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唱一次,我还年轻:2018厦门“简单”Day1

2018/11/04

2018厦门简单生活节英文名称是Simple Island,听上去就富有梦幻的色彩,如你所知,这也是简单生活节第一次进入厦门。

厦门“简单”Day1,简直幸运到了令人击掌——连台风也不忍心破坏音乐与生活的美好相遇,悄悄溜走了,连续几天的阴雨终于停止,一整天湿润而温暖。厦门的年轻人聚集在白鹭洲公园,在市集走走停停,更奔波在大地舞台和微风舞台之间享受音乐与创意生活的碰撞。

微风舞台依旧是汇集年轻音乐新势力的舞台,很多人也许是第一次听到这些音乐人的现场,但你会在现场不断发现这样的场景——哇,这个乐队不错啊,我们去看看吧!

这也正是街声及简单生活节持续不断关注年轻新人,所乐见的场景,被某个声音击中,此次生活有了一点点不一样。

当然,街声编辑部照旧派出豪华阵容,用图文记录厦门“简单”的音乐精彩瞬间。

来划重点:

宿羽阳:民谣音乐人,现场既深情又顽皮。

梅卡德尔:实验噪音乐队,主唱腿部骨折也不影响在台上跳跃。

老王乐队:独立摇滚乐队,几千个年轻的面庞高唱《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

微风舞台 11月3日15:30-16:10

宿羽阳:有的深情可以很皮

作者:孙大猴

宿羽阳一件花衬衫,一头利落的短发,总带着微笑,并在几首歌之间就介绍一遍:“我叫宿羽阳,宿舍的宿羽毛的羽阳光的阳,是个女孩儿。”在双吉他、键盘、贝斯、鼓的编制之下,温柔深情得唱着,不时调一调自己箱琴的设置。

《爱过》从一把简单的箱琴开始,提琴加入,乐队也跟着循序渐进,和录音版相比,减少了提琴的比重,而更多靠现场的乐器搭配出来了框架和层次,在间奏部分一个转调,给人颇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我只想要你啊”被一遍遍重复,观众多听两次就能哼唱了。

《给Lyon的歌》中,“你是、你是”则成了宿羽阳和观众的互动桥段,“你是三月的莺飞草长/你是六月的烈日骄阳”也唱进了不少人的心里,即使纯是这些字句,读起来也能够感受到其中的美感,宿羽阳在这些年也依靠这些歌曲获得了大量的听众。

 

宿羽阳在歌曲之间会不时和观众聊聊家常:“怎么都穿这么多啊,不应该都是短袖短裤吗?”歌曲也有轻松和调皮的,像《如果你不开心就来碗螺蛳粉》。和录音版的简单配器相比,现场依靠乐队营造出更多的起伏,也让台下的观众能跟着歌曲一起摇晃。听到《十一种孤独》,观众中响起了欢呼,细细数出来几种孤独,也应合了很多人的心事。

到了最后一首歌《重逢》,宿羽阳得意洋洋:“最后一首歌,但是大家也没法一起合唱,因为还没发”。

微风舞台 11月3日16:20-17:00

梅卡德尔:用本能纵跳

作者:孙大猴

如果在台下和梅卡德尔接触,你很难想到这是一个如此批判又神经质的乐队,主唱由于意外腿部骨折,但还是拄着拐在园区里转了几圈,在街声摊位前看见他绝对不会想到从前演出时的他会以不同的方式跳入人群。

这天的演出虽然多申请了一把椅子,可是唱到兴起,他直接站起来各种扭,让我们不由捏了一把汗,摇滚乐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在梅卡德尔身上有深刻的体现,台下的大旗也纷纷挥舞起来,人群也暗暗开始涌动。

 

鼓手用机械冰冷的律动带起整个乐队,冷艳的女键盘手,用Analog的音色在梅卡德尔激烈的音乐里伸出触角,沉稳的贝斯手搭建出旋律声部和节奏声部之间的桥梁,吉他手弹出诡异的音阶,哪怕整个乐句前半程都是沉稳协和的,最后一个音一定是诡异的调外音,整个把之前的基调打碎。

梅卡德尔是苏联特工,曾远赴墨西哥执行暗杀任务,梅卡德尔的音乐里也确实充满了神秘和不确定性,梅卡德尔也几乎没有唱《梅卡德尔》专辑里的歌曲,除了最受大家欢迎的《迷恋》在最后响起。

 

毕竟摇滚乐队不用管有没有人合唱,本身的荷尔蒙反应已经代表了一切,超越了民族、性别、年龄……只要音乐响起,就能感到那股子强烈的冲击。

微风舞台 11月3日17:30-18:10

老王乐队:吞下眼泪,说走就走

作者:冻梨

《那些失眠的夜与难以忘怀的事》刚刚开场,一群年轻人搭成小火车,举着大旗,“嘿!嘿!嘿!”地钻进了前排。

主唱立长一开口,就是熟悉的“北方口音”,当中下沉的情绪和奇特的尾音,配上节奏急促的鼓点,一下子,把人拽进了所有年少不甘心的夜晚。时间推着人往前走,理想和前方的路到底有没有改变,谁也说不好。

 

唱完,大旗摇摆,台下的年轻人爆发一阵欢呼。佳莹的大提琴前奏紧跟而来,悠扬但是悲伤又无奈,吉他贝斯鼓加入,可呈现在眼前的还是一个背着书包孤独前行的沉重背影。“补习班门口挂着我的黑白照片,黑色白色的海报上印着我的名字,过了若干年后回到这个地方,双手合十祭奠曾经青春的梦想”,就像《补习班的门口高挂我的黑白照片》这首,应试教育是老王乐队作品里的主要议题,僵化、无用、找不到出路,这群明明是学霸的人却一直在痛斥这是青春的坟墓。

台湾地区的补习班会把优秀考生的照片挂在门口,不少家因为预算直接挂黑白照,“考得好的同学照片就很大张……”立长说完停住,台下一阵笑。教育制度可能有差别,但其中的苦涩与痛楚在年轻人之间却是共通的。这首歌是立长在复读时写的,问台下还有没有考生时看到有人举手,忍不住说:“那你怎么来了?希望下次再看到你,不要是考生了。”刚唱过两首,台下就高喊“我还年轻”,“那我们演完就要收了。”立长十分淡定地回应。 

 

乐队名字来自“隔壁老王”的江湖传说,《曾经的女人啊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算是应了乐队“主题”。“老王”变成一种符号,你的女人跟别人跑了仿佛也是生活里的奶酪全被别人动了,只留下自己在原地手足无措。

“听说你们有本书叫《三年高考 五年模拟》。”立长刚说完,全场再次无奈地笑。台北没有这本书,但是有三年五年高普考。“前方路一条,认真读书继续考,稳定生活多美好,三年五年高普考”,老王乐队唱《稳定生活多美好三年五年高普考》,像是一句诅咒,试图从父辈提供的单一路线逃离的年轻人被压得喘不过气。

或者在黑夜里沉思困惑,或者在生活中像羊一样被赶着走,无论快与慢,老王乐队的演奏与声音都带着无力呼吸的压迫感。我们一直习以为常逆来顺受的事,总算有人批判着唱了出来。

“再等一下就天亮了,在你还没闭眼的时候太阳就出来了”,立长的假音向上勾一勾,勾出的不是什么 “天总会亮的”心灵鸡汤,而是继续伴着忧伤大提琴的“好吧,那我接受”。《再等一下就天亮了》,再眨一眨眼,世界依旧不为你所动地继续走。

《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的感染力无需多言,早就知道会是一派大合唱的场景。可真的当台下十几二十岁的人们一同高唱“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支烟,说走就走,我有的是时间”,还是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日常里的焦虑与不解如海水拍打上岸,在老王乐队这里自然得不到任何解决,只是一起吼一吼,好像自己还真的有时间,理想也没忘。吞一吞眼泪,说走就走。

校对:马外外

本文摄影:林杭、熊修修、庄籽、致兄、田七、丝瓜

点击这里,回顾2018简单生活节厦门站精彩瞬间。

简单生活节系列官方独家指定电商:京东

简单生活系列出行服务领衔呈现:携程旅行

简单生活系列自然护肤领衔支持:三草两木

厦门站全程合作伙伴:万象城

相关消息

2018/12/03

昏鸦:什么都先不做,唱唱歌就好

2018/11/27

岑宁儿 Yoyo Sham:如寒夜里,暖炉里燃起的火

2018/11/13

Vast & Hazy:萤火光亮,将世界从黑暗里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