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自己的现场演出录音,你的第一反应是——

2023/09/13

很多人一说到自己写的日记、作文、小说,都是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好像给别人看两眼都是“公开处刑”。等你长大了,拿起乐器站在舞台上,成百上千次的排练转换成了一张现场录音专辑。当听到自己演出当天的现场录音的时候,音乐人们的第一反应是怎样的呢? 

比起录音棚里的精雕细琢,Live版音频有很多无意中的小状况,有些可能是神来之笔,有些可能是一种瑕疵。在这些作品中,我们时不时还会听见一些前排观众的交谈,或者是站在舞台上的音乐人们无心的口头禅。一切都会指向2023年春夏之际的这些难忘的演出——你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吗?

听到这个录音,你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有话

捞鱼:别的乐队都好好听好舒服,而有话的歌有一种很挣扎的感觉。

nana:xx的2017年的歌终于在线上可以听了。

十十(小号手):上班又要迟到了。

 有话@街声大登陆深圳站

和平和浪

这首歌的现场版相对专辑版本有比较大改变,听上去演得还行,打消了一些顾虑。 

ChocoBonnie可可邦尼

NU SPACE门口的火锅店。

想想XiangXiang

宽宽:录音里灯好闪。

史悲:阿茶。

阿东:去livehouse基本没有准时过。

啊茶:终于又发歌了。

子怡:是我本人,没什么时间观念,经常迟到,希望以后少迟到。

想想@街声大登陆深圳站

KunppleZz:“啊,原来我在现场说了这样的话吗,是不是不该讲这个的,好严肃” “第一个上场的我应该有很多人没看到吧” “下次一定不能……紧张放松点”……会同时迸发出这样的想法,但是仔细想了想又觉得,哈,还是算了不多想徒增烦恼。

漫波:赶紧听听有没有跑调,哈哈哈哈哈…… 

狮童乐队

喜儿:仍需努力,感觉自己没有表现很好。舞台上的状态需要调整。

狗蛋:听一听哪个人弹错了。

salty lemon:祝大家父亲节快乐,不要再拿搞笑图片当VJ!

salty lemon@街声大登陆广州站

想到这场你第一件事想起的是什么?

有话

捞鱼:能跟朋友一起演出太开心了。

nana:有好多优秀的乐队,听完这次的合辑后关注了好多喜欢的乐队,也开始多听其他乐队的作品了。

十十:我要上班所以没去。

狮童乐队

喜儿:会想起狮童第一次站在街声大登陆舞台的时候,感叹时间飞逝。细数自己的变化。

波波:2021年跟乐队那次“深水狮”联合演出,离队前最后一次演出。

狮童乐队@街声大登陆成都站

和平和浪:2018年第一次参加街声大登陆的时候,挺怀念那时候的状态的。 

想想XiangXiang

宽宽:演出前雨好大。

史悲:啊阿茶。

啊茶:演出前不要喝酒(演出时打错了但好像没有人听出来◉‿◉?)。

阿东:可以坐时光机回去淋雨。

子怡:我的绿色眼影。

KunppleZz:可能是我演出经历并不丰富的原因吧,一想到某场具体的演出会有自己觉得“啊好尴尬”的场面就会有保护机制立刻扼制自己去回忆。这次演出在演到一半时,VJ突然因为不知名原因黑屏了,当时唱完发现了这个故障我还去鼓手那特意看了下能不能抢修,尽管观众们可能没太在意(感谢灯光师),但我还是会觉得这下好糗。

KunppleZz@街声大登陆苏州站

漫波:想起来一早四点多起床收拾去机场,然后在飞机上耳朵还发炎,痛了半天。 

salty lemon:终于要来街声大登陆了。之前一直很想借着这个契机和舞台来多认识一些新朋友,但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如愿,今年总算是达成了。

ChocoBonnie可可邦尼:和大家一起开心跳舞的欢乐夜晚。

说到这首歌的创作,你第一件事想起来的是什么?

和平和浪:iPhone闹钟。

salty lemon:想起那趟开往春天的地铁,想起那些想要留住但又溜走的东西。

漫波:《爱人》这首歌的live版,是在排练室即兴改编出来的一个版本。

想想XiangXiang

宽宽:大东街好舒服。

史悲:阿茶。

啊茶:作为一位鼓手,队友喜欢教我打鼓。

阿东:猫(阿头)。

子怡:歌词其中一个灵感来源,一张照片:一颗石头上结成的冰就像一颗心脏🫀

KunppleZz:那必然是当时我刚买的电容麦了,这是我第一次在我的卧室里尝试用这支麦录人声,当时给自己的感觉就“嗯,很不错,这钱没白花”。

有话

nana:第一次尝试编曲的歌,完成时自己听了一晚几乎没有睡觉。

ChocoBonnie可可邦尼:自由和不自由两种状态的转变,梦和现实的切换。 

狮童乐队

波波:第一次的听到感觉最重要,表达得最自己,不刻意。

狗蛋:录鼓的时候改了很多东西,改到我都忘记了。

喜儿:会想起自己在那个熟悉的卧室里思绪飞扬但生活暗淡的日子。

鲨鱼:想起这首歌创作的时候,还在娇子音乐厅的楼上,也是昏暗的灯光和楼道,喜儿正好就说有一首这样的歌,听一下。 

说到自己的乐队,你第一件事想起来的是什么?

ChocoBonnie可可邦尼:每场演出后的大餐。

狮童乐队

狗蛋:希望大家都精神稳定。

喜儿:不想上班,想全职做乐队。

鲨鱼:想起《臆语》前面节拍器和吉他。每次说到乐队,就想到《臆语》这首歌,是打动我加入的原因,一种无法忽视的生命力。

波波:想起之前的每场演出。

橙子:觉得每个人都特别漂亮和有生命力,感叹那么不同的五个人居然能长时间的融合在一起。 

salty lemon:感谢大家,很难得聚在一起。

和平和浪:健身。

 和平和浪@街声大登陆上海站 

有话

捞鱼:EP准备要发了!!李平过了母带之后真的绝好!!

nana:早日发EP!

十十:我怎么老要上班。 

漫波:全员爱打游戏,哈哈哈哈。

KunppleZz:是自己的下一个音乐项目,一张新的专辑。从去年初夏开始录音和计划,到现在无数次补录和修改,希望能把自己能做出的更好的音乐做一个具体呈现。

想想XiangXiang

宽宽:彩东没有派对。

史悲:阿茶。

啊茶:想演出(有演出请联系我)。

阿东:好大的头。

子怡:想想的logo。 

说起这支乐队的前景,你第一件事想起来的是什么?

ChocoBonnie可可邦尼:大家只要看到我们的名字就能快乐!

 ChocoBonnie@街声大登陆成都站

狮童乐队

狗蛋:第一次起飞就是在街声大登陆。

喜儿:还没有站在主舞台用最好的灯光舞美,还没有看到主舞台傍晚的余晖。

橙子:希望能尽快脱离打工的苦海,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无限潜能的全职乐队。

鲨鱼:希望可以先从黑龙江演到新疆,然后可以从北半球演到南半球。

波波:前景不重要,热爱最重要。

和平和浪:发歌。

KunppleZz:会殷切地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听到、喜欢自己的音乐,我觉得任何一个从事音乐行业的人都会在乎听众的反馈,至少我很在乎。期待有更大的反馈基数,我才有资格去谈“前景”。

想想XiangXiang

宽宽:像阿茶上楼梯只看手机不看路,想想会闭着眼往前走。

史悲:阿茶。

啊茶:和粉丝的十年之约(开玩笑)。

阿东:有型,长寿。

子怡:现场的朋友们。

有话

捞鱼:做一场很棒的专场演出。

nana:发布更多歌。

十十:能不能不上班了。

漫波:希望争取早日开启巡演吧,能去更多的城市,让更多的人能听到我们的音乐。

 漫波@街声大登陆成都站

salty lemon:没有未来。

收听《去Livehouse要迟到了!》

相关消息

2023/12/04

你在后备箱里丢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