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已经结束了,我们还是尽力演了一场

2020/09/27

撰文:肉饼

夏天都快过完了

好像什么事都没做

阵容:狮童乐队/指人儿/右侧合流

时间:2020年9月25日 20:00

地点:北京疆进酒OMNI SPACE 

与上一周广州场炎热的夏末不同,北京的夏天似乎有些敷衍了事。傍晚五点钟,场地附近的道路就已经堵得水泄不通。从南方远道而来的狮童乐队、右侧合流将和北京本地的指人儿乐队一起,在秋天的凉意到来之前让所有人蹦个痛快。

来自成都的狮童乐队第一个登场。仿佛上一秒四个人还坐在后台的沙发扶手上纠结点什么外卖,下一秒他们就已经整装待发。狮童乐队仿佛从成都直接平行穿越到了北京,却丝毫没有因为旅途而削减活力。第三首《蜜》刚刚进入副歌部分,场地中二百余号人就跃跃欲试地开起了火车。可能是很久没有回到现场看演出的缘故,开火车的人们和中间被围起来的观众都有些拘谨和温柔,更多的是用手机记录这一切的旁观者。好在台上的狮童足够给力,由于广州场的演出也同样开起了火车,这支年轻的成都乐队早已经习惯了调动观众的热情。

主唱喜儿在《Help》开头展示了一把唱功,清唱的“help“一遍比一遍高,清亮的嗓音不断助长着乐迷的情绪;吉他手波波不断甩动着爆炸头,一会踩着返送音箱,一会又走到舞台另一侧的贝斯手鲨鱼面前互动,却丝毫没有影响熟练而有力的吉他solo。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北京演出,台下陌生的观众纷纷感叹“原来他们就是狮童啊”、“看起来好年轻”……间歇时,鼓手狗蛋把事先准备好的周边帆布包奋力扔给了观众,大家尖叫着抢来抢去,最后成功抢到的男生在全场的起哄下把包包送给了旁边素不相识的女孩,也算是演出过程中的一个小小插曲。短暂调整后,乐队选择用新歌《生门》和温柔的《泪海》作为最后两首曲目。“没有恐惧的生活再围绕我,无主的身体,即将要奔赴下一个时刻。骄傲的动物,他们被同化了。灿烂的颜色,无所谓的一起坠落”。年轻的狮童用自己的音乐表达了对复杂世界的思考,并用充满激情的表演传递给了现场的所有人。

第一次在北京看狮童的演出,从调音时具体曲目顺序和灯光安排的对接,再到和观众的互动,巧妙地带动台下的情绪,直至末尾舒缓的《泪海》吸引全场打开闪光灯,此刻的狮童似乎已经不再是去年街声大登陆成都站的那只乐队,他们变得更加成熟,也更加懂得把握现场的情绪起伏。演出结束后的大合影,四个人仿佛还没有用尽身上的力气,但对于台下第一次见他们的观众来说,这一次他们已经彻底喜欢上了这支活力十足的狮童。

在狮童之后出场的前辈指人儿乐队迅速完成了设备的调试。今晚的乐队似乎有一种“比比谁更燥”的跃跃欲试之感。每当鼓手用踩镲给出四个急促的预备拍,观众们马上就能明白“又要开始蹦了”。指人儿乐队的鼓手赤赤坦言当晚的歌单安排得有些巧妙。乐队将第一次公开演出的新歌《永失我爱》安排在了《傲娇告白》之后,看似是巧合,实际上却不经意间映射出了多少人的伤心故事。“不过大家听歌就完事了。”

由于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演唱新歌,主唱Jojo在前奏部分连续试了三次才成功“走起来了”,坦言“晚饭吃的有点多,肚子不太舒服”。“ 我想要狂奔,穿越无尽迷茫不安。流淌下滚烫的汗,只为活在此刻呐喊。”白天在科研单位上班,到了晚上化身摇滚明星。Jojo的生活节奏宛如漫画中的超级英雄。老乐迷口中的她总能自如地在“可爱”和“酷炫”之间灵活切换,今天确实是眼见为实。

也许Jojo的这番话只是和大家开了个玩笑,因为在接下来的演出中,传奇的指人儿乐队依旧充满活力,似乎并没有被新歌的小插曲所影响。从旋律上口的《青春乱》到第一张专辑中的主打歌《翅膀》,经典的曲目总能引起台下的欢呼,最近几排的观众似乎从头蹦到了尾,即便是第一次认识指人儿的新朋友,也总能情不自禁地跟着他们唱起来。

 

“现在要拉着我的手,让我带你离开,至少我们能感觉到身边还有爱。就算再大的风雨,也不能让我们停下来”。吉他手东博用熟悉的solo为《翅膀》进行了收尾,也把演出带向了最高潮,仿佛十几年来一切都没有变。演出结束后,有观众特地跑到了场地后台和正在收效果器的东博合影。“从摇滚春晚就一直喜欢你们,今天总算见到了真人!“对于更资深一点的乐迷来说,也许有指人儿陪伴的夏天要以十年为计量单位。

最后和大家见面的是来自惠州的右侧合流。四个人站在台上就像是动画人物走进了现实,有公主也有白马王子。高高瘦瘦的旭杰自带搞怪属性,身着短裙的公主佳虹一张嘴就让台下的乐迷尖叫声一片。这一次,她又把贝斯琴头的皮卡丘制音带拿到了北京。舞台一侧的观众也急匆匆地挤到佳虹这边,兴奋地说“今天我一定要拍佳虹!“

上一张专辑《世界动物日记》中的《支点》率先登场,台下的观众也有幸立刻享受到了佳虹的甜美嗓音。“承载重量,却少了一个支点。记住时间,它让你越走越远”,虽然整首歌只有这一句歌词,但一字一顿的唱法和欢快而多变的编曲让这支来自惠州的新力量实力尽显。

右侧合流在微博简介中将乐队四人形容为“横冲直撞的四个小伙伴”。果不其然,当天演出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插曲。比如旭杰的合成器和吉他接连出现问题没有声音,最后幸好有喜儿的吉他救场,右侧合流的演出也因此加入了少许“狮童味“。旭杰抱歉地说“好像我们的演出比较容易出状况”。演出间隙,旭杰笑称乐队几个人都是第一次来北京,抵京当天刚好赶上下雨,却一件长袖衣服都没有带。不过,天性爱玩的四个人还是在短短两天时间里参观了故宫和天安门广场,甚至打起精神去看了一次升旗仪式。以至于演出试音结束后,几个人匆匆忙忙回到酒店补觉。

南方的朋友们每当来到北京演出,总会担心“普通话不够标准”。旭杰说担心自己的普通话让别人听不懂,但身旁的吉他手文涛却已经有模有样地学起了“广式京腔”。“你是不是偷偷报了普通话补习班?”两人不停开着玩笑,身后的鼓手小胖却有些不耐烦:“赶快演吧!哪有那么多话要讲!“

由旭杰负责词曲创作及演唱的《家的概念》是专辑第一首歌,站在一旁的佳虹也像文艺演出报幕一样请大家欣赏旭杰的表演。“欢乐事不多,就清粥止肚。烦恼不敢言,磨烂心肠间。“深情而简练的歌词饱含了乐队四人在成长过程中经历的酸甜苦辣,让观众感同身受的同时,也把右侧合流特有的器乐摇滚精神保留了下来。

深情之余,经典的曲目当然也不会缺席。此前有网友开玩笑道“从《三楼的海狮表演》入坑,现在满脑子全都是《躲猫猫》。“不过在此刻的疆进酒,你尽可以把两首经典都收入囊中。《三楼的海狮表演》节奏明快,似乎刚好适合跟随音乐跳起来。旭杰也在尽情弹奏吉他的同时突然倒在地上打滚,略显滑稽却也是情感的宣泄;《躲猫猫》则由佳虹带领全场合唱,也让今晚的聚会走向尾声。

演出结束了,意犹未尽的乐迷们慢慢涌向出口,一些粉丝还挤在台前和“惠州木村拓哉”文涛聊天,一直在舞台最高处打鼓的小胖一直没怎么被摄影师捕捉到,此刻却兴奋地跳下来去门口经营乐队的周边。旭杰到后台一边收拾设备,一边和狮童乐队的波波商量一起吃饭的时间。择日不如撞日,也许演出也是一样。2020的夏天在今天之后没准真的结束了,但我们还是可以相约演出现场,无论春夏秋冬。

本文摄影:肉饼 杨尔康 王厚原 马孟初 肆毛

作者:肉饼,校对:一点点

收听狮童乐队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9/21

夏天还没结束,我只想和你快乐地跳

2020/09/08

云现场丨野外合作社《如何在风中》:解读你就输了

2020/09/04

许飞:唱起歌,才是她乘风破浪时真正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