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旅行团乐队《似你似我》:人间烟火,与你有关

2020/12/11

撰文:旅行团

旅行团乐队在11月30日发行第二张专辑《似你似我》。“人间烟火,似你似我,旅行团2020的第二张唱片,与你有关。”主唱孔一蝉的置顶微博或许可以概括这一张专辑。

孔一蝉也陆续在微博与大家分享了部分歌曲的创作故事与感受。我们将这些内容集中在这里,一边听这张充满烟火气息的专辑,一边看他们的故事,相信大家可以从中找到自己。

《阿奶》 

两年前奶奶去世前,一个人躲在深夜的厨房痛哭流涕写下的歌,第二天带着这首歌从北京赶回她身边,陪她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这期间我把歌一直放在心里,没勇气唱它,太疼,直到今年在西安录音时完成了它,算是了了心愿,我和阿伟是老人家带大的,想对她说的话都写在这首歌里,此刻,我很想念她!

《最好的时候》 

 一首写在《红色的河》前后的歌,阿伟第一次给我听Demo时是一首很慢很慢的,用钢琴伴奏的,用虚弱假声唱出的版本,很忧愁,甚至是些许绝望,很Jay-Jay Johanson,就这样,坐在去吃午饭的车上,我和他都沉默不语感受着歌,望着窗外的秦岭。

等到做这首歌的时候,阿伟推翻了之前Demo,决定把歌提速加快,向我们演示完功能段落后,他让徐彪尝试加入一个轻快的律动,子君的贝斯进入跟着鼓点一起跳动,我在旁听感受,先看他们怎么弄,一步一步的加入别的乐器后,底色原是忧伤的歌转变成了一首轻快的,浪漫的,阿伟式的情歌,跟他本人一样,明明很脆弱敏感却又要故作潇洒的状态。

在确定结构方向后,我们先从调鼓入手,别看徐彪舞台澎湃浮夸,但录音时他对鼓的音色拿捏很准确,耳朵单听敲击和通过设备录到计算机里是两回事,这是多年多张唱片录制下来积攒的经验,根据歌曲的风格和需求调出最合适的音色,这首歌你能听到每一下军鼓和底鼓都是松弛的,这是因为松了鼓皮,像人一样,情绪绷紧和放松是截然不同的状态,另外,这首歌律动比较重复,爲了区分段落感,他拿两块镲片摞在一起制造出不常规的镲片声响,让听感元素变得丰富有趣;贝斯是回到北京后才录制的,我们邀请了老朋友王聪来献艺,律动型贝斯选手里他是明星球员,他也不负众望出色地交出了一条完美鲜活又调皮的Bass Line,贝斯在一个乐队的作用是很重要的,就像球场上一个骚气的好后腰一样;和声方面你戴上耳机能听到一个性感的低八度,来自冥王星的Hulu Boyz主唱库金,录音那天他来找我们玩耍,他没有任何时间准备就被我们关进棚里录了几条,录音是很随机随性的事情,玩是最重要的,这首歌录制得很愉快,除了黄队稍有不适,因为吉他部分是最最后才找到的演奏灵感,具体原因:不详。

最好的时候,可能就是他戴着左耳,你戴着右耳,总之,这是一首适合恋人间一起聆听的歌,如果你是单身,那你就把我暂且当作你的恋人。

《老朋友》 

这首歌写在今年的一月二十四号,乐夏巡演上海站结束后便返柳过年了,一年的工作结束,回到柳州立马约上发小朋友们相聚踢球,我们每年都会有一个贺岁杯,不变的传统赛事,那会柳州还没受到疫情太大的影响,也没想到那之后的几个月里,世界会变得那么疯狂。

随着业务繁忙和年纪增长,大家身材逐年的,从S变成了M,L,和XXL,可每年来到球场,你都能感觉大家的眼神还是相识的那个贱贱的样,还是没心没肺的调侃对方,球场上默契犹存,只是身体越来越跟不上球,思路到了身体做不到,心照不宣地笑一笑,我记得那天,比赛都快结束了,仍有人赶来,只为见上一面。


球赛完看着微信群里合影的照片,一股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关键是在吃夜宵时,左手啃着油条,嘴边就着豆浆,看着一群老男人的合影,伤感了起来,于是,拿起了手边吉他,《老朋友》的词曲几乎一气呵成的出来了,歌词里都是亲历的故事,歌里的小巴西,是旅行团前身The Shadows的主唱禅佑,这首歌虽然主线写的是我和他的故事,但很多歌词是涵盖了很多兄弟间的情感的;这两年的歌词写了很多很故事线的歌,比如:《她在哪,家在哪》《阿奶》,是因为这些事都一直放在心里,这是我刚开始写歌时最不擅长最渴望的写法,这方面我是受了李剑青《匆匆》歌词的影响,李宗盛歌词太厉害,他能用很多场景和大白话将心里的话娓娓道出,一字一句地越来越触到内心最疼最难以触碰到的那部分;我发现这是需要放下杂念、套路和所有束缚后才能实现的,先不说写的好坏与否,创作者最需要是剖析阐述自我,一首歌装不下太多东西,很幸运,我把想说的话都放在了一首歌里,不溢、不满,正合适,这是来自创作的快感和成就感。

插画:小民老二

这首歌是今年双张唱片里最早录制的歌,记得是三月二九号,我们刚抵达长沙录制《歌手》第二天,疫情中相见的哥几个,又多了层莫名的意义,对在一起玩音乐这事格外珍惜,于是抓住空档时间,在老友达达的录音棚录制了这首歌,录制过程其乐融融,这也体现在了制作名单里,因为徐彪那会在北京,鼓手就变成了话多活狠的子君,录音是临时冲动的决定,录音棚里没有鼓,于是棚里有什么就用什么,我们拿箱琴的琴箱替代成了手鼓音色,反而得到了意外的独特,角落柜子里看到个卡祖笛,也录了下来;然后在晚上的时候,原本计划过来对接拍摄工作的主持人郭涛和PD温导,活生生的被我们带到录音间里,强行安排加入我们一起录制和声,你想想,都没寒暄几句,屁股都没坐热,还不知道我们各自叫啥,就被塞进一张A4纸歌词学唱几遍过后,就迅速被强行安排录音了,中间还被迫一起帮脑洞修改歌词(一起看性教育的Movie,改为了:硬盘突然多了两个T)是的,和外面那些旅行团一个模式,强行把旅客带到指定店里消费一样一样的,当然,有朋自远方来,我们自然是备好了酒水和果盘的,大家喝着酒,唱着歌,最后在音乐中雀跃的结束一天,《似你似我》发行那天,我们把歌发到群里,心照不宣,大家都很怀念和回味那天,感恩音乐给彼此带来的特殊魔力。

 

《老朋友》原计划叫《老友记》,但鉴于南北文化不同,把歌名做了取舍,但其实,我后悔了;这首歌适合深夜食堂里一个人看着老友照片时唱,适合听到歌时第一时间分享给你最好的朋友,适合KTV举杯欢唱,适合老友聚会相拥而唱,更适合在旅行団的现场一起唱,不知你发现吗,这首歌你听不到太多孔一蝉的声音,是因为这首歌是属于大家的歌,是需要大家时一起合唱的歌,所以接下来旅行団的专场音乐会里,我们会邀请台下的你们和我们一起完成这首歌。

《下一站》

《下一站》这首歌写在参加《乐队的夏天》之前,但第一次演奏却是在《乐队的夏天》第一季的舞台上,随着专辑《似你似我》的收录,这一前一后,大家都参与其中,都有不同的感受,所以这次集结抽取了些大家的问题,来一起完成这篇“旅行团音乐秘方”。

@毛小田总是很迷糊:为什么把歌名从《夏一站》改成《下一站》了呢,谐音梗挺好的呢。

孔一蝉:我们写过很多关于夏天的歌,乐夏版的《夏一站》是那么多个夏天中具有重要意义的一站,但2019的夏天再精彩再绚烂,也只不过是人生中的其中一站;从《夏一站》到《下一站》,不只是文字的区分,就像飞行有里程积分,这首歌录音室版本的呈现,我觉得则是内心成长进程的呈现。 

@Emiko等等等等等:觉得在乐夏那版本感到了一股不服的劲儿…这一版虽然唱着“此刻很焦虑”但总体感受是和解了就很坚定的感觉。

孔一蝉:记得那天我录完这首歌的唱时我和大家说,我感觉到,我从乐夏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和解和放下的感受,大家说也有这个感受,感觉再次演奏时,是释然的感觉;借着这个问题我想分享,其实我是很在乎那场失利的,男人生性好战,何况当时比赛比到最后的程度了心只想着再晋级,我遗憾的因素来自海龟被淘汰来自PD的手足情深来自乐迷无私支持,我想为了他们晋级,我承认当时我深陷在现在看来特别傻的游戏圈套里,那是一种让人情不自禁的场景角色设定,要不然也不会出现《Bye Bye》时杀红的眼,和《鲁冰花》时情感的彻底决堤,时也命也,现在看来,那会的表现的确是缺失理智用力过猛,心态被胜负心搅了局,但我感谢在这个夏天的所有际遇,就像第一个问题中问答的,我在乐夏中得到了历练和成长,收获了非凡的,团队牢固在一起无畏向前的巨大力量。

@岸边露伴画室:我比较想知道为什么乐夏版《夏一站》前奏选择了《悲伤珊瑚群》呢?

孔一蝉:节目里有个细节,大家留意的话会听到乐队正式曲目演奏前,都会演奏一段音乐,那是因为要等升降屏升上去后正式演出才算开始,一个拉开帷幕亮相的仪式感,很多乐队都会拿自己别的作品片段式的演奏,《悲伤珊瑚群》和《下一站》在和声上一样,而且也寓意在一段绝境路途后,如何重拾希望走向下一站的意思。

@琪琪米琪“此刻我很焦虑,和世界满是分歧”这句歌词现在和当时乐夏写的时候的心境有什么不同吗?

孔一蝉:现在心态相比去年又成熟了很多,特别是在经历疫情过后,我和身边的家人朋友似乎都变得更珍惜彼此,这种变化在很多细节里,也放在了音符歌词里;“相由心生,境随心转,命由心造,福自我召出自”,这是《无常经》里说的,这似乎是千古不变的规律,这句歌词后边跟着的是:“明知问题在自己却又脆弱矫情无理”,是对前一句歌词的回应和自省。我认为焦虑和分歧都是情绪的产物,情绪不可能抑制为无,且一直是变化着的,所以观察和正视自己的各种情绪,把它变成游戏,可能就变得好玩一点,这种应对会伴随一生的,就像孤独一样,是人生的一部分。 

@孟馨曰梦最喜欢“拿着原始工具对抗钢铁森林”。“排行榜和课本一样理想矮子主义”是什么意思哇?

孔一蝉:谢谢,首先,你很有品位,其次,歌词里的“原始工具”指的是吉他,这几年里我偶尔会收到圈内音乐人的声音,觉得旅行团那么高产,但宣传力度又不够,发了也是白发,很多歌都浪费了;我非常不同意这样的看法,如果对方是商人,从商业角度来看是有他的观点,但作为音乐人多虑在自己不该专注的点,且时代的浮躁你跟着它浮躁那才是对才华最大的消耗,那才是真的被浪费了,歌词里“钢铁森林”可能所指的就是这些吧。音乐人应该不停的写歌,观察,思考,记录,发表和分享,但也可能是我多虑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具,我选择比较原始的,我尊重音乐,遵从内心的声音;那天听朋友聊天,说看到一个音乐获奖名单,全都是没在今年发过唱片哪怕是单曲的艺人,对于中国的音乐奖项我不能说所有都是假的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时代不同了,现在的榜单和其他商品平台一样,是利益产业链关系,但这仅代表个人观点,有奖项给我,My pleasure,没有,也是正常的,排行榜,我只在乎英超的。关于“排行榜和课本...”这句歌词不便多言,祸从口出,自行体会吧。

@不知所谓的点头朋友:想知道创作背景(因为开头四句给人的冲击力太大了)还有“唐吉诃德悲剧”“理想矮子主义”太妙了,夸夸你。

孔一蝉:谢谢,这几句是这首歌最开始的动机,是那段时间的感受,我一直觉得创作歌曲的能力是有寿命和尽头的,一个人不可能一直出产精品,但保持创作是可以通过积累和勤奋来实现的,我相信量产会引发质变,真诚表达每首歌是最重要的,执念于音色和技法或被过往Hit song套住而停滞不前的我觉得大可不必,为此所困,执念就成了贬义词。当代流行乐都是西方来的,模仿和歌曲汉化是初期的学习方式,但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是需要下功夫的,融会,贯通,这四个字不容易做到,这需要认识和舍弃前面提到的执念,这是升级自己的必经之路;另外,我认为每个年龄段都有着不同的任务和意义,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是古人对自然对生命规律的总结,随着时间阅历我也不断的在验证这些,所以在认知这些问题的根源后,那些什么音色,什么技法,什么风格便都是可以被替代的皮囊而已,不可替代的是灵魂深处真实的自己,ok,也许会被反问:那“自己”又是什么呢?那就在不同时期里发表过的唱片里找寻答案吧。

@_Hathawayyy:想知道为啥把这首歌收入这张专辑呀?

孔一蝉:《下一站》不是专门为乐夏比赛创作的,收录唱片是因为我们的每首作品,都是我们生活真实的写照,是生命轨迹的展现,用这首歌放最后,也寓意前往下场演出,下张唱片,下个值得纪念的站点。

@_不降雪信号:想问有没有写的超级顺很快就完成的歌和卡了超久的歌,都是哪首呢?

孔一蝉:一气呵成的有蛮多,比如《Panda》《老朋友》《80》《等你吃饭》《阿奶》《圣地亚哥》《下一站》;写的最久的《My Shadow》,写了十多年。

@那一抹红红:认真一点,提问《下一站》里,心底最真的声音,那声音说了什么?

孔一蝉:我说不好具体是什么,我觉得是一口气,来自心底的不屈不服不削,看着很贬义的词,但总在我遇到问题的时候支撑我将问题解决;我认为相信你相信的东西,这个事情很重要,别人会说:你相信的万一是迷信呢,不,这个问题不必咬文嚼字,这是个严肃认真的问题,可能因为我相信的是音乐,我才来的北京,因为热爱音乐,我没离开北京,扯远了,我只能说我很幸运,找到了自己相信的东西,且不执念于此,大道理很多,不听是不对的,选择适合自己灵魂相Get的,随时随势调整;我知道你是kop,是忠实的利物浦球迷,YNWA,就是我跟你之间的默契,万物皆有共性,和相似的人,共进。

@I南方的冬天很冷I:想知道和乐夏版编曲上做出的改变是怎样的想法呢?感觉两个版本带给人不同的感觉。

孔一蝉:我们用吉他替换了乐夏版的钢琴开始,简单脆耳的吉他扫弦,轻装上阵;还去掉了乐夏版的小号,加入了大段吉他的演奏,而且子君这次的吉他音色我非常非常喜欢,很七十年代但又很特别,加上阿伟用简单的Organ音色在后面铺设出温暖的画面,彪的鼓我是微笑着看他打完的,贝斯君声也一齐经历了乐夏,所有音符都是共情的演奏;另外,我们保留了合唱,最后的处理是将音乐渐弱,感觉是看着一辆朝着日出的旅行大巴车,出发去往下一站的感觉。

@害今天早睡了吗:为啥你写的歌这么好听?

孔一蝉:这个事你一个人知道就好,低调~

我有点啰嗦,但实在是想和大家分享很多音乐以外的事情。感谢所有提问的朋友,感谢你们的聆听和分享!


 旅行团乐队的分享之旅还在继续,一起期待吧!

2020旅行团乐队“似你似我”专场音乐会

上海站、广州站照常举办

成都站因疫情原因延期

具体请见乐队官方微博

相关消息

2021/03/08

女性音乐人特辑:如果不把这些咒语当回事,它们永远无法在你身上应验

2021/03/01

卧室音乐人Home Studio的五十种样貌第一辑|卧室爆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