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宁儿:想做适合睡前听的歌,分享安定、陪伴与安抚的力量

2020/09/02

2019年末至今,历经全球近一年的纷乱情绪,生活中的“未知感”更是与日俱增。曾被形容为“天使亲吻过的声音”的 Yoyo 岑宁儿,则在2020年入秋之际陆续释出收录于《Bedtime Story》(床边故事)迷你专辑中的曲目,如原唱张国荣的经典作品《我》、罗大佑献给罗曼菲的曲目《舞女》及张震岳《抱着你》。

《抱着你》神秘预告

自2019年起,岑宁儿即开始筹备此张作品《Bedtime Story》,迷你专辑概念正式释出前,她在社群平台上便以“Bedtime Story”为主题,连载十集床边故事直播。直播中,作为说书人的她,总捧着一本厚厚的故事书,书在她手中发光。那些有趣放松的、突如其来,却真实地在听众心中留下了一些时光,仿佛这张迷你专辑的前传。

也许最美好的安排,像每一回现场直播,像生命本身,永远无法预设准确的走向,但只要继续期待、冒险,见光的伤口会得到抚慰,故事的下一个篇章一定会到来。而此张作品开始录制时,团队发现难以单纯用“迷你专辑或是 EP”为它下定义,听她说着想做此张作品的初心之后,团队才发现原来是承接了上一张作品《Nothing is Under Control》的领悟,希望在迎接未知前先好好陪伴自己,给予自己力量,所以《Bedtime Story》最终将收录四首陪伴她,并且给予她许多力量的歌曲,希望透过自己的诠释,与大家分享这些回忆中温暖的力量,让这些音乐故事抚平每个人心中的皱褶

 
岑宁儿:一直想做适合睡前听的歌,分享安定、陪伴与安抚的力量,提醒自己可能被遗忘的价值,面对明天

《Bedtime Story》于今年夏末初秋推出首波前导单曲为张国荣的《我》,对岑宁儿来说,是这则 Bedtime Story 的第一章节 —— “从自己开始”。岑宁儿在录制《我》的过程中,便想像看着儿时的自己歌唱,仿佛照着镜子。她看见儿时的自己,坦然自若,无所畏惧的模样。她对着那个小女孩诚挚歌唱,拥抱着彼此。伴随着岑宁儿重新诠释的《我》,她们看起来一样自在、信心满满,不再害怕自己格格不入,不因为和别人不一样而受伤。在《我》的 MV 发布之前,首先露面的是一则短而轻巧的小故事。描述一位上班族女子,即使工作繁忙,心情紊乱,却也能好好沉淀自己,看见自己。在《我》的 MV 中,将岑宁儿放入镜子,让她的歌声成为最真实、诚挚的反射。

而故事第二章节则是罗大佑写给罗曼菲的曲目《舞女》此曲目释出后,更引来原唱罗大佑亲自转发,不旦勾起当年他与罗曼菲的往事回忆,并提及她的全新诠释使这首歌重生,描绘着女孩与跳舞娃娃间的不解之缘。伴随着《舞女》全曲目释出前,官方社群则推出第二则小故事,则是描述男孩在万物皆睡的午夜时分,像打开音乐盒一般开启自己的梦想。生活的压力,随着他的呼吸缓慢吐出,他聆听内在的乐音,将意念化为舞步,成为音乐盒中旋转着的舞女,在宇宙的中心恣意地旋转着,舞出梦想。

《舞女》的 MV 则用动画,带着观众阅读一本“跃然纸上”的童书。书中的舞女在岑宁儿的歌声伴随下,展开一场梦的冒险。她与儿时的自己携手共舞,即使面对珍奇异兽,依然无谓地轻盈跳跃,仿佛任何困境都能迎刃而解。岑宁儿的歌声,也提醒着我们,“梦”可以很单纯。仿佛是婴儿躺在摇篮里,虽然动也不动,但眼睛却如此灵动好奇,打量着每一秒都在变幻的宇宙,一切显得单纯无比。

第三首曲目《抱着你》则于9月3日释出,这是一首她一直很喜欢的歌。不只因为她尝过独自蜷缩在黑暗中的寒冷,不只因为她经历过从裂缝中望见一丝生机的感动,比斩钉截铁的绝望与希望更真实的,是仍在未知中等待的孤独与漫长。如果说,张震岳弹着吉他哼唱的原版《抱着你》,像一封对天空投掷的信,思念如流云一般涌动;岑宁儿版本的《抱着你》,更像引人入梦的深夜,喧闹翻腾的不安,逐渐回归平静。

与其说这是一张迷你专辑,不如说这是一篇音乐散文体的作品,四则不同的故事,描绘着四种不同的处境与心境,所以说这比较像是一篇长达 23 分钟的音乐散文,一篇适合睡前阅读聆听的故事,她则继续扮演说书人的角色,借由轻柔的旋律带大家一起进入她的回忆之中,情感之心。她更透露此张创作的概念灵感源自于小时后与妈妈一起说故事的回忆,也将 2 岁时妈妈为她录下的珍贵音档片段收录于此张迷你专辑,至于呈现的形式为何?9月9日将正式发行,敬请期待。

收听岑宁儿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9/16

旅行团乐队新专辑《似近似远》发布,开启更具深度的创作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