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r.:如果世界是喜剧,也要做最耀眼的电影明星

2019/10/15

撰文:小琦

提名金曲奖最佳新人的乐团 The Fur.,八月底发行新 EP 《Best Comedy》并开启大陆11城巡演,十月初才刚刚结束在京都和大阪的新一轮演出。


忙碌到荒谬的日常生活里,明明严谨地准备了很久,上场时还是滑稽得可笑:在街头滑倒被狗咬啦,弄翻路边的水果摊啦,喜欢一个人却总在他面前出丑啦…… 如果世界是场喜剧,这些情景发生时镜头正对着你的大脸,神态在荧幕上如实呈现,观众们开始拍手大笑。

 喜剧又怎样?我们还是要做最耀眼的电影明星。

从纽约唱到奥斯汀

三月初的纽约还是严冬,风吹得人头疼,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都困难。来自高雄的 The Fur. 乐团三人,就在这种从没经历过的寒冷环境中,哆嗦着拍完了新歌《Movie Star》的 MV 。

完整版 MV 于8月2号上线,片中乐团成员们穿着长袖卫衣,在卧室、公园和大街上轻松自在地唱歌。如果不是偶尔入镜的枯枝和街头行人臃肿的冬装,主唱柚子含糖量极高的嗓音丝毫不会让人觉察拍摄时有多么“冻人”。

今年三月抵达纽约的 The Fur.

The Fur. 此次赴美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在纽约,除了拍摄新歌 MV 之外,还参加了Sofar Sounds 的秘密演出。2009年,伦敦一家音乐活动公司的几位创始人烦透了看不见舞台的嘈杂现场,决定在公寓卧室里举办自己的演唱会。如今 Sofar Sounds 已经扩充为落地全球441座城市的音乐演出体验项目,观众在购票后才能知道具体嘉宾和演出地点。
在纽约一位艺术品收藏家家里,The Fur. 固定成员主唱柚子、吉他手中凌、贝斯手唯任,加上两位巡演合作乐手键盘手萱宣和鼓手哲佑,为五十多名不熟悉他们的观众进行了小型不插电表演。克服设备短缺的困难,演出还算圆满,不少人结束后特意来夸柚子的歌声好听。
离开纽约,乐团前往得州奥斯汀参加 2019 SXSW 西南偏南音乐节。这是小城奥斯汀一年一度的盛大狂欢,傍晚至第二天凌晨,城内所有舞台、酒吧、 Livehouse 全部征用为音乐节场地,六、七两条酒吧街更是震耳欲聋,被乐声紧紧环绕。
The Fur. 在西南偏南的第一场演出是柚子跟主办方争取来的,在六街一个仅可容纳几十人的小酒吧 B.D. Riley’s 里 。这场演出可以用“慌乱”来形容,大家先忙着跟外国乐队借 backline ,再是耳返完全没声音,开场吉他也没有出声,频出状况把乐团成员吓得有些懵,不过仍尽力完成了。
没想到自认为波折的“首战”,当地媒体给出的评价还算不错。《Austin Chronicle》 在回顾报道中表示,这支 dream pop 乐团令人想起休斯顿迷幻三人组 Khruangbin ,以及《Disintegration》 时期的 The Cure 。酷爱90年代梦幻流行风格的乐团成员们,自然对此感到十分欣喜。

在奥斯汀当地电台 KUTX 98.9 录制 “SXSW Pop Up Session”

The Fur. 还受邀录制了奥斯汀当地电台 KUTX 98.9 的不插电系列 “SXSW Pop Up Session”,大家在起居室席地而坐,弹唱了一首爱意十足的《Messi》 。这首歌讲的是柚子曾遇到的一位很喜欢球员梅西的小女孩,女孩谈起梅西总是两眼放光,把所有时间都花在认识这位足球明星上。这让柚子很受触动:“有时候你很喜欢一个人,可能永远都不会被那个人知道,但你还是会把他当成心灵的寄托。”

这次赴美的重头戏演出位于七街的 Elysium 。这家酒吧历史相当悠久, Elysium 所处的仓库式建筑,则在70年代后期成为了本地一处重要的娱乐场所,长方形场地被分成舞台和吧台两部分,墙上挂着曾在此演出过的名人照片,例如小野洋子。
当晚, The Fur. 同 I Mean Us 、邱比、激肤、大象体操、茄子蛋一起,为西南偏南的观众们呈现了“台式新浪漫”丰富的样貌。

做个喜剧明星也不错!

相比上一张专辑《Town》中描绘的家乡生活和玩耍时光,两首新歌组成的 EP 《Best Comedy》 似乎更关注内心成长。
《Movie Star》讲的是人生中遭遇困境时,该如何面对以及抉择。柚子思考出的答案就像歌中所唱:“ Living like a movie and we’re the movie stars. The story keeps going… I just keep going. ” 对于喜欢的事情,即使环境不合时宜,即使不曾受到肯定与鼓励,也要坚持下去。人世间的故事不断上演,我们每个人都是闪亮的电影明星。

《Best Comedy》封面

在纽约街头拍摄 MV 的过程,回忆起来正是“草根明星”初体验。有一幕导演安排乐团站在十字路口旁,对着来往车辆弹琴唱歌,路过的人纷纷侧目,人们虽然一头雾水,还是回过头对柚子他们喊道:“你们好酷!”他们是出现在街头突兀的明星,想要完成心目中理想的电影,碰巧还赢得了观众的掌声。
《Best Of Me》则是几乎每个人都会经历的情绪波动。越重视一个人、重视一段关系,越容易把最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行为举止变得小心翼翼,讲话也变得笨拙,越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对方,越是连正常的相处都做不到。这样复杂、矛盾、可爱又常见的心理活动,被写进歌里,写进新歌文案里:“我喜欢的人是我最害怕的人,最好的我是最笨拙的我。”
不要再纠结 “best of me” 是什么样的了,不要再懊恼为什么在对方面前永远是 “worst of me” ,如果在外人看来很滑稽,那就做个喜剧明星也不错!
吉他手中凌作为复古合成器狂热爱好者,喜欢收藏并研究设备,很大程度上决定了 The Fur. 的曲风。三名乐团成员都偏爱 Lo-fi 音质,音乐审美十分相近,喜欢听 Beach House,The Jesus and Mary Chain,Alvvays 等柔美旋律为底,实验噪音加持的乐队。为了让作品更接近这些前辈,中凌在两首新歌中也用到了老旧的类比合成器,为柚子的词曲创作蒙上了一层含蓄的、需要细细品味才能体会的感情。
“有很多听众给我们发消息说,自己心情郁闷的时候会听这些歌,我们知道了也很开心。”

左起:贝斯手唯任、主唱柚子、吉他手中凌

家乡高雄对 The Fur. 而言,是一个非常直爽的城市。炎热的气候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模式和相处节奏,待人接物总是热情满满,同时也会以轻快悠闲的步调做着自己的事。负能量情绪当然会有,但来得快去得也快,似乎只要发生在这里,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里被大海环抱。乐团几人都很喜欢海,海洋的神秘吸引着他们在需要灵感、需要放空的时候去海边坐坐。“其实高雄给我们的感觉是比较直接的,像是朋克或金属的曲风,最近几年也开始出现越来越多不同风格的乐团了,这是件很棒的事!”
柚子唱起歌来有时低沉有时清澈,自带一种“喃喃自语”的感觉,加上英文并非母语,创作的歌词多半语义朦胧有所保留,刚好为听众提供了更多想象空间。中凌的编曲思维跳跃又灵活,喜欢进行好玩儿、有趣的尝试,在作品里埋下不少“彩蛋”。贝斯手唯任则是位“直觉型创作”乐手,靠直觉编的贝斯部分常让其余两人惊讶:“他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2019金曲奖颁奖典礼上,入围最佳新人奖的 The Fur. 带着乐团吉祥物 —— 粉色毛怪 Terry 一起出场。这个三只眼睛的大家伙,在乐团 MV 、巡演现场和宣传片中频频出场,毛绒绒的让人很想抱住猛蹭。当天乐团成员都选择了今夏最热的牛油果色系服装,最终奖项虽遗憾落选,还是成功给观众留下了清新软萌的印象。

演出现场的“可爱攻击”

英国、荷兰、德国、葡萄牙、泰国、美国…… 这些都是目前为止 The Fur. 演出过的国家,名单还在持续更新。似乎自出道以来,他们就颇受海外乐迷青睐,英国音乐网站 Drowned in Sound 形容几人像“住在阳光海岛上的玩伴”。安逸的生活往往能激发出年轻人不安分的愿望,想出去看世界的话,还有什么比组乐队更合适的呢?

The Fur. 很多站专场演出都收到了歌迷送的柚子

借今夏发行新 EP 《Best Comedy》的机会, The Fur. 安排了首次大陆巡演,从第一站厦门到终点站北京,11个场次十分密集。据说空气脑Airhead主理人谢老板特意叮嘱,多给北京站留一些周边,结果限量七寸彩胶还是在开演前就卖完了,主持周边安利环节的乐团“搞笑担当”唯任只好随机应变:“快去买……买……买不到也没有关系!反正你们都没有黑胶机!”

从演出 VJ 足以看出 The Fur. 团队之用心,每首歌曲都配有不同的背景动画,色彩鲜艳又迷幻,说是一部部制作精良的歌曲 MV 也不为过。Intro 过后第一首歌 《We Can Dance》,合成器制造出的复古迪斯科律动挑起观众的舞蹈神经。台上,娇小的柚子近乎破音地大喊:“你好!北京!”,另一侧收获现场表白最多的键盘手萱宣不时抬头一笑,在两位女生的“可爱攻击”下,只想丢下伪装与烦恼,尽情享受他们音乐中的温柔甜蜜。

中秋节北京站演出现场

平均两三首歌过后,柚子、中凌或唯任就会与大家聊上两句。上次他们来北京演出是两个多月前,与 deca joins 、午夜乒乓一起参演空气脑厂牌七周年。唯任笑着调侃:“上次和 deca joins 大哥哥一起来,我们还是个小宝宝,这次我们长大了!所以可以自己来!”
看演出前本以为 The Fur. 会像 《Movie Star》 MV 里那样,没有太多面部表情、安安静静地唱完一首接一首歌。没想到现场一见,简直像个搞笑组合,活泼开朗又蹦又跳,每次互动都妙语连珠。金曲奖入围的事情也被当作专辑售卖宣传语:“没得奖才要抓紧买对不对!得奖的他们肯定都去加印好几次了!”

来自乐团的“嘲讽”(开玩笑)

翻唱 A-Ha 乐团代表金曲《Take On Me》 时,观众配合默契,临时学的和声唱起来也很到位,让这首本就欢乐的歌曲有了狂欢的热闹感。随后,乐团带来一首尚未发表的新歌《Goodbye》,恢复轻柔的梦幻流行旋律,乐迷们头一次听无法跟唱,选择微笑着随音乐摇摆身体。
只拥有一种感情的人类是不完整的,只拥有一种感情的作品是不丰满的,The Fur. 的旋律中有复古也有时髦,主题有浪漫也有忧愁,这种感觉,或许需要被粉色毛绒怪兽拥抱一下才能体会。

图片来源:The Fur. 乐队
作者:小琦
校对:外外
进入The Fur.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11/12

老王乐队:搭上时代的列车

2019/11/05

玩具船长:我们想做的是有根源的音乐

2019/11/02

Nouvelle:在浪漫柔软的年代,做一场男子汉的音乐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