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飞凤舞茶话会:街声大登陆 成都篇

2024/04/10

撰文:roubing

深夜给人休息、安静思考的时间和空间。对于创作者而言,天黑后工作是常态:排练、试音、演出,包括夜间写歌......此次街声大登陆成都站的三支乐队在夜晚来临之际都有着不一样的灵感迸发时刻,夜晚和夜晚的意象也都或多或少存在于他们的作品之中廖媛琳 & Dear Captain失联深海MissingDepth及时撤退Jane’s Fallback,本周六晚八点,享受属于我们的夜晚!

您「龙」了吗 

街声大登陆 成都站

2024年4月13日 周六 20:00
成都 四川观察·追花城市音乐现场 
阵容
廖媛琳&Dear Captain
失联深海MissingDepth

及时撤退Jane's Fallback

廖媛琳:夜深人静的时候,灵感在脑海中穿行 

廖媛琳&Dear Captain

SV:对于“龙”最初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喜欢什么样的龙的形象?

廖媛琳: 最帅的动物,非尘世的动物,很强的动物,独来独往的动物。很荣幸能跟它沾上边,因为我属龙^ ^。

SV:在发行唱片之后生活有什么样的变化吗?

廖媛琳: 以前不太爱自己,现在能知道自己做了很对的事,走对了路,触发了路上对的人物和事件,连辨别自己喜恶的眼睛也变清晰了。整个人充满了把上帝赐予的旋律和字句孵化成形的满足感,手里握住了对一个人来说最实在的东西,会超级感谢自己的付出让它们没有在我手里被浪费掉。生活从此也多了几株想要照顾好的“植物”,会想着自己为它们做的还够不够,要不要再做个视频,这里那里还可以更好……过程中也获得了新的相关能力,开始想要培育更多。

SV:这次的演出形式是怎么样的? 

廖媛琳: 吉他、鼓手PGM加主唱的三人配置+大量手绘的VJ视频,希望我们能在现场将作品里的辞藻、情绪和属于人类文化产出的真诚充分地展示给前来观演的朋友~另外有新歌首次登台,希望大家跟我一样爱它,挺好蹦的。 

SV:一般都是什么时候灵感爆发?

廖媛琳: 洗碗洗澡(有水流白噪音)和夜深人静这类大脑很干净的时候。就像《量子》里唱的那样,“量子肆意拼接的情节,在生命休憩却汹涌的脑海中穿行……灵体获得抓取和创造的能力,在宇宙乱流中安宁地拷贝和创作片段……”

SV:在音乐里得到了什么和失去了什么?

廖媛琳: 得到了Q2里提到的一切内容,也在音乐里看到了自己的一些功能。我把音乐看作人对生命的见证,选择性的接收和输出的过程都是对自身心灵的一种维护,我称之为维护,因此好的内容被刻印被加固,丢失的必然是我们厌弃的、有害的、无益的。

失联深海MissingDepth:相比日落,有太阳的白天也不错

失联深海MissingDepth Vocal:罗苑 Guitar:刘熠飞 Bass:陈蒙 Drum:张家浩

SV:对于“龙”最初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喜欢什么样的龙的形象? 

罗苑: 对于“龙”的最初印象,我觉得作为中国人来说应该都是十二生肖,或者从小耳濡目染的传统文化中对“龙”的描述吧。最喜欢的龙的形象应该还是那种很霸气很好看的插画,因为中国对于龙的形象和欧美是不一样的,但我个人更喜欢中国龙的形象。

刘熠飞: 《驯龙高手》里的无牙仔。 

陈蒙: 最初的龙的形象是来自小时候看《西游记》里面的龙王,还以为世界上真的有龙人,但是对四川人来说可能我们对龙的理解更多是“宝P龙”,最喜欢的龙是七龙珠的神龙,能实现好多愿望。 

张家浩: 《怪物猎人》里的火龙。

SV:大家乐队之外的工作分别是什么?罗苑对同时担任乐队主唱和电工有什么感想? 

失联深海: 主唱罗苑乐队之外的工作是个电工,吉他手刘熠飞是影视配乐制作人,鼓手家浩和贝斯手陈蒙是职业乐手。

罗苑: 我其实是个很六边形的人,我说的“六边形”指的是自己的特长也能在看似规则正板的工作中得到展现。外人看来好像真的很酷,文理两开花,但是我个人还是更希望有机会全职投入到音乐中,不管是乐队主唱也好歌手也好,毕竟谁都不喜欢上班。 

刘熠飞: 我喜欢上班,没事就爱在工作室呆着。

陈蒙: 现在就是职业贝斯手,乐队之外靠手艺吃饭,也算是音乐充满生活了。

张家浩: 和蒙哥一样,靠手里家伙式儿吃饭。 

SV:《沮丧的孩子会喜欢日落》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你们是更喜欢夜晚的人吗?

罗苑: 其实《沮丧娃》并不是写了一个什么故事,它看起来好像很“丧”,但细细品味后又会觉得这是一首很向上的歌曲。

我写这首歌之前是因为熠飞给了我一个灵感点:沮丧的孩子会很喜欢日落啊,沉入黑夜后不要再做回声吧。我觉得这句话特好,就为此写了这样一首呼吁关爱有情绪缺陷的人的歌。我喜欢惬意放松的夜晚,因为我好多歌都是没有压力的夜晚写的,比如《冬夜的猜想》。 

刘熠飞: 以前喜欢晚上,但是年纪大了熬夜第二天难受,现在比较喜欢早上起来能看到阳光。

陈蒙: 我会比较喜欢夜晚,因为夜晚人少,开车不堵。 

张家浩: 喜欢白天,有阳光的白天。

SV:理想中最时尚的演出服饰搭配是怎样的?

罗苑: 我对于演出服饰颇有研究,家里有个衣柜专门放我演出穿的衣服。其实我平时并不是一个时尚的人,日常很多“丑衣服”,但它们都很舒适。导致我们的乐迷评价我是:“罗姐把为数不多的审美都放在演出服装上了”。

我自认为我的演出穿搭挺帅的,至少目前来说还没因为穿着收到差评(orz)。最理想的演出服饰就是贴合乐队的调性,穿上最适合自己的衣服,呈现最好看的演绎吧! 

刘熠飞: 罗姐会给我dress code,不能随便穿。 

陈蒙: 我自己一直想能赤裸上身,演出一次,然后胸口一个大纹身(当然纹身是幻想,我怕痛)。 

张家浩: 对搭配没什么要求,只要自己穿的舒服就好。但是还是逃不过罗姐的dress code,她真的很严格。(bushi

及时撤退Jane’s Fallback:海和月亮可以包容一切情绪

及时撤退 Jane's Fallback Vocal:巫和雯 Bass:肖长胜 Drum:王一翔 Guitar:龚文能

SV:对于“龙”最初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喜欢什么样的龙的形象?

及时撤退: 小时候看的舞龙的电影,后来又在很多动漫和歌曲里有看到。喜欢那种结合传统和现代一体的比较震撼的赛博朋克龙。

SV:及时撤退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Jane”是谁的英文名? 

及时撤退: 最早是主唱写了一段话:“不必期待事事皆有回响。如若不对,请及时撤退”后来取名看到这段话,又结合了大家的经历觉得很符合“及时撤退”的含义,于是就定下了这个名字。“Jane’s”实际上是及时的谐音,翻译过来也可以叫“简的撤退计划”,Jane可以是我们每一个人。 

SV:“海”和“月亮”是你们经常描述的意向吗?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它们? 

及时撤退: 主唱97很喜欢海和月亮。月亮总是高高悬挂在天边,明亮又皎洁,照亮很多像她一样的夜旅人。而海能包容万物,好像能寄存所有好的、坏的情绪。相比于那些炽热的表达,她更喜欢隐晦的,清冷的意境。

SV:同天演出的其他乐队你们最期待谁?

及时撤退: 廖媛琳!因为失联深海和我们关系比较好了也看过很多次了(没有看腻的意思)

您「龙」了吗

街声大登陆 上海站

2024年4月27日 周六 20:30
上海 育音堂 凯旋店
阵容
8bite
9X

暗色轮廓Silhouette

相关消息

2024/05/31

卧虎藏「龙」茶话会:街声大登陆石家庄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