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记录当代生活,本就天经地义丨冯翔、大飞、张尕怂创作手记

2020/03/13

疫情期间的歌曲创作,是否应该是多元多样的?擅长黑人根源音乐的大飞和西北民谣歌手张尕怂,都不约而同选择用诙谐幽默、极接地气的歌词和曲风,记录下属于每个平凡人的抗疫生活。医生护士在前线,司机快递在路上,我们普通人能做的,就是乐观面对接下来的日子。

而一首创作于2015年的武汉方言歌曲《汉阳门花园》进入更多人的视野。湖南卫视元宵晚会上,武汉音乐人冯翔在自家阳台上架好手机,抱着吉他唱起这首歌,一时间成为了最疗愈的“防疫歌曲”,大家却在“冬天腊梅花 / 夏天石榴花”这样朴实无华的歌词中潸然泪下。

“很多事情我没法改变,只能用音乐去陪伴他们。” 每个人对“音乐之力”都有不同解读,但透过创作手记,或许你能发现,一些同属于平凡人的共鸣。

冯翔《汉阳门花园》

 

叙述人:冯翔

大家突然开始转《汉阳门花园》,我并不欣慰,而是难过,因为这说明大家都在经受苦难。我和大家一样,也在艰难度日,因为身处事件当中时,有些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什么,或是这件事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变化。等事情过去,所有的心理影响才会显现出来。

我毕业于武汉医学院,学医给了我一个特别的视野,让我能直接看到人的苦难。毕业以后去精神科,也是希望能够更加接近人们的精神世界。而正好也是精神科医生和音乐人的身份结合,让我能够成为一个音乐治疗师。过去一年,每周都会去心理医院给病人做音乐治疗。

虽然很多事情我没办法改变,但有一件事我可以做,我起码能陪着他们,用音乐帮他们在情感上找一个出路。音乐是工具,交流才是内核。

1月21日,我最后一次去做音乐治疗,发现医院已经全员戴口罩了。一个病房,几十张床,病人都在封闭空间内,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在病毒面前“几乎毫无办法”。后来,一部分患者转去了金银潭医院,被感染的病房改为隔离病房。

我最痛苦的事情就是看到同学们在前面拼命,我自己无能为力。我想为同学们写首歌,但至今没写出来,觉得有好多话想说,但不知道从何说起。

庆幸的是家人都安全,我自己也安全。这段时候我会在晚上睡觉前开直播给大家唱歌,希望稍微抚慰一下听众的情绪。也给方舱医院的患者和医护人员做了一场心理疏导公开课,告诉大家,如何做音乐放松,舒缓情绪。

这期间我也与全球来自19个国家的50位音乐人合作,共同翻唱演奏了公益单曲《在路上 TOGETHER》,为武汉加油。

《汉阳门花园》写的是武汉几十年来的变化。一方面是武汉变得越来越像一个大都市了,长江两岸全是高楼,越来越繁华。另一方面是,武汉本身的那些味道,曾经很近的邻里关系,武汉人曾经热情好客的感觉,特别“岔(管闲事儿)”的性格越来越少了。

 冯翔手绘他眼中的武汉,这些插画成为了《汉阳门花园》专辑的装帧

方言才是一个人的母语,不只是创作一张方言专辑,而是尽可能多地去创作方言歌曲。语言有许多文字以外的内容,比如语调、语气、速度、节奏,尤其在中国表现得特别明显。这也是方言所承载的东西,所以能够直接表达情感。

实际上音乐的多样性是音乐发展的一个基础,如果多样性都没有了,对于音乐来说其实是一件特别不好的事情。

武汉人民在疫情当中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所有的医护人员在努力拯救更多的生命,我们也在守护着自己的家。武汉人民在互相守望,互相温暖。我们都在做出牺牲,相信我们的牺牲是值得的。就像钟南山院士说的,“武汉这座城市,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静待疫情过去。

拍摄于汉阳门花园附近

如果重来一次,我会留在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这样,我就会在一线。

大飞《家里蹲》MV

叙述人:大飞

提起“家里蹲”,一直都是个贬义词,可今年的疫情让这三个字有了新的含义。这并不算是一首“抗疫歌”,实在不擅长喊口号,不过是用自己的方式记录最近这段日子宅在家的一点感慨。同时我也在自己的歌迷群发起了一场视频征集,总共收到了将近300个视频,里面记录了各行各业的大家在这段时间的生活日常。我大概用了20多个小时,完成了这首歌以及这个“大制作” MV 并分享给大家。

这首歌是在家 DIY 的,其实我之前所有的歌也基本上都是在 home studio 里做,最多就是去录音棚录个鼓。不仅是我自己的专辑,也包括帮其他歌手制作的商业专辑。这个模式我已经习惯了将近20年,说实话反而不适应棚里那种分秒必争的环境。

生活方面影响并不大,表面上看我住的小区有一例确诊病例,门口查的也会比较严…… 但貌似和我关系不大。因为我本身就比较宅,平时也很少出门。只是洗手洗多了皮肤比较干弹琴会不舒服……

 

这段日子里,对我来说最具意义的还是我为这首 MV 收集来的这些视频片段,当然由于时间长度的关系我并没有能全都放在 MV 里。无论是宅在家还是拼搏在一线、无论画质清楚与否,可以体会到突然一下看到几百个空间里所有人用不同的方式面对同一件事,虽然剪辑很辛苦,但我也很幸运,这种体验确实令人感动。

 

叙述人:张尕怂

我以前唱的采风故事或者最近的防疫民间宣传标语、愚人娱事、疫情小唱、人民群众等,从不抬高也不去抹黑,只是如实记录。民间音乐跟时代最容易呼应。最近用的是西北的一种曲艺叫“贤孝”来表达,贤孝主要以说和唱生活趣闻、英雄贤士、忠臣良将、孝子贤女,当然还有一些没脑子的愚人和愚事等故事为主,教化人心的。

《早知道在家待这么久》就是来自西北民间的《仓啷啷令》。我在西北农村家中完成了歌曲采样;专辑制作人,80后的周侠,在北京居家“云制作”;00后编曲小天才张正熹在大洋彼岸的比克利在线编曲;三人“云办公”完成了这一次跨洋合作,让这首歌保留了“乡土”味,又融合了强烈的电子节奏,充满欢脱、趣味。

张尕怂原汁原味乡土 Demo 

民间音乐是真的历史,是音乐的祖宗,人骨子里的,无小众一说,老百姓的生活啊,从我学艺来一直这么记录。我跟师父们学习采风到的民间音乐都是讲他们那个时代的事情,现在中国很少有艺人记录当代。

我姑姑代表我们市中医院呼吸科,已经去了武汉,在前线抗疫;我五爷的儿子张富勤和他们镇上的贾疯子一帮人筹了一车果蔬菜拉到武汉去了。这段时间朋友们建议我直播唱歌,偶尔可以,但每天干这个,性质会变,我会疯。思来想去,如果真的近半年演不了,我可以务农,我们家还有七亩水地,打磨地、播种、浇水、锄草、打农药、上肥、收割,这个我可以直播。

 

 

本文图片由音乐人提供

部分资料由十三月、南方周末提供

编辑:琉球,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20/05/07

手记丨表情银行:“霍乱”时期的乐队

2020/04/07

街招儿丨写首歌就可能有十几万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