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音乐十年之选 Vol.2:刘阳子 & 李源

2019/12/25

第二期“编辑的选择”,我们邀请到两位资深幕后媒体人 —— “BIE别的”主编、西海之声联合主理人刘阳子,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轻松调频主持人、星号69乐队鼓手李源

在《乐夏》节目上,这两位挑剔的专业乐迷引发了网络上大量讨论。当他们回顾过去10年,站在行业高度的深刻解析,还会一如既往的毒舌尖锐又另辟蹊径吗?

刘阳子


“BIE别的”主编、西海之声联合主理人

2010s / 事件

音乐流媒体平台混战整合完毕,形成QQ音乐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中强弱分明的三足鼎立之态,彻底结束了MP3下载时代,正版音乐从此可以以接近零的成本获得,曾经负有音乐消费指南功能的文字乐评业消失,代之以繁荣的播客和歌单。

2010年

万能青年旅店在台湾地区红极一时,影响了2016年后出现的大量台湾地区乐队,甚或扭转了一代台湾地区乐队吐字发音的方式。

2012年

北京 D-22 酒吧停业,活跃于2008年后的“后北京新声”独立音乐场景渐次消失,中国独立音乐与国际的传统通路被互联网取代。

2017年

《中国有嘻哈》大火,把独立音乐的商业性挖掘得淋漓尽致,把一种亚文化成功售卖给主流大众,也开启了网络综艺与偶像经济分食亚文化蛋糕的先河。

2019年

《乐队的夏天》综艺节目把一众活跃多年的独立摇滚乐队推向主流大众,许多乐队完成了夙愿。

2010s / 专辑

2010年

 

后海大鲨鱼《浪潮》

后鲨这张专辑,是一篇对未来的预言散文诗,是80后城市青年 cult 美学的汇报演出和对技术意识形态的前瞻思索,敏感而极端、潇洒又义无反顾,呈现一代青年最完美的状态,被严重低估的一张专辑。

万能青年旅店《万能青年旅店》

华北平原生长出的黑暗之诗,跨越柏油直取眉心的摇滚乐。万青的谦逊和低产更让这张无与伦比的专辑显得可贵,2010年代得以在文化史中留存的锚点。

2012年

吹万 Chui Wan《白夜》

奇妙和杂糅的东方神韵为吹万 Chui Wan树立了独特气质和难以忘却的听觉体验,在第一张专辑就完成了很多乐队整个职业生涯都没有完成的事情。它是天赐之作,意料之外的异数,你不能理解它为何出现在北京,但同时也无法想象它会出现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城市。

2013年

VA《Shanshui Records 10th Anniversary》

一张4CD合辑,包含十位艺术家的美术作品,一次中国电子乐及更大范围的独立创造者圈子完美的汇报演出,成品令人愉悦之极。

2014年

MLA《适婚的年龄》

MLA 凭借稳定的产出在2010年代成为粤语原创流行圈子中的顶级巨星,这张专辑的浪漫、豁达以及对公众议题的巧妙关注,使他们第一次真正跳出童稚流行,拥有了打动更为广阔的人心的力量。

2015年

 

陈珊妮《如同悲伤被下载了两次》

陈珊妮对人文精神的丧失做出了温柔低语。优美、忧伤、一咏三叹,具有预见性。

Chinese Football《Chinese Football》

“宅男美学”的开花结果,与怀旧、挫折、青春期的失去感和无法被熄灭的生命力的杂交产物。“国足”定义了2015年后,属于90后听众的 emo 音乐与数学摇滚热潮的基准。

2016年

窦唯 & 译乐队《间听监》

只用作品发声的、沉默的传奇音乐人窦唯,在2010年代仍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高密度不断推出作品,并不加以解释和宣传。这一部是回顾他过多作品中最早跳出来的名字,其最接近“动听”标准,又有难得一见于其作品中的幽默感,婉转、自如,游戏得颇为严肃。

2017年

 

脏手指《我怎么学的这么坏》

“便衣警察”对准了在2010年代愈演愈烈的系统性暴力进行了直接的反抗。“我也喜欢你的女朋友”找到了无聊、躁动、具备表演性的新世代最准确的切入点。脏手指这两首歌足以令它留在2010年代歌曲簿中。

重塑雕像的权利《Before the Applause》

重塑如同游玩 RPG 游戏般,以一己之力重走1970-1990年代他们视为偶像的传奇后朋克乐队之路。以这张电气化和重制作的专辑,在他的同僚们纷纷失语和告退的时期,以经得住推敲的作品顽强宣告了他们对这种特定美学在中国的坚定阐释权。

2018年

Snapline《獣化》

深邃、稳定、美学极其纯洁的北京摇滚乐队 Snapline 毕其功于一役的无言之作,沉静如雪落佛像,决绝如烈火金刚。

2010s / 音乐人

 

万能青年旅店、Chinese Football、养鸡、小老虎、惘闻、宝石Gem、The Molds、秘密行动、脏手指、假假條。

2010s / 场地

 

 D-22、fRUITYSPACE、愚公移山、School、灯笼俱乐部


李源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轻松调频主持人、星号69乐队鼓手

2010s / 事件

2010年

 

曾轶可出演草莓音乐节。独立音乐伸出小手,主动破壳出圈、拥抱大众。

2013年

 

4G商用元年。中国正式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MP3几乎毁了音乐产业,数字音乐该有正规玩法了。

2015年

国家版权局最严版权令。版权值钱了,音乐人、厂牌们喘口气,活过来了。

2016年

抖音上线。音乐成了玩具,15秒让一个歌手挣够一辈子钱,还没唱片公司什么事。平台为大,算法为王。

2019年

 

《乐队的夏天》。综艺造星这把火,终于撩到独立音乐人了。演出费加个零不再是梦。

2010s / 专辑

他们属于这十年 —— 要么在此开始音乐生涯,要么在这年份中制造出了与之前不同的声响。他们定义了2010年代,描述着属于我们的音乐场景。

十年间的佳作有很多,有新人,有老将;也有新人玩老风格,老人玩新东西。这十张专辑富有开创性,既不复制自己的老路,也没有存心复刻业已成熟的历史风格。

2010年

AV大久保《大时代》

2012年

Nova Heart《Beautiful Boys》

 

吹万 Chui Wan《白夜》

2013年

宋冬野《安河桥北》

2015年

 

小老虎 & Soulspeak《色弱》

2016年

 

草东没有派对《丑奴儿》

 

郭顶《飞行器的执行周期》

 

鸭打鹅《未来俱乐部》

2017年

窦靖童《Kids Only》

2018年

香料《无线电阻》

2010s / 现场

2013年

木玛 & Third Party

降噪不插电音乐会

@ 北京保利剧院

木玛向我们展现了,什么是优质的不插电现场:过滤掉声量与失真,却丝毫没有牺牲艺术气质。

2014年

张曼玉

@ 北京草莓音乐节

国际影星张曼玉跨界玩独立摇滚、上音乐节,然后被大风吹跑,这现场也是百年一遇了。草莓再次为独立音乐赚足了噱头。

2016年

DOC x 鸭打鹅,《林比克人》

@ 北京糖果三层

 

2017年

HowieLee

@ 北京疆进酒 OMNI·SPACE

 

2019年

香料“新丛林”巡演

@ 北京疆进酒 OMNI·SPACE

 

以上三场入选,是因为他们积极探索现场演出的空间、叙事、技术设备与形态,都在当下刷新了我的观演经验。

2010s / 场域

D22、School学校酒吧、鼓楼MAO、愚公移山

 

都是青春挥洒过的地方。一方面个人感情使然,一方面也足够经典,是北京独立音乐的孵化器。

欧拉艺术空间

欧拉艺术空间是我作为乐手表演过的场地里最职业、管理最正规的一家,没有之一。满意度非常高,是同级别 Livehouse 的一个标杆。场地的好不在于硬件多贵、装潢多豪华,拼的是体验,毕竟本质是服务业。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专题策划:街声编辑部

作者:刘阳子、李源

校对:外外

收听 @李源 在街声上推荐的歌曲

相关消息

2020/05/29

街声进军时尚界?15位大佬点评2020独立音乐春夏流行色

2020/05/07

手记丨表情银行:“霍乱”时期的乐队

2020/04/07

街招儿丨写首歌就可能有十几万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