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月亮的上海夜空,出现了一道靓丽的彩虹:上海Simple Dreams第一日

2018/10/02

阳光、星空、鲜花、彩虹……不同年轻世代的代表者相继发声,也看到不同年龄的乐迷,都成了少年。

上海简单生活节第一天,人们在不同的曲风中自得其乐:说唱、摇滚、流行……日光舞台与梦想舞台交替发声,乐迷在草地间来回奔走,这是云淡风轻的美好上海秋日,这一天,属于“简单”。

街声编辑直击现场,我们来回顾一下十几小时前发生的一切。

先划重点

刘柏辛Lexie:“有人说我做的不像Hip-Hop,我只是想把我喜欢的音乐都融合在一起。”

顽童MJ116:听见他们的歌,最简单直接的快乐,都体现在了自然扭动的肢体语言上。

郑秀文 feat. MC HotDog热狗:偏Hip-Hop还是偏流行都不重要,大家舞蹈、挥手、跟唱,沉浸在上海夏末的晚风中。

逃跑计划 feat. 顽童MJ116 ESO:两种年轻的态度相互交织。

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 feat. Yoyo Sham岑宁儿:纯净叠加纯净,更加沁人。

刘柏辛Lexie:融合不同类型音乐,攻占观众的耳朵

梦想舞台 15:20-16:10

作者:孙大猴

Lexie在震人心脾的Synth Bass中一步一起范儿、风情万种地走上台。上身是紧紧的短白T、下身是一条宽大的深蓝色裤子,裤子右腿上有一个非常吸引眼球的涂鸦图案,关于这个图案到底是什么,台下不少人也展开了颇为有趣的争论,他们在大屏幕里紧盯着这个图案,比对着台上的Lexie,和同伴开始争执。

20Hz是普通人耳能够听到的最低音极限,30-40hZ的低音甚至会引起人心脏等等器官的共振,而造成真正的一些肉体上的刺激。毫无疑问,在重低音这一点上,电子音乐、或者跟电子密不可分的说唱音乐达成了很大的共识,舞台前侧的两个Sub Woofers重低音音箱就是为他们准备的。

就像Lexie的第一首歌《Rock Star》名字所说的,Lexie并没有在意不同音乐种类的界限,所谓Hip-Hop,也是在Blues、Soul、Funk、Rock……等等不同种类的音乐熏陶下出现的街头文化,所以在Lexie的作品里经常会有一些上述元素的出现。

《City Light》由非常神秘的Pad音色引出,在底鼓快速的轮番轰炸中,人群也蠢蠢欲动。《Like A Mercedes》里中文英文在Lexie的嘴里,似乎毫无沟壑、壁垒,自由切换。人群在Lexie的“Hands up”声中齐刷刷举起了手。

《Lil Life》唱完后,Lexie说起了修音软件Autotune的事情:“有一些歌曲里我会用到Autotune,也是为了现场效果。”不过,应该是考虑到了演出的现场感,即使有用到修音软件的歌曲,修音音量和原声音量的比例也是比较小的。而Lexie的现场演唱也早就证明了修音软件对于她来说完全不是个事儿,唱起来,Lexie游刃有余,犹如一条在808鼓、沉重持久的Bass Line中游走的灵巧的游鱼一般。就像她自己说的:“有人说我做的不像Hip-Hop,我只是想把我喜欢的音乐都融合在一起。”

《Sleep Away》、《Dripping Sauce》……在一首一首Lexie的攻势中,观众们也越来越进入了她的音乐世界。台上的Lexie一边演唱,一边随着节奏摆动身体,自然到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她在“舞蹈”,而变成了她在台上左右巡视领地强大气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在颇为神秘的Intro中,《CoCo made me do it》来了,不停重复的Hook“CoCo made me do it”。也让很多第一次听Lexie的观众跟着唱了起来。在808类电子鼓典型的音色中,机械整齐的律动伴着Bass和节奏组的加持,即使在演出结束许久,在市集、在餐饮区,到处都有哼着“CoCo made me do it”的观众。我们的路边随机采访中,不少人表示看过这一场,已经对Lexie路转粉。

顽童MJ116:跳舞摇摆是天生本能

梦想舞台 17:00-17:50

作者:冻梨

鸣枪声、汽笛声,轰隆隆的 beat 中,顽童MJ116登场,三两步,瘦子、大渊、小春就把偌大的舞台霸占“填满”,《Jungle》开场,他们的气势像是台风一样迅速席卷全场,远处草地的年轻人,或者迅速跑到台前,或者站在野餐垫上原地起跳。

说唱的现场很神奇,一瞬间被他们的力道正中红心,似乎可以不带脑子上蹿下跳,但不经意间又被炸裂的热血感动。顽童常常提到southside,他们出身的木栅就在台北的南边,几个人当初带着冲劲一路走跳,过上小时候向往的生活,在台上带着几千近万人跳跃,《二手车》时,小春和大渊快速拍手,台下便都是高高举起的手臂。

瘦子9月30日在彩排现场刚过了生日,不知道是因为这个,还是因为太喜欢上海,整个人洋溢着暖洋洋的好心情,连带着三个人笑起来都憨憨的,少了点日常看到的酷和难以接近。西岸营地自带旋转木马,在日光舞台附近闪闪发光。瘦子远远指向那边,说觉得很酷,想去坐。

第一次来上海时,他们觉得这里太美,写下一首《生煎包》,“虽然你们可能吃腻了……你们这群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瘦子说着笑了出来。“外带生煎包!”“外带生煎包!”一唱一和,没有人腻。他们也在歌曲间隙,鼓动更多的人加入跳跃的行列:“后面的还好吗?怎么看起来懒洋洋的。”

大概跟着节奏跳舞是人类的天生本能,哪怕是第一次听见他们的歌,最简单直接的快乐,也都体现在了自然扭动的肢体语言上。顶着蘑菇头的小男孩骑在爸爸肩上,跟着节奏挥手,方向却刚好和其他人相反,中途爸爸试图带他离开,他一边回头挥手一边露出不肯走的表情。有情侣同频率扭动腰肢,也有情侣挥手挥着挥着就变成了可爱的猫猫拳。

说唱音乐里有年轻人最赤裸的愿望,但当他们温情起来也直接得让人招架不住。顽童登场时,正是太阳迅速落下的时段,在余晖中,他们唱起《Coming Home》,三人用不同的声线叙述自己对家的眷恋,尤其当小春唱“听不到孩子笑声的房间,即使住的是那五星级的饭店”,忍不住跟着鼻酸。

《2030》里记录他们十年的历程,30岁,三个人兑现了当初的计划,唱这首歌给自己,也陪伴更年轻的后来者,“我知道你才20,太多抱负愿景,你认为这个星球上,没有人挡得住你”。那时的年轻气盛,已经化成了他们自己、支持他们的人的宝贵回忆。

这是顽童,你知道的。即便真的不知道,依循本能里对节奏的爱,也总有一天会爱上他们。

郑秀文  feat.  MC HotDog 热狗:曲风没那么重要

梦想舞台 18:40-19:30

作者:小草

上海六点半,天光刚暗,梦想舞台的蓝色灯光渐次打开,观众早早涌在台下,“Sammi、Sammi”的呼喊声中,郑秀文以一首《随他去吧》欢快开场。独特的嗓音刚出来,坐在草地上的歌迷们像被点燃一般,跳起来哼唱摇摆。

“如果天要下雨那就让它下吧/照样也可以笑着去浪迹天涯/握不住的一把沙 反正你也留不下/何不留在黄土里开出最美的鲜花”。

梦想舞台身后高楼林立,居民楼的灯光星星点点,郑秀文身着宝蓝色大码西装,甩着一头棕色短发,在台上蹦蹦跳跳。熟悉的《眉飞色舞》响起来,鼓点密集、节奏轻快,歌迷们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一下子将上海拉回到二十一世纪初的蹦迪现场。

两年前因为身体问题未能登台,两年后如愿在简单生活节的舞台开唱,郑秀文精心准备了风格各异的十首歌。

深情舒缓的《当你老了》,是唱给父母的歌,她低头轻吟,声音里多了几分沉静的力量。《追光者》送给粉丝,台上台下大合唱,“像影子追着光梦游”。郑秀文说,唱别人的歌,就算眼前放着歌词,她也觉得紧张。可娴熟自如的台风却看不出丝毫破绽。

流行变幻无穷,经典却永远不会过时,舞台上的《终身美丽》比十几年前多了股欢快铿锵的劲儿,但是“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记忆无论再轻/轻不过脉搏声”这两句一出来,我们就知道,那个浑身烟火气,声韵独树一帜的郑秀文从来没有变,顺着她的声音,总能溯洄到香港流行文化的繁荣时代。

那是自由而遍地希望的千禧年之初,多少少男少女在她的声音里得到启蒙,尝试挣脱外界的眼光,独立做自己;又在她的歌词中学会恋爱和失恋后放手?“无奈我要创造未来/共您普普通通的去爱/未够我独个精彩”,她唱《出界》《舍不得你》时,台下有人跟着节拍狂欢呐喊,亦有听进回忆里的人们一首首跟唱下来,歌词没有错别字,粤语和普通话切换自如。

最后一首《信者得爱》,就算没有粤语短音节的凌厉,在国语歌词中仍然能听到郑秀文年轻热血的人生态度:不怕天会塌下來 ( 别说彩虹 ) 失去了色彩/只要相信就得到爱/不怕白雪不够白/( 我会找到 ) 人生的路牌让我远离黑色的路牌。

后三分之一处热狗进场,两人在台上互动往来,郑秀文甩掉西服外套,从舞台左侧跳到右侧,热狗则是一如既往的欢脱少年,歌词从电影《心灵捕手》中拈来,他戴着墨镜和鸭舌帽,酷酷地high,酷酷地表达态度。

全场沸腾,偏Hip-Hop还是偏流行都不重要,大家舞蹈、挥手、跟唱,沉浸在上海夏末的晚风中。

日光舞台 19:30-20:20 逃跑计划  feat.  顽童MJ116 ESO:过去的阴霾总会被吹散

作者:冻梨

很多个场合看过逃跑计划的现场,每一次,都感叹他们从未打过折扣的真诚,《Like A Bird》响起,观众迅速聚拢。一上台,毛川就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支持他们。

《一万次悲伤》的结尾,毛川突然停止,台下默契接上“Honey,脑海里全都是你”,“Yes!”毛川说道,像是在隔空和观众击掌。《Is This Love》时,默契再度上演,好像全场都陷入了甜蜜的自我疑问。“我忘词了,因为刚才看到有人在接吻,我多希望那是我。”毛川开玩笑道。

十年前,逃跑计划刚开始玩这种风格时,很多前辈不理解。现在,他们自认也有点点老了,很多年轻人玩的也有不理解的地方。“但是没关系,这就是年轻人的态度,你喜欢什么,坚定地走下去,总有一天会光明。”《阳光照进回忆里》,过去的阴霾总会被吹散。

倒数第二首歌,《夜空中最亮的星》,观众自觉点亮手机闪光灯,营造星海。一如既往的大合唱,在夜晚的风中,听起来更加清亮干净。

而只属于简单生活节现场的,是逃跑计划和顽童MJ116瘦子的合作。瘦子唱着《Just Believe》,在此之前,从没想过两首歌可以如此贴合。

很多人通过《夜空中最亮的星》认识、爱上逃跑计划,而《JustBelieve》也在2012年让更多人了解顽童MJ116,看到他们的梦想,两首歌交织,似乎是年轻人各自信条的碰撞与相互认可。是不是都有那么点一往无前的勇气与浪漫呢?

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  feat. Yoyo Sham岑宁儿:今夜没有月亮,但是有彩虹

梦想舞台 20:40-21:30

作者:一阐提人

20:40整,彩虹合唱团的小哥哥小姐姐们与乐队一起,在金承志的带领下,准时出现在台上。金承志说“请假装很熟悉他们,并开始尖叫。”观众们憋笑着开始配合地发出尖叫声。于是,《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就爆笑开场了。

听过传统合唱团版本的,也听过杨宗纬24小时内皱着眉头改编的翻唱版本,但今天的版本又不一样——第一次见到彩虹合唱搭配乐队。鼓点配上视频里的声波图,竟让这首歌透出一丝严肃。但台下依然有观众在“华师大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这句歌词出现时哈哈大笑说“听到这句我就满足了”。我回头望了望她,这个满眼笑意望着同伴的年轻姑娘,应该是华师大的吧。

初秋的夜晚,凉风习习。金承志问“今天有带着喜欢的人一起来的吗”,台下一对对情侣纷纷举手。在《我喜欢》的歌声里,他们抱住对方,随着大屏幕上漫天星光一起享受。到了《夏天的梦是什么颜色的呢》的时候,已经有情侣悄悄退到后方,相拥起舞。夏天的梦是什么颜色的呢?是夏天过去了,你还在我怀里,没有什么比这更人无所畏惧了。

不过,这毕竟是和我们一样的一群“神经病”组成的合唱团呀,怎么会只玩浪漫呢。金承志带来了《肥宅群侠传》。减肥?不可能的!吃吃喝喝快快乐乐是台上台下所有人的毕生追求!奶茶来三杯!耶!

唱《萤火虫》时,Yoyo Sham岑宁儿一身红衣上台了。金承志高喊“宇宙第一美少女”,岑宁儿笑着回“这怎么好意思”。唱和声也是岑宁儿工作的一部分,和彩虹合唱合作,显得相得益彰。

岑宁儿的歌声纯净,金承志快乐地全场飞奔,还未开口就已经表现出他对与岑宁儿一起合作的兴奋。

他们一起合作了《追光者》。无论是岑宁儿主导,彩虹合唱和声,还是彩虹合唱主导,岑宁儿来和,都显得那么完美。两种声音都很干净,但又相互为彼此添加“作料”,“厚度”增加,听起来更加沁人。

他们的声音相互追逐、交织,让没有月亮的徐汇滨江上空,出现了一道靓丽的彩虹。

图片来源:七仔摄影工作室

校对:loveisbug

简单生活公园挚友票正在贩售

现在识别下方二维码即可订票

全球领先的一站式出行服务平台

携程旅行

Simple Days简单生活公园 特别合作

活动行

总票代:大麦网

10/1-2 Simple Dreams 简单生活节

单日预售:300元

单日现场:350元

10/3-7 Simple Days 简单生活公园

挚友票(首批单日预售):120元

单日现场:150元

Simple Days 10/3-7 简单生活公园

来公园玩耍吧~

Simple Dreams 10/1-2 简单生活节

这里同样欢迎你!

简单生活系列官方独家指定电商:京东

简单生活系列出行服务领衔呈现:携程旅行

简单生活系列自然护肤领衔支持:三草两木

相关消息

2018/10/08

为了聚会的告别:上海Simple Days简单日

2018/10/07

催生快乐的音乐魔法:上海Simple Days幽默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