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音乐十年之选 Vol.4:​我爱摇滚乐 & 高校摇滚夜

2019/12/30

对于许多90后小编来说,2010年代正是自己的学生时期,懵懵懂懂。而对于1999年创刊的《我爱摇滚乐》和2008年成立的“高校摇滚夜”来说,过去十年正是他们最年轻气盛的时代。有多少人是因为他们第一次听起独立音乐,又有多少人因为他们踏进了 Livehouse。

起起伏伏跌跌撞撞又走到一个时代的交叉点,在这两个早已成为时代印记的老牌媒体眼中,他们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2010年代,有哪些值得被记住呢?

《我爱摇滚乐》

段郎RockDuan

新媒体/演出厂牌

主理人

2010s / 专辑

2010年

万能青年旅店《万能青年旅店》

如果十年只选一张,也就是它了。

2011年

逃跑计划《世界》

色彩明亮,旋律讨喜。英式摇滚太不摇滚了,现在看来似乎不够“高级”,但确实独立音乐进入主流的最佳范本。

2014年

惘闻《八匹马》

从这张开始,惘闻走出了“日式旋律后摇”(这个词我胡诌的)那些前辈的影响,开始不再为了取悦听者而创作。实验化的段落震惊了无数躺在“舒适圈”的所谓乐迷。

2014年

腰乐队《相见恨晚》

10年代“文人音乐”的极致,已经超越了所谓的“后朋克”“摇滚乐”等等概念,其他同类乐队相较之下简直是青涩。从这张开始,我们告别了腰。“他们已谢幕,你们接着演。”

2014年

爆浆乐队《立文的愤怒》

你永远不了解 Thrash 的魅力!

2015年

葬尸湖《孤雁》

中国黑金属孕育十余年后的顶尖之作,其自然而然散发出的中国色彩令人侧目,是当下时兴的“汉风金属”的最上乘作品。

2016年

草东没有派对《丑奴儿》

台湾地区第四波乐团浪潮的代表作品,很优秀,但个人认为并没有达到“神乎其神”的地步,一定程度上是其词作主题太契合当代青年心境了。

2016年

假假條《时代在召唤》

在 Kurt Cobain 死了这么多年之后,我们非常吃惊地发现:“脏乱差”的90s另类摇滚竟然在中华大地“借尸还魂”,而且有着绝佳的民乐加成。

2017年

重塑雕像的权利《Before the Applause》

摇滚和电子的完美媾和,00时代最强大的华语摇滚乐队之一重塑,仍然能够在新意和制作上一骑绝尘。

朴树《猎户星座》

有人敲门,打开看到一个十几年没见的老朋友来看你,他一点没变,可是你老了。

2010s / 音乐人

窦唯

20世纪中国摇滚/独立/类型音乐,艺术生命绵延至新世纪且不断进步的唯一一位。

P.K.14

虽然杨海崧老师出镜率太高,但 P.K.14 当然是最吼的!

 

惘闻

中国器乐摇滚领军乐队。

 

Carsick Cars

中国青年一代乐队领袖。

幼稚园杀手

中国说唱音乐无冕之王。

2010s / 现场

 

崔健 “2010-2011 摇滚交响音乐会”

华语乐坛迄今为止最伟大、最“和谐”的流行/摇滚与古典/交响相结合的现场。后来录音实况发行只有简单的《摇滚交响》四个字,这四个字只有老崔用得起。

2012年

成都大爱音乐节

十年间“大而全”模式音乐节的代表,空前的阵容、优质的演出以及糟糕的票房形成了巨大话题。其最终亏损导致没能继续走下去,暗示着中国音乐节文化/独立音乐演出市场的诸多问题。

 

二手玫瑰 “2013 摇滚冇用 工体演唱会”

一种迥异于主流姿态的文化表达,最终在非常主流的舞台获得了成功。

2010s / 场域

 

MAO Livehouse(曾经的北京店、上海店)

尽管如今一地鸡毛,但在曾经的“和平岁月”中,Mao 是“帝都”“魔都”两大城市 Livehouse 行业的标志,把国内演出场地从“音乐酒吧 / 餐厅”的实验田升级为“日式 Livehouse ”的正规军。

 

北京 D22 酒吧、XP 小萍俱乐部

不同于很多同行仅仅作为场地方的存在,D22 以及其延续的 XP,一定程度上孵化了国内独立音乐的一些新方向:No Beijing、兵马司一代、北京超新声、燥眠夜(实验/噪音浪潮)……

 

武汉 VOX Livehouse

中部场地一哥。从武汉朋克之声余脉进化至现代 Livehouse 行业标杆。

 

成都 小酒馆 Livehouse

西部场地一姐。从1997开始的小酒馆,似乎并不该存在于这个“一零年代”榜单,但小酒馆的地位决定了它必须出现。

 

台北 地下社会 Livehouse

港澳台场地代表。“地社”对于台湾地区第三波乐团浪潮来说至关重要(五月天、1976、Tizzy Bac、乱弹阿翔、董事长那一代)。它在2010年代的最终落幕几乎算是一道分界线。随后出现的一些新场地、新乐团无不有“地社”时代的影子,后来“台团热”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高校摇滚夜

孙大猴

首席编辑丨排版丨写手丨摄影师

2010s / 事件

 2011年

虎牌乐队龙虎榜

在2000年代,李维斯、冰红茶、麦克赛尔、雅马哈等等乐队大赛层出不穷,并在小小的圈子里获得不少的关注。2009年的“百事群音”更把这个比赛模式推到了巅峰。虎牌乐队大赛则是进入2010时代还在办的一个比较下本钱的比赛,那时候20万的奖金、加上曝光和宣传,赢得一个比赛的含金量真是可以。

2013年

左立参加“快男”翻唱宋冬野《董小姐》

那之前民谣和摇滚金属朋克给人感觉都在一个大圈子里,很 Underground,野孩子、万晓利、小河还经常和沙子、病蛹他们一起演出。这之后民谣获得了巨大的流量,一下把唱片公司那些明星的风头都抢走了,也应运而生出现了一批拿着箱琴的歌手和一批“听民谣”的歌迷。

2014年

第一季《中国好歌曲》开播

不同于之前的选秀,选手都是素人或者酒吧歌手,《中国好歌曲》里有不少独立音乐里熟悉的面孔:莫西子诗、南无、立冬、岛屿心情、阿肆、赵雷、Mr.Miss 等等悉数登场,让人不由觉得:独立音乐要进军主流了!

2014年

《寻光集》上线

第一代《寻光集》2014年出来的时候,感觉就跟今天乐队上了《乐夏》差不多。那时的虾米也是如日中天,俨然超过豆瓣,成了摇滚、独立第一站。只是那时候资本没有这么大规模进驻,乐队挣不了什么钱。

2016年

“草东没有派对”开始排队

宋冬野、万青让台湾地区的朋友惊讶不已,一票难求。到了2016,2017年的草东,回头来把大陆地区歌迷洗刷一遍,文化交流你来我往绵延流长。

草东似乎让台团的成功真的有质变,而不像当年的熊宝贝、草莓救星那样只是小圈子红火,也不像苏打绿必须要通过主流的方式来走红,算真正是独立走红。

2010s / 专辑

2010年

反光镜《释你》

2010年,反光镜这支成立十来年的乐队发行了这张专辑。《姑娘》《音乐才是我的解药》常年是那些年摇滚青年的入门曲目,加上之前的《还我蔚蓝》《晚安北京》,反光镜也成为当年票房保障,也算是给黯然收场的五道口开心乐园、嚎叫俱乐部一个有点变了味儿、但合理的纪念。

万能青年旅店《万能青年旅店》

万青这张是慢慢火起来的,还是在摇滚青年的嘴里耳朵里。不过过了这么多年,真的说起叫好又叫座的一张专辑,真的无出其右。在华北平原和东北平原冷清又麻木的小城镇生活过的人,恐怕都有一种:我想做的怎么被他做得这么好?就是李白上了黄鹤楼啥都写不出来的感觉。

2011年

逃跑计划《世界》

演了得有1000场演出的逃跑计划终于出专辑了!

那之前早有一个苏打绿很喜欢逃跑计划的段子,让人觉得逃跑离着主流越来越近。后来发了这张,谭咏麟在微博上推荐说:这支叫做世界的乐队的这张《逃跑计划》听起来不错。

2012年

戏班《醉生梦死的鬼》

戏班的有趣,确实需要一些闲适的心境和文化的包容去理解。但这真是流行音乐和世界音乐结合的一种尝试。

2012年

不优雅《The Tree Ever Green》

对于我来说,这支同样很 D22 的乐队比同一批温和悦耳。从最开始只有 Mr.Graceless,到中英文并行,再到 Biuya,乐队活动并不频繁,但是却一直在活动。再听这张也还带着一股2010年五道口的青春味儿。

2013年

宋冬野《安河桥北》

终于你在出租车上、商店里可以听到这些你看过演出的音乐人了。当时《安河桥北》就是有这么火爆,也是把独立音乐推向市场、把钱引入独立音乐的一个导火索。

2016年

Mr. Miss《先生小姐》

在此之前,Mr.Miss 最大的标签一直“北大”,不过自此以后,“金曲奖”就成了他们如影随形的 Tag ,随着金曲奖而来的是一系列演出和商业品牌合作。从组建以来,Mr.Miss 一直在综艺和摇滚现场里来回切换。这回金曲奖的加持终于加到了大陆地区独立音乐。之前的李荣浩、之后的郭顶,让独立音乐人有了更多“成名”的道路。

2016年

鹿先森《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确实之前没有过哪只乐队第一首歌就是金曲的,还是这么大的金曲。虽然由于太快走红,流量惊人遭到口舌。但是仔细听听,情绪的表达是精准和言之有物的,树大招风。

2016年

后海大鲨鱼《心要野》

一支最开始那么燥那么酷的乐队出了一张这样的专辑,精致、有趣、风格各异、自成一家的,除了主打歌以外,《喜马拉雅》《奥林匹克》这些歌里表达的观点、和音乐的表达方式也可圈可点。乐队没想要吃老本儿,用心去创作、拓展自己的可能性,真不错。

 2017年

雀斑《不标准情人》

这张是给所有台湾地区我喜欢的、但慢慢消失的乐队的。熊宝贝、929、自然卷…… 斑斑还在北京呆过一阵子,玩过 Skip Skip Ben Ben,也算是北京摇滚短暂的一个小高峰的集聚效应?

2010s / 音乐人

陈绮贞

从主流公司流出,自己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出来,并成功从销量上赢过主流公司。如果要给独立音乐另一个名字,那就是陈绮贞。

 

杭盖

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典型,后来的九宝乐队也是。

 

Rolling Bowling

玩得特别正的 Rockabilly,音乐上没得说,也有自己的味儿。代表着所有西式音乐风格为基础,又玩得很有意思的音乐人,龙神道啊他们这一拨儿。

 

野孩子

玩得特别正的西北民歌,音乐上没得说,也有自己的味儿。代表着所有中式风格为基础,又玩得很有意思的音乐人,苏阳啊他们这一拨儿。

 

二手玫瑰

二手玫瑰就不能说是很正的二人转了,但是这种融合,已经深入骨髓,毫不违和,大俗大雅这四个大字简直是为他们而生。改编的《明明白白我的心》也真是有很多细致的编配、吉他唢呐,变拍子,那种艺术摇滚、Progressive Rock 的味太复杂耐听过瘾了。

 

秘密行动

那种闷头玩、用上班的辛苦方式玩乐队的成都乐队。音乐做得也真是无懈可击。

 

茄子蛋

谁知道抖音这些媒体会带火一支台湾地区的闽南语乐队?

 

GALA

《Young for You》年代的 GALA 让我想命名他们为北京 Modest Mouse,不过在几首大热歌曲的加持之下,GALA 真的就算吃老本儿也足够了。

 

Higher Brothers

即使不太听说唱,好像也能在四川话和说唱的 Fusion 里找到 Hi 点。

2010s / 现场

2015年

逃跑计划 MAO 专场

就是 MAO 要关门时正式的最后一场演出,在黑暗中,为年轻歌唱。

 

简单生活节

让很多不是迷笛死磕挂、不是摩登潮人挂、也不是民谣文青挂的年轻人找到了一个轻松自在、同好众多的活动。我第一次去简单生活节就是演出,真可以说是很优秀,在那感觉和观众交流很省心,大家很懂你。

2018年2月11日

青县职教中心体育馆

恭喜发财青县摇滚音乐会

沧州一个县城里的音乐节,租了一家健身房的场地,几支沧州各个县的原创乐队演出,办演出的也是折罗乐队的主唱。有着摇滚 party 最初的那种随机和倔劲儿。每一个这样的地方都是摇滚乐诞生的土壤。

2010s / 场域

 

D22

我在那开始长期看“高校摇滚夜”的演出,后来是办“高校摇滚夜”的演出。据说那里一年亏六七十万,酒保有权随便请乐队喝酒,乐队老找最贵的酒喝…… 但培养出了这么多乐队和观众,我要是有这个钱我也得说:“值!”

 

老 What

在故宫西华门边上的场地,没有返送,直接听手箱,外扩俩喇叭听人声,整个场地应该也就是十五平米。墙上画着一个仿刘继卣先生的孙悟空大闹天宫的造型,真的太摇滚了。故宫里真有什么超自然力量的话肯定都听过摇滚乐了。

合炫音乐工厂

北京南部刘家窑那边,几乎是那些年北京南城唯一的演出地。整个酒吧很大,特别中国九十年代的那种美式风格,挑高很高。主人是歌手川子,店里还有他会唱歌的狗嘟嘟。我参加过一次十多个乐队从晚上演到凌晨五点的演出,太过瘾了。

 

MAO Livehouse

没得说,从地理位置到设备、到调音,绝对是当年拔份的。这么说,放到现在,也是几乎数一数二。何况这些历史这些青春的汗水呢?

 

13 CLUB

没得说,北京历史最悠久的场地,老板刘立新是军械所乐队的吉他手,也是2000年代北京摇滚乐的活化石。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专题策划:街声编辑部

作者:段郎RockDuan、孙大猴

校对:外外

收听 高校摇滚夜 在街声上制作的歌单

相关消息

2020/01/09

Primavera Sound:加泰罗尼亚的奇迹

2020/01/07

手记丨时光胶囊2019全国巡演:巡演就像大学男生宿舍集体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