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皮箱:《乐队的夏天》后,他们终于售罄了

2019/06/26

撰文:孙骁

如果早入职街声几年,那么我也会加入这个“阴谋”,见证皇后皮箱组队以来的第一个重大时刻。2010年7月的一个周六晚上,街声台北办公室的同事们看到皇后皮箱获得“2010贡寮国际海洋音乐祭海洋独立音乐大赏”的消息。周末结束,卡菈一上班,发现大家把获奖的报道贴在办公室各个显眼的地方,同事们看到她就发出热闹的欢呼声,把卡菈吓得够呛……

也无怪卡菈在《乐队的夏天》第一阶段录制现场,走到街声的帐篷时,冲着拍摄的工作人员喊道:“那个就是我!看见了吗!”街声帐篷中的几台电视上放着简单生活节的画面,从2008年开始,卡菈就作为简单生活节的海报女孩一次又一次出现。

皇后皮箱在《乐队的夏天》录制外景的街声帐篷

通过热门音乐网综《乐队的夏天》,皇后皮箱乐队走进了无数人的歌单,他们的2019大陆十一城巡演门票也几乎售罄。回头想起这个过程,卡菈感叹:“在街声工作时,真的很快乐,因为我也是二十出头时就进入公司,能感受到一群人为了一件事情很投入的氛围,就像这次看到《乐队的夏天》的团队,好像看到以前的自己,充满着热情与干劲。有一天回头看时,一切都超美好的。”

音乐是长生不老药

皇后皮箱已经成立十四年了。

2005年,皇后皮箱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新竹一个乐队大赛的舞台上。黑轮当时还是鸡腿饭乐队的贝斯手,他记起当年是一个遍地都是乐队大赛的年代,甚至连百货公司都会举办自己的乐队比赛。阿怪对那次演出的印象已经有些恍惚:“只要是在做音乐,似乎我的状态都是一样的。”热情有活力的卡菈还可以想起当时的情形:“乐队要怎么比嘛!那时候和我们一起演出的都是一些 Metal、Punk,不同音乐风格根本没法比较。”

那时真的是他们的青春年代。阿怪已经是大学生,玩乐队当主唱,卡菈还是高中刚毕业等待发榜的新鲜人,因缘际会之下,阿怪找来了卡菈当主唱,在刚成团初期乐队人员变动大,几次折腾之后,碰到现在的贝斯手黑轮。

接下来,皇后皮箱一路高歌猛进:在2010年获得海洋独立音乐大赏,2011年成为街声StreetVoice “见证大团”年度10大新团,首张专辑《超时空歌女的快活》获选新加坡 Freshmusic Awards 颁发的“年度最佳新团体”;《人间惆怅客》获得第六届金音创作奖“最佳摇滚单曲”……

这些荣誉到来时,阿怪印象里都是木木的时刻,完全没有准备。2010某次音乐大赏演出后,皇后皮箱他们在后台坐在小板凳上东聊西扯,宣布获奖者是皇后皮箱后,几个人脑子一团迷糊,阿怪甚至还拎着刚刚坐着的小板凳站到了台上领奖。

2015是他们的第一次大陆巡演,一周走了五个城市

乐队的十年之痒

乐队似乎比夫妻还容易“痒”,除了三年、七年,每一个事情发生,似乎都有痒的可能,更何况皇后皮箱又是乐队,又是十三年的情侣关系。

2014年成团第九年的他们出版了专辑《超时空歌女的快活》,2015年演出上海简单生活节、年底在大陆地区进行了巡演,越来越多的乐迷记住了皇后皮箱,《人间惆怅客》这首歌也在网络上获得了不少评论,他们的音乐魅力慢慢发酵。不过就在这时,乐队陷入了迷惑。

有一次阿怪和卡菈去欧洲旅行,可能是在大街上行走的那种突兀的感觉,阿怪想起自己《新时空歌女的快活》里的作品,突然产生一丝怀疑。这些西化的东西我们一遍一遍重复的意义在哪?

2016年年中,新专辑中两首作品《风水轮流转》、《梦中的女孩》出炉了。不过那时这两首歌用皇后皮箱的话说,“有点像《超时空歌曲的快活》2.0版的感觉。” 这两首歌多少代表了皇后皮箱原来的风格,上一张专辑中洋溢的 Blues、早期Rock n Roll的风格渐渐淡化,而多了很多1980-1990年代时代大混响的Dream Pop/Synth Pop/City Pop的风格。

阿怪从小对传统文化颇感兴趣,少年时代沉迷李小龙,进而开始了解中国武术。中国武术和道家文化密不可分,无论是内家拳外家拳,总少不了哲学理论的支持。在日常生活里,阿怪也会不时读一些道家典籍或者古诗文。同时,这些清静无为的概念也让他对日常生活有了更多新的看法。

他们从某宝网购买了古琴和附送的教材,加上复古的合成器音色,皇后皮箱突然有了新的样貌,也就是被歌迷们称为“天庭BGM”的这张全新专辑《仙人指路》。

 《仙人指路》处:玉成戏院录音室。左侧是电影院原来的大屏幕(图片来自Blow吹音乐 摄影:Yuming)

台北的玉成录音室由影院改建而成,比起流行音乐常用的分轨录音,玉成录音室的主理人来自美国的Andy Baker更中意同期录音。乐队长期的默契和互相之间的化学反应,是一遍遍的分轨录音很难达到的。皇后皮箱录《仙人指路》也不例外,吉他贝斯鼓,三大件都是同期录音。鼓在大录音室里,吉他和贝斯在另一间录音室里,现场感颇强。“原来录音都会觉得通过后期制作声音会更好,但是这次,单是原始素材就已经很好听了。”阿怪说。

不过,音乐满意了只是一半,如何让更多人听见,把音乐变成票房、变成钱,是所有独立乐队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大问题。

在2018年街声采访皇后皮箱时,《仙人指路》刚刚录音完成,皇后皮箱也开始了台湾地区的巡演。采访结束我们开始聊聊闲话,卡菈突然说:“有没有觉得过几年听众就会走一大半,似乎要让他们重新认识你一样。”她在社交媒体写下“这阵子真是组团以来最迷惘的时刻了,几度要到放弃的念头……”

从2010年代开始,乐队渐渐从地下的状况变得更加市场化,迭代速度远远超过之前的20年。成团十四年的皇后皮箱横跨几个时代,也会感到不适应。从前生活节奏慢,其他的娱乐少,喜欢摇滚乐的人粘性更高,即使乐队活动比较少,一些歌迷也会费尽心思去搜索你的行踪,但是现在层出不穷的新人、各种多媒体娱乐的出现,让乐队不得不用新的方式去经营。

综艺的力量

恰好在这个纠结的时刻,《乐队的夏天》的导演组见到了皇后皮箱,并邀请他们参加节目录制。虽然大家都认为乐队比赛很难,但是考虑到更多还未认识他们的观众,皇后皮箱又一次来到北京。距离上一次北京演出已经快十年了。

《乐队的夏天》第一轮竞演,乐队要选一首代表作,这首歌或多或少也决定了乐队在节目中的命运,走或留都在这一首歌里。到底演什么歌?皇后皮箱更加倾向于演出《仙人指路》中的歌曲,因为更能表现他们的现在的状态。

在节目导演的建议下,他们还是选择了在大陆各个音频平台数据较好的《人间惆怅客》,这首歌名来自唐代韦瓘在《周秦行纪》所写的:“共道人间惆怅事,不知今夕是何年。”在第二次节目录制中,把范晓萱的《Darling》演绎出1980、90年代的City Pop味道。

“越快速成长的事物就会凋零的越快,普遍的乐迷对我们也还是陌生的,不可能透过节目上的一两首歌,就了解一个乐团所有的历史跟样貌,我还是希望,因为透过节目而认识我们的乐迷,可以亲身来Livehouse看一场完整的演出,认识皇后皮箱是个什么样子的乐团。”卡菈说。皇后皮箱在今年夏天收获了大量的关注,皇后皮箱的巡演场次场场售罄,在微博等公众媒体上也有大量人群涌入。

对于乐队来说,没有之前十多年的辛勤,在这样的机会面前也没有现在这样的表达机会,套一句格言:“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同样,见识了这个行业里的起起伏伏,也让皇后皮箱在这个时刻保持清醒和冷静,面对综艺带来的利益,如何持续发酵,今后的发展方向,这才是乐队应该考虑的。

下面是关于皇后皮箱在《乐队的夏天》录制过程中的几则小故事:

街声:参加《乐队的夏天》整体感觉如何?

皇后皮箱:对我来说是好玩的,我有看过几个选秀节目,身为观众时常会觉得很多是不是假的?来之前我抱持着,我想来看看这种大型节目是怎么运作的。到现场才知道,哇!都来真的啊!

譬如第三期播出的PK赛,在现场看是更刺激的,没有人知道下一步是什么,每个乐手的心都是为舞台上的人悬着。

 

街声:高晓松在节目里说了,“漂亮女主唱不是跟吉他手就是和经纪人在一起”,这段话你们听了是什么感觉?

卡菈:上节目前就有心理准备会被问到团里的关系,我们一向对这种事都超公开,在乐迷间不是什么秘密了,也没什么好探索的。其他行业的人也可能会跟同事产生爱意,就这么简单。重点是你喜不喜欢这个人,跟美丑职称都没有关系。

阿怪:我跟卡菈认识14年,这类玩笑话也听过不少了,我们到今天还可以一起玩音乐、一起生活,这些无伤大雅的事,我们也都是真的会心一笑面对的,所以也就没有太惊讶了。

关于马东老师问我吉他手跟贝斯手的技术谁好,其实我真的觉得这两种乐器在性质上不同。身为乐队里的唯二男性,我都笑称我们是“皮箱双龙”,这个名字也象征了我们十年的感情与信任,所以我选择回答“不分伯仲”。

街声:现场和谁聊得比较多呢?

卡菈:几乎每个乐队都聊上了。旺福、宇宙人就不用说了,都来自台北,见面就聊。

这次参加节目的女乐手比较少,我跟斯斯与帆算是蛮契合,可能我也有点社恐的症状吧,跟她们窝在一起聊天就觉得很舒适。后来我们去北京时,她们还应我的要求,带我们去吃烤鸭,去School体验当地生活。

南无乐队整团都很豪爽,我跟吉他手岚子聊了很多,舞台上看她是个冷酷的女孩,我就主动跑去找她聊天,没想到她的反应很开心,可能大家一开始都是害羞吧。

九连真人,因为我本身也是客家人,他们演出下来时,我们聊很多关于方言的话题。

我早期在街声工作时,很常听到关于中国火那段时期的故事,见到面孔就像是传奇,看到辉哥特别跑去跟他合照了。

阿怪:盘尼西林主唱小乐的真性情、直爽跟可爱,让我很难不喜欢他。

旅行团和我们互相表白爱意,很开心子君很喜欢《神仙赋》,听说他们开车的时候也在听。

海龟先生是充满爱的一支乐队,老麻在讲女儿的时候,眼神里的那种父爱打动了我。

果味VC也是一起经历过英摇时期的前辈们,聊了好多披头士的事情。

新裤子这是我们在录制期间一起拍过最多合照的乐队了,贝斯手黑轮很喜欢他们,我就帮害羞的他问了拍照,结果卡菈说她没拍到不甘心,于是我们又拍了一张,第三次碰到了就很自然不啰嗦地又合照了一张……谢谢新裤子不厌其烦地与我们合照。

反光镜的贝斯手建华是我第一个聊到天的人,所以印象很深,他也跟我说了去台北录音的事。

痛仰的虎哥私底下是个很好聊天的对象,跟我聊了很多李小龙的事,因为我们的偶像都是李小龙,静哥也是一直夸奖黑轮的贝斯,宋捷很可爱的暖男,我们同星座,很多想法也很像。

这趟的收获真的很多,尤其是可以认识大家,可以交流心得,大家没有互相比较,只有交流,如果还有机会也很想与其他几组认识一下。

这么多乐队聚在后台,很难不聊两句

街声:现场舞台反送舒服吗?

皇后皮箱:现场其实有提到说,这个录像的场地是非常难调音的,这么多的乐队,nonstop 的演出,又要快速地换场,乐队最怕碰到的情况就是,彩排完再次上台时,内场的声音变了,这次几乎没有这种状况,换我们上台时,声音依旧是我们的要求,且非常清楚。

街声:比较喜欢哪支乐队的现场?

卡菈:海龟先生是我喜欢的音乐氛围,不论编曲、舞台呈现,我都觉得是个定位独特的乐队。

九连真人原始的爆发力,现场冲击力之大,让人肾上腺素飙升,就算听不懂客语,也还是会被他们的音乐重击。

南无乐队很有趣,他们很像乐团版的星际异攻队,每个人的造型性格都不一样,好像各怀绝技,会吸引人想看下去他们到底要干嘛。

盘尼西林他们就是有种以静制动的能力,我觉得蛮意外的,可能因为认识了小乐他私下是个很热情的人,但在舞台上演唱时阴郁的他,是很迷人的。

刺猬的态度是我最喜欢的,他们有种发自内心无所畏惧的态度,我回家还特别研究了一下子健的词,非常喜欢。

阿怪:我最喜欢的是刺猬、盘尼西林、海龟先生、斯斯与帆、和平和浪、九连真人、痛仰、新裤子、反光镜、面孔、果味VC。因为这几支乐队现场感染力很大,每一支乐队都有自己的个性,不论曲风,都很能够展现出自己的特色跟态度,让我听了觉得很有共鸣。

街声:对自己的现场表现分数满意吗?

卡菈:还不错啊!我们也不是特别有知名度的团,但比赛就是这么回事,会受到很多周围因素的影响,譬如出场顺序、当天观众喜好等。把歌曲传达出去,比较重要啦。而且我也希望看到节目的观众们不要只去听分数高或排名前面的乐队,要去找到你真正喜欢的曲风,你喜欢的乐队也许被淘汰了,但是你还是可以关注他们,更实际的做法是去Livehouse看他们的演出。

黑轮:已尽力演出没有遗憾,虽然还是有些小细节可以更好。

关于巡演

街声:巡演是什么阵容,曲目如何安排?

皇后皮箱:我们有设定不同阶段的任务,这些年我们的目标是扩编更完整的演出团队成员,像是音控、技师、舞台人员。这一年与新的鼓手合作,团员们可以更专心投入在音乐的演出上。相较于上次2016年的巡回,现在的皇后皮箱演出上会更完整与流畅。曲目重点也会放在比较多的新歌。

街声:巡演会带几把琴?演什么歌曲?

卡菈:重点会放在新专辑的歌,安插一些旧歌,可能每场的编曲会有些不同,也可能会有惊喜曲目吧。毕竟都被网友称为天庭BGM,想让我们的乐迷到现场,迷蒙又轻飘的听觉。

阿怪:我的吉他音箱是习惯用Fender Twin Reverb,吉他我会带 Fender Telecaster,但由于巡演中大家是自己扛着乐器移动,所以尽量想让配备简化,所以我会带一把吉他跟一袋Pedal board。因为我们有一首歌叫《九霄云外》,里面我有使用古琴的弹奏,所以还会带着古琴,但因为古琴现场容易feedback,所以希望能够先克服这个问题,然后在巡演时可以唱这首歌。 

街声:大家演出的PedalBoard 是怎样安排的?

四月份在“野鹅快跑”音乐节上的演出,这一套设备已经成了他们新的“天庭BGM”标配

阿怪:我的Pedal board上使用的是Memory Man Deluxe的Delay跟Chorus、Boss FRV-1的Reverb、Boss CE-2的Chorus、Tech 21 Liverpool 模拟音箱、Ibanez ts9破音、SatisfactionFuzz,这几颗效果器。在新专辑里也是初次使用chorus的效果,主要是用来营造出一种俗艳的缤纷感,但同时也可以像仙境一般的模糊不清,有点像是雾里看花的感觉。

黑轮:现在演出我大多习惯弹Fender P Bass ,喜欢它很沉的Tone 且弹起来手感很好,琴身也轻盈,去演出携带方便。习惯用的音箱品牌是 Ampeg ,经典且很好调整,目前还会接一颗Sansamp Bass Driver  DI,很方便修饰音色且带点脏脏的破音Tone 搭配BOSS CE-2B Bass 的 Chorus。

街声:最期待去哪一座城市?

卡菈:海龟先生推荐了成都,听说是个音乐发展很多元的城市,我非常期待去成都。这次参加节目认识了来自不同地方的乐队,我私心都很想去他们在的城市,再找他们一起玩,如果有时间请他们来做嘉宾也很有趣。

阿怪:我们以往去过深圳、广州、长沙、武汉、苏州、上海、北京,这次的巡演把成都、重庆、厦门也放进去行程里,这三个城市让我感觉很新鲜。虽然我本人不太能吃麻辣,但我想这次去成都、重庆势必要吃上一波道地的麻辣了,然后也想试试在厦门可以用闽南语跟大家沟通一下。

黑轮:都蛮期待,每个城市都有不同的氛围,特别期待成都,因为还没去过,听说是个很棒的地方。

乐迷制作的皇后皮箱的“仙人指路”配套8bit头像

下面是简单生活节

小女超人原型的问答时刻

街声:会不会经常有人认出你是简单生活节的女超人

卡菈:不会,我还记得2008年的台北简单生活节,当时海报是一张我仰天大笑的照片,我很开心跟我妈说我被拍成海报了,还被贴在公交车广告、便利商店,我妈就回我,“就一个下巴谁知道是你啊!”

2014年又拍了女超人那款海报,带了个红色眼罩,我妈还是没有认出来。

第一次成为简单生活节模特的卡菈

认不认出我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海报中的那个人代表了城市里的你我。我代表的不是皇后皮箱的主唱,我就是一个素人,一个在街头可能跟你擦身而过的女孩,一个跟你一样为了自己喜欢的事在努力的人。

街声:这些年做简单生活节代言人,最喜欢的海报和造型是哪一年,最艰难的呢?

卡菈:我很喜欢女超人,我还记得那届的Slogan是We Are Young Should be Wild。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当自己的小英雄,创造了一些事,每个人都是勇敢的。

卡菈:最艰难的任务应该是“笑”吧,因为简单生活节,要给人一种自在舒服的气息,我的任务就是要发自真心的笑容,这比拍一般的宣传照还要难上许多,不是看起来美美的就可以了。我记得2008年那张海报,拍了快几百张照片,最后海报用了试拍时的第一张,其实很多事是这样的,没有目的时反而能带出本能,没有刻意要去摆出笑容,却得到了最棒、最真诚的照片。

街声:在街声工作八年,主要负责什么工作?

卡菈:我在街声一开始是在企划部门,后来因为有了吹音乐,就转职当文字编辑。有活动时《The Next Big Thing 大团诞生》、简单生活节会去现场帮忙执行。

在街声办公室举办“宠物日”当天的卡菈

万圣节当天的卡菈

我私底下的样貌,跟节目里的其实不太一样,我就是大家说的傻大姐吧,座位永远是最乱的、永远少根筋,我觉得蛮像憨豆先生的女生版,常常迷糊,但紧要关头时好像又惊险度过。

有次我在工作时,请快递来取件,送快递的男生在旁边待了一下,小声地说:请问你是皇后皮箱的主唱吗?我还帮他签了名。

在街声工作要有娱乐精神,我们曾经有过万圣节派对、还有宠物日。要做文化产业,要有一定的幽默感与创意,才有可能打破旧有的思维。

在街声台北办公室,不时地看到艺人穿梭在办公室里,像是李宗盛、林忆莲、苏慧伦、热狗、阿岳,蛮难得的啊,可以近距离看到这些没看过的艺人。我的工作内容是要不停地去采访音乐人,在跟音乐人交谈时,能吸收很多不同的经验、更了解这个产业。

最后放上上海简单生活节卡菈和姚明的合影镇楼

除标注外,图片来自乐队以及网络。

进入皇后皮箱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