livehouse 五棵松开业演出,从 Kawa 和布衣两支给劲儿的乐队开始,格外合适。这一场,也是 Kawa乐队和布衣乐队2017年在北京的最后一次演出。

Kawa乐队

吉他手老黑率先出现,Kawa 的成员陆续走上台,才发现这一场,贝斯手艾勇因为生病缺席。主唱老憨说可能同伴因为各种原因掉队,但是没关系,生活还是要继续。

屏幕上浮现绿色的三角,而后转为黄色、红色,三种颜色融合又分散,变成了 Kawa 的 logo。太阳出来时是红色,麦子成熟时是黄色,森林是绿色,这些色彩都是佤族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主唱老憨的袜子也是这三种颜色

无人声的 Intro 演奏出了慑人感,但转而又是部落式聚会的轻快,进入云南地界,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对热带地区的神秘保持敬畏,跟着佤族、拉祜族一起及时行乐。

《童谣》中主唱老憨反复唱到“想出头”,身后的 VJ 是各式颜色的瞬息变幻,配合着雷鬼的节奏,像是人走在路上,也像是万物在生长。老憨指向观众,完成了一串长长的佤语念白。《人间正道》的人声比录音版更扁,也更多了分狠劲,老憨左右左右的跳步,俨然已经成了他的标志动作。小号 solo 时,他就在舞台中间跳起了佤族的舞。

Kawa 身上的云南特质明显,但从来没有悲哀的乡愁。有些时候想,Kawa 是不是已经脱离了城市人关心的小情小爱,唱歌跳舞喝酒,人生苦短,自己开心才最重要。

老憨还用佤语祝大家像英雄一样什么都好

《干酒醉》《祝酒歌》《拉祜》《大起大落》……看过几次 Kawa 的现场,对我来说,最勾人的似乎始终都是《干酒醉》中的小号 solo,好像人们聚在那一起三杯下肚,将醉未醉。后方几个男生跳得不过瘾,排成小火车钻进了人群中央,高举着右手,更肆意地跳起来。

佤族将红毛树视为神圣之物,在《红毛树》中,他们也用合成器制造出尖利的声音,营造出回响,颇有种误入热带雨林的神奇,让人不得不对从未见过的植物心生敬意。

Kawa 在《KAWA摆舞》这首歌时教唱,老憨特意分了男女声部,点名到“女人”,他一开口就是女生也追不上的高亢,反而是在场的男人们声势浩大地回应他“啦叻叻啦叻叻”,VJ 也出现了一圈穿着民族服装的小人,牵手围着椰子树跳舞。

最后一首《Puer Man》过后,Kawa 与观众合了照,大喊“新年快乐”下台了。Kawa 说他们不混音乐圈,出来演出,回去当农民的当农民,本来干什么就继续干什么。说不定正是因为如此,每一场 Kawa 的演出都像是把云南的聚会原封不动地搬了过来。

布衣乐队

“摇滚乐牛B!”主唱老吴吴宁越一手搁在琴身上,另一只手随着情绪指点江山,上下翻飞。“摇滚乐拯救了一批我们这样的地痞流氓,让我们放下了西瓜刀,拿起了吉他,变成了好人。”台下先是一愣,随后在憨笑之中一阵欢呼声,老吴这时候补充道:“你们要答应我,也要变成好人!”台下一个女生弱弱喊道:“我就是好人......”

布衣的现场总是被老吴憨直的发言点燃,前几年老吴发言更野,现在文雅了不少,但是其中蕴含的感染力不减反增。

布衣乐队上场,台下一片欢呼,鼓手是摇滚老将 Funky,一头雪白的银发格外耀眼。鼓手、吉他手和贝斯手都是日本籍,不过有老吴站在台上,还是一口标准的宁夏口音,黑色的短袖衬衫,干净利落,就让人一下子觉得这就是布衣。

乐队一出声,台下的观众就跳起来了。右侧的吉他手台风格外活跃,前后跳跃呼掷,还时常和台下观众进行眼神交流,向一些和他眼神交汇的观众微笑点头。在弹奏间隙,经常举起 Rock’N Roll 的手势比向观众。弹奏 Solo 的时候还会忙里偷闲切换拾音器拨档,不时也会做些 The Who 乐队吉他手 Pete Townshend 的标志动作:大风车。不同的是,他的手伸直举在空中的时候,会有一个停顿,像是在向大家致意一样,让人印象深刻。

演出间隙,主唱、吉他和贝斯都掏出移动设备拍摄观众

《罗马表》《进门酒》《喝不完的酒》等等节奏简单有劲儿的歌曲让大家开起了火车,在 Pogo 的区域里,有些人眼镜掉了,或者摔倒了,都会自动围起一圈人,保护他们,甚至《罗马表》演完时,一位观众捡到了一张公交卡,于是他一直大喊:“谁的公交卡?”没人应答,就一直举着公交卡跳。

Funky 刚刚为布衣打鼓时,老吴对 Funky 格外客气,转眼小十年过去了,老吴也时不常拿 Funky 开玩笑:“Funky 老师58岁了,还是站在摇滚的第一线上!”说完就开始逗:“他不光鼓打得好,打鼓的表情也是非常牛逼的。”看过 Funky 打鼓表情包的朋友们会心一笑,Funky 也在后面发出爽朗的笑声。

前排观众几次冲上台跳水,也有人高喊西北话和老吴对话

贝斯手也是孙楠演唱会的贝斯手,她穿着短款的上衣,腰间系着一件格子衬衫,手拿一把 Sadowsky 五弦贝斯,节奏和 Funky 卡的严丝合缝,就算是录音,几乎也是一条过的水平,令人赞叹。

最后一首,布衣唱起了《秋天》,这是2004年布衣第一次来北京迷笛音乐节时候演唱的歌曲,也是他们早期代表作之一。如果不看布衣的微博,你可能很难理解这首歌里面的意义。

摄影:七仔

图片来源:MAO Livehouse

点击这里,试听 Kawa 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7/11/14

万能青年旅店:桂姜之性,老而弥辣

2017/10/31

法兰黛:一桩事先张扬的爱情推理故事

2017/10/29

大登陆成都:为了这些新的声音,我们在此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