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翊雄:95后模范校园音乐人

2018/08/10

撰文:冻梨

曾翊雄1997年出生,今年还是大三的学生,7月发行了第一张EP《曾翊雄》,走得似乎比同龄的校园音乐人稍快了一点。

他身上的沉稳仿佛超过了21岁,所唱的民谣中除了年轻人的爱与迷茫,也有对世界的思考。

“第一次看他抱一把琴唱歌的时候,就感觉,诶哟才气逼人啊。”鹿先森主唱倍倍这么评价他。

Someday I’ll fly,Someday I’ll soar

柳州雨季的某天,曾翊雄结束篮球校队训练,走到体育馆门口,没怎么犹豫,埋头冲进雨幕中,跑到了操场另一边的艺术楼,和等候的乐队成员一同进行日常排练。

高二时,他几乎都把时间给了篮球和乐队。偶尔二者冲突,他会自己在午休和晚修的时间加练吉他。

这是他组建破晓乐队的第二年,也是最后一年,别人为了高考做准备,他依旧在专心玩乐队,一想到即将到来的高三,他选择的是抓紧最后的时间,拼尽全力投入乐队。

曾翊雄在2013年升入柳州高中,因为校风开放,组乐队、玩Cosplay、演话剧,任何爱好在这里都不算稀奇。报道第一天,柳高中庭的圆廊被社团包围,曾翊雄顺着走了一圈,加入了音乐社吉他部。部内成员排列组合,再加上学长学姐相互介绍,迅速诞生了两支流行朋克乐队,破晓便是其中之一,在校内校外各种演出场合都能看到他们。

高中时曾翊雄给母亲写过一首歌,台下的母亲听完哭得稀里哗啦

他的成绩在高二降到谷底,破晓乐队在高三由于课业压力自然解散,这时曾翊雄感到空空落落的,就开始考虑未来。从六岁起打篮球,曾翊雄很享受跳进半空的自由感,上了高中就一心想考飞行员。准备飞行考试时,他手机里播放得最多的歌,是John Mayer的《Bigger Than My Body》:“Someday I’ll fly,Someday I’ll soar.”然而他最终因为色弱没能通过体检,无缘飞行员。

曾翊雄也曾想报考中国传媒大学的录音工程系,但因为飞行员体检错过艺考。那年广西第一年课程改革,曾翊雄最终的高考分数比模拟考低了七八十分。种种打击落在18岁的少年身上,曾翊雄写下《离开》,作为礼物送给过去和未来的自己。

曾翊雄决定前往北京,至少还能通过音乐“翱翔”。他没敢告诉家里人,自己去北京是为了音乐。

沉默的大多数,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位于北五环外的清河小营,地铁8号线开通前还是一片需要公交转公交才能到达的地方。2015年,曾翊雄就读通信工程系,再次加入吉他社,并组建了摇滚乐队云杜。

吉他社的学长烯烯当时志在成立第二个“高校摇滚夜”,把高校民谣音乐人组织起来,一起玩音乐。曾翊雄跟着他,联系了北京科技大学、北京交通大学等高校的吉他社。大家凑在一起喝酒谈天,似乎要做一番大事业。

做了两次民谣拼盘后,组织还没成立就消失了。当下的大学生各有各的爱好与忙碌,专注于音乐可能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云杜乐队也因为成员考研、留学而在一年后解散。曾翊雄是沉迷音乐的少数,因为通信工程课业太重“耽误”做音乐,转到了传播学院降级重读。

曾翊雄到处联系演出,有钱没钱并不重要。三更半夜演完,他无法回宿舍,就和朋友一起在网吧打游戏过夜,一边打游戏一边听歌,摇滚、电子、民谣……乱序播放,时常画面里打得正热烈,耳机里传来反差极大的小清新女声。玩到天光大亮,曾翊雄回宿舍倒头昏睡一整天。

 大一、大二不停演出,却不敢想以后能不能当个专业的音乐人

演得多未必是好事,曾翊雄忽然茫然,就这样下去,是不是没有结果?2017年,曾翊雄“做一张专辑”的心情达到顶点,家里给他的学费,他迟迟没交上去,心里盘算着,等到毕业前再交学费,先拿这笔钱做专辑。后来遇到现在的经纪人杨朝嘉,才保住了学费。

“我是沉默的大多数,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热爱王小波的大学室友用王小波的话这么形容曾翊雄。

这句评语诞生在一堂大课上,冬天的北京,室内温暖的让人昏昏欲睡。室友坐在前排认真听讲,曾翊雄就在最后一排认真睡觉。过了十几分钟,室友觉得无聊,想找曾翊雄聊天,回头一看,曾翊雄在阶梯教室的山顶。室友灵光一现,掏出手机发了一串歌词给曾翊雄:“快起床!看看这段怎么样?”

昏睡在三小时的课堂
灵魂脱体而出
飞过讲师的秃顶
轻抚漂亮姐姐的毛衣
飞下三十三级台阶
锅炉房上腾起的棉花糖
……
我是沉默的大多数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话不会说 也不愿做
卑微妥协地活

……

曾翊雄立刻清醒,课间回宿舍,20分钟写完这首歌,创下了写歌速度的最快纪录。曾翊雄是大学里沉默的大多数,但更是特立独行的那一只猪。而这一切,能追溯回几十年前的柳州。

爸爸都是自学,你怎么学不会

眼角上挑,面满油彩,唱念做打,举手投足满是南方人的细腻,连武戏都要以文的方式演绎…… 桂剧流行在广西北部,以广西方言演唱,类似京剧,但更加生动与生活化。

年龄还是个位数时,曾翊雄时常趴在奶奶的背上,去柳州的剧院看爷爷唱戏。听不懂唱词,记不得唱段,咿咿呀呀的戏曲在小孩子心里却格外有美感。

多年后,20岁的曾翊雄在医院陪伴生病的爷爷,疗养的老人第一次好好跟孙子讲起桂剧。和他差不多大时,爷爷到处巡演,今天在柳州,明天在桂林,几乎去过所有广西的桂剧剧院。

“这和我现在要做的事,是一样的啊。”几十年过去,年轻人活跃的地方从剧院转移到了Livehouse。

曾翊雄的父亲从文艺青年成长为文艺中年,跟着他的是一盘盘欧美的经典CD磁带。父亲严肃内敛,但会在家里放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也放气势恢宏的古典乐。

 小时候大家都劝他游泳,他不喜欢,在柳州算是个异类

曾翊雄小学三年级时,报名参加学校组建的电声乐队,需要学吉他,求着父亲给买了一把300块的木吉他,然后应学校要求,每天弹《北京的金山上》。

弹了两三年没了兴趣,吉他搁置到初中。初一某天,他作为观众坐在文艺汇演台下,发现台上学长弹吉他还没自己小学时好,回家翻出了落灰的琴。

穷养儿富养女,曾翊雄几乎没有零花钱,有点可支配的财产,就跑去买吉他教科书。淘到一本Eric Clapton的《不插电演唱会全集》,从头到尾练了一遍。遇到不会的地方跑去琴行提问,琴行老师不愿意搭理他。曾翊雄拿不出钱,把学校里想学吉他的同学都介绍到这家店,琴行营业额上升,曾翊雄也有了免费老师。

初中的每个晚上,他写作业前都会先翻出一张父亲的CD或磁带,偷偷听,假装学英语。在家练琴,父亲起初很少评价。他遇到瓶颈时,父亲说:“当年我也是自学的,你怎么自己就学不会呢?”说完走人,也不亲自教。曾翊雄气不过,又懒得争执,埋头练琴,练到父亲无可挑剔。

EP上线后,父亲觉得很好,终于没再怼他了

初二文艺汇演,曾翊雄第一次登台。抱着木吉他唱《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吉他没放拾音器,收音的立麦离琴箱十万八千里,开始演了,曾翊雄才发现有多尴尬。只有前几排的老师领导听得见,诺大的报告厅,一千来号人,几乎都茫然地看着舞台。

同一时期,为了追回初恋,曾翊雄写下第一首歌。初恋没追回来,歌也幼稚到自动消除记忆,不过从那时起,曾翊雄习惯了用歌来记录与表达。走路、失眠、上课……什么时候有灵感,就一直哼个不停。到了高一,他的“症状”更加严重。

昏昏欲睡的上午第二节课,语文老师正深情地朗诵《雨巷》。曾翊雄瞪着教科书,听着听着,脑子里忽然跑出来一段旋律:有点寂寥,又有点愉悦,有点幽怨,好像还有点希望……老师讲什么他完全听不进去,一刻不停地哼着旋律,直到几个小时后午休回家,他立刻冲回房间,记下这首歌。

三年后,这首歌被收进了高校民谣合集《新酒集》,听众得以听到一首略带爵士味道的《雨巷》,曾翊雄成为戴望舒,在江南雨巷里徜徉,遇到向往又敬畏的美好事物,想要靠近却不敢。

歌唱柳州之前,先歌唱柳州人的爱情

2018年春节,曾翊雄和经纪人杨朝嘉坐在柳州街头,一人对着一碗螺狮粉,在酸笋味道和蒸腾的热气里,一起规划开年后的计划。

曾翊雄和杨朝嘉相识在2017年青春音乐公社的北京海选现场,比赛由北大青鸟文化主办,挖掘各地的年轻创作人。那一场的评委中,杨朝嘉和音乐人卿锋都来自柳州,曾翊雄上台,两人发现这个小孩竟然也来自柳州。

虽然才20岁,但他身上沉稳的气质吸引着杨朝嘉,创作和演唱都比年纪成熟。两人赛后聊了聊,从高校摇滚夜走出的杨朝嘉,决定和这个大学生一起做音乐。

 同名EP《曾翊雄》封面

也因为遇见了杨朝嘉,当时没能成型的专辑终于有了戏。EP《曾翊雄》在7月上线,卿锋担任制作人。曾翊雄将歌曲、编曲完成了60%,进棚录音,在卿锋的帮助下,不到半年便完成了制作。EP收录《离开》和《沉默的大多数》,也探讨年轻人的爱情。

高中时,他喜欢一位女生,为她写了七首歌,EP中收录的《不及》是他写下的第二首:想要成为她生活中各处出现的事物,但始终爱而不及。

直到现在两人关系依然很好,对于“喜欢”这个议题,心知肚明又避而不谈。曾翊雄的大学室友有与之类似的经历,2017年曾翊雄在江湖酒吧参演民谣拼场,把这首歌送给了大学室友喜欢的女生,可似乎他们俩也没能更进一步。

二十几岁的爱情充满遗憾。曾翊雄在大学遇见投缘的女生,但考虑到自己未来做音乐,无法顾及对方太多,最终还是没有在一起。他觉得自己像是独自在外出海打渔的渔人,回头看不见恋人,两人间的通讯信号时断时续。《拴着锚在远海裸泳》中,主人公抛开一切在海中裸泳,与喜欢的人分别,就像拴着锚沉入海底,一旦放手,永远回不来。为了选择的事业,终究会牺牲所爱。

曾翊雄沉迷电影,印象最深的,是《猜火车》中的经典台词“Choose life. Choose a job. Choose a career. Choose a family……”也喜欢《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盖茨比做了太多违背道德的事,想要维持的是一个纯白的梦境。

有人猜测《没有人胜利》是不是在影射什么,这首歌其实只是他反复看过这两部电影的观后感,混杂着自己身为95后的人生观:自己选择。起初创作时只有曲子,算是“吉他歌曲”,现在也能听到当中复杂的吉他技巧。

虽然一张EP聚集了三位柳州人,作品中却并没有出现柳州。曾翊雄高中时为柳州写过一首歌,唱它的姑娘和梅雨季节,但自认年纪太小,对柳州的前世今生都所知甚少,曾翊雄到现在还是不敢放手去做。

柳州当年的音乐人,如卿锋和旅行团乐队,为了做音乐而背井离乡,柳州成了他们作品中若隐若现的蛛丝马迹。曾翊雄如今还只是离开家乡上学的大学生,柳州是每年寒暑假可以相见的老朋友。

柳州的姑娘可爱又泼辣,柳州光是米粉就有二十四种,柳州的景色太好随便开车迷路都很开心……他很想将柳州的气味渗透进作品,不过,现在还没到时机。

“其实,只有在柳州我才放松,才会很快地写歌。”

图片来源:曾翊雄

校对:马外外

点击这里,试听曾翊雄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8/10/17

热干、劲辣、洒脱、江湖: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武汉站Vol.2

2018/10/15

音乐也有三观: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武汉站Vol.1

2018/09/30

Simple Dreams 就是愿意做一辈子的事:顽童MJ116、Yoyo Sham 岑宁儿、鹿先森、Hello N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