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晨压轴,上海滩新老乐迷都会来

2018/06/26

这是街声的上海回归。主办上海简单生活节的街声,以大登陆再次来到上海。而大登陆,这么一个被认为最接地气的音乐征选,也是第二次在上海举行。

这一次,在育音堂,陆晨压轴,CICI、MULATA 和 Nerve Passenger 先后登台。早鸟票信息在文末。

 “陆晨要是来了,可是上海滩音乐圈的一件大事。新老乐迷都会来看。”

这话出自张海生。张海生,上海知名 Livehouse 育音堂创始人,街声大登陆第二季上海站评审。

陆晨是谁?问这问题,估计都会被全上海和文艺沾边的人翻白眼。

陆晨,独立音乐人,顶楼的马戏团前成员。说起“顶马”,那自然是几十年后有人书写上海独立音乐史时,不容错过的标志性乐队。

2017年6月,陆晨在位于长寿公园内的696新店唱歌

2018年4月15日,陆晨的第二张个人民谣专辑《狒佛》上线,上一张叫《阿乌乱弹情》,2015年4月发行。两张个人创作专辑加在一起一共19首作品,木吉他加口琴,唱尽上海小市民的悲欢。 

看了些佛学禅学的书,陆晨觉得学佛太老卵了,但又不想摆脱身体里的“动物性”,把人字旁换成反犬旁,做个开开心心的“狒佛”。

前几年,“顶马”还没解散的时候,陆晨每周在虹口区四川北路上的696酒吧弹唱,那段时间写的歌,组成了专辑《阿乌乱弹情》。“阿乌卵”,上海话里是糊涂蛋的意思,“卵”和“乱”,“弹琴”和“谈情”,取取谐音,蛮有意思。

696关门后,陆晨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他的消息。微博上经常看到有人说:“顶马解散一周年了”,“顶马解散两年了”。大家在想念,那支在《我想为你唱一首顶楼马戏团的歌》里唱着“我知道到最后我们都会老的,可是顶马会在前面等着”的顶马,突然解散了。

直到2017年底,小河的上海专场演出,陆晨担任嘉宾。随后,今年元旦刚过,陆晨和当年一起驻唱696酒吧的左明良、么么茶等朋友再次碰头,一场“吃酒迎新”斩琴大会和大家一起喝喝酒、吹吹牛、唱唱歌。

2018年1月,野污蛋“吃酒迎新”斩琴大会在MAO举行

Nerve Passenger 是一支由三个20岁的上海男生组成的迷幻后摇乐队,也是这次大登陆上海站唯一一支上海本土乐队。他们在接受街声采访时说起陆晨:“没见过陆晨本人,真正喜欢听顶马的时候,他们已经不怎么活动了。顶马的歌都会唱。陆晨老师是个很朋克的形象。有句话不是说嘛,上海有两支乐队,一支是顶马,一支是其他乐队。顶马创造了一段传奇,遇到陆晨老师可能会不敢说话。我们会去现场在台下当迷弟。”

写字画画刻章,太极探戈弹琴,现在这样的生活状态让陆晨觉得“色一”。“色一”在上海话里是舒服的意思。

偶尔也出来做做场子,陆晨说自己可能会紧张。两张专辑19首歌,每一首歌背后都有故事,每一次演出就是和新老朋友见面、聊天、唱歌。陆晨很容易来状态,让台上台下大家一起——“色一”。

斩琴大会上,陆晨和台下的朋友们喝酒吹牛

街声主办的大登陆,是一个贯穿全年的音乐征选。大登陆第二季上海站,陆晨是评审之一。这次,有73组音乐人、133首歌参选,陆晨一首首认真听,在纸上记下感觉不错的音乐人,再勾勾杠杠圈圈,最终投出了他的一票。 

点击这里,试听陆晨在街声上的作品。

图片来源:loveisbug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10/25

王嘉尔首张数字专辑《MIRRORS》上线,新歌现场就在下周末成都

2019/10/20

千年古都与万千青年在此相会,西安简单生活节开幕了!