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乐队:下一个目标是在郊眠寺和万青打麻将

2023/06/12

撰文:孙大猴

结束12场破千人专场演出,受邀登台国际顶级音乐&艺术节 Clockenflap,老王乐队的足迹在今年春日遍布亚洲多个城市,要带着新作在春、夏、秋、冬和大家相遇的约定生根发芽。距离上次巡演已过5年,当熟悉的《安九》在声生不息宝岛季被翻唱,作为原唱他们被带回大众视野,转而不紧不慢展开夏季巡回,率先落幕西安/重庆/成都/长沙,几站接近售罄。在五六月交汇的初夏高考季、毕业季,听着写给莘莘学子的那些歌,心底最深的情绪被蒸腾进炎热空气,一次采访再度拉近我们和老王乐队的距离……

每周一和周四,老王乐队的五个人都会收拾好东西走向台北The OURS排练室,开始一天类似上班一样的排练。把之前的作品排练几遍,对新的作品进行一遍一遍的修改和编曲。得益于录音设备的家庭化,很多乐队会为了追求效率,实行“一人主导,大家按自己的方式修改”的方式来创作。但老王乐队仍旧坚持着“前数字录音时代”的排练方式,通过友好又漫长的排练室“交流”来进行编曲作曲。也正是在这些时间里,老王乐队表示自己“越来越了解彼此”了。

在平常的一天里,大家又像过去一样,经过五个人的检验,终于排出来一段满意的段落,虽然“交流”的时候分外艰难,但是之前有多难受,现在就有多高兴。在大家一片欢欣鼓舞的气氛中,突然谁鼻子抽了两下:“哪里烧了?”吉他手伟硕四下寻觅才发现自己脚下的一块效果器正在冒烟。 

给效果器断电之后,这一块效果器也不响了。于是这个平常排练室的一天就因为这次效果器的“献祭”变得独特。而每一个这样小小成果:切口,乐器的段落,演唱的旋律……都是这样一次次的“献祭”构成的,虽然不是每一次都会有实体(效果器)的参与,但每次都有这几个年轻人的热诚和希望和时间的参与。

都是生活的一些如实反映吧 

如果听了老王乐队《黄色的房子映照清晨的天空》这张专辑,大家会发现那些考试、同学、舍友、小卖店、邻居的故事少了,更多的是一些生活中的景象。就像题目所说的,对于每一个从事创作的人,见到凌晨几点的城市是太正常的景象了。

早上起来去窗台上浇花,做一做运动,中午在几家喜欢的便当之间挑选一家,玩玩游戏,看看剧,刷一刷“一些营养不大的APP”……毕业创业的老王乐队成员们在没有工作、不排练的时候也过着这样的日子。主唱立长说起短视频网红如数家珍,宝鲁日是怎么叫外卖到蒙古包的,阳光四姐妹、大胃王阿浩……贝斯手洁民把K-Pop女团的歌曲改编成贝斯Cover,伟硕自诩“沙发土豆”,大提琴手佳莹则会看看大陆的电视剧,最近看的是《长夜烬明》,会元则每天都会去排练室练练鼓。在这样的情况下,确实离着补习班越来越远了。

不过好在和曾经的同学们聊天还在一个频道上,虽然大家的生活状态不尽相同,但是对于生活里的迷茫,和人相处的困惑总是大差不差。老王乐队一起开公司创业,同学们大多打工,很多事情也都相通。洁民总会在录音演出中认识喜欢K-Pop的新朋友,虽然赠送给他现在这把颇为贵重的Bacchus的大学同学已经“发了大财”,毕业这几年再也没有碰过贝斯。有的朋友虽然朝九晚五却迷茫懵懂,得过且过,而立长则“三省吾身”,每晚都要总结今天的经验,盘算明天需要完成的事项……

很多情绪都是这几年的疫情中的感受,“我们不再互相熟悉的那个秋天,我坐在书桌前面,心里有一些感觉”“除了感情我一无所有”“春天不如预期,没能一起度过”……这些歌词在乐队成员们对自己平时的生活的讲述中,在像旁观的精灵一样的单簧管音色衬托里,显得越发活灵活现。比起《吾日三省吾身》《吾十有五有志于学》里面奔涌而出的少年意气、直抒胸臆的表达、来势汹汹的器乐独奏段落……2023年的老王乐队确实有着少年心气放在一个罐子里发酵之后的样子。 

在开头这样的排练场景发生无数次之后,老王乐队就可以进棚录音了。

这次鼓和大提琴的录音是在台北的玉成录音室。玉成录音室原来是一个戏院,在寸土寸金的台北,这么大的录音棚几乎是独一份的。不光是录音棚,即使是控制室也是颇为宽敞。 

乐队录音中,最受环境影响的就是套鼓录音,会元的对玉成的评价就像几年前皇后皮箱录音时候阿怪的说法一样:“鼓刚录出来就像是母带过的成品了。”


在玉成戏院

这个关于纵深的讨论在成都草莓音乐节后台继续了下去。

一直被称为“河北口音”的老王遇到了河北省代表万能青年旅店,讨论到录音,经营着郊眠寺录音棚的万青一听录音,立刻就表示:“录音一定要有纵深,声音才能好听!”并对玉成的录音赞誉有加。

在制作人李孝祖的建议下,很多在排练室确定的编配,也会在他的建议之下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比如《千百万只手》的主歌第二段(2:00左右),洁民本来就安排了一段非常朴实的贝斯根音沉稳的演奏。李孝祖觉得不够好,为了启发洁民,他直接打开了Daft Punk的歌:“贝斯就是要这么冲啊!”洁民说好啊好啊,开始各种加花,各种Jam,于是这一段直接变成了满满当当的一个贝斯Riff。

这首歌的开头(00:31)和声也同样如此,李孝祖赶着所有成员上去,必须一人贡献一段自己的创意和声音。确实最后听众对那段和声都印象颇深。

甚至在《春天不如预期》里,单簧管演奏家楊蕙瑄 Hui-Hsuan Yang很快完成演奏,但李孝祖听后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皱着眉头似乎在说:“太完美了吧。”于是伟硕临危受命,也用单簧管演奏了一遍,一个破音让李孝祖一下子觉得对了。但是在演奏家的抗议之下,只得在Credit里标注 (單簧管2:37 #F破音:童偉碩)。

“和之前不一样,我们之前录音的时候就是把排练室的成果原封不动录进去。”老王乐队说。

巡演永远是新鲜的

上一次的老王乐队巡演是在2019年,那时候的他们刚刚毕业,有着初生牛犊的莽劲儿。虽然今年的老王在很多地方表示了对这一轮巡演忧心忡忡,但是真正演了几站之后,尤其是经过了很多之前从没想到的问题之后,他们已经云淡风轻,几乎不记得自己还有担忧的时段了。

是的,如果你经历过飞机临时迫降,凌晨卧铺火车赶往下一城市,经历过演出之中突然停电十分钟,那你估计也会觉得啥都没什么了不起的了。

即使你不在现场,你也可以看到歌迷们拍摄的小视频:立长在长沙站刚讲完自己吃了太多辣的,所以演出前在后台多耽搁了一阵,引起大笑之后,现场就变成一片漆黑了。一群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小伙子们非但没有什么意见,反而对这样的意外非常兴奋。

就像小时候停电了街里街坊都会凑到楼下聊聊天一样,老王乐队也都聚到了台前,大家用手机闪光灯打着灯,立长、佳莹拿着扩声筒发出一些Lofi的声音。这十分钟显然是意外,但是对于乐队和观众都是难得的体验。

但是飞向西安的飞机迫降在榆林,乐队连忙买了夜里的卧铺去西安这样的感受就只有乐队自己了解了。西安还是乐队第一站,大家的语言、演奏、串场的能力都在恢复中,好在过了西安,基本大家就流畅了。 

本来因为各地和台湾地区场地、设备的差异,老王乐队很可惜没法把同样的设备和舞美呈现出来。不过他们在西安看到了精致肉夹馍/普通肉夹馍,既然肉夹馍都有不同的定位和价格,那就坦然了因地制宜,尽力而为吧! 

老王乐队重庆站现场 摄影:@抹茶鲜橙多

乐队也说到了很多还没来得及去的城市,每一座城市演出前,他们都会和观众们进行一番关于风土人情的交流。成都的一家推拿店的老板就因此受益,自从老王乐队在台上说完之后,越来越多的观众来到店里,并表示:“是老王乐队推荐的!”老板因此也和老王乐队讲了自己日后想要拥有一家门市房的愿景:不再用承受租金的盘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业务。

伟硕表示自己非常想去云贵高原,听说那边会戴着氧气瓶演出,自己很想试一试,话没说完,队友们就一通吐槽:真到那里你就知道啦!

几年前,老王乐队曾经许愿过想和房东的猫一起吃火锅,果然他们在2020年成了他们跨年演出的嘉宾,并且吃了一顿火锅。那么现在他们还有什么愿望?那就去郊眠寺跟万青一起打麻将吧!虽然七嘴八舌聊着:“河北的麻将打法我们可能不会”“会不会输太多钱回不去家”,但是还是嘻嘻哈哈的,带着大学生那种天然的好运气,让人不由得相信他们这个愿望也一定会实现。

 老王乐队巡演长沙站 图片来自微博@老王樂隊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孙大猴 

“时光流逝之际我们也完成了一些作品
作品的呈现中饱含四季的意象
音乐中除了诙谐的控诉、深层的自省以外
更多了浓郁的情感
希望我们能在春、夏、秋、冬相遇”

——老王乐队

「黄色的房子映照清晨的天空」
老王乐队新作夏季巡回
5/21(日)西安 西演SPACE·塞斯拾陆
5/25(四)成都 CH8冇独空间(完美店)
5/27(六)重庆 寅派动力
5/28(日)MAO Livehouse长沙(沙湾店)
6/24(六)合肥 ON THE WAY
6/27(四)北京 福浪LIVEHOUSE
6/29(四)杭州 MAO Livehouse杭州
7/1(六)上海 MODERN SKY LAB
7/2(日)南京 稻香音乐空间
7/6(四)厦门 WOKESHOW星巢沃克秀
7/8(六)广州 声音共和Livehouse
7/9(日)深圳 B10现场

相关消息

2024/02/22

芒果酱 Mango Jump:一年半过去了,我们还是习惯打直球

2024/02/05

卧谈|南都皇后:现在还有英伦乐队吗?

2024/01/31

MC HotDog热狗:原来我不是一直幸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