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e飞:所有失去的都回到我身边

2017/06/14

撰文:琉球

街声独家专访

上一次 Faye飞接受街声大事专访,是在2016年十月上海简单生活节前夕,那次 Faye飞把个人表演“小天空”正式升级为“小太空”,并且许诺一定会出个人专辑。时隔仅仅半年 Faye飞带着她的首张个人创作专辑《小太空》如约而至。《河畔》、《象牙塔》、《你说》三支单曲一发布就受到各方好评,而大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终于等到你了。”

“就像回到十几年前,做第一张专辑,既期待又兴奋又有点怕受伤害。” Faye飞说完这句话,有些害羞地笑了笑。

从2004年 F.I.R 推出首张同名专辑,Faye飞已经出过七张录音室专辑,可对于自己的这张个人创作专辑《小太空》,她却像个新人一样。抛开大众既定印象,找来新的伙伴合作,新的思维、新的风格,除了她的声线依旧,似乎所有东西都焕然一新,用 Faye飞的话说,这是一张“十几年前就该做的专辑”。

“但这十多年是我人生中非常奇妙的插曲,过程中遇到的人、发生的事,每一首歌都是我的写实记录。”

失落、沉迷、怀疑、害怕,从蜷曲蛰伏到追寻自由,Faye飞用自己的生命经历,完成了“洞”到“另一端”的跨越。

突然闯进脑海的那个字

《洞》是专辑里的第一首歌,“洞”也是《小太空》概念的起源与落脚点。“洞”可以蛰伏,可以起飞,通过洞,你可以折叠时空,看见自己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当 Faye飞回看自己过往的人生,才发现,她能够在小太空自由翱翔,正是源于一个“洞”。

《洞》这首歌最先写出来的是曲子,旋律“灵光一现”出现在脑袋里后,Faye飞并不急忙为它填词,而是选择等待。“曲是很灵性的抒发,有时候你需要透过曲子去看你还不了解的事。”

三、四个月过后,有一天 Faye飞在和朋友吃饭,脑海中正循环着这段旋律,突然闪现出一个字——“洞”。

2014、2015年是 Faye飞极其难熬的时光。生活变化、失去依靠,无论是工作还是人际关系,都让她对那段时间的状态非常失望。再加上那时候 Faye飞决定建立自己的团队筹备专辑,压力一涌而上,她突然发现原来已经那么多年没有休息过了。“忘记了怎样照顾自己,忘记了怎样倾听自己的声音,一直给一直给,但心里已经快受不了了。”

沉淀,是 Faye飞当时急切需要的状态。家是 Faye飞最具体的“洞”,有时她会在自己的房间一宅就是好几天。旅行也好,祷告也罢,她在这些地方找到“洞”,把自己的身心完完全全交出去。“偏执于你过去坚持的东西,人生就会卡住。”

突然闯入脑中的字占据了她的大脑,回想起过往种种,Faye飞终于意识到,这首歌到底在说什么。“休息是为了重新发力,面对悬崖,你要跳下去,张开翅膀飞,像我的名字一样。”一束光从洞里照进来,豁然开朗,那正是她将要起飞的地方,整张专辑的概念也由此发想。

我认真觉得人死后就是这样的世界

一直以来,都有歌迷觉得 Faye飞的歌词天马行空不太好懂,但对她来说,这些是再写实不过的叙事。整张专辑从第一首《洞》到最后一首《另一端》之间,起起伏伏,起起落落,那是这三、四年来,Faye飞学习自由的真实记录。

第一首发布的单曲《河畔》,早在2012年就出现在了街声网站上,当时还叫《#23》,为了纪念 Faye飞2011年最爱的一天。恋人变为挚友,痛苦之后释然,Faye飞为它填词、编曲,漫长的创作过程道尽了从河畔到彼岸的心路历程。“与其画地为牢,不如转换角度,一定觉得要拥有什么东西,是不会真正自由的。” 

《苍穹》用异域风情描述了一种极致美好的爱情。Faye飞说她经历过很多不好的爱情,但她心里知道,这种完美的爱情是存在的。“急躁的那叫做欲望,真正的爱是可以等待的,可以用一辈子去学习的。” 

《象牙塔》作为第二支单曲,电子舞曲风加上充满活力的唱腔,展现了勇气与自由。副歌的几句话出自Faye飞的朋友小雷,那是她半醉半醒时说的话,却让 Faye飞豁然开朗。Faye飞说自己是一个很容易受影响的人,在开展个人创作的这几年,各种各样的声音围绕在身边,当满足他人成为目的,舞台就变得虚假了。“不论在高处还是低处,独处还是人群簇拥,人们总会评论,但能感受的只有你。”

说着,她哼起了“所有热闹的声音,与你无关”,随性的歌声带着笑意从电话那头传来,我突然想起她在西湖音乐节上表演《象牙塔》时曾经说,我们每个人都是水瓶,一直装一直装,但有时你可以洒出来,这就是自由。

《象牙塔》官方 MV

如果说《象牙塔》是“学习自由”曲线上的高点,那《繁华市集》则在低处漾起了一个迷人波动,Faye飞用少见的第三人称视角,写出了带着小邪恶的黑暗童话,危险荒诞,却欲罢不能。

“借酒消愁,伤害自己,沉迷于寻欢作乐,看到朋友的这些行为。我不去评论,因为我也感同身受。”这就是 Faye飞歌中迷人又黑暗的繁华市集,试图用外在的东西填满内心的空洞,她在写周遭的人,也在写曾经的自己。

新专辑的第三波单曲《你说》,是专辑中一首经典的慢歌,Faye飞的声线一如既往的干净、坚决。她以温暖的方式道出了人们在情感世界里对爱的终极认知——爱的尽头即是永恒。全曲洋溢着跨过流行音乐不同时空的氛围,好似只有时间才能带来真正的沉淀。

“我认真地觉得人死后就是这样的世界。”当我们聊到专辑的最后一首歌《另一端》,Faye飞突然严肃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她看过很多有濒死经历的人们的所见所闻,结果意外的在死亡里看到了希望。

那里四周有永远永远的光

那里空气永远不会变脏

无数的旋律却不干扰对方

看见思想的线条在跳舞

恐龙、翅膀、银河与星座编织的纱,这些美丽带着点孩子气的想象,绝大多数来自人在濒死时的真实体验。而其中那句“所有失去的都回到我身边”,是 Faye飞在整张专辑里最喜欢的一句话。就像科幻电影里时空可以被压缩折叠,那些不可避免的失去,在某个维度却是永恒的,Faye飞始终相信,自由是造物主给我们极大的信任和爱,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去学习自由。

电子是为了承载歌词的重量

从最初小天空的吉他不插电到现在的华丽唯美的电气化,如此大的转变,Faye飞说,她只是在帮歌曲找最合适的外衣。

Faye飞听的音乐很杂,电子音乐一直是她的养分之一。早到1980成立的英国合成器乐队 Depeche Mode,新到今年刚发第一张专辑的加拿大电气女声 ALLIE X,她都很熟悉,Daft Punk、Björk 更是从高中起就非常喜欢。影响潜移默化下,Faye飞对电子乐也有了自己的领悟,终于在新专辑中,让他们发芽生长。

在“小天空”阶段,Faye飞不想赋予 Demo 太沉重的东西,花了很长时间去观察、认识这些音乐。经过沉淀之后,她慢慢发现,不插电无法承载歌词拥有的力道,这时电子化的编曲就成了势在必行。

Faye飞“小太空”China Tour 厦门站(摄影:梅涵)

除了电子舞曲,世界音乐的元素在专辑中也占了很大部分,《洞》曲式与和音方式参考了调式和声,精神面则有些像宗教仪式;《Fire Dancer》是在冲绳旅游时,躺在码头边看天空时创作的曲子,运用了冲绳的音阶;《苍穹》更不用说,这首与蒙古金属乐团合作的歌曲,加入了马头琴、火不思、呼麦等众多民族元素,从词到曲都极富异域风情。《苍穹》在这张专辑的作品中完成时间较早,又经历了多场演出不断的调整,电子舞曲+世界民谣,便为整张专辑打下来基调。

2015年初成立制作团队,2016年初开始录音。已经两年没进过录音棚的她,这次不只是歌手,更从头到尾参与了制作、混音等各个内容。专辑由台湾知名制作人许经纶操刀,林佩薇、蔡奇龙、简道生等乐手一起参与制作,既有好友又有自己熟悉的班底,Faye飞回忆起为了录音北京、台北两边飞的日子,笑说比起工作更像是在旅游。

粉丝是我的知音人

5月3日,Faye飞第一次在微博上透露了新专辑的消息,有歌迷在下面开玩笑说她是“女骗子”。Faye飞看到了哈哈一笑,“以我这种速度,肯定是要等的啦。”两年半的时间,Faye飞大多是在创作、录音和制作状态,个人演出不多,来内地更是少之又少。“但我好像只唱一次,他们就全部学会了,超厉害!”说到歌迷,Faye飞第一个反应竟然是“佩服”。

除了音乐,Faye飞和粉丝间还有一项有趣的互动——“征文”。只演过一次的新歌,歌迷会录像回家反复看、反复听,还以自己的经验去解读分析歌词,写成一篇篇小散文发在网上。第一次看到时,Faye飞被粉丝的认真程度吓了一跳,内心想:哇,以后歌词绝对不能乱写。惊讶变成好奇,她反过来,逐渐变成了歌迷的“忠实读者”。在微博上,Faye飞称粉丝是她的知音,“以前有笔友,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音乐之友,透过音乐交流。回馈很难得也很可贵,我喜欢这种共鸣。”

摄影:梅涵

在《河畔》MV 发布时,街声大事做过一期策划,将各音乐平台上的评论汇总,其中就有这样一句话:“关于爱情也好,关于梦想也罢,每个人都能听出自己的理解。渐渐地领悟到,这才是我之前所不了解的、真实的 Faye飞。”

这是一张让人学习自由的专辑,这也是一张见证 Faye飞和所有聆听者成长的专辑,在洞里等待着那个熟悉的声音:”你敢说一句,我用生命与你呼应。”

相关消息

2019/12/23

持修:“宅男最会做的事,就是幻想”

2019/12/17

魏如萱谈《藏着并不等于遗忘》:《彼个所在》是整张专辑最后完成的歌

2019/12/05

魏濛:以交响为体,制造一场纯粹的沉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