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现场丨野外合作社《如何在风中》:解读你就输了

2020/09/08

撰文:孙大猴

“如何在风中”

2020年8月初,在广州音乐集,野外合作社乐队的经纪人陶傲慢带着沙棘草参加当晚演出,顺便说起了野外合作社的这个计划 —— 做一场戏剧和直播结合起来的演出

当然这是第一步,大家也都看见了1.0版,说明2.0、3.0的念头应该也在酝酿中了。

这场由南京音乐厂牌以太出品、野外合作社主唱王海洋编剧和导演的《如何在风中》,从一开始就显示出压抑的气氛。王海洋的脸充满了整个屏幕,在水中被憋得怪难受的样子。出现了护士、药丸,然后是野外合作社非常代表性的病号服。

看到这我的第一反应是:王海洋咋瘦了这么多呢?

在2017年简单生活节的微风舞台上,一眼看过去,野外合作社就是一身病号服,在相对温柔悦耳的前后音乐人中显得格格不入。可哪个音乐人、哪个人在成长中没有被孤立,被“格格不入”的时候呢。似乎这一点深深根植在野外合作社的创作中。 

王海洋扮演王狄,在精神病院回忆自己是演出场场售罄的摇滚乐队主唱

《等待》开场,明眼的观众一眼就看出来是在南京欧拉。在舞台装置、灯光 VJ 的配合下,野外合作社开始了直播。

 

一曲终了,就是一段王海洋(剧中叫王狄)和“严医生”的一段对话。里面也加了好多梗,比如医生知道王狄工作单位是欧拉艺术空间之后恍然大悟:“我们这(精神病院)好多都是你们那的!”

这是比较浅显的。

还有比如王海洋后背上写的:“宛平南路600号”,恐怕上海以外的朋友就不明所以了,这是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比较深层的,可能只有北京市房山区的一部分朋友懂得的梗也被埋在了里面:房山区有一个镇子叫做河北镇,由于离着河北省本来也不远,于是这个镇子的人常会被误会是河北省的。

这不,严医生也误会了:“哦,你是河北的,我也是,我家石家庄的。”

剧情就这么假正经地进行着,虽然使劲在布景、演员表演上创造紧张压抑的气氛,可是台词却老藏着这种“不严肃”。

在这里我很想回答这位问“鼓手为什么要围起来”的观众:是因为套鼓的声音太大,鼓声会传到主唱的麦克,吉他音箱的麦克等等其他麦克里,造成一些调音的困扰。

接下来,严医生解释王狄的病情——“多重人格”的时候,又用了小绵羊的例子,还非要在这个冷峻的环节里用喜羊羊、美羊羊来解释。随后又开始暗喻摇滚乐,“别的羊都服从安排,早睡早起,你这只羊非要夜里去 Livehouse,甚至还开火车”。然后王狄又一本正经地解释:“那不是真的火车啊!”

《平流层以上》、《暖层》演出之后,王狄和他的病友聊起了“尿”的问题。

说了半天,主旨在说,为什么都是水,我们就那么嫌弃尿?中间又有好多小心思,比如关于尿的“骚”的讨论,什么“生而为尿,我很抱歉”。

之后《狂欢》的演奏中,特邀舞者吴海琪在台上跳起了舞。

“ 来吧 / 跳一跳舞吧

反正你也找不到出口

此时此刻 / 我们都是安全的 ”

弹幕里有人说道:“这可能是第一次有人在欧拉跳真正的舞”,言下之意可能是讽刺某些歌手的舞台动作

结尾是何佳演唱的野外合作社的《南京之声》,在开头编曲还借鉴了一段《Girl from Ipenema》。

主唱王海洋是北京人在南京,两座古都一南一北,但是“浑不吝”这种特质是非常相通的,解释起来就是“很放松、什么严肃的东西都能开玩笑”。和之前草东没有派对的剧比起来,草东虽然表达和演出都十分轻松和日常,但是想表达的内核却是严肃又深邃的。比起来野外合作社正好相反:表演布景都是严肃的,可是真正的内核却有着很“后”(post)的风格。

片子里演员很严肃地说出的台词,却是荒诞又异常,这种本身的反差让人有种奇异的感受。

可能这种路子对于野外合作社的歌来说也适用,当大家去用各自的才学解释《复活》的时候,解释一句句深奥的解释的时候,可能作者只不过是热爱这些字词放在一起所诞生的独特的感觉和体验。

总之,对于一个相对独立的乐队来说,把这件事做出来,就已经是个成功了,我们不妨再期待《如何在风中》2.0,3.0里还有什么好戏。

现场图片摄影:1073STUDIO

截图来自“如何在风中”直播画面

作者:孙大猴,校对:外外

收听野外合作社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9/21

夏天还没结束,我只想和你快乐地跳

2020/09/04

许飞:唱起歌,才是她乘风破浪时真正的样子

2020/08/17

妈妈不管我玩乐队,来自广州茶城底部的叛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